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章 回首前尘


        是日立秋,梦笔生花山上仍是一派树木荫翳、山岚霭霭的夏绿清幽景致,但红黄之色已然疏落相间其中,初现秋天的斑斓景象。

        梦笔生花山乃是东方殊玄仙洲上的名门大派自在万象门山门所在之地,今天适逢六十年一度的开山门收徒大典之日。

        一天下来,尽管不免喧闹熙攘之声,好在一切程序总算是按部就班井然有序的完成了,山脚下又恢复了一贯的清雅幽静。

        这是华澜庭进入自在万象门的第一天晚上,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天阶夜色凉如水,自古逢秋悲寂寥,菊花黄,日犹长,转换了一个世界的冲击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和很快消解的,华澜庭心里开始怀念之前的日子了。

        他出生在日月王朝滇西州云龙府的一个小山村里。

        滇西州地处偏远,周围群山环绕,交通不便,但云龙府由于自古出产井盐,却是成为马帮商贾云集之地,朝廷还特别设立了盐课提举司来管理。

        华澜庭生活的村子名为老虎坡,是个白族群落,距离府城还有很长且难行的一段山路,所以相对离世独立。

        村子不大,依山势而建,历史十分久远,村内建筑构思奇特,不但有“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等多种布局,而且工艺精美风格多样,因此他对营造一途并不算陌生。

        附近一带虽然人烟稀少,但文风鼎盛,加之信奉儒释道三教一体,人文风貌十分灿然。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地势特殊,有一河流弯曲流经村内,天然形成了类似道教太极阴阳鱼的形状,在对面山上远观十分明显,当地人称之为“太极锁水”。

        华澜庭的父母是汉人,祖上从江南躲避战乱迁徙而来。在他七岁那年,父母相继染病辞世,留下他一人被邻里几户人家照料长大。

        当地民风淳朴,他自幼又十分懂事,小小年纪已经知道帮助大人凿井制盐报答养育,虽然那几户人家无力供他上学,但并没有因为无人管束而变的游手好闲。

        人生的第一次转机发生在他九岁之时,那年一个老者孤身一人带着一车书籍来到村里,说是辞官告老来此隐居。村里尚文风气甚浓,见老人学识深厚就留他在此开了一间小小的私塾教授村中一些孩童读书为生,地点就选在了华澜庭的祖居,而华澜庭也被老人收做书童,两人自此相依为命。

        老人姓戴,甚是喜欢华澜庭的年少懂事,两人相处感情日益浓厚。华澜庭很是聪慧好学,而老人学问广博,所知极多,白日里华澜庭和其他孩子一起听课,晚上老人经常单独给他讲述很多杂学异闻。

        从十岁那年开始,老人每年都会在冬夏农闲时间带他外出游历,走遍了不少名山大川和州城府县。几年下来,少年华澜庭通晓了更多的人情世故,也见多了世间社会的千姿百态,性格和为人也越发坚忍稳重,表现的比同龄的孩子更加成熟。

        本来华澜庭以为日子可以这样平淡安然却有滋有味的过下去,谁知十三岁那年却发生了变故,华澜庭现在还很清楚地记得那天的细节。

        那日里华澜庭已经睡下,却被院子里的响动惊醒,起身查看时发现他平日里称呼为老师的老人没有在他自己的屋内,村子平素里治安很好,生人少至,他在遍寻周边仍不见人影之后还是在惊疑中回到房内等候,没有再睡着。

        天近拂晓时分,听得院子里门响,出门看时,却见老人脚步踉跄的进来,胸前衣襟染满鲜血。

        他大吃一惊之下就要惊叫出声,却被老人一把拖进屋内叫他禁声。只见老人先是从一个柜子里取出一丸药就水吞下,然后换了一身干净衣衫在床上打坐了半个时辰,脸色才由白转红,随后开口讲出了一番让华澜庭心惊不已的往事。

        原来老人本名戴安蓝,是日月王朝负责观察天象、制定历法、演算吉凶的钦天监观星殿的一名普通官员。

        戴安蓝本在钦天监里并不引人注目,但有一段时间他的演算突然变得十分灵验,事先推断出了几件于朝廷有利的事件的发生,得以升迁为副监正,却不料引起了钦天监监正的猜忌,开始从各方面打压戴安蓝,生怕他取而代之。

        监正为人阴狠并在朝内有很大的后台背景,戴安蓝担心引来杀身之祸,被逼无奈之下决定辞官避祸,选择了偏处一隅的云龙府安身。

        戴安蓝本以为就此事了,他一生未娶,原想在这里教书直到终老。而且他为人谨慎,落脚后一直未出远门,直到一年后觉得无人查询他的来历才开始带着华澜庭外出游历,并且决定到临老前再将一生所学传给华澜庭,以免引人注目,不想还是被人寻到此处。

        当晚是朝内内务府三名高手将他引到村外,逼问他天机演算突然精进的秘密。

        交谈之下,他才知道监正后来并没有放下对他行踪的查找,但屡寻不获后也就淡了,却没想到此次监正的后台内务府派人到云龙府办其他的事情,无巧不巧的这三人正好是当时受托追踪他踪迹的人,并且还是在不经意间得知了他的所在和形貌,怀疑之下赶到村里探察方才确认,换了别的人其实并不会暴露行迹。

        那三人坚持要带戴安蓝回京,戴安蓝不想传自师门让自己演算能力大进的秘密被监正获取,于是出手抵抗。

        三人不知戴安蓝居然身负武功,大意之下被戴安蓝猝下重手先行格毙了两人,余下一人留下审问后也给击杀就地掩埋了。

        华澜庭外出游历时也见过江湖仇杀,虽然诈听到杀人埋尸心下惶恐,还是忍住不安问道:“老师您受伤了,要不要紧?”

