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四百七十四章 脑海深处的故事


        “还没把他带回来吗?”

        星则渊和凡奥已经进入混沌一个月了,虽然阴岑子知道混沌里没有时间概念,外面的一个月在里面或许只是几个小时,但他们的速度实在太慢了。

        “他们只是人类,不要抱有太大希望。”

        丹生阳并不看好他们,这是神兽的通性,他们是最早诞生的神兽,所以被成为两仪“圣”兽,他们见到过无数人类,能得到他们认可的人少之又少。。

        “如果能成功最好!”

        阴岑子还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话音刚落,混沌开始动乱。

        沉默一个月的混沌再次膨胀,时刻往外扩张,丹生阳和阴岑子已推算不出爆炸的时间,因为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越来越不稳定了。”

        “嗯!不知道有没有希望。”

        丹生阳化为亮弧,宏亮之音传播到两族人耳中。

        “诸位,大家共为两仪圣兽,掌管日月,通晓阴阳,对混沌之力心知肚明,如果混沌爆炸,毁灭的不止是我们,还有整个神兽之园,往外扩展就是龙泉山涧,再到全世界。这宏大的世界需要我们的力量,请坚持下去!”

        一个多月的消耗战令人身心尽瘁,但他们还是极力坚持。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角落,两仪圣兽彰显圣兽之威。

        “丹生阳族长所言甚是,请坚持住!”

        太阳烛照族一同发力,太阴幽荧为之应和,他们不是多么好的朋友,因为血脉的原因,甚至还有些讨厌对方,但现在他们必须一同努力!

        至阴至阳之炁令混沌恢复平稳,一切又达到平衡。混沌内,星则渊正和凡奥踏进一片灰色领域。四周响起雷鸣,轰炸声震耳发聩,星则渊的恶魔双翼护着自己和凡奥,一同往深处走去。

        灰色领域内的挤压比其他地方强,每走一步都像历经磨难,星则渊的恶魔双翼在其中扭曲,但凡奥还是跟着他的脚步,没有停止的念头。

        脚掌落下,其下混沌如水,泛出圈圈巨大的涟漪。凡奥喘着大气,她的汗水滴下,溅出一片璀璨,四周隐藏的画面逐渐亮起,像上演的幕幕戏剧。

        “团长?”

        四周的景象让凡奥有些困惑,画面中的男女她不认识。

        “这好像是穷凌的父母。”

        穷凌很少提及他的过往,因为父母接连离开,只剩他一个阴暗的活了下来。但他对星则渊说过,说他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只从母亲那听说过。穷凌的母亲,是一个静谧如夜的女人,和此时眼前的女人一样。

        “穷凌是那个孩子?”

        “嗯!这可能是穷凌大脑深处的记忆。”

        画面开始转动,扭成一团后消失。在凡奥来不及询问或猜想原因时,眼前的人物改变,一段杂音后,星则渊和凡奥看到崭新的一幕。

        混沌如屏,其中的男女极其清晰,男人和穷凌一样英俊,但比他老成,一对黄金色的眼瞳像龙兽一般给人压力,让人浑身炙热,如火焚心。女人没有那么张扬,只是像夜一样宁静,她注视着男人,男人也注视着他。

        隔着无量深渊的边缘一角,男人鼓起勇气,大声说:

        “我是太阳烛照族的烛龙,你呢?”

        “子幽!”

        烛龙和子幽一个被太阳普照,一个在月光下站立。他们像两个世界的人,却莫名其妙的互相吸引。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是在外执行任务,他们匆匆走过,擦肩而行,两人默契的回头,这一回头,便有了现在和接下来的故事。

        烛龙觉得子幽有一种特殊的魅力,那种魅力是彪悍如日的同族女人所没有的。

        “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在烛龙面前,子幽一直保持着小心翼翼,她害怕自己会犯错,害怕自己爱上眼前这个男人。说也奇怪,以前她从未有过爱的念头,但遇到烛龙后,她的心里生出爱的萌芽。她觉得烛龙一直在吸引自己,自然而强烈。

        “可以。”

        “那……明天见?还在这,可以吗?”

