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38章 血光之灾


  华澜庭并不肯定这是个巧合,还是个圈套。

  但他无所谓,因为知道自己人会在左近保护他。

  当身后之人露出獠牙,证明这两人只是在做戏算计他的时候,隐在远处半空中的孟濠濮长老没有半分犹豫,丝毫不客气地胳膊一抡,就把龙马双面蛟甩了下来。

  龙马双面蛟这回并没有以马如龙或龙颜娇的人形出现,一直是以缩小版的本体跟在孟濠濮的身边。

  双面蛟自从上次在秘境里得了好处后,进化加速修为有涨,但在孟濠濮的手里仍然像个玩具似的,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就被当做暗器丢了出来。

  蛟龙那也沾了龙的边儿,肉身强度比起变色龙蜥还要坚硬的多,这带着巨大惯性和冲击力的一下,直把那人给砸了个半死。

  双面蛟哼唧唧从坑里爬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土,顺便一个大脚踩了下去,眼见那人是不活了。

  它不敢对孟濠濮的行为表示不满,仰天一声吟吼,一股蛟龙吐息喷了出去,把攻击华澜庭的那人从半空上迫了下来。

  那人刚一落地,华澜庭蹂身而上,他的小伙伴们也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万象门十人加上邵枫与单天冲,一起围攻此人。

  这名剑修有着接近脱胎境中期的修为,算是只猛虎,但在十二条恶狼的纠缠下也很快就吃不消了,而且旁边还有一头比他更厉害的小蛟龙龙视眈眈地鼓着铜铃大眼震慑,让他十成功力发挥不出六七成。

  此人心惊胆战,越打越怂,这十二个小辈要是认真鏖战下去,灭了他都不成问题,最后他放弃了抵抗,罢战投降,以求活命。

  万象门守株待兔,战果颇丰,鸣金收队,回到了住处。

  大家伙儿今晚比较兴奋,了无睡意,于是聚到了一起聊天,说着说着,林弦惊、霍徽晓、单天冲和邵枫这天机四子把话题引到了预测之术上来。

  听了一会儿,坐在外圈的易流年插话感慨道:“我总感到玄之又玄,未来能够在某种程度上被预测,这事儿我是不怀疑了。”

  “但是细思极恐啊!你想啊,我们都像提线木偶一样,冥冥之中,有一种隐秘神奇的力量在推动着一切的变化,如同一只看不见的手,时而友善地摸摸你头,时而好好的就抽你一巴掌,你骂也不是,打也打不着,谢还不知道谢谁。”

  华澜庭道:“说得是啊,所以呢,我们才修道,力图更多地了解和掌握这种力量的规律,多一点儿是一点儿。”

  易流年叹道:“我是不成了,你们加油吧。不过,修行这些年,我的感觉是灵敏了不少。”

  “你比如说,很多次我在潮水般翻天覆地思念文茵的时候,她竟然就会出现在我的门口敲门,就是那种说曹操曹操就到的心有灵犀。”

  “再比如,在和其他峰里的师兄弟搓麻的时候,我想来一张幺鸡,经常真就要什么来什么。”

  “甚至刚才在埋伏的时候,我总觉得旁边的一座尼姑庵眼熟,似乎在一次梦里进去过,但我明明从没有来过厚土大陆。”

  “嗯,这不奇怪”,邵枫道:“这是一种小概率事件,普通人也偶尔会遇到。通常是在人的精神十分集中的时刻,最为忘我、专情投入、心无旁骛的时候,巧而有巧地偶然间和时空之中的某种律动对上了,于是某种未来或过去的信息泄露出了一点点。”

  “各种天机密法,都是在试图构建一个系统的体系,去随时连接上、对接回来和解读出来更多的天机信息。”

  “同意”,单天冲附和道,“而且最好是原始信息。”

  “我在家族里先辈的笔记上看过,世间一切相,包括现实实相、梦境之像、幻境之像、修炼中出现的情境,都是假象,是因为我们有眼耳鼻舌身意的分别,会把看到的和图像对应,把听到的和声波对应,人还能嗅、能触、能感。”

  “说到底,真相还是幻阵,光怪陆离的景象不管如何全息和真实,底层都是物质和非物质的信号源与数据流所产生的,我家的方法就是试图抓取到更多的信息波动。”

  “有道理啊”,易流年应道:“我一直就有一个脑洞合不上的疑问。我们现在知道彩虹七色,以及所有的物体之所以有各种颜色,是因为反射了不同性质的光波的缘故,是被粉饰过的。那问题就来了,没有光的加持,物体本身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大家也答不上来。

  易流年怅然道:“朝闻道,夕死可矣。”

  “可我不想死啊。”

  一旁的司马星辰笑道:“流年,这里的死可不是死亡的意思,而是当你明白了道意真理,你就可以自在了。”

  诸葛昀也道:”当你与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本体同频共振时,就没有生和死的区别了,你就可以在宇宙世界中得到永生。”

  连岳光寒也加上了一句:“朝闻道,夕可即生即死、忽生忽死、方生方死、不生不死也。”

  易流年哼哼两声,反诘问道:“精神不死吗?那我们道家还修什么肉身?”

