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梦境指南 > 534、哈尔西中校
    由于天上出现了三个太阳,天空变得有些刺眼,人们抬头看的时候不得不眯起了眼睛。

    “爬上去看看吧。”鲍里斯抓住在空中晃动的绳子说。

    绳子的一头在佩特鲁手里。他使劲往后拽了拽,说:“好吧,不过我很重,你可得帮我把另一头拉住了,别松手!”

    “你放心,虽然看你不顺眼,但斯拉夫战士绝不在人背后捅刀子!而且,我们现在为了全人类而战不是吗?”鲍里斯说着也用力拉扯住绳子。

    也许是两人的力气太大了,忽听到咔嚓一声,绳子骤然变长,两个人都一屁股坐倒,差点把小艇弄翻。

    “你他妈的不能小心点儿吗?”佩特鲁骂道。

    “我哪知道这船会这么不结实!”鲍里斯说。

    舰艇上面柱子和栏杆已经歪了,不过绳子还是牢牢地挂在上面,并没有掉下来。

    佩特鲁又抓着绳子扯了几下,这下纹丝不动,显得很牢固。

    “抓牢,万一我掉下来,你最好接住我。”他说完像灵活的猿猴一样爬了上去,攀住船舷,一个翻身就越过了栏杆,然后把绳子在旁边完好的栏杆上打了个结,回过身来说,“可以上来了!”

    “果然是他妈的海盗!”

    鲍里斯掂量着自己的身手,单比攀爬这一项,他是比不上的,故而心里略有不忿,但一想到这是强盗本领,不知爬了多少艘货轮才练就出来的,心里便又平衡了,甚至有点不屑。

    他以目示意伊万,让他先上。伊万却看向司徒和青木,问道:“你们谁先上?”

    司徒和青木对视了一眼,没说话,同时走过来,很有默契地一人抓住了一根绳子。鲍里斯乖乖地让开,只见俩人几乎同时一跃而起,脚蹬船板,身如狸猫,没几下就窜上去了,只留下两条绳子在空中晃荡。

    鲍里斯呆了一呆,嘟囔道:“这他妈都是当过海盗的吧?!”

    他摇了摇头,心情略有些郁闷。伊万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们是潜艇兵,海底才是我们的强项。”

    鲍里斯觉得他说得有理,心情略好了一点。

    伊万看向安德森,安德森因为腿上有伤,没法爬绳子,就说:“你们上去吧,我留在这里陪几位女士。”

    苏蕙兰原本是可以上去的,但拉里夫人和爱丽丝都爬不上去,她也不想逞这个能,觉得留在这里好一点。而且她也觉得刚才安德森的表现有点反常,虽然说不清有什么不对,但防着点总没错的。青木是个什么事都懒得想的人,但她可不是,她一直在观察和思考最近发生的变化。

    伊万说:“你们留下也好,万一有什么情况也可以策应一下。我们上去以后看看能不能打开船坞舱或者放下舷梯。”

    说完,他和鲍里斯也爬了上去。

    军舰上面的确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很新,但表面都覆盖着一层粉末状的东西,人一碰就会脱落而留下痕迹。甲板上也一样,脚踩上去就像踩在细腻的薄薄的沙地上一样,留下清晰的脚印。

    从甲板来到舱室,一路都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也没有看到人影。所有的舱门都开着,但室内一点儿也没有船上的潮湿感,反而像是进了干燥的窑洞。

    直到进了指挥室,他们才看见一个穿着海军军装的人坐在正对舰首的窗前的椅子上。

    指挥室窗户的玻璃上一点儿污迹都没有,但你却很难用干净来形容它,因为它看起来不那么透明,你无法透过它把外面的世界看得很清楚,就好像浴室使用的那种雾化玻璃一样,但谁都知道,没有那艘船的驾驶室会使用雾化玻璃,更不用说军舰了。

    虽然视线模糊,但阳光还是能照进来,把室内的情形照得一清二楚。

    那人坐在椅子里,从舱门进入的人们只能看到他的侧后面。他的身体靠着椅背,双手放在腿上,自然而惬意,仿佛正透过面前的玻璃看着海上的粼粼波光。

    “你好,冒昧,打扰了!”当先进去的佩特鲁说了一句。

    那人没动,也没有回话。

    其实这在人们的意料之中。因为乌鸦已经来探查过一回,大家都做好了船上没有活人的准备。不过哪怕是横尸满地,也在意料之中,而骤然见到这样一个穿着军装的坐在椅子上的不知死活的人,气氛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佩特鲁和鲍里斯当先走过去,司徒和青木也跟着,伊万警惕地断后。当走到那人面前的时候,尽管这里都是胆大妄为的家伙,却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干净的白色军帽下,是一张苍白、消瘦、皱巴巴的脸。脸上的肌肉因失去了水分而收缩,皮肤紧贴着骨骼,形成深刻的皱纹被永远地固定在面皮上。面颊凹陷进去,眼窝像两个幽深的黑洞,斜向上望着窗外,仿佛在凝视天空,而眼珠早飞出去化作了天上多出来的那两个太阳。他的手臂很自然地摆放在腿上,蓝色的军服袖口中露出来的,是两只白色的没有肉、只附着一层皮的如鸟爪一般的手。

    这是一具干尸。

    乌鸦形容为骷髅,也不为过。

    佩特鲁撇撇嘴,想说点什么,却没有说出来。他倒不是害怕,只是觉得很压抑。他总觉得这地方有什么不对劲,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司徒伸出手,轻轻捏住那人的衣领子,领子上的布就神奇地被他捏下一块来,成了他手指间的泥灰。

    他抬手看了看,说了句:“奇怪。”轻轻吹了一口气,手指上的灰就飞走了。

    青木低头看见军服右胸口的姓名牌,看见上面写着英文单词“哈尔西”,然后就想起了在拉帕岛见到的那位海军中校。他记得那是一张很英俊阳刚的脸,当时和美丽的夏筱筱站在一起,一点儿也不显得突兀。

    然而一看到眼前的干尸,那张脸的印象便模糊起来,进而在记忆中就再也找不到那张脸的样子,只剩下干尸的模样了。

    伊万和鲍里斯开始检查指挥室内的仪器,但发现所有的仪器都无法启动,电路也无法接通。

    “看起来好像燃油耗尽了,得去动力舱和锅炉舱看看。”伊万说。

    “好,顺便找找武器。”鲍里斯念念不忘地说,又警告佩特鲁,“嘿,红胡子,外面那架直升机是我的,别想偷偷开走。”

    佩特鲁说:“放心,我不想从天上掉下来。舰艇钢板都能腐蚀成那样,我敢肯定,直升机早就没用了。”

    “别以为这样的把戏能骗过我!”鲍里斯说。

    “不,他说得没错。”司徒突然说,“飞机肯定没法开了,你们也不用妄想恢复舰艇的动力,去工具舱找找看有什么能用的东西吧,如果能打开那里的舱门的话。”

    “为什么?”鲍里斯不解地问。

    “你看看这位哈尔西中校——”司徒用手里的权杖一指椅子上的干尸,“至少已经在这张椅子上坐了几百年了,也许一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