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三百三十二章 游刃有余


        远吕智洞是个地名,是传说中八头八尾怪物的出现地,传闻中的英雄将它封印于此,连土壤都为黑色。不败军在这里扎营,角鹰小队冲进总部已有百米,百米路程,无数不败军战士倒下,他们的鲜血洒在黑色土地上,毫无生机的身体趴在地上无法动弹。

        这是一场前仆后继的战斗,不败军战士被打败,又有新的扑上来,幕伏心腹带着的数以万计的战士,却拦不住角鹰小队。星则渊和飞鸟雪亮的战斗太抢眼了,剑气不断飞舞,冲毁穹庐,斩断军旗,一时间没人能拦住他们!

        三百战士围成一圈,面对冲上来的不败军,他们怒目挥动手中的和刀。

        “投降吧!你们赢不了!”

        “滚!”

        飞鸟雪亮呵斥:

        “只有在王的指引下我们才能过上安定的生活,瞧瞧你们,都是些乌合之众,你们现在的样子,和占山为王的土匪有什么区别?宁可抛弃安定的生活也要反抗吗?”

        “为何飞鸟姓氏的人天生就是君主?为何你们天生高人一等?为何我们只能向你们进贡?这不公平!”

        不败军将领手中的和刀与暴雪对碰,后者刀身有雪白的花纹,花纹在星团星神之力下绽放寒光,将对手的刀刃冻结。

        “因为飞鸟王室能让人民过上幸福的生活,而幕伏那种人,一辈子都不可能!”

        “屁!”

        飞鸟雪亮身体后退,和刀合入刀鞘。

        “执迷不悟,找鬼神忏悔吧!”

        闭眼!

        雪亮身体中的寒气犹如往外叱吼的风暴,黝黑的皮肤结上一层薄冰,风暴刀鞘向下,身体下沉,力量随之沉淀。不败军见到这种姿势皆恐慌,准备后退时,幕伏的心腹大将将他们拉了回来。

        “给我上,违令者斩!上!”

        走投无路的战士只能前冲,没过几步就被冻结,从脚底冒起的寒气让他们停在原地,双眼中惊恐不安。

        暴雪出鞘,露出一点刺眼的锋芒,雪亮一同睁眼,嘴中微喃。

        “居合——”

        身体前冲,手中暴雪竖在一侧。

        “——雪鬼!”

        雪亮脚步移动,在黑色的土壤上留下两排迅速蔓延的冰霜。

        暴雪卷席地面,在他身体四周犹如恐怖的龙兽。幕伏的心腹将几个士兵拉到自己前面,想让他们做自己的替死鬼,但在他毫无防备时,雪亮已出现在他身后。

        “别躲了,躲不过罪恶的追杀的,你造的孽太多了!”

        夏日的冰凉是所有人都渴求的享受,但一瞬间的极冷让他们心脏一停,而后只有倒下的份!他们面无表情,丝毫没有被刀砍中的痛苦,因为他们的身体被冻结,感知已麻木。

        雪亮的军靴在黑土中一别,他前倾的身体停下,手中的暴雪再次收入刀鞘。整个过程不过一秒,但手握数多士兵的不败军将军,已成为刀下亡魂。

        看到此幕的不败军再次惊慌,战斗一瞬间延缓,不败军不进攻,角鹰小队也停在原地。飞鸟雪亮一脚踩在幕伏心腹,也就是之前那个将军的头上,而后道:

        “凡缴械投降者不杀!”

        人群中,三个胆怯的不败军战士放下手中刀刃,然后朝战场外跑去,他们还不想死。

        但不过一秒,他们的尸体就被扔了回来,在天空中划过一个弧度的战士血液飙射,洒在众多不败军战士的身上。温热的血液让活着的人警惕,一个战士在空中乱倾,鲜血朝着角鹰小队洒来。暴雪一甩将其扫开,飞鸟雪亮顺之站到星则渊身旁,前者谨慎的说:

        “有强手来了!”

        “感觉到了!”

        此时所来之人实力很强,星则渊觉得他的实力和飞鸟雪亮有的一拼,这么算来,他们都是彼此阵营里的最强战力。

        飞鸟雪亮开始的计划和现在不同,但没办法,星则渊不走,他没法强拉硬拽。既然暴露,就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吧。事到如此,他已有些悲观,但星则渊计划的井井有条。

        他们都不知道幕伏现在在哪,虽然他有自己的主帐,但外敌入侵,谁都知道转换营帐。

        “紫雏草雉,幕伏的大儿子,也是他手下最强的人,实力和我一样,手段极其狠毒,小心他的暗器!”

        “嗯!”

        不败军顿时被震住,之前准备临阵脱逃的人吓得赶紧上前。紫雏将军是他们最害怕的人,因为他会杀人,毫不犹豫的杀掉犯错的自己人!人群让开一条路,一个男人从中走了出来。

        “凡缴械投降者,杀无赦!”

        这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三米高的身形有些骇人,短发的紫雏披着纯色黑袍,其下似乎隐藏着什么。走到不败军前,紫雏没有立即动手,而是讥讽说:

        “你们有些太高调了吧?白天冲进我们阵营,想杀谁?”

        “杀你!”

        星则渊语气平淡,引得无数人哄笑。

        “把幕伏叫出来,我有话对他说!”

        “就你一个无名小辈,还想见幕伏大人?”

        “怎么算有名?”

        “从我胯下钻过去,便算!”

        星则渊拍了下飞鸟雪亮的肩膀,对他低声说:

        “原地不动,我有办法!”

        在飞鸟雪亮眼中,一米七六的星则渊迎向三米高的男人,他们身高相差甚大,但星则渊毫不恐惧,他虽然是第一次见紫雏草雉,但见惯了跋扈。这种毫不谦卑的人只有一个下场——被打的满地找牙!

