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好消息


        这是星则渊使用恶魔双翼时间最长的一次,从正午一直到下午,三个小时令星则渊全身乏累,双目眩晕。

        星则渊先让飞鸟至信派遣战船在东海巡逻,后者直接执行。飞鸟至信没有拒绝的理由,星则渊战败了不败军,是整个国的英雄。相比派遣战船,星则渊付出的更多!

        此后,星则渊从库克那里了解到事情的详细经过,除了不知道帝族为什么会帮幼幽,其他的都记在脑中。星则渊本来想让库克直接离开,免得被卷入此事,但库克觉得自身也有责任,始终发对,最后在星则渊的提议下前往奈良岛,随时听候差遣!

        达港对库克说:

        “不知不觉中,星则渊成了我们的中心,包括这大和国!”

        “星则渊品行不错,一定能走很远!”

        “我也这么觉得。”

        在他们的交流中,统领号成功以大和国亲王之友的身份停靠在自由国度的北部。在等待消息的途中,库克和达港始终祈祷,希望这件事能很快解决!

        此后,星则渊北上,在看到十米帆船后再也忍不住疲倦。他从高空落下,被船上的莽尅接住。

        “喂~这家伙真的没事吗?”

        阿尔娃搓了搓星则渊的衣服,都湿成这样了?

        “他会醒的,不用多管!”

        莽尅说时,阿尔娃笑道:

        “红盾佣兵团的人果真都一个德行!”

        “你说凡奥吗?”

        “嗯!都这么拼命,如果是我们的人就好了!”

        “可以发展一下。”

        莽尅把星则渊的湿衣服脱掉,给他盖上一张毛毯。

        “好!”

        阿尔娃觉得现在的红盾处境危险,加入盖德军对他们而言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们应该不会拒绝!

        莽尅催动星神,船下始终有分身推船,使船快速前进。海浪摇晃船身,但星则渊一点感觉都没有,他的眼睛干涩,脑海像万花筒忽暗忽明。

        时间慢慢过去,等星则渊再次睁开眼时,眼前的一切都很陌生。

        在阴云下,四人围着一堆篝火环坐,吃着随身携带的干粮。

        “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儿。”

        星则渊就是有些累,身体沉重,胛骨无法动弹,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调整。

        “我还不知道各位叫什么?”

        星则渊右手抚胸口,说:

        “我叫星则渊。”

        “我们知道!现在不知道你名字的都算跟不上时代潮流。”

        阿尔娃的语气带着一些玩昧,将紧张的空气稍放轻松。

        “我重新介绍一下,我叫阿尔娃,盖德军第十一军军队长!”

        星则渊的神态颇为客气,他点头后,莽尅说:

        “盖德军第一军军队长莽尅。”

        萧擎将手中的水壶一饮而尽,正色道:

        “盖德军第一军一队队长萧擎!”

        “第一军二队队长沈熙冉!”

        萧擎身边的女人温柔体贴,率大家之前给星则渊取来食物和水。

        “谢谢。”

        四人都不简单,星则渊由此放心,这样他们救出幼幽的可能性才会增大!

        “各位前辈,白天小辈过于心急,如果有冒犯之处,还望见谅!”

        “没事!”

        虽然莽尅的话不多,但他的确是这里最具话语权的人,他对星则渊仰了仰下巴,示意他赶紧吃手中的干饼。

        “我知道你在担心她,明天晚上我们就可以进入盖德军的军营了!”

        “我们现在在哪?”

        环顾四周,莽尅说:

        “如你所见,一座荒岛,距离米东岛还有些距离!”

        “劳烦四位前辈了!”

        “不用客气,幼幽被抓我也有责任,面对鲛人我没有经验,否则不会让他们逃走!”

        “前辈,你也是第一次见到鲛人?”

        醒来的星则渊双眼布满血丝,于其中,莽尅点了点头。

        “以前我一直以为鲛人是神话中的生物,没想到是真的,他们在海里的战斗力很强,远远超出表面的修为!”

        “前辈,听说是战马佣兵团团长风暴前辈委托把幼幽送到百民国,但联系你们的却是帝族?”

        “话题跳跃的有些快,但总体没错!”

        阿尔娃不甘安分,抢在莽尅之前说:

        “你还不知道吧?帝族也是我们的一员?”

        “帝族也加入盖德军了?”

        星则渊确实不知道这个消息,听闻后目瞪口呆,帝族可是世界政府最大的四个支持者之一,现在既然成了盖德军的帮手?

        “嗯!”

        “看来盖德军推翻世界政府有望!”

        星则渊捏紧拳头,双目充满对世界政府的憎恶。

        “如果你加入,我们成功的几率会更高!”

        “红盾暂时不会加入,但我们会成为盖德军最忠诚的朋友,一起对付世界政府。”

        “好!”

        如果星则渊立马答应加入的请求,只会显得不够稳重,盖德军和世界政府,还有他们的关系即便显而易见,但还是有权衡的空间。如果星则渊带着红盾加入盖德军,虽然会壮大盖德军的队伍,但也会让世界政府收心,全力对付他们!

        那样对后者而言似乎没什么坏处,但星则渊没想那么多,他只想以红盾的名义,替死去的沫报仇!

