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凄美


        米东岛西海岸,不断背诵“往  生咒”的焚净慢慢穿过世界政府的营地。这里遍地都是穹庐,距离战场最近的一排穹庐成了战场上的急救医院。巫医师在其中忙碌,护士和巫医师的助手们不断从战场上抬回战师,但这种救人速度还是不够。

        世界政府的死亡人数超出三十万,但是这支巫医师队伍的人数不到三千。救人是巫医师的天职,他们面色紧张,有的累到瘫痪。

        布拉炅被两个男人抬在担架上,与焚净擦肩而过。他还有点意识,看到焚净不禁惊讶,希望他是来帮世界政府的,而不是像黑水战役一样给敌人退路。

        黑水一战中,布拉炅晕死过去,醒来后听说了关于“任天”的事。威名在外的“任天”没有消除红盾对世界的威胁,反而让他们归来,星则渊和幼幽活着还能接受,他们可是梦氏和妍轩氏的后代。但凡奥也活着,这个没有名气的人是运气太好?还是“任天”本身的问题?

        当前,布拉炅的伤势不容他多想,他的身体只要轻微动弹便会剧痛,但还活着,已经超出他的预料。

        星则渊本来想杀他,邦妮在一边泪目求饶,让他捡回一条命,仅是丢了条胳膊。真是的,邦妮那家伙真给世界政府丢人,就算布拉炅战死也不想求饶。不过……她既然为自己哭了,真是让人意外,看来下次不能和她再吵架了,这个女人还蛮好的。

        “真是麻烦!”

        布拉炅眼前是白色的光,他听到了手术钳的声音,而后,是巫医师们说的话。他们说话的声音像温暖的梦,让布拉炅陷入沉睡。

        “布拉炅中将的右臂……没了?”

        “嗯!”

        “谁干的?”

        一边的助手给巫医师递手术刀,说:

        “刚才抬他的时候我问过,邦妮中将说是被星则渊砍掉的。”

        “真是个狠人,要是再晚点,中将的命就没了!”

        巫医师呼出一口气,这就是战争啊!

        比起死在战场上的人,活下来的人太过走运。

        失去生命的战师们没了荣光,躺在冰冷的地上倾听大地的真谛。他们形态各异,鲜血却染红同一片土地,站在血泊前,焚净不忍跨过,只有绕道而行。战士们以生命捍卫自己的信仰,皆值得歌颂,可惜,牺牲的人太多了。可惜,战斗还在继续!

        盖德军的攻势始终保持猛烈,昆吾的斩击变的更强,望舒很快看出端倪,而后说:

        “盖德军里还真是卧虎藏龙!”

        “为了对抗你们,我们想尽了办法!”

        昆吾身侧的千米外,五米光罩犹如奇异珠宝散发出明亮的光,其中插有一带环铁杖,铁杖简陋,上有一圆,其中扣有十三个小铁环,铁环碰撞铁圆圈,发出清脆的声音。

        此音微弱,却传人心,在几万米内皆有成效。听闻此音之人实力大涨,战斗英勇,速度迅捷,身上的疼痛都被抛到脑外。星则渊很久没这种感觉了,以前段琴还在的时候,他们可以发挥出远超本身修为的实力。

        一见到仙乐师就想到犹如飞仙的段琴,就像一见到星祭师就想起拥有两个可爱酒窝的小符。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还有甘索大哥、穷凌、辟宁、罗天!

        望舒眉心皱起,不由骂道:

        “该死!”

        这场战斗无比宏大,谁也没想到会有仙乐师加入,因为他们在战场上不堪一击。但是盖德军第三军军队长响狮子——嗜酒仙人根本不像一个柔弱的仙乐师,他在世界政府的军队中翻滚自己强壮的身体,白狮勇猛而有力。

        “看你的表情似乎没想到,‘响狮子’这个称号可是你们给他取的。”

        确实,“响狮子”来自嗜酒仙人的一次战斗,他化身白狮,以一人之力打倒千人组成的世界政府军军队。因为他化作的狮子每走一步便会发出铁环碰撞的响声,故得名,但谁知道他是一名仙乐师?而且影响范围还如此之广!

        “这一步算我们失策,但是他一边战斗一边用音乐鼓舞人,肯定维持不了多久!”

        “不!你错了。”

        昆吾和望舒拉开距离,他摸了摸自己左手背的盾甲,这面盾甲很坚硬,刚才没被砍碎,超出他的预料。

        “你脑海里的仙乐师还纠于形势,只停留于表面。难道只有待在原地弹琴才算真正的音乐?实则不然,嗜酒仙人是沃野国人,虽然他曾犯过错,但心静如水,他是在用心弹奏音乐,而不是手。”

        “这么玄乎,想以此吓唬我吗?”

        “不!只是告诉你,我们的实力不弱!”

        “人数很关键!”

        望舒不多言,如果他们比盖德军多出十五倍的军队还斗不过这些乌合之众,世界政府岂不成了笑话?

        “短短一瞬间,你们的人数又少了好几万,我这边却依旧是这么多人!”

        望舒手中的石中剑开始狂躁,它感觉自己独尊的地位被挑战,它才是剑中之王,没想到夜雨末和它相当。

        “再战!”

