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地图


        龙泉山涧贯穿整片大陆,上承北海,下接南海。正因为有它,这个世界才分东西两个域界,从而形成两种相差甚远的文化。

        龙泉山涧两侧是连绵的高山,高山巍峨,很少受人类污染。而这条龙脉是大自然留给兽的家园,世界各地都有兽,但这里是他们的家,像城对人的意义一样。

        世上没有那个地方比龙泉山涧的兽更多,野兽、灵兽、还有神兽,它们都聚集于此,并把龙泉山涧划成无数份。所以,他们一同承担起守护龙泉山涧的职责,这里是兽的最后一方净土,没人敢轻易穿行,否则,便是致命的撕咬!

        龙泉山涧狭长,如果聚到一起,面积能和四分之一的西域界媲美。这么大的地方,神兽之园只在其中一点,因为它位于结界之内,相当于另一片空间。所以星则渊才需要在长股国找到关于神兽之园位置的消息,要是靠一人之力寻找,不知道得找多久。

        但老者是无浪的父亲,后者又是世界政府中将,他真的会帮自己吗?

        这些用泥巴敷住的墙壁看起来并不坚硬,但在简陋的建筑中,有一华丽的庭院。庭院全由石头堆砌,外面没有低贱丑陋的泥巴,而是用血液和**画上的神秘图腾。这些图腾星则渊曾见过,这是一些神兽的标志。

        长股国是最原始的国家,这里的人们信奉神兽,日月乾坤都和神兽有关,人是万物之灵,但天地由神兽掌管。比如说日月,就和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有关。

        他们的等级分层似乎是神兽分层的简化,两仪二圣是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天之四灵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天之四灵又和黄龙并称天官五兽,和应龙合为六大神兽。其中还有夔、烛龙等神秘的神兽。

        老人家墙上画着的图腾,为日!

        “这是我的家,进来吧。”

        老者走进庭院,对正在打扫卫生的衣不裹体的婆生罗人说:

        “把马匹照顾好,给它们喂食。”

        “遵命,边守。”

        食不果腹的婆罗生人声音虚弱,老者不顾,肯定已司空见惯。

        “星则渊,请两位下车吧。”

        凡奥和幼幽闻之走下马车,前者背挂黑色的半边斜披风,从右肩一直拖到左侧小腿,下面隐藏着夺人鲜血的深红三号。幼幽扎着高马尾,和凡奥一起跟在星则渊身后。

        “老人家,我只是想问一件事。”

        “别急别急,我给你们泡茶,然后再说。”

        一边的婆生罗人肮脏的像煤炭,眼前的老者和庭院却白净如画,由此看来,长股国真是个等级森严的国家。

        虽然星则渊有些心急,但还是坐在老者对面,看着他姣有兴趣的泡茶,这是一种文化,东域界人凭此静坐谈话。

        老者泡茶时,星则渊问:

        “还不知道您的名字。”

        之前城里的人叫老者“边守”,这个称呼虽然陌生,但星则渊觉得不像名字,应该是类似城主的官称。

        热水倒进精致的茶壶,散发出一些热气,在老者满是皱纹的脸上凝成水珠。

        “叫我风起吧。”

        风起,无浪,这对父子的名字似乎蕴含着真谛。

        “风起爷爷,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您知道神兽之园在哪吗?”

        “神兽之园?你要去哪吗?”

        “嗯!小辈此次来长股国,就是想找到它的大致方向。”

        “神兽之园是个危险的地方,在泽一边,在川之脚,你去哪干嘛?”

        “找我的同伴。”

        “穷凌?”

        “对!”

        “无浪前段时间回来过一次,身上又多了几道伤疤,他自豪的告诉我,这是和梦氏遗留者交手留下的伤。”

        星则渊不懂风起此时说这些干嘛,他一边像会帮自己,一边又提起过往,让他担心。与其这么浪费时间,不如直接说出答案,星则渊时间宝贵。他是这么想的,但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在等,起码得等一个拍案就走的时机。

        “无浪给我讲过很多关于你的事,我觉得你们有些像。”

        “我和无浪?”

        “嗯!”

        星则渊想不通,他和无浪能有什么地方像。

        “他从小的思想就很独立,不想待在长股国安享他‘梵首多’的身份,所以走了出去,去了外界,感受到他所认可的正义,加入了他从内心想要依靠的组织。你和他一样都不甘于原本的命运。”

        “我不知道自己原本的命运是什么。”

        “随着梦氏而去,或者隐藏一生。”

        “我以前是这么想的,但后来勇敢了很多。”

        星则渊起身,身边的凡奥和幼幽亦然。

        “谢谢您,但您似乎给不了我想要的答案。”

        欲走时,风起不慌不急的倒茶,淡淡的说:

        “我知道神兽之园在哪。”

        星则渊停下脚步,没有犹豫,转身走回桌边,又盘腿坐下。

        “希望风起爷爷指教。”

        “我已派人去取地图,你们喝完这杯茶,地图就来了。”

        “这就是您泡茶的原因?”

