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变了


        头顶传来一道惊骇的压力,白狼神走出山洞,望向苍穹。他曾想将星则渊三人打败,将他们的肉体撕碎,以此令白狼神一族扬名,没想到自己却被打败,落到个适得其反的下场!

        白狼神雪白的毛发在苍穹中传出的压力下变得柔软,它抬起高傲的头颅,向往强大的力量,天空中的压力来源肯定是神兽之园中的神兽,真是厉害,让人羡慕。白狼神肯定想不到这股波动来自穷凌,更想不到星则渊三人还活着。

        穷凌飞行的速度很快,每小时可达五百多公里。星则渊三人起早贪黑的赶路,从静和到神兽之园花了半个月,没想到穷凌只用了三个小时就把他们带回了静和,此时天还没黑,他们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静和城内,没有惊动任何人。

        四人回家,一直担心的费歇斯三人高兴的不得了,为他们准备美食,幼幽和凡奥跟在后面帮忙,却被长辈拉回去休息。

        一家人团聚,高高兴兴时,小符绕了一圈,从韩  国的西部海域搭船往南走,然后通过马车回到燕国王城。

        只要回到燕国,即便世界政府看到她都不敢动手,因此,小符一路顺畅。

        马车碾到了石头,车厢剧烈摇晃,在其中小睡的小符被惊醒,她看了眼外面的场景,问车夫:

        “请问,到王城了?”

        “是的,公主殿下。”

        其实小符的身份不算公主,但她的父亲符伊尹和燕国国主形同兄弟,后者赞同,自然没人说不!

        小符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刚睡醒的她声音很沉,像蕴含着很多心事。

        “就把我放在这吧,先不进城了。”

        “公主殿下,您要?”

        “我想去趟百花岗。”

        “是!”

        背着背包,小符下车。

        “谢谢你,去国相府领取你应得的报酬吧。”

        “谢谢公主!”

        骏马拉车,路边只剩下小符,她走向百花岗,最后小跑起来。路边百花盛开,六月的花丛和骄阳一样艳丽,可惜小符无心欣赏。

        她心情沉重,她想去沫身边,即便等待她的是一碑青冢。熟悉的王城记载她十五岁前的记忆,她所有的记忆都和这里有关,她迫不及待的回到这里,在向凯斯·尼古拉丁学徒的期间,他无时无刻都在想念这里,但她率先回的不是家,而是埋葬他的地方。

        不算陡峭的石板小路直通岗头,两边的栅栏上攀满牵牛花,细细的藤蔓绕着木桩缠绕,像不能分开的热恋男女。

        小符穿着黑色的连衣裙,这个永不过时的颜色在两侧的百花丛下格外醒目,格格不入的像天堂中的恶魔。

        小符一直往上跑,汗水打湿头发,落下时被摆动的手臂拍成无数璀璨的光点。

        “姐姐?”

        小符抬头,十米外是提着小竹篮的符春妹,她满脸的难以置信,看到符冬妹抬头后才确定是姐姐。有一种神秘的联系叫血缘,即便六年没见,符春妹还是能一眼认出符冬妹,她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就是看到身影时会觉得是姐姐。

        “春妹!”

        脸上的阴郁一扫而去,符冬妹激动上前,一把抱住春妹。

        在苍蓝的晴空下,两个六年没见的姐妹相拥,他们站在百花丛里,脚边的花儿被风吹动,花粉迎风洒落。

        “春妹,六年没见了。”

        小符激动的捧住她的小脸,像照镜子一样看着自己疼爱的妹妹。

        “姐姐,我很想你。”

        春妹又一次抱住她,比起落泪的冬妹,冷静的春妹才像一个年长的姐姐。她轻拍冬妹的后背,像在哄伤心的孩子。

        许久后,冬妹的情绪才算平稳,自从失去了沫,她变得坚强又脆弱。他的实力变强了,可以自己保护自己,甚至可以保护身边人,但她接受不了再失去任何亲人。

        “春妹,你来这干嘛啊?”

        “来陪沫。”

        沫真的被葬在这,春妹牵住冬妹的手,对她说:

        “姐姐,我再陪你去一次。”

        “嗯!”

        以前春妹都是傍晚来,她觉得日月交替是阴阳相隔,那时应该来陪陪已故的人,但上次见到了穷凌,穷凌说让她早点回家,不要天黑了还待在外面,她就改成每天下午来。

        “谢谢你,春妹。”

        “姐姐,怎么了?”

        “谢谢你来看沫。”

        “因为姐姐爱他,你不在的时候,我就照顾他。”

        春妹没有告诉冬妹自己每天都来,她不是那种什么都愿意说的女孩。

        “你每天都来吗?”

        她们牵着手,走到沫的坟前,碑边没有三丈草,上面更没有寸厚的尘埃。四周干净的如同庭院,白色石碑前摆着香炉和玉石,但都没有吸引冬妹的目光,她只是问:

        “为什么碑上无名?”

        白色的石碑上没有名字,但这座百花岗上只有这一个墓碑,它只可能是沫。春妹回答说:

        “父亲想把这件事留给你做,他知道你很爱沫!”

        沫抿了抿唇,胸膛中的星神和星团开始闪烁,她的手掌上出现一轮小型星阵,星阵转动时,白色墓碑上被雕刻出清晰的字。

        这是一座向阳的山岗,希望盗颜·沫安歇。立者其妻——符冬妹!

        “不知道这么对不对?”

