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44章 天花乱坠


  这两句“牛弹琴”和“谈情牛”可惹毛了侯公子,他噌地一下跳下了高台,分开挡在前面的观众走了近来:“你谁啊?,哪块儿庄稼地里冒出来的独头蒜,找茬啊,要不要掐一架啊!”

  这侯公子不比华澜庭他们大上多少,单天冲闻言毫不示弱:“胎毛未褪,乳臭未干。你又是谁啊?你管我是谁,我管你是谁家那小谁啊?看了几本入门读本,就在这里大放厥词,误人子弟,奇门遁甲就毁在你们这帮因循守旧的骗子手里。”

  侯公子大怒:“你才是骗子!你全家都是骗子!”

  他转向旁边的玉面公子:“大哥,这伙外乡人侮辱我当阳城奇门正宗是骗子,你说怎么办吧。”

  玉面公子还未答话,外面就传来一声娇斥:“还怎么办?扁他们!二姐给你撑腰出气!”

  声随人到,就见一个一头黄毛的女子拉着另一个素衫女子风风火火地扒拉开围观的吃瓜群众闯了进来,一边还说着:“闪开闪开,让姐看看是什么人头一天就敢在这里闹事,皮痒痒了吗?”

  这时周围的人都围拢了上来,大家小声议论纷纷:“有热闹瞧了,得罪了当阳四子,看他们怎么收场。”

  原来那玉面公子叫简杰,是当阳城郊梨山大观阁阁主的长孙,黄毛女子叫薛桃,素衫女子叫封莲,侯公子名叫侯巅,这三人都是依附大观阁的奇门遁甲宗门的后辈。

  四人交好,关系莫逆,仗着宗门势力,谈不上无恶不作,但在这一带也是呼风唤雨、蛮横不讲理的一个组合,暗地里人称“见血封喉,梨山四道凶”,人们在人前不敢明说,多以当阳四子名之。

  简杰毕竟老成些,这次奇门遁甲大会是他大观阁召集的,他不想在第一天就闹出个欺负外来人的名声,于是拦住了蹦过来大呼小叫的薛桃,对单天冲等人言道:

  “各位,本届大会旨在促进奇门遁甲道术的交流,既然大家见解有异,不如咱们找个地方闭门盘道,正好论辩切磋一番,想来也是一桩美事。”

  单天冲征求了华澜庭和林弦惊的意见后,同意了简杰的提议,众人随着简杰四人进了会场里的一处演武场地。

  大门关上,围观者都在嘀嘀咕咕,猜测这是要关门打狗,依着以往梨山四道凶的风格,这十几个人能不能健健康康地出来可不好说。

  不过这次他们倒是错怪人了,侯巅和薛桃三人是这般想法,简杰不久前刚被家里长辈敲打过,让他在大会期间收敛些,要以大局为重,不要无事生非得罪客人。

  双方坐定,简杰先安抚压制了侯巅三个,命人上了茶,互通了姓名,复对单天冲他们说道:“列位道友远来是客,这位单道兄听来对奇门遁甲多有涉猎,想必诸位也是行家里手,相请不如偶遇,该当碰撞一番,共同提高促进。”

  华澜庭代表大家道:“客随主便,简道兄既为地主,我等悉听尊便,不知是个如何碰撞法儿?”

  简杰道:“先礼后兵,文攻武卫,咱们先聊一聊闲天,听听你们的高论,如果谁也说不服谁,那就再比划上几招,理论结合实际,胜负是小事,能够增进交流,岂不妙哉美哉?”

  见华澜庭不反对,简杰又道:“但是适才单道友说我们是骗子,这个就有些过份了,不怪侯巅三人压不住火气,还请贵方先解释一二。”

  见单天冲就要开始反驳,华澜庭和林弦惊制止了他,简杰的话虽然绵里藏针,但人家好言好语,也没必要正面呛起来。

  华澜庭仰天打个哈哈,施展太极推手卸力、避重就轻、顾左右而言他、和个稀泥,那可是营造处四子的拿手绝活之一。

  华澜庭先开口说道:“四位有所不知,在我们殊玄仙洲那一旮沓,骗子一词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中性化的词语了,和某一领域内的专才差不多一个意思。”

  “有句话说,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套用之,骗子约等于学者能人。”

  简杰一口茶差点儿喷了出来,睁大眼睛道:“兄台,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今天你们不解释清楚骗子等同于专才,休怪本公子翻脸不认人。”

  华澜庭说:“我们那儿的俗世界里,曾有老百姓向官府反映骗子太多,要求官府给与帮助,于是大老爷组织了一场骗子与学者的同场较技,以便让大家学会区分骗子和学者。”

  “第一场的题目是天地起源,由骗子组队对阵我们道门大能。”

