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四百六十三章 被丢弃


        杨欣木子去世的消息很突然,杨浦火化的却很果断。听别人说他目睹全程,哭到泪干,哭到星神星团之力不受控制的往外迸溅。然后,他准备离开。

        想去找人劝杨浦的小蒲发现杨浦的朋友并不多,是啊,每天他除了修行就是坐在杨欣木子身边,她就是他的全世界,连一个好朋友都没有。孤独,但又满是执念。

        他一直在等,等自己爱的人醒来,可惜等来一场空,和大雪般的孤寂冰冷。

        小蒲有些慌,她第一个想到的人是玉芙蓉,她是静和朋友圈最广的人,有身份而且幽默风趣。当她知道杨欣木子去世的消息,立即和昆吾一起追上杨浦的步伐。

        “我先走一步!”

        杨浦实力强横,还是赫莱米的学  生,昆吾不能坐视不管。

        玉芙蓉和小蒲走在后面,后者担心的说:

        “姐,我担心他会出事,他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要是悲伤过度或者太过劳累,会缩减寿命。这里距离赵国那么远,他要是走过去会累垮的。而且赵国还是世界政府的地盘,要是出事了……”

        小蒲的语气里全是担心,玉芙蓉回答说:

        “小蒲,你要相信他,他继承了赫莱米的意志,不会那么轻易倒下!”

        “嗯!”

        在静和南边的三十米城墙下,昆吾出现在杨浦眼前,城里一百多人都看着他们,他们拦不住,只有靠昆吾了。

        “你亲自来了?”

        杨浦的语气平淡,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大家劝不住你,我当然要来。”

        昆吾没有一直挡在杨浦面前,而是走到他身边。杨浦继续往前走,昆吾跟着,不出言阻止,也不挽留,只是聊天似得问他:

        “有什么打算?”

        “送她回家。”

        “然后呢?”

        “没想好。”

        “我无法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因为我不敢想象离开至亲的痛苦,如果玉芙蓉离开,我肯定会痛不欲生。”

        杨浦没有回答,因为爱人离开的感觉比昆吾想的还要疼,像日月无光,时间漫长,像迷失在沙漠里没有方向。他现在还有那种感觉,痛到窒息,疼到喘不上气。

        “所以我不准备拦你,你去吧,但记得早点回家。”

        “嗯!”

        昆吾送杨浦,一直走一直走,在玉芙蓉和小蒲的眼里,他们走进至白的雪幕。

        半小时后,昆吾掠到城墙上。满腹担心的小蒲和玉芙蓉还等在这,前者见昆吾归来,急忙问:

        “首领,杨浦呢?”

        “去赵国了。”

        “首领,你为什么不劝劝他?让他乘车去也好啊。从这里到赵国要经过楚国,那么大的国家,他要走多久才能到赵国?”

        “小蒲,别激动。”

        玉芙蓉的玉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她知道昆吾做事有他的道理,但小蒲不知道,她只知道杨浦会吃苦,她担心他会死。她很快意识到自己失态,带着歉意鞠躬。

        “抱歉,首领。”

        “没关系!其实不是我不想劝,而是劝不住,杨浦必须通过这趟旅行放宽自己的心,否则走不出这个坎。”

        现在谁挡杨浦,杨浦就会讨厌谁,别人口中的感同身受,都不及他痛楚的十分之一。

        “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但会回来的,他答应我了。”

        他们一起走了很久,杨浦一直沉默,最后才说:我会回去的,放心吧。

        “好了,都回去吧!”

        昆吾说完,在玉芙蓉的目光下先行离开。雪白的城墙上只剩两人,玉芙蓉问:

        “小蒲,你对他很上心。”

        “感觉有点喜欢他。”

        小蒲没有掩饰,她就是这样的人。

        “他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他的世界里只有杨欣木子。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走出来?”

        “别着急,等吧。”

        “姐,你准备等多久?”

        小蒲和玉芙蓉没有血缘关系,但这里的人都这么叫她,显得玉芙蓉年轻,这是她亲口说的。

        “不急。”

        比起杨浦和杨欣木子,她能每天和昆吾在一起已经很好了,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吧。未来要期待,也得满足于当下!

        “走吧,我们回去吧。”

        “嗯!”

        小蒲看了眼远方,希望这个骑士一样的男人能平安无恙的归来。

        冷风冰雪路难行,只身离去无归期。杨浦走的很慢,戴着护目镜和毛线帽,面孔在风雪中被冻僵,但他只是把护目镜上的雪抹掉,脚步不停。

        杨浦知道大致的方向,几乎直线般南下。他走过白天和黑夜,累了就搭起穹庐睡觉,饿了就找食物,他实力强,遇到的野兽都能成为他的干粮和腹中食。

        走完无垠的草原,紧接便是冰雪山川。杨浦举起情痴,轻轻下划,所有的风雪都向两边移动,给他开辟出一条可见土壤的路。

        有诗人说:只要心里有想见的人便不再孤单。那现在的杨浦,是孤单,还是正与人同行?

