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全世界为之悲泣


        黯淡的阳光蒙在沙上,罗米洛克斯的心脏被三支长矛刺穿,他跪在地上,身体后仰。

        身边瘫坐着藿米多,他目光呆滞,眼泪和鼻涕不停的流。他和罗米洛克斯只离了不到半米,但像隔了一个世界。

        如果被钉在地上的是罗米洛克斯的风之分身,藿米多肯定会很高兴,但可惜不是!

        沙漠在刮风,风将黄沙和雪吹得四处飘散。薄薄的一层雪和藿米多的白发夹杂,他早已感觉不到温度,只是心凉,那里的冷,比任何温度都让人难熬。雪花落在额头,藿米多发际线很高,估计是劳累过度导致的。

        一股电流随着一只手臂搭到肩上而窜上后脑,藿米多慢慢抬头,双眼开始聚焦,但眼前的罗米洛克斯还是有些模糊。

        他抹掉一把泪,听到罗米洛克斯说:

        “藿米多,我仍是你的肩!”

        罗米洛克斯在眼中变得清晰,他正在对自己笑,而后,他胸中的长矛消散,身体后仰就要摔在地上。藿米多伸手抱住他,激动的说不出话。

        “别多想,死是难免的,但还有点时间。”

        罗米洛克斯笑了笑,在藿米多怀里疯狂咳嗽,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真是奇怪的感觉。

        藿米多张开嘴却说不出话,不是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而是因为他想说的话太多,不知该从何说起。

        “我现在时间宝贵,就不给你思考的时间了!”

        罗米洛克斯很了解藿米多,笑着从左胸的风衣口袋里拿出一封信。

        “这是写给明日梦的,别偷看!”

        呼吸开始困难,藿米多见之将信收起来,而后说:

        “别说话,我带你去找巫医师。”

        说着,他准备抱起罗米洛克斯,但被其拉住。

        “别乱动,我的情况我自己了解。”

        “我不能看着你死!”

        “兄弟,好了,让我任性一次吧!这是最后一次了!”

        藿米多鼻子里呼出粗重的气,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想把罗米洛克斯抱起来,然后去有巫医师的沙漠大监狱。他准备起身时,罗米洛克斯说:

        “别浪费时间,我有事要拜托你。”

        罗米洛克斯的声音很虚弱,他没有时间了。

        “边走边说!”

        背起他,藿米多往沙漠大监狱的方向走。罗米洛克斯倔不过他,只能说:

        “藿米多,带我回沃德夫多吧!”

        “不行……”

        他喘着大气,疲倦的身体让他说话困难。

        “太远了!”

        “求求你了,带我回沃德夫多吧!”

        罗米洛克斯这句话让藿米多愣住,这么多年,不管面临何种情况,罗米洛克斯都没说过“求”。真的不想活了吗?藿米多不管,犹豫几秒后转身就跑,他朝沃德夫多的方向而去,即便身心尽瘁,也要加快速度。

        “我不会让你死的。”

        罗米洛克斯笑了笑,下巴靠在他的肩上,对他说:

        “找个机会,把我背上的剑还给杨浦,这是他最喜欢的武器。”

        “好!”

        “然后的事,是关于你的!”

        “你说!”

        藿米多很急,他跑的很快,一定要赶上!一定不能让罗米洛克斯死在这!

        “要想看清黎明,必须隐藏于黑暗!不管是世界政府还是光启·望舒,都是古门司的棋子,我曾深研历史,也曾私自走访过很多人,所以,不要在世界政府里陷得太深。”

        “什么意思?”

        “凡萨尔多前辈曾经收到过古门司的命令,还有内海州州长海渤,以及库里·帕尔、霍正娟、齐米尔!”

        “你怎么会注意这种东西?”

        “知道凯斯·尼古拉丁吗?”

        “知道,穿星的师父,上一任世界政府首脑的秘书!”

        罗米洛克斯口中的人都不是小人物,藿米多无一遗漏全部认识。

        “古门司给这些人下命令难道有什么出奇的事?”

        那个部门他只是听说过,从未深究,更没有接到命令。

        “不!凯斯·尼古拉丁告诉我,古门司想通过世界政府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什么目的?”

        “经过我多年的搜寻,大致可以猜出他们的目的,古门司想通过武力统一星耀世界。”

        统一看似没什么坏处,但是使用武力必定遭来东域界国家的反抗,那样便会挑起战争,会流血死人。藿米多问:

        “那你离开世界政府的目的是?”

        “我曾经在梦氏遗迹里看到过‘聚齐四卷星阵魔法图便可成神’的事,所以带着它离开了世界政府。”

        这些事情的时间线有些乱,藿米多有些理不清,他现在的大脑不容他过度思考,和罗米洛克斯一样,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一年半后,去找一趟凯斯·尼古拉丁。”

        “可是没人知道他在哪?”

