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世界第一剑士


        新世界

        圣塔拉姆地

        红河城

        城市的东部山腰上坐落着一栋三楼别墅,太阳透过稀疏的针叶林照进别墅的二楼娱乐室。油纸袋里装着奶油泡芙,旁边栗色长发的男人不停的往里伸手,吃个不停。而后渣屑落满一身,显得十分邋遢。

        “副团长,你再吃就要长胖了。”

        皇尚嚼着桢楠木,坐在魁克身边,有些无奈的看着他暴饮暴食。

        “我也没办法,太无聊了,除了吃东西真没事干。”

        娇小可爱的允诺拿过油纸袋,向着皇尚说话。

        “长胖可不好哦,副团长要听巫医师的话。”

        “好吧好吧,真拿你们没办法。”

        允诺靠着皇尚坐,一阵高兴。

        “这家伙……”

        刘一鸣恨得牙痒痒,这么多年,他还是搞不懂,为什么允诺这么可爱的女孩,会喜欢每天叼着小木棍的皇尚。

        “别想了,她是不会喜欢你的。”

        塞尔维奇拿着罗盘,令其在手中打转。

        “就凭你这句话,我要和你赌一把。”

        红莲端正在静海身边,看着他们瞎闹。

        “一鸣,我赌你会输,因为你从来没赢过。”

        “呀……忍不了!我虽然还没赢过,但当我输得够多,就能赢来巨大的赌注。”

        刘一鸣握拳,中指弯曲,顶出一个尖,在红莲粗糙的脑袋上摩擦。

        “啊——”

        一个长长的哈切把薛宝宝哼的歌打断,美眸中的曦和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呆了半天,无奈的说:

        “好无聊。”

        “现在这个时间,世界政府和盖德军的战争应该开始了!”

        魁克刚说完,骑人·红莲拍了下大腿。

        “我去拿摄影猫头鹰,前几天专门要的,差点忘了!”

        “曦和,真的要两年后再动手吗?”

        “嗯!”

        曦和微微低身,十指交叉,他睡眼惺忪,发型有点乱。

        “一个人能有多大的成就,在于他能布多大的局。我们的局已经够大了,接下来就是安心等待!”

        拿起一个沙漏,曦和没有静看它的流动,而是将其在手中抛着玩,与其看着细沙流下,不如将其掌控在手中。曦和要聚集四卷星阵魔法图,现在已拥有其中的两卷,只要将怪僧焚净的“长生天输图”拿到手便接近成功。

        红莲把摄影猫头鹰搬来,而后一起观看即将开始的战斗。

        “星则渊也参加这场战斗了?”

        魁克有些意外,曦和倒没有,他比较了解星则渊。

        “他能从新世界逃脱是因为有盖德军帮忙,参加这场战斗估计是为了奉还人情,孤龙的死多多少少和他有关。”

        “有道理。”

        投影中,可以流十分钟的大沙漏仅剩最后一点流沙。

        “团长,你觉得这场战斗谁会赢?”

        红莲渴望战斗,对战斗情有独钟。

        “这场战斗胜负难分,看似盖德军略输一筹,但他们敢主动宣战,肯定有他们的理由。这么多年的努力,不可能被冲动毁于一旦!”

        “越是胜负难分,怪僧越有出现的可能!”

        “嗯!所以现在不是挑战他的好时机。”

        曦和的目光集中在星则渊身上,本来这两年他们想找到“合灵万物图”,那样一来,等红盾挑战世界政府,他们就可以下手怪僧的“长生天输图”。

        但现在计划有变,“合灵万物图”已经找不到了,因为他们从世界政府那边听到消息,它已经和星则渊融为一体。但不管是怎样的融合,曦和都不会放过,他有办法!

        突然,红莲嘴角上扬,目光潮热。

        “战斗开始了!”

        遥远的东域界东北角,米东岛上的两人同时前冲。他们速度很快,犹如雷电大风,将地面的荒草折倒。披风和地面平行,卷起的正装袖口在风中贴紧皮肤。

        两把剑同时在阳光下显现,光是挥动,便引起令天地作颤的嗡鸣剑气。手臂抬起,石中剑和夜雨末对碰,于那一瞬,十八带铭文一一催动,两把剑叱吼出九带铭文器的威能,顷刻间,剑气向小岛外部翻滚。

        蓝金色的石中剑高贵如王权,释放出君王般的肃冷冰寒。夜雨末漆黑的剑身破出青色的光,当黑色和青色搅在一起,仿佛夜间令人不得安眠的倾盆大雨。

        剑气纠缠在一起,整个小岛开始震动,而后从望舒和昆吾的脚边开始碎裂。剑气被压下,注进脚下的岛屿,像撕面包一样将厚实的土地轻松撕开。

        各自的剑气皆掩盖半个岛屿,令阵营里的战师们精神饱满,有这样的领导人在,他们肯定可以赢。

        “先退后!”

        玉芙蓉挥手,让战士们不要冲动,还没到他们出手的时候。她的目光满是倾慕,始终停在昆吾的背影上。这就是真正的昆吾,世界上最强的剑士!

        “你的实力,就如此吗?”

        望舒于蓝金色剑气后的面孔不苟言笑,昆吾却忍俊不禁。

        “我好歹是世界最强的剑士!”

        “如果你过度重视那无用的名号,恐怕会输的很惨!”