        路边有嘤嘤的声音,杨浦本来已经走过,又忍不住辙回头看。这道声音很微弱,它的主人带着许些颤抖,杨浦低头,看到一条白色的小狗,小狗身上有伤,纤细的后腿被铁齿捕兽夹咬住。

        杨浦扭头,这里没人,这条小狗是野生的吗?它在雪地里奄奄一息,后腿的血凝固成红色的冰。

        杨浦有点纠结,瘦骨嶙峋的小狗白毛被冻成冰锥,它耷拉着耳朵,爪子蜷在肚子下。终于,杨浦蹲下身,把捕兽夹掰弯,用布条给小狗包扎,然后把这条只有自己两只手掌大的小狗踹进怀里。

        拉上拉链,杨浦很久没说话的嘴唇微张。

        “你也是被人丢弃的吗?我来陪你吧。”

        小狗在暖和的衣服里待了两个小时,然后开始蠕动,恰好杨浦累了,就搭起穹庐,然后找木头生火,开始烤昨天捕猎到的山羊肉。

        小狗坐在穹庐里,看着杨浦生火烤肉,因为动作不便,它一直没动,直到杨浦坐在地上,等待肉熟,它才一瘸一拐的走过去,靠在杨浦身边。

        小狗的重量很轻,但微微一靠还是让杨浦有感觉。它很懂人性,在杨浦伸手摸它时伸出小舌头舔他粗糙的手。

        它知道是杨浦救了自己,它无以为报,只有坐在他身边,陪他看着火焰发呆。

        “饿了吧?看你那么廋。”

        把肉烤熟后,杨浦把肉撕成一条一条喂它,它狼吞虎咽的吃了很多,最后躺在地上,肚子鼓成一个小球。

        这时杨浦才开始自己吃,他最近很少吃饭,一晃十天,瘦了十公斤,挺夸张的,但他吃不下东西,每次吃点就想吐,今天不一样,他把手臂大小的肉吃完了,这么多天第一次有了饱的感觉。

        晚上睡觉的时候,小狗会躺到杨浦宽阔的胸膛上,如果他侧着睡就钻进他怀里。

        上天带走了杨欣木子,就派一条小狗来拯救自己?杨浦觉得好笑,哪有什么老天,一切只是巧合。

        小狗腿上的伤一直没好,一直都由杨浦抱着。他没在意,在路过一个村庄时,一个老人看到小狗,说再不医治会有生命危险,已经发炎恶化了,杨浦把身上唯一一张世界币递给老人家,什么也不说。

        老人是村里的兽医,收了皱巴巴的钱,给小狗上药包扎,领走前叮嘱杨浦每天准时给它换药。杨浦点了头,把小狗抱在怀里,一个人离去,生活还是孤独,每一段路程只有杨浦自己走,但他毫不在乎,因为他时刻都在悲痛。

        有它在,杨浦每天会按时休息,因为要给它换药。因为它要吃东西,杨浦也会烤一些自己吃,就这样,他终于停止了消瘦。

        慢慢的,小狗的腿伤好了,也胖了一点。小狗的腿可以屈伸,再过一段时间,杨浦把它放在地上,看着它一瘸一拐的走。

        在一道漫长的田埂上,它慢慢学会奔跑,虽然步履蹒跚,但像田间的精灵。如果杨浦走的快,就会在远处等他,如果它跑的快,也会如此。

        一人一狗,相依为伴,一步步走向杨浦想去的地方。他像一个信  徒,想去虔诚的朝  拜,终点是杨欣木子的家。

        他会将她送到赵国最大的图书馆,以后所有的史书她都将过问,也终将知道她想了解的历史。然后,她会发现自己的观点是对的,从此安眠,在静谧的时光中离去。

        而杨浦将持剑厮杀,将世界政府背后的古门司拆毁。

        在进入赵国边界时,杨浦左手抱着小狗,右手拿着情痴,他路过关卡,两百人无一能逃过死亡的命运。

        当血成泊,护目镜前染上冒着热气的血,杨浦的心却依旧发凉。

        赵国掀起浪潮,谁都知道国内闯进一名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但没想到会是曾经的世界政府少将。路过小镇,凡是挡在杨浦面前的世界政府士兵,都会被他刺穿心脏。

        “抱歉!不管你家中是否有老少,但你挡着我了。”

        抽出剑,惊愕的士兵横七竖八的倒地,长大许多的小狗龇起牙,对四周的人吠叫,凡有人想攻击杨浦,它都冲上去拼命的撕咬。

        他们都被世界丢弃,都同病相怜。小狗绒毛饮血,身上的毛发逐渐变成红色。

        杨浦没有遮掩自己,也没有在乎它的异样,只是在光天化日下离开。红色的小狗在他身边拱鼻龇牙,时刻保护自己的主人。

        魔鬼是杨浦的消息很快传到国主和世界政府的驻国使臣耳中,前者将责任都推给后者,作为世界政府的一员,他专门负责赵国,当下诸多手下失命,他定要抓住杨浦,可惜,自此杨浦再无讯息。

        杨浦站在屋檐下,再三相求,希望杨欣木子的骨灰盒能留在赵国最大的万书馆。

        馆主一开始没同意,他虽是文人,但也关心天下大事,更听闻过杨浦背叛世界政府的故事,所以冒死不点头。后来,杨浦告诉了他很多事,这些事让馆主呆在椅子上无法动弹。

        此后,万书馆历史类的书架正中心多了一个黑色方柜,里面将长久寄存杨欣木子的骨灰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