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再见


        九月是悲伤的季节,天气逐渐变凉,在雨中送花后,芈号又见了一次符冬妹,这次是在街上,芈号和芈林走到冬妹和春妹面前,友好的和她们打招呼。

        芈号抬起手臂,手掌微握,在晴朗的苍穹下举到符冬妹眼前。

        “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什么啊?”

        小符可以认出,眼前这个男人是雨中给她送花的人,虽然她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给自己送玫瑰花,但听段琴姐姐说,他可能是盖德军的人,因此放松了警惕。

        芈号慢慢张开手掌,同时手掌转动上摊,宽大的手掌里有一串泛着晶莹剔透的光彩的项链。

        “喜欢吗?”

        这种感觉有些别扭,小符还是第一次在大街上被人送礼物,这串项链很漂亮,坚韧的蚕丝串着透明的水晶,三颗菱形的钻石高贵而优雅,而且毫不张扬。对小符而言,宝石并不罕见,但宝石泛出的光照亮她的眼。

        “喜欢。”

        她如实回答,对面的男人高兴的像个孩子。

        “送给你。”

        双手捧在一起,小符接过项链。

        “谢谢。”

        她有点害羞,但眼前的男人只是微笑,然后说:

        “先走啦。”

        “拜拜!”

        “拜拜!”

        走出一段距离后,芈林抓住芈号的手臂,高兴的说:

        “我就说她会喜欢,我的眼光还是比你好。”

        “为什么?”

        芈号一脸不解,挑项链的时候,其实他看中的不是这条,但芈林一直让他买,说符冬妹肯定会喜欢。原本芈号还不相信,没想到她真的说喜欢,难道自己眼光有问题?那条金色的也不错啊。

        “因为你傻!”

        “我觉得她说喜欢可能是出于礼貌,别太得意。”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好歹有过爱人,懂得比你多。”

        芈号不以为意,反驳道:

        “得了吧,你和那些女人瞎混,能懂啥?”

        在楚国的时候,芈号很少和异性来往,但芈林不同,他比芈号自由,所以和很多女人都有暧昧。

        “话不能这么说,瞎混是瞎混,但我了解女人的心思啊。刚才你看中的那条金色项链是很好看,但太招摇了。像符冬妹这种清秀的女孩,肯定是水晶或者钻石适合她多一点,这样显得淡雅,但又不失高贵,刚好她皮肤白。”

        芈号这么一听,歪着头说:

        “好像有点道理。”

        “是很有道理,我的皇子殿下。”

        芈林的语气由重变轻,将“很”这个字突显的很高调。

        “这方面你还得好好学习,我可以教你,现成的参考书籍。”

        “那你给我讲讲,该怎么买东西。”

        “好!”

        走在回旅店的路上,芈林故作正经。

        “首先,你要买的东西价位不能低,除非亲手制作的,不然质量有问题。其次呢,你要选适合她的,我知道一开始有点难,但你可以想象。你要想,这个东西戴在她身上,她会不会喜欢,再想想她平时的穿衣风格,或者性格,从多方面考虑。”

        “听起来很厉害。”

        “那是,我可是情场高手!”

        芈林吹捧自己时芈号忍不住笑,在他的印象里,芈林的那些情场红粉都是贪恋他的钱财或地位,哪有什么真正的喜欢和爱?

        “接着说!”

        “太多了,以后慢慢给你普及,这种事得慢慢养成,不能太急。总之你得细心,不能光顾自己的想法,你喜欢的她不一定喜欢。”

        “好,懂了!”

