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小舍


        四艘大船离开后,星则渊带着幼幽去大和国,凡奥则继续留在盖德军,这里有很多武器专家,她想向他们学习,继续改装深红二号,同时提升实力,她的实力还有待提高!

        星则渊摇着小船,幼幽给他分享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那些人可烦人了,女羽姐姐也死了。”

        提到女羽,幼幽就伤心,她暂时不想说话,坐在星则渊旁边,揪住他小腿处的裤子。

        星则渊难以想象幼幽会如何面对身边离开的人,但她确实经历过。逝去的人不可能回归,星则渊为了让幼幽高兴,说:

        “等到了这个国家,我会给你介绍一些新面孔!”

        “谁啊?”

        “一些前辈和一个女孩。”

        “嗯嗯!”

        “希望你们能成为好朋友。”

        “和那个女孩吗?”

        “对。”

        “她是你的朋友吗?”

        “嗯嗯,叫樱盛!”

        “那我肯定会和她成为好朋友的。”

        幼幽抬起头,对星则渊笑,笑的很开心。星则渊把手掌盖在她脸上,但掩盖不住其下太阳般的温暖。

        “傻……瓜!”

        “哼~幼幽才不傻呢,我可机灵了!”

        他们很快到岸,岸边的驻军全体整齐划一的行礼,星则渊**的对士兵们回礼,然后拉着幼幽散步般离开。有幼幽的陪伴,星则渊第一次感觉这个国家这么美。踏过木桥,走上沙滩,这一次他们多了一些闲情逸致,少了许多忧愁和焦急。

        “亲王大人,已为您准备好车辆。”

        “谢谢。”

        “亲王大人太客气了,这边请。”

        岸边的农民一见到星则渊便聚集过来,热情的给他打招呼。

        幼幽躲在星则渊身后,一对瑰宝之眸看着农民和士兵,好多人啊,好害羞,他们怎么都认识小星啊?

        “亲王大人,欢迎回来!”

        “谢谢,劳作辛苦了!”

        “本份所在,本份所在。”

        星则渊抬臂和他们握手,农民憨厚,觉得手脏不好意思,但星则渊并不介意。他的手曾经也很光滑,但那样的手并不能保护自己想守护的人或物。

        “格外,我要去户都,先告辞了,再见!”

        “亲王再见!”

        几个农民堆在一起,看着星则渊和幼幽上车,后者上车前对他们笑,傻乎乎的对他们挥手。和星则渊握手的农民说:

        “感觉亲王大人和以前有些不同!”

        “没什么不同啊,一直都很亲民,没什么架子。”

        士兵满是敬畏的看着星则渊离去的方向,说:

        “确实有些不同,因为亲王大人把她喜欢的人带回来了。”

        农民们恍然大悟,而后斗志满满的说:

        “真为亲王大人高兴,接下来,我们该继续劳作了!”

        他们开始收获冬天的白菜,干起活来毫不嫌累,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要做的事,士兵战斗,农民耕作,彼此不可分割!

        马车的速度保持在中等,星则渊和幼幽坐在车厢里,看外面的风景。现在已经一月了,还有些冷,所以星则渊搂着幼幽。

        “兔兔。”

        每当她要撒娇就会这么叫星则渊,后者温柔的说:

        “怎么了,猪猪?”

        “我们不要再分开了,好吗?”

        水灵的眸子像会说话,星则渊满是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

        “好啊,再也不分开了!”

        “爱你。”

        抱紧她后,星则渊从内心深处感觉到幸福。这种无形的东西大概就是一种感觉,感觉人生无憾,有你同行即可。

        下午,星则渊和幼幽赶回户都,星则渊并不客气,直接走进飞鸟至信坐在的宫殿。

        星则渊想让日理万机的飞鸟至信早日安心,想让他知道,他已经平安归来。他们坐在宫殿聊天,消息很快传到樱盛耳中,听到消息的樱盛立即放下手中的古筝,二十一根弦被她扔下的义甲拨动大片。

        樱盛拖起裙子,踏着青色的大石砖一路快跑,星则渊是樱盛不顾形象也要快些见到的人。

        星则渊离开两个月了,这两个月里,樱盛一直很担心他,也好奇幼幽长什么样,现在终于可以看到了。樱盛想看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能钩住星则渊的魂,让他日夜相思,彻夜难眠。

        身形如樱花落雨,樱盛跑的很快,跑过一个走廊,转弯后就要到了。可能是心情太过激动,她跑进宫殿的时候叫出了星则渊的名字。星则渊起身时,幼幽也转过身。

        她像一张白色的纸,以呆萌的形象呈现在樱盛面前。

        樱盛穿着印花白裙和一件棉夹衣,长裙及地,显得她高贵而温柔。短发保持在两个月前的长度,白皙的皮肤和幼幽有的一拼,她好奇的打量一番幼幽,目光从她身上扫过。

        幼幽梳着马尾辫,留着龙须刘海,小嘴巴十分可爱。她穿着贴身的运动服,很简单的衣服,却勾绘出她的苗条曲线。但是看起来没什么特别,除了她的胸,樱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好自卑呀,为什么幼幽发育的那么好?

