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四百九十九章 焦灼的会议


        邦妮走在抱着文档的巴耿和霍格里普身前,她的身高一直是个亮点,修长的身形并不妖娆,但足以让燕国大殿前的守卫惊讶。均匀的身段和扎起的头发没有彰显她独特的个性,但一身整齐的军装和一步裙让她看起来规规矩矩,像一个尚在学府的年轻女孩。

        踩着高跟靴,跃过殿外门槛,紧接留下一连串清脆的声响。

        巴耿皱起眉,和霍格里普对视,自从跨进大殿,他们就感觉到一股强悍的气息,它冰冷而强健,在不经意间暴露,像冰冷恐鳄面对猎物时的冷血。

        此时正是上午,邦妮顶着灿烂的阳光而来,背后璀璨,眼前明亮,视野开阔。燕国大殿里的装饰和古画董玩众多,但没有引起他们的兴趣。

        “欢迎邦妮中将。”

        燕浪子起身,段金龙三人亦然。

        虽然今天是来做正事谈判的,但邦妮还是保持着基本的礼貌,她对四人行礼,而后说:

        “我今天来是和你们谈判的!”

        “嗯!”

        燕浪子十指交叉,这场谈判将会无比艰难。

        “各位,为了节省时间,我将直接进入主题!”

        “好,没有异议!”

        握有极大筹码的段金龙看着邦妮,他想知道世界政府会做出怎样的决定,也想知道世界政府会要他们如何。

        “世界政府总部开出四个条件,需要燕国做到!”

        邦妮伸手,巴耿递来文件,他抱了很多份文档,都和此次的会议有关。邦妮看了眼燕浪子,朗声读道:

        “第一,段琴和符冬妹已回王城,段氏商行该重新开启!”

        燕浪子望向段金龙,这件事需要他亲自做决定。

        “明日,我会公开重启段氏商行。”

        “好,谢谢段行长的配合,我们接下来说第二件事。”

        “第二,世界政府总部希望燕国能解除本国武装。”

        燕浪子手掌一捏,暗地里握拳,这是在挑战他的王位?

        “邦妮中将,我是否可以理解为这是世界政府在削弱我燕国本身的实力吗?”

        燕浪子未开口,他是国主陛下,说的话代表一个国,他不好开口的事,将由符伊尹来问。

        “符国相,请注意您说话的方式,燕国早已加入世界政府,作为世界政府的一员,燕国本和邻国一样卸除军权,但燕国一直保留着自己的军队,当前形势所迫,希望你们谅解。”

        会议一开始,就充满了紧张的味道!

        “如果我们不解除武装呢?”

        这次是燕浪子问的,他看着邦妮,皱起了眉。卸去武装,他就没有军权,这个国主将会成为世界政府的傀儡,世界政府曾提到过这方面的事,说他将获得将官之职,掌握世界政府的军队,但他不太相信外人,更不相信世界政府的军队。

        总之军权不能撤除,否则他们将没有实权。编入世界政府军队的燕国军队没了身份,便不再行动自若,犹如死人,甚至翻不了身。

        玉手一伸,邦妮淡淡的说:

        “将国主签订的《白鸽条约》拿出来。”

        “是!”

        巴耿脾气不好,在燕浪子眉头未舒展时,他已想象到这些顽固的燕国人接下来的表情,他们将会被自己曾经的行为打脸。因为《白鸽条约》上清清楚楚写着相关的约定,违约的,是他们自己。

        “国主还记得这本条约吧?”

        条约犹如一本书,白纸的封面上写着规整的燕国二字。

        “记得!”

        “国主记得就好!”

        条约有七厘米厚,里面的字密密麻麻,但邦妮很快找到自己想要的一页。这页没有标记,也没有将边角对折,可见她准备的充足。显然,邦妮已经把页码背下来了!

        “条约第四十五条,燕国可以保留自己原本的武装军队,以此保护居于燕国的段氏商行或用于自卫,但数量必须减半。如果燕国的军队出现对抗世界政府军队的现象,或侵害到世界政府的利益,军队有权撤除……”

        “当前,我们的军队还未……”

        “国相大人!请您听我说完。”

        邦妮的嗓音提高,符伊尹立即表态。

        “抱歉,您请继续!”

        “燕国现在的军队没有和世界政府相冲突,但段琴和符冬妹仍是世界政府的通缉犯,这一点大家应该知道。”

        “这就是解除军权的原因?”

        “对!现在的燕国军队已从某种意义上威胁到世界政府,相信国主大人很清楚自己国家的实力,燕国是一个大国,为了燕国和世界政府的稳定,我们才做出这个决定。”

        燕浪子沉默,这件事不能像第一件事那样轻易的答应。

        “可以先说第三个条件吗?这个需要我和将军们商议。”

        “当然可以!”

        邦妮没有合上条约,而是继续翻动,白色的纸张在眼前翻动,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第三个条件是希望燕国能将通缉犯交给世界政府总部处理。”

        段金龙和符伊尹立即投来目光,还有秦云天一对竖瞳般的寒冷之瞳。这个问题他们十分关心,当即没了之前的和气。

        “条约第八十九条,若燕国中出现世界政府的通缉犯,燕国应主动将其交给世界政府,不得包庇,不得纵容,否则世界政府有权进行强制手段!”

        “世界政府准备怎么处置她们?”

