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三百八十三章 代戈代特


        眼前白亮的光有些刺眼,星则渊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他摇了摇头,眼睛酸痛,大脑昏沉,一切都格外模糊,像神明在眼前蒙上一层深色的纱布。

        我这是,瞎了吗?

        星则渊举起手,视野模糊,看不清那只强劲的手掌。他什么都看不清,极重的喘息声在脑海里回荡。回忆起昏睡之前发生的事,床边人说话的声音像嗡嗡的苍蝇扰人心烦。

        星则渊记得自己在圆弧港和世界政府军战斗了很久,后来呢?后来的战斗节奏太快,他只记得上将出手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昏沉的大脑像劳累过度的农民在闷热午后的短暂午睡,这种感觉像活在梦里,什么都不真实。

        “喂,你没事吧?”

        是在问我吗?

        星则渊一直眯着眼,忍不住流出泪,他摇了摇头,似乎在说没事。他感觉身上没伤,但就是难受。

        “先让他缓一缓,刚从死门关回来的感觉肯定不好受!”

        死门关?谁死了?我吗?开玩笑吧?我现在明明好好的。

        星则渊坐在床上沉默了很久,在他能看清东西时,身边的三位巫医师闯入他的眼帘。清亮的眼睛带着许些疲倦,但已没之前的呆滞。

        “现在是几号?”

        “刚把你从上将手中救回来,不过一个小时。”

        星则渊脑中的回忆慢慢连接,看来自己是晕倒了,该死,还是没能从他们的手里逃脱。

        “谢谢你们救了我!”

        “救你的是赫莱米,你应该感谢他!”

        “赫莱米……罗米洛克斯吗?”

        “嗯!”

        “他在哪?”

        “在船长室开会。”

        星则渊下床,因为太过着急直接瘫坐在地。

        “你刚从死里逃生,别太着急。”

        什么死里逃生?这些人从他醒来就开始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带我去找他,拜托了!”

        星则渊灰色带蓝的眼睛里满是祈求,巫医师见之点了点头。

        船长室里五人环坐,此时说话的是一个年龄稍大的男人,他是这艘战舰的主人,盖德军第一军第三队队长裴雨航。

        “现在正是大好时机,哪有不突破关卡反而躲起来的?”

        他不赞同罗米洛克斯先在德恩西地整顿的方案,但后者说:

        “世界政府现在掌控着鹦鹉通讯器这项先进的技术,要让关卡知道信息只不过几分钟的事!况且我们现在实力不足,根本突破不了!”

        “你对自己的信心哪去了?有我们五人在,还怕突破不了关卡?”

        裴雨航环视,佳科斯、杨浦、凡奥,还有罗米洛克斯,哪个不是强者?

        “如果关卡不增添人手我们肯定没问题,但是你要相信我,我了解世界政府。刚才藿米多帮我挡住光启·望舒一招,后者肯定会给藿米多将功补过的机会,让他来追杀我们,这是他惯用的方法,光启·望舒一直觉得带着歉意执行这种任务会更加有效。”

        裴雨航还想反驳,罗米洛克斯缠着绷带的手握成拳头,猛地捶在桌子上,让其闭嘴。

        “我们五人只有你没受伤,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过不去,只要藿米多下狠心,别说我们这艘战舰,他可以瞬间摧毁一座岛屿。”

        说起了解,他们没人敢和罗米洛克斯比,他在世界政府待了三十年,他对他们的战术战略、做事风格一清二楚。

        最后,裴雨航只能妥协,罗米洛克斯没有让他难堪,说:

        “放心吧,我在德恩西地有熟人,他会收留我们。”

        “好!”

        “没事的话……”

        裴雨航话说到一半,星则渊推门而入,后者看着在座的五人,凡奥低着头,连忙去扶。

        “团长!”

        “我没事。”

        星则渊微微弯腰,他没想到盖德军会来,但也没特别惊讶。

        “请问,大家现在要去哪?”

        “德恩西地!”

        “不回东域界吗?”

        “暂时不回!你想回去?”

        罗米洛克斯反问,星则渊摇了摇头。

        大家很默契的没提关于幼幽的事,因为怕他伤心。虽然星则渊没成功,但大家还是很佩服他,面对那么多强者还能不死,这已经是很传奇的事了。

        “不回去就好。”

        对大家鞠了一躬,星则渊说:

        “谢谢大家的救命之恩!”

        “你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虽然裴雨航没有负责过接幼幽的事,但事情出在莽尅和萧擎身上。他们是同伴,他定然要承担责任!

        “各位,德恩西地和世界政府区域只间隔一个海峡,希望大家可以把我送到世界政府区域。”

        “你还准备回去?”

        裴雨航和杨浦最吃惊,其他人和星则渊多多少少有些交际,也了解他不少,但他们俩什么都不清楚,只知道世界上有这个人,以梦氏身份敢于公开和世界政府作对!

        “不回去。”

        他们松了一口气,就说嘛,星则渊在之前那一战中险些死去,怎么可能再回去?他又不傻。

        “实不相瞒,我得去趟代戈代特沙漠大监狱。”

        “为什么?”

        裴雨航和杨浦目露怀疑,同时问出这个问题。星则渊看起来已经没事,但他们感觉他有些傻,代戈代特沙漠大监狱关押无数罪恶囚犯,有着“只进不出”的传闻,他居然想去那?

