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枪鹿


        战争中,最不可低估的便是人性,那种多变的东西在战争中尽显丑陋,稍不注意便会变成了一场血的教训。

        见四艘战舰走远,八世的双手摊开,铂金蓝宝石所制的盾矛化作两道流光,回到他的手臂上,成为帅气的刺青。

        “打扫战场吧!”

        爱尔凡闻之回头,对李沐和巴耿扬头示意。这个拉长的战场里有很多战舰船骸,还有一些死去的战士需要他们处理。

        “接下来我会向帕尔中将汇报,你不用管了,谢谢你们的支援!”

        “应该的!”

        路易·八世久久凝视盖德军离去的方向,爱尔凡不解的问:

        “看什么呢?”

        “没想到盖德军会派出战舰来接应他们。”

        “说不定他们是商量好的,南北两路一起出发,总有一部分能成功突围。”

        “应该吧。”

        其实路易·八世不是爱尔凡所想的那个意思,盖德军难道不担心这些人里有世界政府的卧底吗?说实话,就连他都不清楚世界政府是否往里面派了间谍,这种大规模的投靠是最不靠谱的,但盖德军还主动接纳他们,其中肯定有猫腻。

        盖德军经历了那么多,还撰写出了三百年前历史真相的报纸,路易·八世不相信他们会那么笨。事实和他想的一样,盖德军有着充分的准备,甚至没打算将他们带回静和。

        在南海北部,一支数量已过半百的舰队正在缓缓朝北而去,这条航线很安全,他们能各自养伤。在各船间,一道消瘦的人影背着弓弩不断跳窜,最后跳到嗜酒仙人和嫣汐所在的战舰甲板上。

        “啊哟——怎么了,这么着急?”

        “看到荆门了吗?一个一米八高的男人,他是我们暂定的首领,短头发,武器是一把三米长剑。”

        男子瘦的病态,脸颊无肉,头发也不多。他比划着荆门的身高,还未擦去鲜血的脸上满是焦急。

        “虽然没看到他的剑,但他在医务室,放心吧,我们把他从世界政府那救出来了。”

        嫣汐说时,这个男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多谢你们!”

        “啊哟——不用客气,今后我们可能是同伴,同伴就要互相照应。”

        自从两年前的那件事后,嗜酒仙人便不再往脸上涂厚厚的**,那张满是烙印的面孔暴露在众人眼下,虽然有些可怕,但他始终是个和蔼可亲的人。

        在他们前往战场时,和二十几艘战舰擦肩而过,他们匆忙恳求嗜酒仙人和嫣汐救一下荆门,说他正和强大的路易·八世交手,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他们表示没问题,说了自然便要做!

        “你叫什么名字?”

        “过棘。”

        “你可以去看看荆门,他应该已经醒了。路易·八世给他留下的伤势不重,而且避开了要害。”

        “好。”

        过棘早就在等这句话,他走下船舱,嫣汐对嗜酒仙人说:

        “虽然他们的队伍比较散乱,但还是有些情义。”

        “啊哟——没错,但我们还是得把眼睛擦亮,谁知道光启·望舒会耍什么诡计!”

        “嗯,我会拼上热血的青春去仔细观察,一定将那些图谋不轨的间谍揪出来!”

        “啊哟——和嫣汐在一起,我都感觉自己年龄了很多。”

        “前辈,这就是青春的感染力!”

        “啊哟——说的真好,现在北部的队伍肯定也和我们一样安然无恙!”

        “当然,瘟猴前辈在那!”

        流动的大海带起浪涛之音,浪花拍着海岸,像沸水冲撞着锅壁。

        新世界

        沃德夫多

        沃德夫多是一个地名,和静和一样,它是世界政府的总部,也是不远处一座城的名字。

        在一家名为“大宴门”的饭店里,热气腾腾的火锅已煮开。光启·望舒坐在座位上,筷子未动,但打了个喷嚏,有谁在说自己吗?又等了一会,鸳鸯锅的清汤锅都开始沸腾了,红油锅更满是气泡。

        “你再不来,我就要开吃了。”

        光启·望舒偏着头,一个肩杠两米长枪的男人走了进来,长枪枪头被绷带封住,上面挑着一个背包。

        “准备的挺丰盛啊!”

        长枪靠墙而放,背包放在脚边,光启·望舒对面这个和自己一样梳着背头的黑发男子便是枪鹿——路凡!

        “当然!你难得回来一次,都是你喜欢吃的菜!”

        “还是这个老位置,嗯……舒服!”

        光启·望舒发笑,在他还不是世界政府首脑时,路凡是他最好的朋友。

        望舒下午见了路凡一面,路凡说要去一些地方走走,他这人不喜欢被人粘着,喜欢独来独往,犹如林深处的仙鹿。作为他的好友,望舒知道他的脾气,所以说晚上在老地方见,他想看看路凡是否还记得这里,结果没让他失望。

        “快十五年没回来了吧?”

        “差不多!”

        “外面的世界怎么样?”

