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四百六十一章 真正的爱


        女孩跪在地上,眼神慌乱,男孩现在是她的一切,要是他出事,她也不想活了。在她央求的目光下,星则渊的手臂松开。男孩喘了几口气,女孩扑到他身边,忍不住哭泣。

        “我们现在就走。”

        女孩的声音一直在颤抖,男孩已暂时说不出话,但他的眼神始终盯着星则渊,憎恨的想把他杀掉。女孩用自己的娇弱的身躯架起男孩,步履踉跄,准备离开时,星则渊说:

        “等一下。”

        站不稳的女孩和男孩一起摔向地面,却被星则渊一只手接住。

        在黑色的油布里,星则渊的右臂闪出太阳般的明媚之光,幼幽接住天丛云剑。因此,他们得以看清男女的面容。

        男孩一米七左右,身形偏瘦,留着寸头。女孩十分可爱,青丝剪成学生头,只是有些惊恐。他们都算白净,肯定初涉人世,否则不会有这么纯净的眼睛。

        “别瞪了,瞪了也没用。”

        飞柯说完,星则渊开始打量四周,船上的东西没有被破坏。他将甲板上的煤油灯熄灭,刚才这两个家伙就点着灯在看书,一副享受的样子,想沉浸在虚幻的梦境。

        和幼幽走进船舱,里面收拾的很干净,有一个房间由他们住,但不算脏乱。储备室里存满了粮食,够两个人吃上三个月。

        星则渊有些好奇,拉着幼幽走回甲板。

        “你们把这当家了?”

        男孩和女孩没有说话,星则渊坐在他们身边,说:

        “你们的家在哪?我送你们回去。”

        女孩有些难以置信,她看了看男孩,似乎在等他的意见。

        “别假惺惺的。”

        男孩缓过来了,他鼓起勇气护住女孩。

        幼幽忍不住说:

        “那个,你们还是说出来吧,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

        “直接把他们放走不就好了?”

        星则渊对飞柯摇头。

        “你刚才没听到吗?他们是私奔出来的。”

        “听到了,小年轻嘛,私奔很正常。”

        “要是没遇到,或者是擦肩而过,我肯定不会多管闲事,但只要和我有关,我肯定会管。”

        星则渊善良而细心,他从房间的摆置中看出这对孩子的心,他不想让这对孩子后悔。所以,必须告诉他们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坚信一个再好的人也会步入迷途,也坚信人的言语可以拯救一个人。

        因为段琴和小符,星则渊相信命运,所以相信每个人的相遇都不是偶然,有的人匆匆来到你身边,和你对眸一眼就离开,这种人是过客。有的人和你同行一段路,只是为了彼此帮助,还有的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成为你至关重要的人。

        形形**的人里,有的人出现只是为了给你上一课,他的几句话,或许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星则渊问他们:

        “你们叫什么名字?”

        男孩不愿说,女孩则发声。

        “我叫现影,他是保论。”

        “你们家在哪?”

        “就在光启州。”

        “还不算远。”

        星则渊盘坐在甲板上,飞柯觉得和这种小孩谈心是件无聊的事,所以对晓希说:

        “我们去做些吃的。”

        “好。”

        甲板上只留下星则渊和幼幽,他们坐在一起,星则渊说:

        “保论,你不准备开口吗?”

        保论把头扭向一边,星则渊则说:

        “你肯定发誓过要保护现影,怎么现在连话都不敢说?”

        “哼!只是不想说。”

        星则渊的激将法很管用,这个年龄的孩子,他很清楚。

        “如果你态度好点,我们能聊聊天,然后吃顿饭,但要是你继续这么下去,我就赶你们走。”

        “走就走!”

        “你以为自己这样就很豪气?现在走的话,现影就会饿肚子。这里离亚瑟城很近,但你们身上也没钱。”

        星则渊的观察能力超出他们的想象,他们的钱包放在房间的床上,那个房间,是以前沫住的。

        起身的保论听到星则渊的话又坐下,有些不甘心。

        “和我想的一样,你不想让现影吃苦。”

        “因为我爱她。”

        保论说话时,手掌牵着现影的手,她有点害羞,十分不好意思。幼幽蹲在星则渊身边,也牵着他的手,保论看到,问:

        “你也很爱她,对不对?”

        “对!”

        “那要是别人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呢?”

        “想方设法让他们同意。”

        星则渊没有思考,答案脱口而出,保论却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你嘴上说的好听,其实现实很残酷。”

        “哪残酷?其实你也不知道对不对?反正别人都这么说,你也这么说,好像这样才是对的。以此表达自己对世界的愤恨,说到底,就是自己无能!”

        保论悻悻的说:

        “等我到你这个年龄,肯定比你强。”

        “我十八岁的时候已经和她出生入死,战胜了很多远强于自己的对手。你可以吗?”