        “幼幽被关在那!”

        “你怎么知道?”

        星则渊看着罗米洛克斯,说:

        “炮牛告诉我的,他说只要我穿过那支五百人的队伍走到他面前,就告诉我幼幽的下落。”

        罗米洛克斯微笑,藿米多说这句话肯定是为了宣扬世界政府军的军威,没想到星则渊真的走到他面前。真是件打脸的事!难怪他会对星则渊下死手,要是他下手轻了,星则渊再大吼几声爆发一下,他就把脸丢尽了!

        “这么说,你穿过那支队伍了?”

        “嗯!”

        裴雨航一手盖在脸上,忍不住苦笑。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家伙是怪物吗?那支为数五百的队伍可都是由校官或校官军衔以上的强者组成。

        凡奥坐在星则渊身边,一直侧对着他。

        “凡奥,你就不要去了。”

        “嗯!”

        凡奥想去,但她没说,她始终侧着脸,不想让星则渊看。他暂时没注意,只是说:

        “各位,拜托你们了。”

        “没问题!”

        罗米洛克斯同意后,星则渊看向裴雨航,他能看出来,裴雨航在这里位置不低。

        “你真的要去?”

        裴雨航看了眼大家,示意他们快拦一下星则渊。“代戈代特”,那个地方可是出了名的罪犯地狱,只有最凶恶的罪犯才会进去,进去的罪犯再也没有出来过。星则渊进去,还能出来吗?

        “嗯!”

        大家没有阻拦,罗米洛克斯说:

        “星则渊,你先回去休息吧!”

        “嗯,谢谢各位。”

        凡奥和星则渊一起离去。

        “团长,我们会在德恩西地等你,等你把幼幽带回来!”

        “其实我可以和你一起去。”

        佳科斯站在星则渊一侧,他这么一说,星则渊连忙拒绝。

        “不用了,哥!我速去速回。”

        佳科斯在心里想:怎么有种被嫌弃的感觉?不过也是,现在的星则渊,早已和他不在一个等级。

        星则渊怕他误会,连忙解释:

        “哥,我没其他意思,只是一个人行动比较方便!而且我不想让你陷入危险,李琦姐还在家等你回去。”

        “嗯,知道了!我们会在德恩西地等你回来,然后一起回东域界。”

        “如果大家有不同意见,就不用等我们了,我会想办法回去的。”

        “大家的意见肯定统一,现在盖德军和红盾是朋友。”

        佳科斯和星则渊对视时微笑,他说:

        “起码要明天凌晨才能到德恩西地和世界政府区域的海峡,在此之前好好睡一觉,之后的事我们会商量。”

        “嗯!谢谢哥。”

        “不用客气,凡奥,带小星去房间。”

        “好的。”

        佳科斯慢慢止步,然后回到船长室,里面还在激烈的讨论。

        “赫莱米,杨浦,刚好佳科斯回来,你们怎么不劝劝星则渊?那代戈代特沙漠大监狱是人去的地方吗?”

        “不是不劝,是劝不住。”

        “怎么劝不住啊?我们这么多人!”

        “裴雨航,你别倔了,佳科斯说的对,我们劝不住星则渊。”

        罗米洛克斯起身,看了看战舰四周,害怕突然冒出个藿米多,或者射来铺天盖地的炮弹。

        “不是,怎么劝不住啊?”

        罗米洛克斯叹了口气,无奈的说:

        “你怎么是个杠精?”

        “我哪儿杠啊?”

        “星则渊为了救幼幽连沃德夫多都敢去,你觉得他会因为我们的支言片语放弃去代戈代特?还有撒切尔那个丫头,她无条件相信并且支持星则渊,有她在,星则渊只会把我们的话当耳旁风。”

        裴雨航细细一想,罗米洛克斯说的有道理。

        “哎!我算是长记性了,下次一定不能再和你们出任务!”

        “随你便,我们该商量下一步怎么行动了,不能丢下星则渊不管。”

        罗米洛克斯最具有话语权,在他的引导下,大家很快得出一套方案,一致赞同后依照方案行事!

        房间里,星则渊站在窗边,对凡奥说:

        “凡奥,我还是没能救出幼幽!”

        “这次肯定可以!”

        星则渊没有回答,他原本以为自己到了沃德夫多就能救出幼幽,但世界政府的力量比他想的还强,他只是条鲨鱼,就算再勇猛,也不能和大海为敌。

        凡奥知道星则渊受了伤,情绪低落,所以说:

        “团长,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毫发无损,但我很高兴,起码你没受伤。”

        星则渊扭头时察觉到不对。

        “凡奥,你的脸怎么了?”

        平时都是扎着马尾的凡奥将头发披了下来,未经修剪的长发盖在左脸上,显得有些奇怪。

        “哦,没事。”

        “让我看看!”

        “真的没事,只是受了点小伤!”

        女孩的脸好比剑士的手,一点小伤也值得注意。凡奥拗不过星则渊,他撩起长发,看到下面的药膏。

        “怎么了?”

        星则渊心头一紧,想起很久以前的禾乃。

        凡奥低着头,她其实挺难受的,她是女孩啊,但是这条疤,从左额到颚骨。

        “没事的,只是被剑兔划了一剑!”

        她现在不能悲伤,因为不想让星则渊担心,他现在才是最忧愁的人!

        “剑兔……”

        星则渊捏紧拳头,双目中杀气卷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