        “他的地址是……”

        “好,我记住了。”

        “不要过早去!”

        “这不会是他算出来的吧?”

        凯斯·尼古拉丁曾经是世界上最强的星祭师,现在的穿星,只是继承了他的称号。

        “对!十年前他已算出一切。他可是……世界上最强的星祭师,就算穿星,都不如他!”

        “你别说话了,你的声音开始颤抖,这些事我会自己搞清楚的。”

        “我怕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罗米洛克斯的气息逐渐低靡。

        “别说傻话,我会加快速度的!”

        藿米多在丛林里拼命的跑,他想通过“爆星”来增强自己的力量,但他暂时和星神星团无法联系。

        “藿米多,这辈子认识你……是我最高兴的事!”

        “我也是!”

        藿米多恨自己的咒文不是速度咒文,同时再次加快速度,灌木丛中的秃树枝划破他的皮肤,但他不顾。摔了一次后,藿米多急的想哭,但强憋着,要是哭,就看不清路了。

        “藿米多,你总是让我心安,你是我最好的下酒菜。哈哈哈,现在……我想睡一会。”

        终于,藿米多还是哭了,他抽泣着对罗米洛克斯说:

        “就一会啊,别睡的太死!”

        “好,我答应你。”

        说完最后一个字,罗米洛克斯停止心跳,但他在微笑,在那个世界,他和藿米多高兴的碰杯,有藿米多在,就算没菜,他也能喝的很开心。

        在藿米多悲惨的吼叫声中,两滴泪分别从罗米洛克斯和藿米多的眼里落下,它们在空中融到一起,而后变大。

        吃完早饭的光启·望舒和穿星聊了一会,处理完昨夜未完成的文件后再次打开投射猫头鹰。

        “这个视角有些奇怪,而且还不动。”

        白屏上的沙漠里铺着一层小雪,像牛奶沫和咖啡的组合。断开的无轮滑板上挂着破损的护目镜,像一个简陋的墓碑。

        “应该是在战斗中被打落了!”

        “嗯。”

        望舒不在乎那些,只是自言自语的说:看来战斗已经结束了,藿米多,你会让我失望吗?

        很快,广场中传来一阵喧嚣,他站到窗前,看到被人群包围的藿米多和罗米洛克斯。

        “怎么了?”

        穿星走过来,望舒打开窗户直接跳了下去。眼中的藿米多二人离他越来越近,该死,他们这是怎么了?

        “我把你带回来了。”

        藿米多看不到其他人,只微微一笑,而后闭上双眼。

        在巫医师抬起他们时,望舒迅速从他们身边经过,从而判断藿米多和罗米洛克斯的身体状况。

        “罗米洛克斯,死了?”

        望舒有些失神,其余军官皆知趣的回到自己的岗位,整个广场只剩下望舒和朝他而来的穿星。后者默默的站到望舒身后,她不知如何安慰,望舒早已下定杀他的心,但当罗米洛克斯真的死了,他却悲伤的不能自已。

        望舒低着头,缓慢的走回办公室,在他还是上将的时候,罗米洛克斯曾对他说:

        “喂,你就是上将?小心位置不保哦,我可是要成为上将的男人,会成为你的竞争对手。”

        望舒是看着罗米洛克斯上位的,从尉官到校官、将官,直至上将,他不是战斗天才,但是最努力的人。而现在,那个斗志昂扬的小鬼离开这个世界了!

        “望舒,振作一点。报社的人来了,想采访你!”

        “这么快?”

        “你已经发呆一个小时了。”

        一个小时,这么久吗?。

        “需要我去吗?”

        “不了,我自己去!”

        望舒起身穿好衣服,出门前用淡淡的语气说:

        “这次,全世界都会为之悲泣!”

        穿星坐在办公室里,孤龙作为曾经的世界政府军上将,是努力和上进的代言词,无数小辈以他为楷模,尽管他后来叛变,也依旧是家喻户晓的人物。而现在,他离世了!

        想必报社印出报纸后,肯定会震惊世界。而此时,最伤心的肯定是藿米多和明日梦,特别是后者,因为罗米洛克斯是她未曾走进的全世界!

        藿米多躺在手术台上,手掌里攥着一封书信和三尺青峰,不管巫医师怎么掰都掰不开。

        “直接开始手术吧,他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

        “好!”

        明日梦没有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因为她知道自己看到罗米洛克斯肯定会失控,她趴在窗户上,看着罗米洛克斯的身影一直流泪。她不停抽泣,无处释放自己的痛苦,她想到一些话,一边落泪一边把它们写在自己的本子里。这个印有“剑兔”的本子,还是罗米洛克斯送她的!

        急速飞舞的笔尖写下: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你……”

        明日梦的泪花令笔墨四处蔓延,她捂着脸,泣不成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