        芈号试着在脑中想象小符戴上金色项链时的模样,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芈号总觉得有些奇怪。

        在这几天,芈号幻想了很多事,他站在旅店的窗边,看着符府发呆。每个爱发呆的人,肯定都有一个纯净的内心世界。芈号想到了婚礼当天的事,那天符冬妹会梳公主的盘发凤饰,戴上坠金簪,穿上婚礼的金红长裙,光是裙摆,就足以让天下人追捧。

        她会在侍女的搀扶下走完楚国大殿前的红日大道,在红毯上留下自己轻盈的脚步。那天她胭脂红唇,肯定像刚盛开的玫瑰一样娇艳,她会和自己在父皇面前弯腰对拜,然后刹那对视,就是爱的永恒。

        幻想总是美好的,因为摆脱了现实的束缚。芈号望向符府的眼神坚定而深邃,现在已经九月底了,只能再见符冬妹最后一次,然后就要离开,用一个月回楚国,再用一个月的时间准备提亲礼。纵使父皇不同意,芈号也要做。

        这几天,芈号和芈林收拾好东西,在九月的最后一天准备离开。

        将自己的背包递给芈林,芈号说:

        “我在百花岗等你们。”

        “好!”

        芈林在柜前退房时,芈号已出城,他慢慢走上百花岗,现在是午后,符冬妹肯定在这。她每天都在陪伴自己爱的人,让芈号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喜欢强求别人,所以要问清符冬妹是否真的愿意出嫁,如果她不愿意,他会等,而不是贸然。

        芈号来燕国的目的不仅仅是见她,还要像芈林和父皇说的那样去了解她。

        九月百花残,百花岗有些凄凉,但这个月份正是菊花盛开的好日子。黄色的菊花为这里上色,似乎诠释着秋天的到来。踏上小路,一直上岗,芈号今天要问一件很重要的事,希望他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向阳的岗上有一碑,上面的字芈号已经看过了。站在其前的符冬妹感觉身后有人,和春妹一起转身。

        已经见过三次,芈号还不知道自己在她们心中有盖德军的身份,但只要她们不躲着自己,芈号就不会多想。

        走到她们身边,芈号很友好的和她们打招呼,然后看着符冬妹,语气和缓的问:

        “我想和你单独待一会,可以吗?”

        符冬妹松开妹妹的手,轻声的说:

        “春妹,在一旁等一下我。”

        她点头时,冷俏的小脸对着芈号。

        “别太久。”

        “好的。”

        符春妹拎着竹篮,肚子走到百米之外的路边,她有一种姐姐被抢走的感觉,很不好受,他们会说什么呢?她虽然好奇,但这个距离她听不到任何话。在她棕黑的眸子里,姐姐和那个不知名字的男人背对着自己,站在碑旁,看着远方。

        只剩下他们了,芈号说:

        “抱歉啊,似乎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

        “我要走了,在离开王城之前,我有一些事想问你。”

        “去哪?我感觉……你不像盖德军。”

        “盖德军?那是什么?”

        芈号觉得诧异,小符露出酒窝,她就知道,段琴姐姐她们猜错了,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盖德军军人。

        “没什么。”

        小符摇头,笑的很甜。

        “你是楚国人吧?”

        芈号对这个问题很敏感,似乎要暴露身份了,事到如今也没办法,谁让符冬妹看穿了。

        “嗯,是楚国人。”

        “你很坦诚。”

        “要么不说,要么说实话,我不喜欢欺骗别人。”

        符冬妹莞尔一笑,始终看着前方,没有扭头。

        “是楚国皇子派你来的吧?”

        芈号还以为自己暴露了,现在似乎可以假扮成皇子的侍卫,符冬妹真是个可爱的姑娘。

        “嗯,我是他的贴身侍卫,他很信任我,所以让我先来看看。”

        “看什么?我吗?”

        “对啊,看你是否愿意嫁。”

        笑声如银铃,小符说:

        “我还以为他让你来看我是想知道我是否配得上他,他可是一国皇子。”

        “您是公主,怎么可能配不上呢。”

        “除了公主,还是通缉犯。”

        小符的语气渐低,在芈号眼中,她似乎一朵开在忧愁池中的莲花。这样的她带着少许忧愁,但又不丧,徒增一种别样的迷人。小符知道自己说多了,语气一转,欢快的问:

        “你家皇子还给了你什么任务,都可以告诉我哦,我会一一回答。”

        “嗯……你真的愿意嫁吗?皇子他不喜欢勉强别人,如果你不想,依皇子的性格,他会等!”