        戴安蓝微微一笑:“好孩子,知道先关心为师,看来我没看错人。那三人临死反扑,我中了前两人一掌一刀,倒不致命,但最后那人的内务府秘制喂毒暗青子厉害,我被震散了功力,控制不住毒性扩散,虽然有师门丹药化解,但不对症,那三人身上并无解药,恐怕为师熬不过一年半载了。”

        华澜庭悚然而惊:“那如何是好?我们到京城寻解药去吧。”

        戴安蓝摇了摇头:“不行的,我现在必须疗伤,别说京城遥远我不宜远行,就是去了凭你我二人也斗不过监正的势力。死生有命,当年我的师父曾经给我推算过一次,说我生性恬淡一生大抵平安度过,但在五十七岁上有一大的劫难,只说似有一线生机。”

        “现在看果然如此,我虽遭难却还可以一时不死。你且不要慌张,我还有话和你说,本来是想再过几年等你十八岁后再告诉你这些,如今只能提前了。”

        “为师出自江湖三大隐门之一的霜枫落晖阁,师门百多年前盛极一时,后来因为功法难学弟子稀少凋落下来就隐世不出了,如今名头尚在但已经名声不显于世了。到了我这一代,更是只有两名弟子,我还有一个师弟名叫姜哲澄。”

        “师门绝艺分为两类,一是武功技艺,二是天机术数。为师不喜打斗,承袭了师门术数一道,虽然闲暇时也学了些浅显功夫,但只是为了防身和养生,除了年轻时用过之外再没有多做修炼也没再显露过。”

        “我那姜师弟天资聪颖,醉心武学,传承了师门武功一脉,他艺成后没有在江湖行走,而是到各处深山探访寻求武道更高境界的突破,我二人同门时感情甚笃,但后来也因此逐渐断了联系。师兄弟两人各有所痴,我后来投入朝廷钦天监是为了可以参阅其中的各种古籍继续研究天机术数,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说道这里,老人双目烁烁看着华澜庭问道:“我且问你,你是否愿意正式拜师,传我衣钵?”

        华澜庭此时哪里会拒绝,老人已经是他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于是行跪拜大礼,戴安蓝受了礼后老怀甚慰:“虽然晚了些,时间也不多了,只能领你入门,但总算师门绝艺没有自我而绝,而且毕竟还有这个。”说着老人自颈上解下一物。

        华澜庭抬头观瞧,那是一个玉牌模样的东西,有婴儿手掌大小,呈现不规则的扁平形状,非金非铁似玉,看不出什么材质,隐隐有青绿色的光华流转。

        戴安蓝说道:“这就是监正想得到的,其实他至今也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东西,只知道我一定有个秘密。此物由师父传我,师门称作空天青烟玉。“

        “此物本无名,并非师门世传之物,乃是数百年前的一位掌门师祖偶然所得,开始并不知道有什么用处,觉得材质特殊就留了下来,最早呈现白色,期间发生了三件事情,才知道这是一个世间罕见的异宝。”

        “第一次是为师祖挡下了一次必死的攻击,所以发现此物坚硬无比,无物可伤。”

        “第二次是传到我师父的师公后,当色彩呈现青白色的某一天自行在师公头脑里出现了一段口诀,念诀后会开启一个抽屉大小的隐形储物空间,此事前所未闻、惊世骇俗,乃是本门最大的隐秘。所谓怀璧其罪,此事后来一直由掌门一脉世代口口单传,到了我这一代,这个空间已经有一个柜子的大小了,现在本门术数和大部分武功的秘本都放在其中保存。“

        “第三次异变发生在我身上,空天青烟玉色彩逐渐转为青绿色后,有一天我忽然发现自己在演算术数时异常神清目明,有如神助,以往难以解算的事情变得一目了然,并且通常演算天机会加诸在自身的反噬现象消失不见,自己的精神也日愈健旺,连停滞多年的内力也自行增长,不然以我往日的修为还真未必是那三个内务府高手联手的对手。”

        喝了一口水,戴安蓝继续说道:“我那时非常兴奋,失了警惕,连续几次帮助朝廷演算天机成功并得到升迁,这才引起了监正的妒忌有了后续这些事情,不过也因此与你结成师徒之缘,其实也好,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据几代祖师推断,空天青烟玉应该是来自天外,可以吸收天地灵气而改变颜色,颜色越深越丰富则功能越多。为师今天将此玉传于你,希望你可以发掘出更多的功效。但在能够掌控此物并自保之前,万勿公开现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