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40章 三角良心


  这人的天机造诣很高!

  换做以前,四只天机雏鹰不是对手,被个个击破的话,即便能保住性命,也难免落得个精神错乱的下场。

  现如今的情况不一样了,一路上在单天冲的分享下,四人修习和合练过天机融合技,运用虽不娴熟,整体攻防性却大有提升。

  面对令人毛孔耸立的无形冲击,四人迅速背靠背聚在一起,八手相连,合力发起抵抗。

  攻击他们的强者名为邓凌,此修精擅天机,自视甚高,修为也不俗,为人还谨慎。他算出今晚的偷袭不会顺利,定会有人搅局,他不屑与另外两名大能同行,于是隐在暗处等待时机,以便独揽大功。

  等大家逃出重围,他在空中跟随观察后,发现这伙人的个体修为都不如他,但要是直接动手,十五个人的综合战力说不定会硌到他的牙,干掉熊成猫要大费一番手脚,遂决定以天机术控制住其中的天机术士,让他们自相残杀,他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来个渔翁得利。

  让他吃惊的是,信手发出的第一击,却被对方四人挡了下来,让他无功而返,对方在守御在强度上自是不及他,可韧性却极大,他立即加了劲儿,可仍未破防。

  怪事儿。

  邓凌不甘受挫,二次施法,发出了更为凌厉的一击。

  攻击仍未奏效。

  和第一次不同,这次四人的防护分出了层次,林弦惊先正面硬抗了一下,霍徽晓接着侧面化解了一次,邵枫跟上又强顶了一回,单天冲最后把残余的压力一击而溃。

  四人发挥了各自术法的特点,衔接紧密,自然流畅,再次防守成功。

  但是四人也受到了冲击,面红耳赤,合作阵型晃动,余力跟不上了。

  邓凌感也受到了反震之力,心道这四人不能留,要趁其年轻功力不足时灭杀,否则成长起来那还得了,他经验老到,知道四人余力不继,立即要发起第三次攻击。

  将发未发之时,就听空中传来一声冷哼,声音随即化作滚滚闷雷,由远及近快速推进了过来。

  邓凌眼前一黑,差点儿立不住云头。

  有高人在!

  不可力敌,邓凌见机得快,马上架云光遁走。

  发声震慑吓退邓凌的是孟濠濮。

  刚才在镇子里,孟濠濮没有出面,而是让龙马双面蛟出去牵制住了那个骑着狻猊怪兽的老者。

  偷袭熊成猫的两位大能虽然在和双面蛟与双剑老者的战斗中占了上风,一时也取之不下,而且熊成猫已经逃脱,对方还有大能在侧窥伺,偷袭暗杀变成了正面缠战,再打下去没有意义,计划算是失败了,两人不久就率众撤退了。

  熊家的双剑老者向着不欲现身的孟濠濮所在位置抱拳致谢,随后就下去收拾残局,再去追赶熊成猫。

  孟濠濮带着双面蛟先跟了上来,在发现邓凌后出手惊退了对方,让这只“在后黄雀”折翼而返。

  林弦惊四人道声好险,看来以后对于天机融合技还要勤加琢磨多加练习才好。

  双剑老者名叫方柏,他赶上来汇合了众人,一行人继续向着郴州进发。

  第二天傍晚,他们进了郴州城,熊成猫先带着万象门的人到城西安排住处。

  临近歌月会郴州分会集中住宿的地方,前面见有一队人马火急火燎地冲了过来,是熊成猫的人。

  熊成猫朝着领头的叫道:“小六子,你们这是干什么?一个个没个正形儿,出什么事儿了?”

  小六子一看是熊成猫,喜道:“八爷您来了,太好了。堂口那里有人踢场子闹事,我这不奉命过来叫人去帮忙嘛。”

  熊成猫刚逃过一劫,心情正不老好的,听了骂道:“是谁这么大胆,敢在郴州城里找不自在,欺负到八爷我的头上?”

  小六子应道:“属下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来的是两个女的,一老一少,口口声声要我们关了得月楼,否则就要踏平歌月、鸡犬不留。”

  熊成猫不耐烦地说道:“行了行了,这没你事儿了,你把客人领去安顿好,爷自会处理。”

  他让万象门众人先去住下,自己带着方柏等人转向去了分会。

  快到大门口,这里已经围拢了一大波看热闹的闲人。熊成猫没有挤到前面,他和方柏飞身上了旁边房子的屋脊向下看去。

  门口街道的中央让出了一块空场,正有一个年轻女子和一名他的手下在激战,两人的身后不知被谁搬来了个檀木座椅,一个老尼姑坐在上面,身前搭着一把佛尘。

  方柏附耳和熊成猫说了一句什么,熊成猫脸色有些不好看,他纵了下来后,领着人从侧门进了堂口。

  很快有管事的迎了上来,把情况和他叙说了一遍。

  事情很棘手啊。

  这两个女的来的是莫名其妙,踢馆的理由也很奇葩,竟然是要歌月会关了此地得月楼的生意,放楼里的女子们走人。

  但她们的来头可不小,具体地说,是老尼姑的名头不小。

  老尼姑唤作七花师太,所在的门派叫灵恒太妙天,强者不少。

  灵恒山有三峰,大峨、中峨和小峨,大峨峰和中峨峰的出家女修长年隐居清修,由小峨峰负责外联,小峨峰上能耐最高的两位师太有时会在江湖上露面行走,名气响亮,一个叫五梅师太,一个就是七花师太。