        星则渊胸膛里的一颗星神一颗大星团和两颗小星团一起闪耀,令什么都没有的保论不禁发抖。他不得不承认星则渊真的很强,这样的强者他很少见到,他是第一个!

        “你们为什么要私奔?”

        又回到这个问题,保论这次愿意回答,因为星则渊很强。

        “我很喜欢现影,他也喜欢我,但是我们两家相差很大。我家只是普通的工人家庭,爸妈在码头上班,她的父母则在世界政府工作,她的父母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所以你就带着她私奔?这个主意是你提出来的吧?”

        “嗯!”

        “你以为这是爱?”

        “当然,我要和现影永远在一起!我会对现影很好,会照顾好她,但是他们不同意,我只有带着她离开。”

        “然后住到这艘船上?”

        “我们才离家一个星期,再过段时间我会去找工作,然后买房子。”

        “找什么工作?你有什么特长?你以为买房子很简单?”

        幻想被打破,星则渊的话让保论有些语塞,他低着头,像在暗暗起誓。

        “我肯定可以照顾好现影。”

        “这一点我相信。”

        保论有些没想到,在现影信赖的目光中,他说: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很幼稚,像过家家?”

        “我觉得私奔很幼稚,但爱情很纯真。”

        和星则渊说话时,保论时不时低下头,要么就是转移目光。在星则渊面前,他有点自卑,因为星则渊提出的很多事他都没能做到,似乎他答应现影的话都是谎言。现影会不相信自己吗?会因为星则渊的话离开自己吗?不会的,现影不会那样的,他相信她。

        “保论,我有一些真心话想讲给你听。”

        “说吧。”

        这次保论能听进去。

        “如果我真的爱一个女孩,我不会让她过早涉及这个世界,不会让她过早承担她不该承担的责任。你和现影出来,也许你拼命劳动会买上房子,但现影也会很累,她既然愿意离开家庭和你私奔说明她爱你,你觉得这样的她,会舍得让你一个人劳动?你说现实残酷,在你劳动的同时,她肯定也要做很多事,她才十八岁,你觉得她去做什么好?”

        星则渊牵着幼幽的手抬了起来,他说:

        “我爱她,我要和她在一起,这本身没错。但你要知道,你现在没有能力去照顾你爱的女孩。如果你是天生的武学奇才,你有强大的实力,你可以身无分文就带她走,然后仗剑浪迹天涯,将世间所有的美景都看个遍,不用担心山贼,不用担心海盗。但你不是!你也不是富可敌国的商人,但你们离开了家,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等你们的存款花光,就要面临饿肚子的难题。”

        幼幽也乖乖的听,她觉得小星认真的样子很帅很帅。

        “从厨房的贮备室里我看出了你的用心,但你有没有想过,被我们赶走后你们该去哪?嗯?有地方住吗?有饭吃吗?工作能在一天找到吗?”

        保论被问的哑口无言,他以前一直在幻想,甚至很多时候都在自己骗自己。他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告诉自己能做到,但是没错,事实就是他连眼前的事都做不好。

        “我该怎么做?”

        星则渊问:

        “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

        “有道理,我现在该怎么做?”

        “我的想法你可能会不同意。”

        “我想听。”

        “如果我是你,我会带她回家,她现在还小,十八岁,最美丽的时候,你不能因为说爱她就剥夺她的美好生活。这个时候她应该在家练琴或写作,然后在蜡烛和灯光下吃饭,而不是在暗无天日的油布下就着微弱的灯光窥视书中记载的美好生活。”

        “现在回去?”

        “对,回去承认错误!”

        “我怕……”

        保论隐约觉得自己做错了,星则渊说的对,但他害怕现影的父母再也不让自己和现影见面。

        “最难的就是这一步,人往往能轻易做出决定,但难以承担后果。我不是星祭师,不知道他的父母会怎么看你,但起码你要等到有资格的时候才说爱她。我个人觉得,等自己有了一定的物质保障,才能说爱她!”

        星则渊拍了下腿,起身后说:

        “我说完了。”

        幼幽呆呆的把剑给他,然后笑吟吟的鼓掌。

        “说的好棒哟。”

        星则渊微笑,他在幼幽心里就是偶像,但他自己都没有做到一些事。

        “我们去检查一下船,看有没有损坏的地方。”

        “好好!幼幽闻到香味了。”

        他们走了,甲板上只留下保论和现影。

        沉默了许久,保论看着现影,温柔的问她:

        “现影,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没有!我相信你做的决定没错。如果我们回去,不管怎样我都会爱你,如果不回去,我们就一起努力。”

        现影捧着保论的脸,她很喜欢保论,因为他真实,善良。她喜欢他,喜欢上他身上干净的味道,也喜欢他的疯狂。在黑暗中,保论看着现影的眼睛,慢慢有了答案。

        每个人都在成长,都该学会不同形式的真正去爱,然后为此奋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