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四翼黑鸟


        生活总以一个我们意想不到的节奏驶行,偶尔转一下弯,就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因此事先计划的所有都得改变。所幸人们习惯了,改变计划的能力也就强了。

        段琴回到王城时特别开心,除了罗天、穷凌和甘索大哥没消息,其余人都还活着。后来“加尔多多·甘索被恶灵附体,大闹路易家族”的事情传出,她起码知道甘索大哥没事,现在就差一个罗天,应该不会有事,但又说不定。

        刚回王城时,她还和小符商量,说等到明年就跟着段氏商行的车队去西域界,没想到小符嫁到了楚国。没了小符,段琴觉得自己又孤独起来,似乎和红盾的联系一下子断了。

        她每日弹琴,每日弄舞,偶尔读书。

        经历了这么多,她还是能让自己的心静下来,但愁思越来越多,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只为读书而读书的少女。

        “吾有一杯醉人酒,无奈此水不消愁。坐数东风看夕霞,心念伤情说笑话。”

        以前段琴读这首小诗总觉得很顺口,虽能读出愁绪,但不如此时浓烈。

        酒能醉人,但又如何?醉酒之后还是愁,只是暂时忘记罢了。看着东边的风吹到西方,夕阳的霞光虽让人沉醉,但一天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此后心怀伤悲,还要口上说笑,真是无奈。

        段琴现在过的日子就是这样,除了提升实力和陪伴家人,她找不出其他要做的事。回到王城已经快半年了,她的实力和小符一样提升了一颗小星团,现在是一颗星神两大两小,但她总觉得不够。

        她现在的实力只能算中等,在世界政府里甚至会被强一点的少将打倒,但想获得第二颗星神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时间,修行是越来越难的!

        段琴时不时会望一眼窗外,要是团长他们在就好了,以前团长在的时候,他总是能做出最正确的决定。可惜,她现在孤独一人!

        段琴看窗外成了习惯,十二月的最后一天,段琴偶然间看到天空中斡旋着一只四翼黑鸟,黑鸟在高空中不断旋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段琴有些惊讶,那是什么?

        跑到前院,段府的很多人都被吸引过来。段金龙和秦云天在小符离开王城后去了西域界,段琴作为段府实力最强的人,站到众人之前。她拨动星神星团之力的琴弦,散发出天籁的波动。

        “小姐小心!”

        几个男侍卫站了出来,将段琴保护在身后,因为天空中的黑鸟落下来了。

        这只黑鸟浑身散发着黑色的沙质之炁,两对羽翼一冰一火。段琴虽站在侍卫后,但觉得有些熟悉。

        黑鸟上跳下一人,熟悉的面孔让段琴绕过侍卫,放下手中的五弦琴,而后张开怀抱,抱向那个青年。

        “小姐……”

        侍卫顿时傻了眼,他们从未见过小姐对谁这么主动,既然还主动送怀?好羡慕……

        “段琴,好久不见。”

        俊逸的青年留着短发,身穿黑色羽绒服,裹着围巾,戴着绣上小兔和小猪的棉线手套。他伸手摸了摸段琴的头顶,满眼都是温柔。

        “小星,小心回家受罚。”

        沙质黒炁消失,从其中走出一高挑帅酷男子,男子足有一米九高,皮肤白皙,穿着黑裤和白色短袖。男子浑身透着神秘的日月之炁,乃同时拥有两仪圣兽血脉的穷凌!

        “那让你也受罚好啦!”

        段琴噙着泪,笑的模样格外迷人,修长的双臂环住穷凌的细腰。

        “这才乖嘛。”

        和星则渊一样,穷凌也摸了摸她的头顶,像在为一只温顺高贵的小猫梳理毛发。

        在熟悉的气味里沉浸了短短一分钟,段琴说:

        “团长,穷凌,跟我来。”

        “好!”

        段琴对母亲示意,后者可以认出这是红盾佣兵团的星则渊团长和团员穷凌。在他们走向后院时,薛红枫对身边的侍卫说:

        “去禀告世界政府军,有四翼黑鸟闯进段府,要求派军队保护!”

        “是!”

        “备茶和糕点!”

        “是,夫人!”

        薛红枫虽很谨慎,但心头高兴,很久没见琴儿那么高兴了,虽然只是一刹那,但她能从琴儿的眼中看出兴奋。段琴一向理性,但见到星则渊和穷凌时,所有的神色都出现在脸上,可想她有多高兴。

        “夫人,不去***吗?”

        “他们有话要聊,我就不去了,把茶送给他们。”

        “是!”

        夭夭和楚楚去时,段琴三人已至段琴闺房。

        “为何阿姨要去找世界政府的人,这不是打草惊蛇吗?”

        “团长,你有所不知,燕国现在的形势极为严峻,刚才穷凌哥所化的黑鸟世界政府军肯定有所察觉,要是不告知他们恐怕会遭怀疑,所以我们得反其道而行。”

        “他们会不会搜查?”

        穷凌知道段琴是段氏商行行长之女,但不清楚段氏商行在燕国乃至世界政府眼中的地位。段琴闻之轻笑,旋即推开房门。

        “会搜查,但不会进我的闺房。”

        三人进后,夭夭和楚楚端茶水和糕点前来。星则渊和穷凌和段琴所说一样,接到茶水就是一句谢谢,十分亲切。

        “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星则渊略显急躁,段琴反问:

        “团长,有很多事你都不知道,所以得先说说你知道什么?”