        小符不曾研究这方面的知识,但春妹说:

        “有爱就不会错!”

        春妹还是这样,冷冷的,似乎什么都不在乎,其实很贴心。

        “春妹,走吧,我们回家。”

        “不再待一会吗?”

        “不了。”

        岗头蓝天白云,遍地鲜花,阳光没有阻拦的洒在上面,即便岗头有墓碑,也没有显得压抑。这里有燕国最美的景色之一,背后是繁华的王城,前面是一片广袤的田地,六月的稻谷正准备抽穗,飘出一阵又一阵的稻谷米香。但小符没有多留,而是和春妹沿着石板路下山。

        “我想早点回家,不能让父母担心。”

        “姐姐,大家都很想你,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春妹贴心的拉着小符的手,小符在笑,但笑的让春妹心疼。

        “不辛苦,这段时间挺轻松的,还提升了实力。”

        小符不想让家人担心,这是成长吧?和她想的差不多。

        “姐姐,你骗不了我,我是你的妹妹。”

        小符摸了摸春妹的头,下了岗,父母已在城门等候。

        符伊尹身边是他的妻子——汤冉,符冬妹和符春妹的母亲!她看起来还正年轻,似乎所有富家女人都这样,永远都优雅端庄,当然,她不胖,还没有在肉体上展现富态!作为国相之妻,她保持着自己的身材和颜容,从某种意义上讲,女人是男人的脸面!

        “孩子。”

        汤冉的宽袖长裙张开,抱住跑来的冬妹。

        “母亲。”

        “孩子。”

        汤冉抱住小符,自己的大女儿啊,我已经有六年没见到你了。六年了,你比离开时长高了,和我一样高了!

        短暂的拥抱后,汤冉拉着冬妹和春妹的手,温柔的说:

        “我们回家。”

        他们一起往回走,街上的人站成两排,迎接冬妹的回归。小符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多人了,但国相之女的血脉在流动,她还是可以面对千万人毫不心慌。春妹的竹篮被下人拿在手里,小符却还是自己背自己的包,她们一起回家,这所豪华巨大的庭院,她已经很久没回来了。

        在外不好表露情绪,一回到家里,汤冉再次抱住小符。

        “孩子,在外吃了不少苦吧?”

        小符摇着头笑,一路无言的符伊尹说:

        “屋里说,屋里说。”

        他们走进小符的房间,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熟悉。床桌椅镜,全都保持着六年前的模样。小符摸着桌沿,以前她会坐在这里梳妆,那时的她梳妆只是为了好看,因为没有让她脸红的男孩等待她的微笑。

        “都出去吧。”

        “是!”

        侍女和仆人都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一家四人。符伊尹走到汤冉和符春妹身边,看着小符拿起桌上的相框。

        小符看着照片微笑,眼中的泪悄然落下。照片里的自己穿着白色长裙,戴着草帽,左手戴着十一节手链。穿着白色短袖的沫站在她身侧,他们在甲板上看天空,小符举起的手臂和沫有一点距离,似乎下一秒就要抓在一起。

        “你们的东西都被我存放起来了。”

        黑水战役后,燕双带着沫和红盾佣兵团的十个背包回到燕国,除了段琴的东西,其余的背包都还在国相府中。

        “谢谢父亲。”

        小符将相框放下,而后坐在床上,和父母妹妹保持两三米的距离。汤冉也坐到床边,拉着小符的手,满脸心疼的问她:

        “这两年你在哪啊?”

        “我也不知道,那个地方布了结界,只有通过星阵才能找到。但我在那拜师学艺,向一位世外高人学了很多星阵。”

        小符没有说出凯斯·尼古拉丁的名字,因为老师不让。她心情复杂,见到父母和妹妹的高兴,见到沫的墓碑的悲伤,这两种情绪夹杂在一起,让她忘记自己给家里寄过信。

        “没事儿就好,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小符含着笑,胸膛中的一颗星神,一颗大星团,两颗小星团同时出现。符伊尹满意的点头,他的实力才达两颗星神,是燕国第一星祭师,现在看来,小符今后必定远超他,她才二十一岁啊!人生还早,时间还长。

        “看什么不好,非要看实力。”

        汤冉嗔怪符伊尹。

        “我和春妹要好好和冬妹聊天,聊一些女孩子的话题。你去外面,让厨师准备好晚饭。不要让别人今晚来打扰我们,包括国主和段行长!”

        现在只有四人,符伊尹很听说的说好,虽然无奈,但又甜蜜,春妹和冬妹不由嗤嗤的笑,他们的父亲就是这样,乃一国国相,只有在家才会这样。每个成功的男人都是因为女人,不管他们在外多么凶猛,面对自己的女人也会柔情。面颊偏瘦,看起来十分刻薄的符伊尹也一样!

        等符伊尹走后,汤冉抚摸冬妹精致的小脸。

        “孩子,这几年你变了。”

        “哪啊?”

        “变得更坚强了,当年你去西域界,说要去当佣兵,若不是你父亲占卜到了,我肯定不会让你去,这一去就是六年,你成熟了好多。”

        冬妹开心的笑,安抚母亲不用为自己担心。然后他们说起了沫的事,事情过去了两年,这个时间足以让很多爱恋消失,但她依旧铭记,铭记心痛,铭记他生命最后一刻的面孔。

        大拇指和食指摸着戒指,小符带着笑和母亲聊天,春妹全看在眼里,感觉有些奇怪。姐姐真的变了,变得有些陌生,和她印象里的姐姐不一样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