        “我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望舒第一星神色星神“刚正不阿”催动!第三星神藏星神“破武”催动!在望舒的灵魂于身体中猛地颤动时,他运用石中剑,将强盛的可毁灭一座城的剑气掀上天空。云朵破损,他们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激烈的战斗令双方吃惊,他们很少见到自己的首领出手,当剑气掀起漫天的灰尘,星则渊不由惊愕,只是一招便将小岛一分为二,这便是罗神级别的强者吗?看来,红盾要想报仇,还得付出很多很多的努力才行。

        在两位首领开始战斗时,世界政府的舰队对岛上的盖德军轰出炮弹,但在空中被剑气引爆。

        “先放弃陆上战场,朝盖德军战舰进攻!”

        在世界政府的舰队等待上级命令的途中,盖德军已消灭数多战舰。

        盖德军第九军军队长炮手——钢兵和这些***打了很久交道,他训练出的军队和他一样手持冰冷枪  炮,等待它们逐渐燥热。十位小队长形态各异的站在战舰的栏杆上,目光谨慎,他们准备跳到世界政府的战舰上,感受一下手撕战舰的快感!

        “开  炮!”

        “开  炮!”

        钢兵大吼:

        “兄弟们,今天不用节省炮弹,给我对准了,使劲轰!”

        “是!”

        当脚下的战舰被轰碎,他们迅速转移战场,同时,陆上的战斗开始了。

        不到十万的战士们朝百万大军冲去。莽尅和玉芙蓉冲在首位,后者说:

        “看你的了!”

        咳了两声,莽尅催动第二星神链星神“万猴幻象”。

        “明白!”

        “分身!”

        星神催动的瞬间,盖德军的人数倍增。世界政府军的战士们顿时惊愕,这就是盖德军第一军军队长鲁祖西尔多·莽尅吗?看起来……很强!

        “看来,你不怕秃!”

        藿米多身边的战士不断冲出,背后的空间也泛起涟漪。当他和莽尅对视时,后者不屑的说:

        “我可不是在用头发变戏法!”

        藿米多催动空间源点,五千台大炮对准盖德军。

        “末日!”

        手掌一握,无数炮弹轰炸而出。

        “这么多?”

        盖德军的战士有些畏惧,这些炮弹要是全部落下,足以让他们全军覆没。见到自己的军队长停下脚步,第四军的战士们大吼道:

        “兄弟们,冲!军队长大人会帮我们挡住这些炮弹,即便炮牛是上将,这种招式对我们也没用!”

        在星则渊准备催动虚空兽时,一道星阵出现。漂浮于身后的禅杖化为一道流光,凝聚在星阵阵心,而后在星阵上,一尊四百米高的金佛出现。

        “千手佛——”

        须弥陀发出冷冷的喝声,于其中,无数炮弹在伸出的佛手中爆炸,飘出漫长的硝烟。硝烟将四百米的金佛掩盖,但是很快,金佛之光破出滚滚黑烟,犹如破晓的黎明之光。

        手掌扶开眼前的烟,须弥陀站在佛头之巅,低头俯视渺小的人。数千只手掌接住天空中的炮弹,虽然没有完全接住,但是落下地面的炮弹对盖德军的伤害已不算致命。

        千手助推,两千多颗炮弹扔向世界政府军阵营,在一道尖锐的吼声中,无数炮弹爆炸,竟没伤到人!

        须弥陀的声音通过金佛传遍战场。

        “今日之战,盖德军必胜!”

        盖德军的军队顿时气势大涨,四处都是战斗的高昂吼叫,一柄剑突然插在杨浦面前。

        剑长三尺,宽两寸,护手方正,剑上纹路凹凸有致,铭男子为女自刎,刻女子为男纵跳海崖。

        连续三拳将眼前的中校击败,杨浦拿起剑,将其绑在自己腰间。他扭过头,目光透过密集的战场,看向远处的藿米多。

        按道理说,藿米多不该在这时把“情痴”还给杨浦,那样等于害了同伴,但他还是还了!

        杨浦没有过多注视,他知道藿米多的苦心。至于他自己,现在只有战斗!抽出剑,杨浦慢步向前,剑指地面时,他走进最密集的人群。四周的世界政府军战师举起手中的武器,朝他狠狠砍来。

        第一星神色星神“锁定”催动,第二星神链星神……“战皇”催动!

        当战皇的波动散开,许多人都朝他射去惊愕的目光。望舒和两位上将皆震惊,这个波动是?

        “没错,就是战皇!赫莱米的星神!”

        望舒看了眼杨浦,后者胸膛里的战皇缠绕着九链纹轴。这应该是罗米洛克斯在鲛人世界学得的阵术,可以让自己选中的人在达到一定条件后继承星神,但望舒没想到杨浦竟然可以把它开发到第九链,这可不是易事!

        “你似乎很骄傲?”

        陆上的战斗异常激烈,望舒举起手中的剑,在天地异象时径直刺出。夜雨末射出黑夜雨幕般的剑气,将石中剑挡住,比起刀剑,昆吾还从未输过。

        “因为你们通缉的赫莱米比任何人都要正义,包括你!你以为自己是对的,所以觉得赫莱米做的有错,你这种傀儡,早晚会害了别人!而杨浦会代替赫莱米继续活下去,你不要他们,我要!”

        “你懂什么?”

        猛地睁开的眼睛迸溅出蓝金色的光,难以言喻的气浪在空气中卷动,望舒也有自己的苦衷!

        “你之前说到了古门司,既然你已探究到了这一步,我就坦然的告诉你,你辛辛苦苦建立起的队伍,会被你亲手覆没!”

        望舒似乎在阐述一个事实,让昆吾不好反驳。

        举起夜雨末,令其刀背紧靠左臂,昆吾侧身时,刀尖紧挨左肩肩头。

        “夜幕!”

        剑气划过苍穹,一晃天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