        “可以!”

        虽然子幽转身就走,但还是有点失落,这么快就走了吗?

        她突然想看烛龙的背影,走了几步后回了头,宽沟的距离无法阻挡他望向烛龙,后者举起右手,像在给她打招呼。他还没走啊?子幽扭过头,噙着笑快步离开。

        很多人把感情大略分成一见钟情和日久生情,子幽一直相信后者,哪有一见面就喜欢上的呢?但遇到烛龙后,子幽相信,那种感觉很神奇,似乎她天生就要遇到烛龙,天生就要和他在一起。

        他们的感情就是从那时开始的,每天短短的十分钟,他们坐在崖边聊天,稀稀落落的几句话让他们更了解彼此,很快,他们坠入爱河。

        神兽的爱恋比人类更注重精神的归宿,烛龙激情而炽热,感化子幽那颗淡凉的心。她曾经以为像自己这样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尝试爱情的滋味,她背负族中的大任,族长说她很有可能突破八重神兽的桎梏,到达九阶神兽的范围,和夔王一样!

        她很想成为九阶神兽,想为族争光,一直以来,太阳烛照都压制着太阴幽荧。为此她长久修行,殊不知心里积累了多少乏累。只有当烛龙在她面前,她才可以放松,那种感觉,像鱼入大海,鸟飞苍穹。

        在一次任务途中,子幽见到制造偶遇的烛龙。她小心翼翼的走在他身边,当他抓住子幽细滑的小手,手心里的滚烫温度让子幽的芳心彻底被俘获。

        子幽想过很多,想过族规,想过至阴至阳的平衡,想过亘古不变的规定,所以她狠下过心,让自己忘了烛龙。她很长时间没去无量深渊的那个角落,但每天的生活都是煎熬,她想回到以前的生活,那时她不认识烛龙,每天依旧很充实,但回不去了!她不能没有他!

        星则渊和凡奥自动将他们稀少的对话省略,看着子幽在高空飞行,她来到无量深渊的一角,看到烛龙在笑。

        “子幽,你终于来了,我一直在等你。”

        当爱到深沉,一切都变得微不足道。这世上很多事都因男女二字,他们也是。子幽迎向太阳,烛龙冲向黑暗,他们如痴如醉的拥抱在一起。那一刻两人落泪,暗暗发誓一生都不分离。

        他们不顾族规,偷偷的有了一个孩子。有了孩子后,烛龙开始蓄胡子,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成熟和稳重,也为了让子幽放心。

        他们都是天纵之才,用各种方式保护自己刚出生的孩子,直至被发现。在此之前,他们的生活无比美好。神兽不用像人类那样怀胎十月,他们的孩子从烛龙和子幽的血脉和真情中产生。

        他们一起逗孩子玩,看孩子笑,孩子有时候嗷嗷大哭,烛龙就让他扯自己的头发,看到烛龙的眼里含着泪花,孩子就不哭了。

        “烛龙,给他取个名字吧。”

        “穷凌,怎么样?”

        “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我会穷尽生命去爱你,即便前路凌冽。”

        “虽然话不顺畅,不过挺好的,就叫穷凌吧。”

        孩子开心的笑,挥动自己胖嘟嘟的小手,似乎知道自己有名字了。

        后来,他们的美好生活结束了,他们再也不能在偏僻的深渊对坐相望,也不能一起抱着穷凌欢笑。

        子幽作为太阴幽荧的天骄,曾对烛龙伸出手,想拉住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但烛龙已做好反抗的准备。从他上前的那一步起,他就注定和两个种族为敌,他们跑不掉,但烛龙愿穷尽自己的生命,去保护自己的爱人和孩子!

        烛龙的两撇胡子显得他无比成熟。他站在巨石之巅释放至阳之炁,闪耀起太阳之精的亮弧。

        面对无数轮廓,他毫不慌张,只是回头,说:

        “子幽,两族族长们心意已决,我用自己的全部保你和孩子遁去!”