        嗜酒仙人的音乐带给大家增幅,鲁祖西尔多·莽尅变成光头,盖德军阵营顿时人数大增。这些分身替战士们挡攻击,前仆后继的进攻。莽尅猛地咳了两声,面色扭曲,他蹲坐在地上,看着手中咳出的血。

        “病情越来越严重了。”

        “看来,你不行了。”

        鲁兰青突然出现在莽尅身边,正准备动手,被一道火光踢开。

        “以青春的姿势来战!”

        嫣汐被火焰覆盖全身,这便是他青春的火焰,在他转身帅气的对莽尅伸出手时,无浪赶来。

        莽尅一边咳嗽一边说:

        “去吧,小心点!”

        “嗯,你也是。”

        和无浪的战斗漫长而艰难,嫣汐从一开始就和他打,一直到现在。

        “你很强,不愧是中将,但我也不弱!”

        “能以一颗星神两大两小的实力和我打一个小时,你确实不弱!我想知道你身上的火焰从何而来?你的星神和咒文并没有给你这样的能力。”

        无浪是长股国人,他们像野兽一样粗糙,有时又很耿直。他们认可一个人的方法很简单,只要对方凭借自身的能力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即可,因此,无浪佩服嫣汐,讨厌星则渊!

        要是嫣汐加入盖德军的时间早一点,肯定可以成为第六军军队长,而不是现在的第八。不过他并不在乎!

        “这是我燃烧生命换来的火焰!”

        “很疯狂!”

        “青春嘛,就得疯狂的做一件事,这样才不迷茫!”

        无浪点了点头,对嫣汐生出一种欣赏感。

        “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

        “不,盖德军里都是这样的年轻人!”

        “你说的我都好奇了,差点动摇了立场。”

        无浪喊出武蚱汶,继续战斗!

        在八位军队长艰难战斗时,海上的钢兵陷入窘迫,他们和帝族人的配合不够紧密,战舰数量很快远低他们。

        “天吴,泛起海浪,把他们聚集到一块!”

        海中的天吴咬了咬牙,他适合海上的战斗,此时面孔涨红,将百艘战舰聚到一起,它们将承受盖德军密集的炮火。但即便如此,世界政府的舰队数量还是在盖德军和帝族之上。

        盖德军后方的葵英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在大海咆哮时慢慢起身,身边的伤员拉住她的手腕,急切的说:

        “军队长,库里派尔说不能让你……”

        手指并在唇间,暗红色的美甲和她酒红色长发很般配,葵英虚弱,又显得娇媚,褪去平时的冷艳。

        “嘘~没关系的,我马上回来!”

        葵英走向南部海边,远离之前的东部,那里有很多盖德军伤员,而且方位不对,不能从那里进攻。葵英有些病态,走起路来有些吃力,但是一米九三的身高窈窕而养眼。

        “可能会承受不住,但还是得试一试,咒文——寝澄!”

        沉淀十五年的寝澄可以发动五次超强的进攻,葵英已使用四次,现在皮肤龟裂,只要一动弹便会剧痛。但她还是举起右臂,对准世界政府的战舰。

        海上的舰队似乎发现这个怪物,和岛上的世界政府军战士一起进攻,凡奥背着子  弹用完的深红二号,手持匕首,和幼幽一起挡在葵英身后。

        “幼幽,坚持住!”

        “好的!”

        幼幽将眼前的少校砸进地里,旋即催动白眼,凡奥和她的身形在人群中跑过,于四秒内打倒二十多个人。

        星则渊和牙森前来,前者持剑,挡在幼幽面前。

        “小星,你好了?”

        “傻瓜,不管我有没有事,都不能让你受伤。”

        星则渊的战囚帮他恢复一些体力,他的战斗力随之迅速飙升,凡倒下一次,只要没死,星则渊就能再站起来,而且力量更强。这就是战囚式的霸道!

        四人抵挡百人队伍,库里派尔快速跑到海上,帮葵英拦住炮弹。他阻止不了老师,因为葵英不会听他的话,所以,他只有帮她!

        被炮弹炸进海里,库里派尔落水的一瞬间,葵英右手食指上的光球凝缩完毕。

        “感受一下剧烈的疼痛吧!猩红蝎蛰——”

        葵英吼出声,酒红色的长发在后座力下随风飘动,带着水珠和草屑往后倾斜。嘴角流出一丝血,葵英继续挺直手臂,她感觉不到自己右臂的存在,强大的能量让她身体崩溃。

        身上的红色咒文逐渐黯淡,葵英手中的猩红蝎蛰持续一分钟,世界政府的战舰被消灭了一大半,有中将试图拦截,却被猩红色的光搅成粉碎。

        猩红蝎蛰逐渐变细变短,最后彻底消失,海面的巨大沟壑平复,破风声和大风也消失。葵英倒在地上,酒红色的长发乱成一团,散在草上。她目光无神,气息萎靡。胸膛中的星神——“天蝎之子”和“光”慢慢熄灭,像风中最后的秉烛。

        “老师!”

        库里派尔连滚带爬的从海里跑到葵英身边,他抱起葵英,眼泪忍不住下落。

        “老师!老师!你不会有事的。”

        “男子汉可不能哭。”

        葵英声音虚弱,龟裂的面容失去冷艳,只剩下凄美的惨白。

        库里派尔憋着泪笑,他嘴角上扬,说:

        “没有哭,只是海水。”

        葵英想笑,却笑不出来,她慢慢闭上眼,不想说话。

        “老师,我抱着你,你睡一会,睡一会就好了!”

        库里派尔怀里的葵英逐渐失去温度,他扭过头,忘记呼吸的哽咽大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