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流浪的优伶


        沃野国

        一行人不知走到了哪,四处都是山川,他们像在写实的山水画里迷了路,一瞬间找不到方向,不知该往何处走。这黛山绿水像重重的幻境,令他们捉摸不透。

        “队长,这么走也不是办法啊?”

        “是啊,都来沃野国四个月了,根本没见到段琴小姐。”

        牵着马,马拉车,他们是寻找段琴的第六支队伍,已在指定的沃野国区域转了很久。

        队长是段氏中人,名为段哲,看起来才二十岁,但他极有耐心。

        “别着急,慢慢找!”

        “队长,你的耐性真好!”

        “段行长对我们这么好,出来找段琴小姐也是我们的分内之事,我们一直靠段行长吃饭,该帮忙的时候不能偷懒。”

        “队长说的对!”

        “继续找!”

        沃野国是一个不愿被打扰的国家,但也适当的对外开放,凡进入者不得携带武器和商品。而且不能随意进入村镇,特别是寻找段琴的十支队伍,他们从进来时便收到沃野国人的警告,因为他们人数众多,还携有马车,一定不能进村镇,否则将被赶出沃野国。

        他们只能答应,然后在各个道路上徘徊,希望能见到段琴,但事已四月,依旧没有段琴的消息。

        他们问过很多沃野国人,他们态度一致,对这两个字十分陌生。他们的热情被慢慢消磨,符大师占卜的结果是真的吗?为什么还没见到段琴小姐?

        午饭后,他们坐在路边,十人靠在四辆马车上,看着四周,生怕错过段琴。

        路边,男人背包,女子牵着小猴子,一起出现在十人的视野里。

        “那是段琴小姐?”

        “是吗?”

        “我见过段琴小姐,真的是!”

        十人都见过段琴,在她成年的那天,段琴曾身穿红裙,在燕国的王城城墙上起舞,引得无数人仰头。

        今日她身穿素白色的长裙,眼蒙白带,在路边慢走。他们三人像心无寄托,正在流浪的人,段琴淡然,似乎看透一切。小猴子闭眼,出奇的通灵,还有那个男人,他也紧闭着眼,似乎什么都看不到,但又什么都看得清。

        师旷对段琴说:

        “好像有人来接你了!”

        十人身上的衣服写有“段”字,目的显然!

        段琴目前仍在禁言,她点头,因为她听到熟悉的乡音,从发出声音的声带音丝判断,确实是燕国人!

        师旷问:

        “你们是来接段琴的?”

        段哲十人起身,真的是段琴小姐?

        “对!”

        “那我就把段琴交给你们了。”

        师旷双目失明,短胡须,面状苍老但发须无白。他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身边的人是段琴,说话的语气平淡的不像话,这可是段氏商行行长的女儿,是富可敌国的千金女,他怎么这个态度?

        段哲还未说话,师旷放下背包,和小猴准备折回。

        “谢谢你,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谢谢你照顾段琴,日后段氏商行重重有赏!”

        段哲准备记住这个人的名字时,师旷没好气的说:

        “哼!就只会这庸俗的一套,走吧,赶紧带着段琴离开沃野国,别污染这里的气息!”

        “你这是什么意思?”

        师旷只用一句话就激怒了段哲,但段琴拦住了他。

        “段琴小姐?”

        段琴对师旷离去的方向折腰,送别这位恩师。师旷是段琴见过的最强的仙乐师,跟他学习的这两年里,她学会了很多,今后一定能帮到红盾更多。

        十人不知该干什么,段琴迟迟不起身,直至师旷和小猴离开。

        段琴对段哲做手势,段哲看不懂,同伴们也面面相觑。

        “段琴小姐,你的意思是回燕国王城,对吧?”

        段琴微笑点头,意思差不多。

        “请上车!”

        四辆马车中,有一辆十分干净,外观也比较豪华,这是专门为段琴准备的。段哲将背包放进马车,段琴在小心翼翼的搀扶下上车。搀扶她的段哲心脏跳得很快,段琴比以前更具仙气。

        “放信鸽,告诉其他九队的人可以收工了!”

        “是!”

        九支信鸽飞舞时,马车开始移动。段琴坐在马车内,靠着车壁默默的等待回家,很久没回去了,不知父母如何?骐骥拉动马车,马车带动夕阳,傍晚时,在遥远的燕国王城,汤冉正拉着冬妹和春妹聊天,符伊尹吩咐下去,让厨师做一桌小符喜欢的菜。然后,他出府去找段金龙。

        “告诉陛下,今日之事不用张扬,等段琴回来再做打算。”

        “是!”

        身边的侍卫离开,朝着王城中的恢弘宫殿跑去,符伊尹一人到段府,段金龙立即迎接。

        “符大师,听说小符回来了?”

        “嗯!不过我问过她了,目前还没有段琴的消息。”

        段金龙正激动,一下子又被泼了凉水。

        “段行长,不必担心,小符能回来,段琴肯定就能。”

        安慰已在过去的两年里填满段金龙的耳,他不想再听了,所以坐在椅上沉默。符伊尹明白为父的无奈,自己的女儿像宝一样,谁知在外吃了多少苦?一别六年,换谁都无法平静。

        “好了符大师,谢谢你亲自来,回去和小符团聚吧。”

        符伊尹起身,他就知道段金龙会如此,所以才亲自前来。

        “段行长,还记得半年前的占卜吗?”