        “总不能让你们干等着,我们长股国不算乐善好施,但‘梵首多’作为一国之顶,总不能太过无礼。”

        “谢谢。”

        捧起茶杯,嗯……与其说是茶杯,不如说是壶,这比他们平时用的砂茶杯大了起码十倍,但三人还是开喝。星则渊品不出这是什么茶,反正从来没喝过,味道仅止于淡甜,没有深蕴。

        “风起爷爷,您……不怪我?”

        “你是说你伤了无浪吗?”

        “嗯!”

        “有什么好怪的,我不知道无浪在做什么,他只说自己加入了世界政府,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在做正义的事。但这世界上哪有什么正义?只是自私的大小不一,没有谁能估计所有人的感受。你觉得呢?”

        “有道理,但也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对!我是星祭师,已算过你会前来,所以前日就派人去其他城市取地图,这是我的事。而你的事,就是带着地图离开,去找自己该找的人。”

        “星祭师总先人一步。”

        “世界本就需要人引领,这是星祭师的责任!”

        星祭师很伟大,总能预料到下一步,这是其他职业都没有的能力。面对风起的帮助,星则渊只能说谢谢,等茶喝完,画在发黄羊皮上的地图已送来。

        羊皮上纵横交错的全是线,共有三个地图。第一个比例尺很大,详细的坐标记载如何从长股国进入龙泉山涧,第二个地图比例尺较小,记载了重重山障中的弯曲小路。第三个是一张画,上面是神兽之园的具体入口。

        获得这张地图的星则渊似乎看到神兽之园就在前方,他起身鞠躬,十分标准的三十度!

        “谢谢您的帮助,我会记在心中。”

        梵首多级别的人和其余两个等级都不同,婆生罗人考虑如何才能吃饱饭,如何活下去。亓耳绳则提升实力,或者堆积财富,以此让自己扩大权力和威严,而梵首多们只需要站在众人之顶,遵循自己的心愿做事,因为他们天生高贵!

        等级的差距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恐惧,因为他们自己都承认命运。

        “我们长股国是原始大国,你们尽量不要路过城镇和村庄,不然会遭来攻击。严格按照地图上走,这是一条朝  拜的路,很多地方只能步行。”

        “知道了,谢谢。”

        “去吧,找到神兽之园后把路记住,然后把地图毁掉。还有,不要告诉任何一头神兽地图的来源,否则它们会将灾于我。”

        “铭记于心!”

        长股国没有送别的习惯,吃饱的马匹拉着马车,朝西方奔去。

        风起看着他们离开,白净的面孔不由浮现一丝高深的笑,人就是这样,谁帮自己就觉得谁好。

        这次风起帮了星则渊,但下次不同,这次他在遵循占星的结果。当星则渊回来,他将遵循自己的心行动!

        因为担心穷凌的安危,所以时间过的很慢,但不管遇到什么都像匆匆而逝。凡奥拿着指南针,一句话也不说,她在研究地图,有的路不好辨别。

        幼幽坐在星则渊身边,怕他驾车无聊。

        “小星,他们怎么这么轻易就帮我们啊?我们又不认识。”

        “星祭师嘛,有点玄乎,就像小符当初加入红盾,也是因为她预知到了这件事。”

        “哦哦,总感觉有些奇怪。”

        “没关系,只要地图到手,我们的目的就能达到!”

        “嗯嗯!”

        星则渊知道这一路肯定有危险,但现在他的心已被穷凌填满,只有见到穷凌他才安心。他们听了风起的话,一路都按着地图走,直到路变窄。

        星则渊卸掉马车,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将缰绳也摘到。看了眼四面的青山,星则渊拍了拍骏马的侧脸。

        “一直以来辛苦你们了,现在你们自由了,回归自然吧!”

        两匹马闯进高大的山林,消失在一个山坡拐角。

        背起背包,星则渊看着凡奥和幼幽,坚定的点头。

        “走吧!”

        “嗯!”

        凡奥的右肩上缠了一带铜色子  弹,腰间环着一圈分开扣在麻布里的弹  药,小腿侧面是锋利的匕首,除了这些,她还提着一个手提袋,里面装了两套衣服,除此之外还是弹  药。这些尖锐的子  弹,就是她想见穷凌的心。

        如果两仪圣兽真的对穷凌不利,凡奥就算豁出性命,也要救回自己爱的人!这次拯救穷凌,她是主角!就像星则渊跑去新世界,独自一人面临沃德夫多和沙漠大监狱一样。

        想着想着,凡奥紧咬牙关,左脸上的疤让她看起来十分冷艳。

        “凡奥!”

        星则渊叫了一声她,在凡奥抬头时,与走在山路上的星则渊对视。

        “我们加快速度!”

        星则渊知道凡奥的心情,因为他也曾亲身体会。

        “嗯!”

        凡奥在前,幼幽在中,星则渊在后,他们排成一列,在茂密的丛林里直向神兽之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