        “挺好的,五花八门,特别神奇。”

        十五年前,光启·望舒已成为首脑,和他同一年代的路凡退役,开始游历世界,一眨眼,十五年都过去了。光启·望舒和路凡的年龄都不小,他们虽然没有白发,但都是老一辈的人。现在世界政府里比他们年龄大的不过两手之数,只是看不出来罢了。

        “有没有想我?”

        “想啊!你一个,牙狼一个,锤象一个,我都挺想的!”

        “可惜你见不到他们了,他们都在时间中消逝咯。”

        牙狼和锤象曾经是世界政府的上将,当时年龄最小的光启·望舒代号为“刀虎”。

        “锤象叔死的早,不然我也不会顶替他的位置和你共事。”

        “感觉你对生死有了新的理解?”

        光启·望舒开始下菜,路凡是素食主义者,但喜欢吃辣,红油锅一直都是他的专属。望舒不太喜欢辛辣的东西,但他荤素都吃。

        “嗯!十五年说起来很长,其实也只够我走遍这个世界的表面,像神秘的海底世界我至今都没去过!其他地方倒转的差不多了,东域界的各个国家都去了一遍,只是没显于世人眼前,这样的躲猫猫也挺有趣。”

        在菜熟前,光启·望舒看着路凡,听他滔滔不绝的讲。

        “世界上每个生命都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人类拥有着超凡的智慧,但做着相差无几但本质有别的事,说白了还是受约束。穷人受金钱约束,思想迂腐的人受理念约束,无能之人受能力约束,真正的有志之士又受生命长短的约束。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不是说对生死有新的理解吗?”

        红油锅油多,煮东西快,在望舒面前的清汤锅还未煮开时,路凡已经开吃。他最喜欢面筋和菠菜,一煮就是一大锅。

        “对啊,生命就是这样,各受约束,但都得活。不管怎样都得先活着,就算背有罪恶也一样,否则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那些所谓的一了百了的言辞都是假的,因为他们接受不了,所以给自己一个看似正当的解释,然后撒手人寰,说白了,就是在逃避。”

        “有道理。”

        路凡不喝酒,但偏爱果汁,望舒已事先给他准备好了。

        “尝尝。”

        “啊——好鲜,真不错,好久没喝了!”

        “听说东域界有个国家叫鬼国,去过吗?”

        望舒从地图上看到过,但因为是首脑的原因,很少离开沃德夫多,也没机会去。

        “嗯!那个国家比较偏远,因为地势的原因湿气很重,里面的迷雾会让人生出幻觉,只有原住民能无视那些迷雾。”

        “鬼这种东西应该不存在吧?”

        “当然!都是虚构的,但灵魂确实存在,不过很多人过完一生,七魂六魄也就散的差不多了,能保留完整的灵魂的人少之又少。”

        “听起来挺有趣的,这是我们未曾探索到的领域。”

        “望舒,世界政府的事我都听说了,今天你不准备给我说说其他的?”

        望舒也开始动筷子,他们间隔着肉眼可见的滚烫的烟,像一层无法言喻的隔阂。路凡也许没有感觉,但望舒隐约有些害怕,他害怕路凡提起古门司,面对他的疑问,他肯定会说谎,他并不擅长那种事,特别是在朋友面前。

        “叙旧这么快就结束了?”

        “当你看到我的时候叙旧就已经结束了,我的变化你应该能看出来。”

        “没什么变化,挑枪的手势都没变。”

        “有的东西是不会变的,就像我和你,二十年前就在这里吃饭,送走了一些长辈,然后送走同辈,甚至送走了一些晚辈,但我们依旧未变。”

        将清汤锅中的菜全部夹出,放在一个干净的盘子里,然后接着下菜。

        “路凡,说实话,我需要你!”

        他的声音很轻,像在诉说自己的心意。

        “我会帮你的。”

        这个回答十分轻快,没有海誓山盟的沉重,也没有轻浮,让望舒很开心。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他提高声音,以一种新的气度说:

        “你已经退役了,既然我是首脑,不会再让你卷进战争!”

        “那我也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帮你!”

        “好。”

        “你准备怎么做?古门司似乎没有出面的意思。”

        “嗯!盖德军做了这么多,无非是想增强兵力,但不管他们有多强,我们都会把他们打趴!他们这次会来沃德夫多,等于自寻死路,我们的兵力将会全部聚集于此,这次战斗将会是隐曜史上最浩大的一次全规模战斗!”

        “世界政府各州的精英部队、三大家族、全部将官!”

        “嗯!都会出席!”

        “啊~真是好奇,盖德军将会如何抵挡这场冲击?”

        “就算他们是凤凰,这次也无法涅槃。”

        “啊!”

        “怎么了?”

        望舒想象到一个无比宏观的战斗画面,盖德军将在此之下全军覆没!路凡突然叫了一声,让他有些出戏。

        “没事,面筋里的汤汁太多了,烫!”

        “真是的,都快入土啦,还这么不小心。”

        “啊哈哈哈哈!绿色故乡有我的位置吗?”

        “当然,在牙狼和锤象叔旁边。”

        “那挺好!”

        突然又正经起来,路凡问:

        “梦氏和妍轩氏那两个小家伙怎么办?”

        “活捉!”

        这是罗迈德·德古拉彭给光启·望舒的任务,必须完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