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五百零三章 回信


        芈号以雕鹰寄信,这种具有“飞行之王”的野兽拥有强悍的体魄,不必担心携带的信件被其他鸟禽拦截。

        雕鹰近两米的翅展让它在高空迅速划过,它腿上绑有一竹,内卷一纸。这张纸将和雕鹰一起度过这段长达两千里的旅程。

        家养的雕鹰少了野兽的凶猛,但耐性没有退化,它们似乎知道自己有送信的责任。飞过高山,飞过平原,抖落的绒羽落在广袤世界的某个角落,在野兽抬头时,这些天空的精灵已没了踪影。

        若用飞行,三天三夜便能将一封信从楚国送到燕国,虽然两者相差较远,但飞行途中没有任何阻碍。

        连续飞行的雕鹰仅在途中休息一次,随后冲上高空,顺风朝着西南方向而去。这段旅程将会十分乏累,因为它不敢松懈,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将脚上的信送达收信人手中,那样它才安心。作为一头成熟的雄鹰,它懂得自己的任务!

        高空较冷,但浸透不了雕鹰紧贴的羽毛,翅尖上的长羽在空中瑟瑟颤抖,它的速度始终保持均衡。冲过浓云,雕鹰的视野逐渐清晰。它在空中低头,以锐利的双眼扫视大地,上面的村落已越来越多。

        雕鹰的黄圈黑瞳转动,捕捉很多蓝白色军装的军人,有着超强距感的雕鹰明白,它到燕国了。

        燕国中的每个城市都有那种蓝白色军装的人,他们是世界政府军,现在的燕国已没有燕国部队,在短短几天内,燕国保持百年甚至千年的军队和世界政府融为一体,并穿上后者的服饰,成为后者的一员。

        融合的过程快的惊人,世界政府的熟练似乎经过上百次练习,在战士们来不及请求退役时,世界政府军装已发到他们手上,然后是每人的签字,有国主的答应,他们无法反抗,只有服从。

        燕浪子曾为一支合格的军队努力数年,没想到于短短两天功亏一篑。

        还有燕双,作为燕国的大将军,在燕国军队宣布解除,和世界政府军队融为一体时,他一个人坐在军营静默,没人敢给他递军装,他一个人呆坐在军营里双眼失神。过去两年他们违背了太多世界政府的命令,代价就是现在的无条件屈服。真是卑微!

        这不是雕鹰第一次送信,它知道只要从东北方向进入燕国,距离燕国的王城就不远了。

        在一个明朗的上午,雕鹰于高空斡旋,寻找着自己要找的人,同时满腹好奇的打量这个人类城镇。

        城中的世界政府军在大肆巡查没有燕国身份卡的人,这种人大多会被赶出王城,或者聚集在一起。没有身份卡的人很多都是流亡乞丐,或者是盖德军和其他组织的眼目。王城一直以来都很注意这一点,近日格外注重,说要做到百分之百的准确率。

        世界政府此行是为了防止消息传出,如果盖德军中的星则渊等人得知段琴两人归来,肯定会掀起一番大浪。为了避免那种状况,世界政府一开始就有防备,直至现在。

        王城老小送邦妮等人出城,在燕浪子等人停止脚步时,管理燕国事务的世界政府少将——刘明正和邦妮做着最后的交接工作。看了眼身后,刘明意识到燕国人的谨慎,并感觉到畏惧。他慌忙将马车的帘子拉上,对邦妮说:

        “邦妮中将,回去的这么突然,真的不再待一段时间吗?”

        “待在这也没用,而且这是总部的命令,你们只要认真盘查王城里的人,不要让外人混进来即可。”

        一星期前邦妮汇报了符伊尹所说的联姻之事,望舒说暂且停止调查。联姻这种事显然是燕国为了保全段琴和符冬妹的幌子,但据邦妮所说,那封信不是造假,也就是说确有联姻一事。

        这样一来,世界政府的利益就可以得到最大化,如果强行带走段琴和符冬妹,以世界政府的实力肯定可以做到,但很有可能引来一场大战,或者是段氏商行的波动,现在的西域界和新世界都需要段氏商行。

        段氏商行连贯东域界和西域界,甚至新世界,很多产品的进口源只有他们知道。一联姻,段琴和符冬妹的位置依旧可以确定,并且还有机会将楚国拉进世界政府,这是很好的一步棋。

        所以现在邦妮已经无事,可以回到沃德夫多,不用再给燕国增加精神负担。这方面得学会掌握得度,否则会很麻烦!

        “好,知道了!”

        其余事情已在之前做好交接,刘明对邦妮四人行礼,然后走下马车。

        站在列队边,刘明道:

        “行礼!”

        站在王城外的两列士兵整齐行礼,邦妮拉开扯帘,比了一个手势,示意刘明保持沟通,后者点头!

        “辛苦了!”

        “中将大人辛苦了!”