        所有天才之所以能成为人上人,是因为他们与众不同。而他们的与众不同,又在于实力和不一样的思想。那种思想让他们获得头衔,也容易使他们走上歧途。别人不敢走的路,只有天才敢走,天才和疯子,仅有一线之隔。

        “烛龙,你若再执迷不悟,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我已说过,只要你将那孽子处死,我可保你无忧。”

        面对丹生阳,烛龙大吼。

        “子幽,你也是我太阴幽荧一族中的才女,不要因为一次偶然就葬送自己的前途。”

        高亢的声音像神像开口说话,气势如虹。

        “两位族长,烛龙深知,为保护至阴至阳之气不外泄,两族一直未通婚,但是我和子幽从来没有后悔在一起过,这孩子是我们爱的结晶,若是真的要毁他,请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子幽在烛龙身后准备上古的魔法阵,她和烛龙一样,都有着九阶神兽的血脉,现在可以发挥出八阶神兽的力量。烛龙牺牲自己换来他们母子平安,她就一定要带着孩子离开这里。

        “烛龙,你过分了!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

        “子幽,保护好孩子!”

        此后,烛龙主动上前,开始一场激烈的的战斗,这是神兽之园历史上最悲壮的战斗之一,虽说结局已经注定,但它还是非常吸引人的目光。

        在星则渊和凡奥眼中,烛龙战死了,但他面对两族人依旧没有倒下。他在生前最后一刻下跪,说:

        “两位族长,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烛龙化成岩石,就此死去,还不忘用神思传出一句话。神思遁过千山万水,出现在子幽的脑海里。

        “子幽,我很爱很爱你,但离开了你,对不起。”

        孩子和子幽一起落泪,她忍着剧痛,将自己和烛龙的陨星玉佩化为圆形。这个特殊的陨星玉佩,将会在她离开后继续保护穷凌。

        子幽抱起穷凌,面对无尽沧海,双目异常坚定。

        此后,穷凌长大了,他抱着子幽的腿,咿呀咿呀的问她。

        “妈妈,爸爸呢?”

        子幽指着太阳,温柔的对穷凌说:

        “爸爸在哪呢!”

        子幽痛苦的熬过八年,八年间,她每天都活在过去,活在烛龙还在的日子里。八年后,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找到了她,她靠近元初界就是想用这里的气息掩盖自己,但她满足了,因为穷凌已八岁,也懂事了。

        子幽上演和烛龙一样的悲剧,她送穷凌离开,以一人之力战两族精英。穷凌远去,她才化为幽魂,就此消失于世。这是她的解脱,她终于可以去另一个世界寻找自己的烛龙。子幽死前微笑的样子像精美的夜晚星空。

        后来,只剩穷凌一人独自逃亡。他幼小无助,先到了南德州,然后北上,他四处逃窜,小心翼翼的挤在人群里。

        他蹲在赌  馆的角落,凭借自己的速度去偷东西吃,也曾被高手抓到过。他扭动手腕想要逃跑,但被打得遍体鳞伤。那时他还小,十岁都不到。后来穷凌变强了,习惯了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以石为枕。

        但不管走到哪,不管走在多密集的人群,他永远都一个人,那么多人,都和他无关。他严峻着面庞,用冰冷保护自己,一个人走过春夏秋冬,一个人讲笑话。

        “这就是穷凌的过去?”

        凡奥心痛,泪水不断下落,在混沌里失去重量,到处乱飘。穷凌在他的记忆里那么善良,那么勇敢,原来这才是他真正的过往。凡奥知道穷凌以前逃亡过,但想不到逃了这么久,从一个孩子,变成他们相见时的青年。

        凡奥好想找到穷凌,她想抱抱他,让他知道他不是孤单一人,还有!凡奥想告诉穷凌她会伴他一生,直至死亡。

        在凡奥看着四周的画面时,星则渊抿唇,比起穷凌,他比较幸运,起码他有一段在学府上学的美好生涯,起码他还有花昔一家,但穷凌,他除了红盾一无所有!难怪,难怪穷凌在大佣兵城不让大家来神兽之园,还说这种事想想就好,原来,他只是不想失去大家!如果红盾佣兵团不在了,他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