  江湖有云:五梅狠,七花辣。五梅七花,砍瓜切菜,嘁哩喀喳。

  说的就是这二老嫉恶如仇、行事狠辣,不管对手修为高低,经常一言不合就动手,杀起人来如家常便饭,偏偏二人都有瑶池境的修为,战力更是强悍。

  按说灵恒山太妙庵和歌月会素无瓜葛,两地离得也非常远,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今天突然就摊上了事儿。

  歌月会自然不会乖乖听话,主事的也做不了主,肯定是一口回绝。

  那师徒俩就要杀进门来,逼他们同意。

  多亏管事的是个生意人,头脑灵便,言辞给力,一番话说和挤兑得那年轻女子同意车轮鏖战,看谁能先打赢了再说。

  年轻女子刚刚突破温养境,境界还没有稳固,但灵恒太妙天的术法武技非凡,如今已经快速连胜了三场。

  堂口里平时并没有强者坐镇,管事行的是缓兵之计,他同时派出了小六子去找援兵。

  但他心里也是惴惴,援兵到了,赢下年轻女子不难,可要是惹怒了七花师太出手,恐怕这处分会就要被血洗了。

  如今熊成猫正好来了,这个烫手的山芋可以丢出去了。

  熊成猫也在头疼。

  自己这刚逃出一个杀局,就又碰上这档子事儿,瑶池境大能可不是随时随地想见就能遇上的。

  方柏也是瑶池境的修为,但他为救自己昨天已经负了伤,未必是七花师太的对手。

  没办法,此地是自己经营的势力之一,不能任其遭受重大损失。

  想了想,熊成猫决定亲自出去应付局面。

  出得门来,自己的手下已经败给了那年轻女子,年轻女子正持剑当立,等候下一人出战。

  后面七花师太的面容倒是毫不凶恶,就是手里缓慢转动着一串佛珠,端坐闭目不语,自有一股大能的威严和煞气散发出来。

  未语先笑,熊成猫道:“这位姑娘,在下歌月会熊八,这里我说了算。你让我们关了得月楼,总要给个理由先吧。”

  年轻女子俏脸如冰:“能做主的来了?那好,得月楼逼良为娼,祸祸我们女子,就不应该存在。本来想直接给拆了,再去找背后的老板的麻烦,后来听说得月楼被你们歌月会吞并了,我们才来这里商量的。”

  熊成猫心说这舞刀动抢的,是在商量吗?

  心里想着,脸上还是陪笑说道:“姑娘有所不知,存在即合理。楼子里多是些苦命的女子,我们也是给她们找个谋生的手段好生活。”

  “你想过没有,她们没有傍身之技,一旦推了出去,让她们去哪里?怎么活下去?这不是害了她们吗?”

  “再说了,我歌月会接手得月楼,就是想着减少胁迫逼良的事情,只收自愿留下的女子。”

  “嚯嚯,敢情您是位大善人啊”,年轻女子揶揄道,“歪理邪说,胡搅蛮缠,大言不惭,你的良心不疼吗?”

  “对了,师父曾和我说过,人心里的良心是个三角形,没有做坏事的时候静静不动,干了坏事,它就会转动起来,刺痛人心。但是,如果坏事干多了、做绝了,把三个角都磨平了,也就不觉得痛了。”

  熊成猫哑然,这姑娘的嘴皮子很利索啊。

  他道:“这么着吧,既然找上门来了,这里是我的地盘,那就由我和姑娘放对一战,以输赢定结果,如何?”

  壮了壮胆子,熊成猫接着道:“却有一节,尊师七花师太就请不要出手了,不然不讲道理、恃强凌弱,这不变得和你嘴里说的坏人没两样了吗?”

  年轻女子还没答话,后面的七花师太忽然睁眼开了口:

  “贫尼做事,岂会听他人聒噪!”

  “讲道理?贫尼年少时曾经很爱讲道理,奈何发现经常是鸡同鸭讲讲不通,于是后来觉得,还是用刀剑讲道理比较快意爽利,效果更好。”

  “给你们时间磨蹭,不过是想着让我这关门弟子通过战斗,尽快把刚突破的境界稳固下来,不然依着我,一佛尘下去,把歌月堂口一分为二,更符合老身的性子。”

  熊成猫嘴里有些发苦,这老尼要这么玩儿,就没必要谈下去了,自己的手下还有几个玄珠强者,以方柏为主力,或能一战。

  哼,想挑了歌月分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想到此处,熊成猫正要翻脸,突听有人轻声叫道:

  “咦,这不是,余鲮鲤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