  华澜庭解释道:“可能是这样的。”

  “在我们真正成仙之前,我们的精神要靠肉身,特别是大脑这个载体的运行来存在。据说常人的脑域只开发出了百分之十左右的,这也许是身体通过吃喝供应的能量,只能供应脑部这么多的能量需求。”

  “通过修行,如果大脑开发的多了,对能量的需求会相应增加,身体其他器官得到的能量供应就会减少,身体就会出问题。”

  “假设真有办法把大脑百分百开发了,需要能量必然是极其庞大的,要么是身体缺乏能量负荷不了,机能严重失衡导致死亡,要么也会是大脑还存活,但身体已经不能用了。”

  “因此,道家认为肉体和精神在得道之前是需要同步修炼的。”

  “肉体有功法术法来加强,精神除此之外,还需要各种体验。如果经历过很多,体会过很多,一切都知道、一切都连接,那种感觉,应该就是得道的感觉。”

  华澜庭说完后,没怎么太接触过天机术的司马星辰又把话题拉回到天机上:“诸位,听你们说的这么热闹,我现在想兼学天机,还来得及吗?想速成有什么法门没有?”

  华澜庭回答他道:“其实和修道一样,自古认为‘法侣财地,师德慧悟’是不二法门。

  “法。就是要正确地选择修炼方法,然后就是修炼方法选定之后,学习是否得法。”

  “以我在俗世界接触过的预测之学为例,门类繁多,根据各门术数的准确率和精深度而言,大致可分为三式,即太乙神数、奇门遁甲、大六壬;还有五大神数,即紫微斗数、邵子神数、铁版神数、南极神数、北极神数;以及四柱、六爻、风水、相学;其它还有一些较为简单如一掌金、诸葛神数等。”

  “想要见效快,就涉及到一个正确选择的问题。形象思维强的人可以选择学习梅花易数,计算和逻辑推理能力强的人可选择星相占卜,两者皆强,紫微斗数就是最佳选择。”

  “侣,是指修炼过程中,身边要有好的伙伴可以交流。”

  “财,那就好理解了。无财不足以养道,只有付出了得到才会珍惜,免费得到的,很难学得很好。”

  “地,指环境条件而言,包括时代大环境和地域、家庭、门派等周边小环境等等。“

  “师,不一定非得是名师,但一定要有明师指点。”

  “德,修德是为了悟道、得道。在早期,不修德者是不能获传真功秘技的。“

  “慧和悟,说的是每一个人的资质和慧根的不同,这就没法比了,但人人都有自己擅长的方面。”

  十二个人这一聊就是大半宿,直到了晨曦就快启明的卯时,就在大家准备回去打坐时,易流年忽然转转眼珠,说到:

  “你们说的都在理。我有个小小建议,咱们也别在这里打嘴炮了,不如现在就开练。远的不说了,你们测算一下今天可有什么大事要事发生。这样好验证,也不枉所谓的什么风林火山四大天机巨子齐聚在此。”

  易流年的建议得到了其他人的响应和支持,四人也同意了。

  四人所学不尽相同,同时施法会相互干扰,也没有特定的事情针对,于是说好从林弦惊开始,每人依次算下去。

  林弦惊盘坐,凝神闭目施法,片刻后睁眼,脸上有一丝惊悸,开言道:“血腥气!血光之灾!”

  “什么?”大家惊问。

  “不是我们,是我感受到了杀气弥漫、刀光剑影、火光冲天、血色无边。”

  “在哪里?继续。”华澜庭道。

  接下来是霍徽晓,她测算后说:“此地,镇子里。事先计划,埋伏暗算、偷袭围攻,以众击寡。”

  “为的什么?”华澜庭继续问。

  轮到了邵枫,窃字天机术用出,有了前面的基础,邵枫道:“内部倾轧、兄弟反目、争权夺利、图谋上位。”

  “具体在什么位置?”

  单天冲算后道:“血光,红鸾会羊刃,丙丁南方火,庚辛西方金,西南方位,距此大约五里。”

  “什么时间?”易流年追问。

  这次是华澜庭掐指以紫微断算,边点动边说:“现在是甲戌年、丁丑月、丁巳日、癸卯时,丁巳日癸卯时是奇门遁甲择时最忌讳的五不遇时,时干癸水克日干丁火,阴克阴,凶。”

  “时用阳九局,天冲星为值符,伤门为值使值符天冲星落五宫寄坤二宫,辛加癸为天牢华盖,日月失明,大凶。”

  “辛加庚为白虎出力,刀刃相接,血溅七步。”

  “那就是说,事情就快要发生了。”

  “发生在谁的身上?”易流年又问。

  镇子里,西南,距此五里,那岂不是歌月会堂口所在的位置?

  华澜庭和林弦惊正在这么想着,今晚说话不多的岳光寒突地喊道:

  “熊猫,熊成猫!”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