        “我们和盖德军在一起,因为世界政府封锁了消息,所以很晚才听说小符出嫁的事,一听到消息我们就来了,小符呢?”

        “出嫁了。”

        “和楚国皇子?这是一场政治婚姻?”

        “嗯!”

        段琴点头时,星则渊和穷凌对视,前者以强硬的语气说:

        “我们去把小符抢回来,以红盾的名义!”

        “团长,这件事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

        “因为这件事关系到我和燕国,有些复杂!”

        “那也不能让小符随意出嫁,婚姻可是大事!”

        “团长,虽然这场婚姻表面具有政  治性,但小符对楚国皇子有一定好感。”

        “小符走出来了吗?”

        沫的死对星则渊而言仿佛发生在昨日,那天小符在悲痛中觉醒星神,痛苦的模样常伴着雨声出现在星则渊耳边。他觉得小符那么纯情的人肯定会将这件事记很久,他怕她走不出来,这件事值得悲伤,但生活还在继续,不能一直陷在过去。

        “还没有,但慢慢会走出来的,楚国皇子对她很上心。”

        “本该是好事,但我总有点担心!”

        “团长,别去找她,这是小符的意思,她专门叮嘱过我,让我告诉你。”

        “好吧!”

        星则渊咬下一口糕点,穷凌没好气的说:

        “别丧着脸,这是好事,起码现在小符没事。”

        星则渊点头,段琴看着星则渊,满眼期待的问:

        “团长,有罗天的消息吗?”

        “有!他在绛旋那,放心好了!”

        “太好了。”

        段琴的梨涡成熟而吸引人,她笑的特别好看。之前她还在担心罗天和穷凌,现在都没事,她心中的石头,终于可以放下了!

        “这样一下,大家的消息就都有了!”

        “你有辟宁的消息?”

        甘索大哥的事星则渊已经听说了,他和穷凌接下来要去大和国,甘索大哥在那,樱盛给他写过信,寄到了百民国的白色城堡,又被那的盖德军军人送到了静和。

        辟宁二字让段琴从高度的兴奋状态逐渐冷静,接下来她说话的语速也回归正常。

        “团长,对不起,辟宁哥死了,为我而死,我的命……是他用生命换来的。”

        螓首微低,段琴看着地面,情绪控制不住的低落。星则渊和穷凌的接受能力很强,但一瞬间还是呆在椅上,他们面色沉重,那个淳朴的会给他们烤肉吃的猎手汉子离开他们了,以后他们再也见不到辟宁挠头憨笑的样子。

        星则渊记性好,他记得很多事,即便现在都清晰记得辟宁当初想离开红盾佣兵团的场景,他说他害怕,但被星则渊劝住了,这么一想,他当初或许真的该让辟宁走。星则渊就是这样一个偶尔纠结,多愁善感的人,但穷凌及时止住悲伤。

        “两年半没见,不要再说这种伤心事了,段琴,你也振作一点!给你讲个好消息,我以后自由了,不会再受两仪圣兽的约束。”

        “为什么?”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向一位前辈学会了如何掌握混沌之炁,后来虽然被太阳烛照带回神兽之园,但因为对他们没有威胁,所以签订了契约,今后互不干扰。小星和凡奥她们还去了趟神兽之园!”

        “征服它们了吗?”

        “差不多!”

        穷凌高兴的挑眉,同时摇了摇星则渊的肩膀,他不想让星则渊沉溺于伤心,后者明白,所以语重心长的对段琴说:

        “段琴,过去的两年,辛苦你了!”

        摇了摇头,段琴说:

        “不算辛苦,我拜了沃野国的师旷大师为师,向他学了琴艺,小符也是,她在一个结界里向一位隐世老者学习,现在的实力有所提升。”

        “‘任天星阵’似乎找准了地方要磨练我们。”

        星则渊发现了规律,红盾现在只有自己、幼幽和凡奥没有拜师,其余人都有了指导他们的老师,这是巧合?还是有人精心安排?

        “你说的那个名字好耳熟啊。”

        穷凌还是有那个毛病,除了重要的人的名字,其余的都不记!

        “以前见过,沃野国的,段琴想拜师,但他让找天灵果!”

        “想起来了!”

        分别两年,他们的故事很快就分享完了,虽然里面包含着很多事,但他们没有多问,只要彼此能在自己眼前就行,只要彼此平安无事,便是最好的问候。

        “幼幽和凡奥怎么不来?”

        “她本来想来的,但我觉得不安全,现在天气又冷,所以就让她留下了。至于凡奥嘛,忙着改进新武器呢!”

        “大家肯定都有不少变化。”

        “你也是啊,更漂亮了。”

        “段琴,我发现小星最近油嘴滑舌的,你觉得呢?”

        “团长的嘴一直很甜,和幼幽一样。”

        “穷凌,你看看段琴,再看看你,说话学着点!”

        “哟哟哟,把你能耐的。”

        很久没见他们斗嘴了,段琴在一边笑得特别开心。

        “对了段琴,现在燕国没事了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