        “其实帝族这次帮幼幽联系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星则渊,你历史学的如何?”

        “在学府里,这是我最擅长的学科。”

        “那你知道三百年前妍轩氏和帝族的关系吗?”

        “后者名义上是前者的附属,但关系甚好,犹如兄弟!”

        “没错,这就是他们帮幼幽的原因!虽然已过百年,但他们依旧牢记那份情义,其中虽隐藏乾坤,但大意相同!”

        帝族在星则渊的脑海里一直都扮演着反派的角色,先是罗天的遭遇,后是公允·帝·泛亚的出现。但当下这事,改变星则渊对他们的认知!

        咬了几口饼,星则渊觉得有些荒谬,什么情义可以历经百年而不变?还是他们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不管原因为何,帝族这样总归是好的,起码红盾可以多一方朋友,少一个敌人!

        将食物塞完,星则渊一边抹嘴一边说:

        “前辈,我还需要一段时间休息,今晚可能无法站岗。”

        “不用站岗,我这里有个可以让你睡得更安稳的消息!”

        “什么?”

        星则渊没有怀多大的期待,因为他怕失望。

        阴云下海风呼啸,天气有点凉,但星则渊裹着毛毯,还算舒服。他困得睁不开眼,大脑时不时发胀,平时使用完翼手或白尾的力量他都会昏睡,那样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好了,但现在他不敢那样,他害怕错过幼幽,他要站在她面前,拉着她的手把她带回家。

        莽尅的嘴唇慢慢张开,说出一个星则渊熟悉到刻在心里的名字。

        “红盾的撒切尔·凡奥在我们大本营。”

        星则渊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垫在身下的芭蕉叶因为他激动的挪动而被撕裂。

        “真的?”

        星则渊满脸期待,真害怕莽尅说是假的。

        “真的!”

        四人一致点头,让星则渊高兴的安心躺下,这是他这么久以来听到的最好的一个消息。他笑着入睡,想着明天把幼幽带回,一起去找凡奥。他们红盾,终于可以第一次小聚!

        跑了一天,星则渊有些累,他想不出更好的词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只是睡觉的时候眉头舒展,嘴角微微上扬。

        “睡吧,都赶紧睡!明天会有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嗯!”

        萧擎和沈熙冉背靠背入睡,阿尔娃脱掉黑色的高礼帽,在愈盛的火光中问莽尅:

        “你怎么了?”

        “在担心明天的事。”

        “我感觉没什么好担心的。”

        “年轻人做事总有一个特点,就是不考虑后果。如果长辈也不考虑,就是他们的失职。”

        “就像小时候我犯错,爷爷总打我哥哥。”

        阿尔娃憋着笑,若不是大家睡了,她肯定会放声大笑。

        “从来没听你说过你家人的事?”

        “嗯……我一想到家人,就忍不住瑟瑟发抖。”

        性格叛逆的女孩苦笑,抱住自己的六棱铁棍入睡。莽尅看了她一眼,沉思后拔下一根头发,令其化为站岗的分身。

        这座荒岛很小,是无数珊瑚堆起来的,上面全是奇异的芭蕉树。

        盖德军大本营

        凡奥将设计图的最后一笔画完,看向窗外的叆叆苍穹。

        “幼幽,一定要安全回来!”

        当凡奥知道幼幽要来时高兴的不行,那一刻,她觉得做什么都有动力。凡奥把房间整理好并腾出半个,她想和幼幽一起住,有那个呆萌的女孩在,她会很开心的。从那天起,凡奥无论见谁都多了一丝笑容,淡淡的,犹如铃兰绽放的芳香花蕊。

        因为不知道幼幽具体什么时候来,所以凡奥没有候在岸边,但没想到,她稍不注意,幼幽就出事了。

        揉了揉微疼的太阳穴,有人敲门。

        “谁啊?”

        “我!”

        又是他!凡奥开门时见怪不怪,因为早已成习惯。

        站在门口的青年人叫库里派尔,是盖德军第五军一队队长,此时他戴着牛角帽,端着一杯热牛奶。

        “辛苦了,设计图画好了吗?”

        “画好了。”

        凡奥接过杯子,让其进来,并向他展示精细的设计图。经过两个月的学习,凡奥充分掌握新式枪的技术,然后在专家的指导下研发一种新的枪型。

        “这次应该没问题!”

        “嗯!毕竟有之前失败的经验。”

        凡奥将牛奶喝完,面对库里派尔也有了经验,如果她不喝,他是不会轻易走的。

        “早点睡吧。”

        凡奥说完,脱掉自己的外套,紧接脱衣服的动作一直是她独特的逐客令。

        “那个……妍轩·幼幽的事你不用担心!”

        “嗯!我很信任军队长。”

        库里派尔点了点头,在凡奥露出带有伤疤的小腹时离开。

        “晚安!”

        隔着一扇门,库里派尔声音很大,凡奥以同样的声音回应,然后钻进被子睡觉。

        “幼幽,等你回来暖被窝。”

        凡奥没把库里派尔放在心上,她只想研发出一种超越“新式枪”的远程武器,因为那次战斗留给她的阴影很大!弓弩已满足不了她,新式枪也一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