        段金龙翘起二郎腿,身体后仰,双臂靠在座椅的扶手上,他仰起头,目光不屑。段金龙摆出纵傲的模样,他倒要看看,世界政府能对他的女儿做什么。燕浪子暂且没有说话,因为符伊尹也望向邦妮。

        符伊尹坐在燕浪子右侧,其下的段金龙和秦云天依次排列。段金龙正好和邦妮对视,后者用官方的语气说:

        “根据情况而定!早在黑水战役中,剑兔上将就已说明,凡帮助梦·星则渊和妍轩·幼幽的人都判处死刑,但段琴和符冬妹依旧对他不离不弃。按道理说,早在那时我们就已站在对立面,在进入‘任天’前,我们也给过她们机会,但她们选择任天,我们没有强迫。这些我们有视频资料,如果你想证实,可以现在看。”

        “不用看,我亲眼见证了黑水战役,知道发生了什么。”

        段金龙当时人在源州丝城,但通过世界政府新推出的摄影猫头鹰观看了全程。

        “世界政府对诸位仁至义尽。”

        “难道我段氏商行不是?”

        段金龙立即反驳。

        “货物百船千船运输,没有我段氏商行的功劳?世界政府发展如此之快,和我段氏支持离得开?你说世界政府对我们仁至义尽,但韩国的世界政府军队追杀符冬妹,还有人在燕国边境拦截我女儿往家中寄的书信,这就是仁义?”

        段金龙的声音愈加急躁,秦云天将一铁盒放在桌上,打开后全是书信。他犹如铁塔般的身体从大殿朱红色柱后拉出一个被捆住的人,

        “这个人不陌生吧?”

        龙肖被秦云天的龙头铁鞭绑着,躺在地上十分憋屈,但又不敢随意移动,甚至眉头皱时都不敢直视邦妮。

        “给他松绑!”

        邦妮说完,段金龙对秦云天点头示意,后者看了眼冷淡的女人,眉角不善的将龙头铁鞭绑回腰间。

        龙肖的手臂被龙头铁鞭的骨节划出几道伤痕,血很快渗了出来。他站到邦妮身后,有些狼狈,苦不堪言。这下给世界政府丢人了,早知如此,他肯定会克服自己的癖好将那些书信烧毁,现在倒好,全成了白纸黑字的证据。

        “这两件事是世界政府做的不对,但世间万事都有前因后果,段琴和符冬妹帮梦氏在先,我们做的事在后,就算告知天下人,世界政府也有自己坚持的正道。并且,符冬妹在韩国杀了三百多个人!”

        目前还是世界政府有理,这个组织手持正义的名号,不管做什么都能得到巨大的支持,相比之下燕国和段氏商行显得无比弱小。

        这场谈判会议变得无比焦灼,双方都不肯且不会退让。邦妮将手中的《白鸽条约》放下,长睫毛下的眼睛瞥了眼燕浪子。

        “国主大人,您觉得呢?”

        现在该由燕浪子来做决定,但他似乎拿不定注意。

        “邦妮中将,还有最后一个条件?”

        “世界政府希望你们全力配合,这就是最后一个条件。”

        “现在已经不是配合那么简单了,反而像一种……服从。”

        燕浪子笑出了声,笑中苦涩。

        “国主大人,希望你相信世界政府,无论它做什么,都是为世界着想,我敢肯定,它的眼界比在座都高!我们带回段小姐和符小姐只是为了解决红盾佣兵团的事,我相信段行长和国相大人都清楚,她们或许还会和梦氏人同流合污。为了避免一错再错,我们需要将她们带走。”

        世界政府保留了一定余地,但段金龙根本听不过去。他看了眼左侧的符伊尹,没有急着发言,即便他心里已有决定。

        “让我们想想。”

        “当然可以!”

        邦妮没有走的意思,她坐在原地,等待事情的结果,她既然来了,就一定要把事情处理好。燕浪子若有所思的看了眼符伊尹,后者之前提到过联姻,可以通过和楚  国皇子的联姻加强燕国的实力地位,那样一来世界政府不但不会削弱燕国,还会讨好他们,但不知道,是否可行。

        符伊尹没有表决的意思,燕浪子为了不继续拖下去,率先说:

        “军权可以撤除……”

        “陛下!”

        符伊尹起身,但燕浪子伸手以挡,示意他不要说话。

        “燕国的军队可以和世界政府编制到一起,但按理来说,这个控制权还在我手中。”

        “当然!您一直拥有世界政府总部的将官职位。”

        “好,就这么说定了!不过段琴和符冬妹,我想让她们暂时留在王城。”

        “陛下,你还是不懂世界政府的好意!”

        “邦妮中将,好意我懂,但不是完全遵循执念才算尊重。让她们留在王城,便是最好的决定!”

        燕浪子的决定让段金龙有些意外,军队的控制权表面在他手中,实际上一经编制,本质就变了。

        “国主,我的任务是完成这四个条件,全部!”

        邦妮看着燕浪子,一对微凉的美眸似乎诠释势在必得!这场会议还未结束,因为他们都抱着必然的心。符伊尹在心里盘算,该如何将联姻的事说出去呢?燕国现在十分危险,要是世界政府不给台阶,始终坚持带走段琴和符冬妹,或许会爆发一场战争。

        作为父亲,符伊尹知道符冬妹有多恨世界政府,而她和段琴的决定可能会让世界政府对燕国采取暴力,这是他最不想见到,也最害怕发生的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