        星则渊没有在意樱盛的眼神,而是给她介绍。

        “樱盛,这是幼幽。”

        而后,星则渊对幼幽说:

        “我之前给你说过的哦,她就是樱盛了。”

        虽然有点小小的尴尬,但星则渊还是能把持住。

        樱盛呆了一下,没想到星则渊还给幼幽说过自己。樱盛抬头看她,和后者的眸子对在一起。黑宝石般的眸子在眼眶中占据黄金比例,十分漂亮,像造物主鬼斧神工的瑰宝,清澈的让人挑不出瑕疵。

        幼幽上前,抬起手臂,等樱盛递出手。

        “你是小星的好朋友,就是我的好朋友。”

        樱盛看了眼星则渊,后者笑着点了点头。

        伸出手,樱盛绽放樱花般的笑容。幼幽想豪气一点,拉着她就走,似乎要和她坐定好朋友,但被呆萌折服。去哪啊?这里她又不熟。啊啊啊,好烦呀,自己在想什么?这下要给小星丢人了。

        “去哪啊?”

        樱盛一问,幼幽只有呆呆的笑,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就是想走走。”

        樱盛说:

        “我带你去外面转转吧,让他们在这儿说话好了,男人的话有时候比女人还多。”

        幼幽对星则渊笑了笑,跟着樱盛走。

        “什么嘛?”

        星则渊无奈一笑,幼幽那个小家伙,一紧张就会像刚才那样,这是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小毛病。

        “让她们去吧,女孩子总有女孩子要说的话。”

        “确实!君主,这段时间大和国恢复的怎么样?”

        “基本是没问题了,有库克船长运来的粮食,我们可以撑过这个冬天,只要这个冬天过去,今后就好办了。”

        “那就好!”

        ……

        走廊里,樱盛和幼幽牵着手走,前者一直偷瞄幼幽,后者看着四处的风景,呆萌的说:

        “这里人好少啊。”

        “这个国家的人也不多!”

        樱盛比幼幽说话要强势一些,但幼幽并不介意。

        “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照顾小星。”

        “啊?”

        幼幽突然说的话让樱盛有些吃惊,她看起来呆呆的,既然会说这种话?樱盛一直以为幼幽就是那种花瓶,但很快,她的想法被颠覆。

        “小星应该在这待了好几个月吧?”

        “四个月。”

        “挺长的。”

        幼幽松开樱盛的手,好奇的去碰松树上的冰,松叶外结出的冰像冰雕一样细致。

        樱盛发现幼幽不管从那个方向看都很耐看,即便此时的素颜也很漂亮。星则渊就是因为这个喜欢她?还有幼幽从内而外散发的温柔,是她装都装不出来的。

        “幼幽,我想问你一个小小的问题。”

        “什么啊,问吧?”

        樱盛指了指幼幽的胸,狡黠的笑,好奇的问:

        “你有什么秘诀吗?”

        幼幽害羞的咬住唇,快速的摇了摇头,说:

        “没有啊,没什么秘诀,放心吧,你还会长的。”

        幼幽猛地转头,不小心碰到走廊里的柱子,樱盛担心的问她有没有事。幼幽笑了笑,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裂开一条缝的柱子。

        “这么厉害?”

        “嘿嘿,幼幽力气大。”

        “嗯……没受伤就好,不然星则渊要说我了。”

        “为什么?”

        “因为他喜欢你啊?你真幸运,能被一个这么好的人喜欢。”

        幼幽还没听出问题,樱盛却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她牵住幼幽,顺着路到处闲逛。

        亲王回家的消息很快遍布整个大和国,当天晚上,飞鸟王室举行大宴。大臣全体参加,以表重视,因此,这场宴会格外隆重。

        虽然晚宴很朴素,但他们在一起就很开心,星则渊和幼幽坐在一起,享受战后的片刻宁静,这种宁静不会维持多久,但只要有喘息的机会,星则渊就能在下次的战斗中再站起来。

        在朦胧的灯光里,星则渊和幼幽送樱盛回房间,然后回他们的小舍,他们会一起住在这里。樱盛看着他们的背影,星则渊牵着幼幽的指尖,后者在石板路上跳着走。

        “真是合适的一对,真让人羡慕!”

        “公主,该休息了!”

        “知道了知道了!谢谢你,老黄牛。”

        书习站于树下,借着月色,呢喃说:

        “谢谢你,星则渊。”

        小舍中,幼幽钻在被子里,抱住星则渊睡觉。

        “不准嫌我烦哦。”

        “不会的,傻——瓜。”

        “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