        “他准备独自迎战大哥?”

        “恐怕是脑子坏了!”

        “这小子是谁?以前怎么没听说飞鸟王室有这号人物?”

        三人站在不败军队伍后,他们是紫雏草雉的三个亲弟弟,幕伏共有四子。他们此时站在幕伏的营帐前,保护他周全。同时,接到命令的所有不败军军队开始聚集。

        “怎么,真的准备从我的胯下钻过去?”

        星则渊嘴角一勾,道:

        “我听过一句话,特别适合你。”

        “什么话?”

        “人狂没好事,狗狂挨砖头!”

        “哼!”

        紫雏草雉邪魅一笑,三把飞刀从展开的黑袍中飞出,飞刀刃面全是倒刺,犹如钢化的锯齿草,只要划中人的皮肤便会令人持续掉血。

        飞刀在一道金光中被星则渊抓在手中,他将其扔在地上,语气冷嘲。

        “如果你狂妄的资本是它,恐怕有些不够!”

        紫雏草雉听完身体闪出,星则渊躲过一招,站在原地耸了耸肩。紫雏草雉面孔变得狰狞,他冲上天空,黑袍展开,其中数十把飞刀快速转动。

        “小孩子还是别上战场玩弄刀具了,回家喝奶吧!”

        飞刀在身体四周旋转,带起的锋利气浪形成一个圆盘,手臂一指,飞刀落下,瑟瑟之风令不败军和角鹰小队连忙后退。

        星则渊的速度很快,他的身后拖出一道金光,闪过飞刀朝着天空中的紫雏草雉而去。

        飞速转动的飞刀可斩山岳,星则渊眼前再次出现两把。

        催动——钢铁城堡!

        咒文撑开,金色的光中灰黑色的盾牌挡住数十道飞刀,拥有两颗星神的紫雏草雉见此觉得丢了颜面,自己可是不败军中最强的人,平时面对皇室军,一把飞刀便可杀数十人甚至百人,现在对星则渊却没半点作用?

        “你能挡,他们可不能!”

        手指一曲,飞刀转向,掠向星则渊的飞刀朝着角鹰小队的人而去,飞鸟雪亮挡住三把,却还有四把。

        “我倒要看看,你能救谁?”

        紫雏草雉笑容桀桀,飞刀是从四个方向飞出的,星则渊怎么可能接得住!

        “最讨厌这种选择!”

        星则渊想起大佣兵城的战斗,幼幽和小符同时面对攻击,受伤的他只有能力救一个,他选择了幼幽,所以沫死了!他本不该怪自己,但他是团长,却没有保护团员的能力。那日他身受重伤,肩扛数百发炮弹,身受数颗夺命的子弹,面对强悍的中将,他没有选择,也没得选!但现在不同!

        随一缕乌气,恶魔双翼展开,星则渊将角鹰小队笼罩在其中,四道飞刀被弹开,星则渊面朝落到地上的紫雏草雉,语气冰冷的说:

        “只有小孩才做选择,这些人我全救!”

        紫雏草雉低估星则渊了,他手臂一伸,无数铁器聚集。胸膛中的星神有纹轴转动,这是一颗链星神,不是星则渊曾经见过的色星神——“铁之乾坤”,它可以赐予拥有者控制物体的能力。

        杂乱的刀剑在紫雏草雉的控制下指向星则渊,无数刀剑锋芒,寒星闪烁。

        “送葬钢雨!”

        刀剑从四面八方落下,星则渊无路可走。后者不守反攻,背后是长着绒毛的膜翼和猿熊,身体弯曲,而后上冲。

        钢铁本坚硬,但在巨兽的高温下变成赤红色的铁水,高温的铁水落下,洒向角鹰小队。

        “一角——牛鬼!”

        右手持刀,左掌搭臂膀,暴雪的刀背靠在左侧的肩边,牛鬼魔神之象出现在其身后。飞鸟雪亮施展猛烈斩击,一刀后,气浪萧萧,铁水向一侧倾洒,角鹰小队由此无事。

        升上天空的星则渊化解紫雏草雉的攻击,而后闪至其身后。同时运用两股力量的他可以释放出八阶神兽的实力,等同两颗星神两颗大星团,仅次世界政府上将。

        背后热冷交加,紫雏草雉眼瞳一凝,想斜眼去看背后的人,却被其狠狠的按在地上。

        脸部着地的紫雏草雉如撞地陨星,星则渊手外有一虚化猿爪,猿爪将他的头打在地上,超凡的速度令大地猛地轰出一个大坑。

        大坑蔓延,随着巨响呈一千米宽,不败军和角鹰小队皆在其中下落。

        “保持队形!”

        飞鸟雪亮说时,星则渊的手臂承受着无比恐怖的反抗力。紫雏草雉不愧是不败军中实力最强的男人,他在反抗,两颗星神释放剧烈的光彩。但无论他如何用力,就是挣脱不开星则渊的手掌。

        深吸一口气,左眼为熔浆,右眼为深渊的星则渊在大家眼中犹如一个恐怖的恶魔,他的声音传遍整个军营,从大坑的中心逐渐向四周散去。数千米内都是士兵,不败军的士兵们在轰出大坑的气浪中面露惊骇。

        一直以来,很难靠岸的皇室军拿紫雏草雉没半点办法,但现在,他被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的小子狠狠按在地上无法动弹。他引以为傲的三米身高,在星则渊两百米宽的膜翼和数十米高的巨兽前毫无可比性。

        “幕伏,出来!”

        一系列动作完成的游刃有余,星则渊瞬间成了角鹰小队心中的神,也成了不败军眼中的裁决者!这场摧枯拉朽的战斗,难道真的要结束了?不会吧?一个人的出现,既然可以改变整场战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