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师意徒承


        罗米洛克斯坐在房间里,思索着星则渊和合灵万物图的事,应该是虚空兽在星则渊体内做好了准备,等罗米洛克斯将其催动,里应外合,才让星则渊成功复活。不知道那两头虚空兽准备了多久,才有了之前那一幕。

        星则渊天赋各项都很不错,且心性善良,得到合灵万物图的认可应该不是难事。

        有人敲门,罗米洛克斯条件反射的说:

        “进。”

        推门进来的是杨浦,他坐在罗米洛克斯对面。

        “老师,你找我?”

        “嗯!想找你说点事。”

        杨浦是被罗米洛克斯拉进盖德军的,那天杨欣木子不明受伤,他受尽嘲讽,抱着她走到圆弧港,正在一筹莫展时,是罗米洛克斯给了他希望。杨浦也曾一昧责怪罗米洛克斯,认为他有好好的上将不做,非要叛逃,为此牵连了不少人。

        在他进入盖德军后才发现,这个“反政府军”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恐怖,大家都很信任彼此,并没有因为他以前是世界政府军而针对他,反而对他格外照顾。对他们而言,曾经的敌人成为同伴是一种莫高的荣耀,这是对他们最高的认可。

        杨浦本以为自己会很不习惯盖德军的生活,但事实相反,他很快适应,并在取得大家信任的前提下成为其中略有影响力的一员。

        很久以前,他以“孤龙”唯一的徒弟的身份骄傲,但这后来成了他饱受争议和怀疑的前提。直至现在,他又重新拾起这个身份,让盖德军自豪,让世界政府军害怕!

        杨浦拥有的武艺和智略大多都和罗米洛克斯有关,经过这些年的曲折,他对他感激不尽。

        此时师徒对坐,罗米洛克斯不好开口。

        “我要告诉你的事有些沉重,你得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罗米洛克斯看着杨浦,像在看自己的孩子。这一瞬间,他有些落泪,似在永别。

        “好,老师!”

        杨浦准备承受巨大的压力,只要罗米洛克斯和杨欣木子没事,他就无所畏惧。

        “我给你说过星阵魔法图的事。”

        “嗯!合灵万物图在星则渊体内。”

        “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就算昆吾问起我也没告诉他。今后你找个合适的时间告诉星则渊,并让他到梦氏遗迹之岛上去,以前我给他说过,但他一直没去。”

        杨浦点头,罗米洛克斯继续说:

        “把手伸出来。”

        杨浦伸出手,他现在是一颗星神两大两小的强者。罗米洛克斯催动第二星神链星神“战皇”,在他的两大两小星团上留下记号。

        “老师,你这是做什么?”

        “我给你的星团留下记号,以便你以后感应这颗星神。‘战皇’很强,很适合你!”

        “老师,一颗星神只能供一人使用啊!”

        罗米洛克斯笑骂:

        “臭小子,我可是你老师,会不知道这事?”

        “那……”

        “听好了,把我的话永远记在脑子里。”

        罗米洛克斯留记号的时间很快,这是阵术的一种。杨浦看着眼前的老师,聚精会神的听他讲话。

        “世界政府是光明的,光启·望舒也是正义的,但他背后有一方黑暗,古门司是一切的蛹使者。记住,未来不管世界政府如何,都不要责怪里面的人,因为一切都是古门司在从中作梗。”

        杨浦点了点头,罗米洛克斯继续说:

        “昆吾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举起反政府的大旗,只是古门司一直模糊,他们便将世界政府的不利归于形式,但总体没错!”

        “老师,你要去哪?”

        “啊?”

        “我感觉你要离我而去。”

        “我可能会死!”

        罗米洛克斯十分坦然,看向杨浦的目光充满安慰。

        “为什么?”

        “因为藿米多!”

        罗米洛克斯想的很周到,他说:

        “藿米多现在肯定在追杀我的路上,他为我做的太多了,为了让他好过,我准备自投罗网!”

        “你的意思是……死在藿米多手里?”

        “嗯!”

        罗米洛克斯笑了笑,说:

        “别那么严肃,我都想好了,等星则渊带回幼幽,我就吸引世界政府军的目光,你们趁机穿过元殃界,回百民国。”

        杨浦正准备开口,罗米洛克斯说:

        “杨浦,别伤心,人终有一死,看开点!我原本以为自己的死期会是明年的米东战役,没想到就在最近。”

        “老师……”

        杨浦的眼眸一瞬间蒙上水雾,他有些不甘心,嘴唇发抖。

        “没有其他方法?”

        “恐怕没有。”

        罗米洛克斯坐到杨浦身边,手臂搭在他肩上。

        “我还有一些事要拜托你!”

        “老师,你说,我会一一铭记。”

        “第一件事,关于星阵魔法图的事。合灵万物图已经和星则渊融为一体,我不知道如何才能把它取出来,所以你要让星则渊好好活着。”

        “嗯!”

        “第二件事,你一直很想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世界政府,对吧?”

        “嗯!”