  “骗子们大讲盘古开天辟地、女娲抟土造人,道家真人说的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结果发现,少年蒙童们辨别不了骗子和真人,他们更对神话故事听得如痴如醉,只有秀才们才知道远古传说大都是骗小孩子的。”

  林弦惊接道:“第二场论的是生命起源,骗子大谈特谈轮回转世和灵魂不死,请来的专才学者则竭力证明我们人类是从山洞里的猿猴演变而来的。”

  “结果发现,秀才们更倾向于相信六道轮回的故事,纷纷追问骗子怎么看出自己的前世是什么,现场只有举人才关心猴子变成人的证据何在。”

  易流年跟上说道:“第三场分别由骗子和道士论健康与长寿,结果发现,百姓们,包括举人根本无法抵挡骗子的忽悠,很容易就相信了绿豆配枸杞可以治百病。只有贡生们才不为所动,对道家炼丹和炼气之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诸葛昀道:“下一场说的是性格脾性,结果贡生们也不能分辨出骗子和大儒,特别是年轻人和女子们,很快就被星象摸骨学说迷乎晕了,反正骗子一张口,左右都说的通,只有进士们才同意大儒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养浩然之气的主张。”

  华澜庭继续道:“最后一场官老爷们亲自上场对阵骗子,结果比较搞笑。”

  “一开始,是小骗子们败下阵来,因为是他们只是业余骗子,但大老爷们那可是科班骗子啊,轻而易举就让观众相信了骗子就是骗子。”

  “但后来,等请来的头号大骗子上场后,情况突变。这位大骗子侃侃而谈,例举事实,毫无惧色地指责官老爷们才是骗子,并且成功让下面的所有人相信了。”

  “原因无他,这位大骗子早已成功转过几次型,他既做过官,在致仕后还成为了一名大学问家。”

  说到这里,华澜庭总结道:“你看,情况是非常复杂地。虽然一些领域很容易区分骗子和学者,但有些领域却极难分辨,而且越是重要的领域越难区分。”

  “更要命的是,骗子们为了以假乱真,通过勤奋学习专业技能已经成为主攻领域内的学者了,而很多学者们却经不住各种诱惑,转而改行行骗。”

  “综上,到底谁是骗子谁是学者,已经无法有效区分。所以,骗子和专才学者基本上可以通假互用了。”

  对面的简杰等四人面对这番奇谈怪论,听得是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一头黄发的薛桃一脸迷惑地叹道:“神逻辑啊!可我怎么就这么不相信呢?”

  华澜庭一脸笃定地答道:“人人骗我,我骗人人,大家都是骗子,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流年,出列,试举例说明给他们看。”

  “得嘞”,易流年窜上,“姑娘,你且听我言。”

  “老父亲老母亲会说:孩子,压岁钱拿来,我给你保管。”

  “私塾老夫子会说:小子,你跟我说实话,我一定不告诉你母上。”

  “掌门会说:大家好,本座就占用你们一小会儿时间,简单讲两句。”

  “学霸会说:麻蛋,这次又没考好。”

  “师父会说:等你通了这一关,你想怎么放松就怎么放松,没人管你。”

  “夫人会说:来了来了,马上就好。”

  “伙计会说:大哥,我真的没挣你钱,我这是按进价卖的。”

  “朋友会说:人来了就好嘛,你看你,还带什么礼物。慢走哈,改天我请你吃饭。”

  易流年退下后,华澜庭一脸正经地又道:“薛姑娘,其实你们女子才是最大的骗子,女人们想表达的意思,通常和她说出来的话是反着的。当然你们是不会承认了,但这也充分说明,骗子不是一个贬义词。”

  “来,哥几个,上呈堂证供。”

  林弦惊:“哦,随便你吧。解读后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不听我的!为什么?”

  易流年:“我困了,要睡了。实际的意思是——你特么要是敢说再见,老娘就炸给你看。”

  诸葛昀:“那好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心里话是——放下你手上的事,走过来哄我,哄到我高兴为止!”

  华澜庭:“那真挺好的,你去玩吧,记得玩的开心啊。其实咬牙切齿在喊——你怎么不去死!”

  林弦惊:“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通译后的本意是——现在、立刻、马上,过来抱我。”

  易流年:“你去找她啊!潜台词是——你要是敢去,有种你就试试看,姐会让你试试就逝世!”

  诸葛昀:“没关系的,我很好,我没事。这句话可以理解为——我有事!我有事!我有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简杰、薛桃、封莲,侯巅四人都快听傻了,一个个瞠目结舌。

  这就是传说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吗?

  如此胡搅蛮缠、指鹿为马,偏偏说得祥云朵朵、天花乱坠的,为什么自己觉得好有道理,竟然无力反驳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