        符伊尹偏瘦,浑身像被骨头架子撑着,以前的段金龙很胖,有肥肥的小肚子,能把衣服撑出个圆弧,现在却瘦了,整整消瘦了一圈。他因财富胖,又为家人消瘦,这个男人可以不顾大局,只求家人平安,否则也不会违背世界政府的意愿,关闭段氏商行至今。

        “记得,我派的人已经进入沃野国了!”

        扶着额头,符伊尹半年前突然占卜得果,说天籁之音具在沃野。得知消息的段金龙立即派人去沃野国,秦云天亲自前往沃野国南部的韩国,准备随时接应,同时震慑那些私走段氏航路的人。但时间已过半年,根本没有消息,现在说那些,又有什么用呢?

        “段行长,段琴就快回来了。”

        要是以前,段金龙会因为符伊尹的这种话高兴许久,从而安心。但他的耐心都在两年时间内消磨殆尽,他微皱眉头,低头轻揉太阳穴。

        “我先回去了。”

        没有什么话能安慰段金龙,唯有段琴的一句“父亲大人”。

        符伊尹是星祭师,看事比段金龙开明的多,后者只是一介俗人,除了商事,他所会不多。关于生死这种大事,他看得比符伊尹重,要是段琴真的死了,他会散尽家财,召集天下战师,给世界政府上一课!要么就参加反政府军,总之段金龙已想好复仇的路。

        “金龙。”

        段琴的母亲薛红枫从一旁走来,不再光滑的手掌轻轻拍打段金龙的后背。她也担心段琴,没有贵族血统的她一有愁事就加速衰老,和普通女人一样忘记保养。

        厅内只剩夫妻二人,显得无比空虚,段金龙拉着自己心爱的妻子,慢慢走回卧室。

        “红枫,段琴会没事的。”

        “嗯!”

        男人之所以累,是因为他们承受了很多压力,就像刚才那样,段金龙分明很难受,扭头还要安慰自己的妻子。

        坐在饭桌上,段金龙想讲个笑话逗红枫开心,但怎么也说不出口。符冬妹都回来了,段琴怎么还没回来啊?他们担心段琴,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女儿很懂事,要是没事肯定会给家里寄封信,以此报个平安。

        但两年来一封信都没有,他们不得不怀疑段琴出事。希望没事,祈求老天保佑!

        明明是两个人,看起来却有些孤寡,在段金龙和薛红枫安静的吃饭时,符府正举行一场小型的洗尘宴。

        为小符洗尘的人很少,国主没有亲自到来,但已送来礼品作为问候,上好的药材补品是他表达心意的一种方式。现在燕国和世界政府有矛盾,不能大肆张扬,小符毕竟有着通缉犯的身份。尽管如此,燕国王城中的百姓还是很高兴,处处洋溢着喜悦。

        燕国国主是良君,国相也是良相,他们为百姓着想,倍受人们喜爱,所以就算符伊尹的女儿在外犯了错,百姓们也愿意给她留一方安静可容身的故乡!

        小符洗浴更衣,穿上自己喜欢的短裙。母亲为她梳妆,对镜绾发,涂上口红,扑上遮瑕粉。

        今晚月圆,是个团圆的好日子,四人坐在桌上,共享六年未曾有过的团圆饭。

        冬妹有点魂不守舍,面对满桌的饭菜,她竟不知该如何下筷。她想红盾的大家了,想念罗天做的饭,辟宁烤的肉,还有沫切好的水果,和段琴泡的茶。

        “孩子,怎么了?”

        “都是我喜欢吃的,不知道该吃那个。”

        汤冉带着笑给她夹菜,满桌五十道菜,每道都十分精致,碗碟不大,但菜系广泛。

        “每道都尝一点,专门为你做的。”

        汤冉觉得冬妹吃苦了,这才是她该有的生活,而不是一碗白米饭,上面浇一勺没有油水的青菜汤。她不知道女儿在外究竟经历了什么,但只要她回家,汤冉就要给她最好的。

        符伊尹在饭桌上的话不多,但喜欢看她们说话,汤冉说个不停,春妹偶尔插几句,冬妹就一直回答,说那位世外高人对自己有多好。小符会哄家人开心了,说自己很想大家,两年学徒的日子一满就回来了。

        然后谈及了很多,有小符回来的经历,还有一些有关红盾佣兵团的。对于红盾,小符莫名自信,大家一定会没事的,即便“任天”凶名在外。

        晚宴后散步,小符没有儿时的闲情逸致,走过可观极美夜景的塔楼,却丝毫没有观赏的心。一回房,小符很快入睡,今天有些累,她很快睡着,正和她说话的汤冉都笑了。

        “姐姐睡着了吗?”

        “嗯!”

        春妹来看她,轻轻抚摸冬妹的小脸。

        “我们走吧,让姐姐好好睡觉。”

        “春妹真是越来越会照顾人了。”

        汤冉拉住春妹的小手,走出房间。今晚月光皎洁,符府和段府一样彻夜点灯,像为迷路的人点燃回家的引路灯。

        段府,一阵紧张的敲门声将段金龙吵醒。

        睡眠一直不深的段金龙压低声音,没好气的问:

        “谁?”

        回答的声音很小,似乎知道段金龙害怕红枫被打扰。

        “哥,是我。”

        之前的怒火一瞬间平息,他被吵醒没关系,要是打扰到红枫的睡眠,他可不会答应。

        “云天,你怎么回来了?”

        “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你说!”

        秦云天一向沉稳,粗中有细,他火急火燎的从韩国回来肯定是有大事。三米的他站在段金龙身前,粗犷的脸上满是汗,但也难掩兴奋。

        “我有琴儿的下落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