        “嗯~嗯。”

        小符摇头,看了眼沫的碑。

        “不能让他等,那样对他不公平。你在王城待了这么久,应该清楚燕国的形势,我的出嫁是必然要做的事,不能逃避。”

        “但是你还没放下你心中的人,你……放得下沫吗?”

        小符的眼神变得黯淡,她该怎么回答呢?她没有放下,怎么可能放下。

        “虽然我只是一个小侍卫,但如果可以,希望你告诉我你的想法,我不会全告诉皇子。”

        芈号很希望知道小符的心思,后者说:

        “没有放下,他是为了救我才死的。死的那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雨,我连他逐渐消失的体温都没有感觉到,他就离开了。”

        小符突然扭头,看着芈号笑,只是噙着泪花,笑容有些苦涩。和红盾佣兵团在一起的时光让小符学会了很多,学会了如何和人相处,学会了亲民,她的话带着哽咽,让芈号心酸。

        “那就别嫁了。”

        “不行啊,必须得嫁。”

        “因为燕国的形势?”

        “还因为我自己,我有过逃离的计划,但根本逃不掉,我的家就在这,我可以揽住所有罪行,但不想让家人为难。父母还有整个燕国的人对我做的事已经够多了,我不能再麻烦大家。”

        段琴曾对小符说,十二月的时候逃入百民国,当时小符答应了,但她现在反悔了,她不会逃的,她会面对这一切安然出嫁!

        等十二月芈号来提亲,她就去楚国,然后一直待在那,她要是再出去和红盾佣兵团的人汇合,连累燕国不说,还会拖累楚国,小符觉得自己出嫁不算可怜,相反,芈号才是最可怜,听说他很喜欢自己,可她出嫁只是为了燕国,这是场交易,最受益的是燕国!

        “说到底你还是不想出嫁,但你会这么做?”

        符冬妹的样子已下定决心,芈号看着她,觉得这个女孩特别特别善良。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回去告诉你家皇子,我会在王城等他,我挺有信心的,能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符冬妹望着远方,对着风微笑。她的刘海被吹开,露出光洁的额头。

        “那沫呢?”

        “他很善解人意,会理解我的。”

        “我会把你的意思带给皇子,他会定夺。”

        “谢谢你。”

        符冬妹双手并在腹前,右手握着戒指。

        “走吧,你回楚国,我回王城。”

        “你不好奇吗?你还不知道楚国皇子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知道他叫芈号。”

        符冬妹微笑,虽然只是浅浅的笑,但让芈号喜爱。

        “走吧。”

        符冬妹和符春妹走在前面,她们牵着手下岗,谈笑间带着欢笑。芈号跟在后面,下岗后,芈林已在路边等候。

        “我走啦,公主殿下,再见!”

        他充当着侍卫的角色,演的很像,正是这样,他才觉得符冬妹值得去爱。她那么好,一个对侍卫都温柔的人,对爱人该有多好呢?举起雪白的手臂,符冬妹一边挥手一边说:

        “一路小心哦,注意安全!”

        芈号行礼,和芈林坐进车厢。马车离开时,芈号打开车窗,看小符在原地站立许久,直到她消失在眼中,才缓过神来。

        “芈号,怎么样?”

        “她会嫁过来。”

        “真心的?”

        犹豫了一下,芈号还是点了头。

        “该怎么劝说陛下?”

        “我来。”

        既然符冬妹真的要嫁过来,那他就娶,芈号已经想到该怎么做。一定有办法能两全其美,既可以让符冬妹达到保护燕国的目的,也可以让她真正爱上自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