        “我起初离开世界政府不是因为古门司,那时我还没注意到它,而是因为我在梦氏遗迹里看到了借助四卷星阵魔法图成神的事,世界政府和盖德军的交战只是幌子,背后有人在唱歌,像仙乐师一样鼓舞双方,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但你要记住,当今的格局远远不止眼前这么简单!”

        “老师,我应该这么做?”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作为老师,我希望自己的学生有出息,最好能改变世界,维护世间正道!”

        罗米洛克斯搂住杨浦的肩膀,嘴角上扬。

        “但我不希望你做多余的事,杨欣木子会醒过来的,和她好好生活,照顾好你的妻子,也照顾好自己,这是第三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事!我死后,你就是我生命的延续,我一生戎马,希望你和杨欣木子能安静的享受田园生活。”

        杨浦心里有一阵说不出的酸楚。

        “原谅我,不能参加你的婚礼!”

        罗米洛克斯一把抱住杨浦,让后者有些愣。在他反应过来时,罗米洛克斯已松手。他重重拍了拍杨浦的肩膀,让其眼中的泪水下落。

        “喂,你可是我唯一的徒弟,不准哭!”

        擦掉眼泪,但它还是忍不住下滑,杨浦问他:

        “真的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罗米洛克斯以为自己脸上有微笑,但他脸上仅存一点细微的表情。还缠着绷带的手掌盖在杨浦头上,罗米洛克斯低声温柔的说:

        “杨浦,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很遗憾!”

        “那可以走啊,为什么非要被藿米多杀死?”

        “只有这样他才能好过,杨浦,我把自己的星神托付给你,这是师徒情,也是师意徒承,你就像我的孩子。但我和藿米多,我们是几十年的兄弟啊,自从我离开世界政府,他两次救我于水火之中,不能再有第三次了!”

        “那……”

        “我想一个人静静。”

        “老师!”

        “你可以滚蛋了,再废话小心我揍你!”

        “就算你揍我我也要说。”

        杨浦倔强,他气冲冲的说:

        “你交给我的事我肯定做不好,没有你的婚礼我也不会举行,你得活着!”

        “不!你会做好一切,我很看好你,你可是我唯一的徒弟。”

        罗米洛克斯的眼睛里冒出不少泪花,他感觉到后连忙让杨浦走。

        将门反锁,杨浦站在门前大哭。他以前觉得自己的老师是一个英雄,因为他是无数人敬畏的“孤龙”。后来,他觉得自己的老师是一个叛徒,因为他从世界政府逃离。现在,他觉得他是父亲……

        “老师……”

        杨浦捂着脸大哭,师徒二人都有自己坚强的一面,此时却隔了一扇门低声抽泣。他们都知道彼此很难受,但不能安慰。

        罗米洛克斯擦了擦泪,在房间里大声说:

        “别忘了帮我保密!”

        “嗯,知道了!”

        “傻徒弟!”

        罗米洛克斯看向窗外,他有了一个新的点子。

        杨浦失神,慢慢走回房间。

        “杨浦,怎么了?”

        杨浦没有回答,佳科斯端着饭,虽觉得有些奇怪,但没有多管,随后走进星则渊的房间。

        “饿了吧?”

        “嗯,谢谢哥!”

        “快吃吧,明天凌晨就可以到白令和海峡了。”

        “嗯!”

        星则渊大口吃饭,对佳科斯他们十分感激,要是别人,在面对世界政府的情况下恐怕早就为了活命而跑路,而不是依旧这么细心的照顾他。

        “小星,刚才裴雨航队长和我们商量好了,我们准备五天后出航,也就是说四天后你必须回白令和海峡。”

        “嗯!”

        “我们在世界政府中设有卧底,应该不会有特殊情况,五天内他们是不会找到德恩西地来的。”

        “嗯!”

        星则渊不太想说话,佳科斯看出来了,只好赶紧离开。他去找杨浦,不管怎么敲门他就是不开。不远处,罗米洛克斯看着佳科斯无奈的走开。

        “怎么了这是?明明在里面,却反锁个门。”

        “杨浦,男子汉嘛,总会有离别的!”

        他把这句话说给自己听,然后回房间写下一封信,这封信很短,却是他想了很久才写在纸上的。

        他把这封信放在胸口的衣服口袋里,期待下一次和藿米多的战斗。

        他只有死才能化解窘迫,那种心酸和无奈只有他自己会懂。但他毫不害怕,因为他会死在自己兄弟的怀中。他靠着窗户站,杨浦也以同样的姿势矗立在房间里。

        他今年三十二岁了,还很年轻,他在想以后该怎么办,无论是以前不曾触及的古门司还是魔法星阵图,他都想掺一手,因为他以后不止要做杨浦,还要做罗米洛克斯。他是他的徒弟,知道他做了决定便不会更改,所以,他会活出两个人的样子。

        在这个世上,很多人活着都会有另一个人的影子,因为有某个人付出生命的拯救和教诲!

        罗米洛克斯想让杨浦安全的活下去,但他不想,他要做真正的罗米洛克斯的延续,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将罗米洛克斯的遗憾一一弥补,然后站在世界面前,让他们为赫莱米·罗米洛克斯道歉。

        他从来都不是叛贼,而是最正义的人,也是像父亲一样的老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