        车队离开,其中的龙肖话露不少歉意。

        “虽然我出了点意外,但还算顺利。”

        龙肖尬笑,车厢里其他三人皆不发言。许久,在龙肖无聊的望向窗外时,邦妮说:

        “以后把该毁的东西毁掉。”

        “是!”

        龙肖点头,连忙问:

        “邦妮中将,昨天我听说木杰良担任上将了?”

        “嗯,代号牙鱼!”

        提起木杰良,邦妮表面还是淡淡的,但内心以他为傲,自己的弟弟那么年轻就是上将,是真正的年少有为!

        “真是世界政府的荣耀!”

        龙肖听说过木杰良,现在着急想见到他。

        “总部这么着急让你回去,肯定是因为他的升职宴吧?”

        “嗯!”

        “龙肖,与其关注这些,还是考虑考虑该怎么受惩吧。”

        巴耿的脾气比较暴躁,要是他犯了错,现在肯定不会说这么多废话。其实他讨厌龙肖这种世界贵族的人,即便做错了事也无关紧要,似乎有背后的家族就可以轻视纪律,等回到总部,还不是要受罚。

        “当然是听从组织安排。”

        轻轻一笑,龙肖沉默,不再说话。

        车队换船队,一行战舰开始回世界政府,邦妮心情迫切,令战舰保持安全范围内最快的速度。

        这时,雕鹰在燕国王城的一座府邸降落。翼展两米的雕鹰落在庭院中央,抖动时的模样令侍女有些惊慌,符伊尹听之很快前来,而后取下它腿上的信。

        信上只一言,符伊尹正看,小符走到他身后。

        “父亲,是芈号的信吗?”

        楚国皇子姓芈名号,这是小符前两天才知道的。

        “嗯!”

        一边将信递给小符,符伊尹一边说:

        “他说今年十二月正式来提亲。”

        “比我想的晚,不过也好,可以在家多待一段时间。”

        小符言语心酸,她未见到符伊尹痛苦纠结的神色,因为目光始终被信上的文字吸引。作为一国皇子,芈号的字十分霸气,但没有草乱,反而秀气且工整。但这并没有让小符对那个未曾碰面的男人心生好感,因为光凭这点还不够。

        “好好陪陪春妹和你母亲。”

        摸了摸女儿的头,符伊尹想像一个慈祥父亲般笑,但笑不出来。

        “还有你,父亲。”

        小符默默的抱住父亲的手臂,像六年前那样。

        符伊尹以前从未想过嫁女儿时的场景,这几天却彻夜难眠,小符出嫁时一定美丽动人,但以后,她就是别家的人了。从此,小符将远赴他乡,去陌生的楚国生活,光是想到这一点,他就心疼。

        “女儿,答应我,不要在这四个月里留下遗憾!”

        小符抿着唇,心情复杂,但点了点头。

        “好的,父亲,我答应你。”

        小符在昨日占卜,希望看到自己的命运,她像知道自己该怎么走,但占卜这种并非百分百灵验的方式仅让她看到一幕。

        上万世界政府军聚集在大佣兵城,对立面是红盾佣兵团。当时画面闪的太快,他没有看清红盾这边有多少人,但看到了自己,这样就够了。只要自己能和大家聚在一起就行,此外的后果和代价她还没来得及考虑。

        “给雕鹰取来食物。”

        符伊尹说完,属下立即去做,疲倦的雕鹰窝在侍女取来的毯中。它有些灵气,在食物到来前迷上双眼,似闭目养神。

        “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没有~”

        符伊尹和小符走进长廊,世界这么大,他希望小符能在婚前走遍自己想去的地方,因为以后的生活,或许不会那么自由。

        “女儿,你会不会怪父亲?”

        “肯定不会啊,这件事本就由我而起。”

        “感觉你又回到了六年前,可爱的让人心疼。”

        “父亲是说我不成熟?”

        符伊尹笑时,小符也嘻嘻的笑,她知道父亲是什么意思。小符其实也意识到了,自从那天听完段琴弹得《宁神奏》,即便他再想起沫,也不会那么伤心绝望,反而是一种淡淡的欢欣,似乎他还在自己身边。

        这种情绪让小符觉得很奇怪,但她比以前更快乐了,这就是段琴现在的实力。一个真正的仙乐师,可以通过音乐治疗一个人的心伤和伤势。

        走进书房,符伊尹在信纸上写下:

        可,满怀期待。

        “父亲,你见过芈号吗?”

        “没有,只知道他的名字。要是他特别丑,我肯定不会委屈你。”

        “嘻嘻。”

        小符掩唇,眼睛迷成月牙。在遥远的楚国,一个坐在马车中的男人打了个喷嚏。

        “芈号,感冒了?”

        “没,只是鼻子痒。”

        “说不定是符冬妹想你了。”

        芈号微笑,要是那样就好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