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小哥


        连续几日的阴天过去,今日阳光大好,碧空万里无云,大海平静安和。

        飞鸟雪亮站在码头,面朝大海伸出伤痕累累的手臂。大和国是一个岛国,国民所用资源大多都是大海给予,他们是大海的孩子,他们熟悉大海,熟悉海水,熟悉大海上的风和它的一切。

        手臂微凉,雪亮感受着从东南部吹来的海风。

        “是西南风,准备出发!”

        “是!”

        战士们高声回答,第一排的老兵给之后的战士分苹果,这些红彤彤的苹果是昨日百姓们凑齐的。

        星则渊也分到一个苹果,但队伍中有一人双手空空。

        “少了一个?”

        飞鸟雪亮走到那个年轻的战士身前,打量一番问:

        “战士,报上你的部队称号!”

        年轻的战士停顿片刻,有些心虚。

        “报告!没有!”

        “没有?”

        这次的角鹰小队只有二百九十九个人,星则渊一直站在旁边,但十五排每排二十人的队伍现在已站满。

        “报告!”

        在年轻战士身边,一位老兵朗声道:

        “报告大将军,他是我儿子,我想带他上战场!”

        “不行。”

        飞鸟雪亮一口拒绝,他低声对老兵说:

        “他太小了,还没满二十岁吧?婚都没结,得给你们家留个后!”

        “将军,他可以的!”

        老兵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双目发亮的对飞鸟雪亮说:

        “他想光宗耀祖,想陪我一起上战场,将军,给他一个机会吧!”

        “将军,我今天虽然只有十九岁,但已拥有一颗大星团,我可以上战场!可以保卫国家!可以保护人民!可以为王室奉献自己的力量!”

        皇室军只招二十岁以上的健康男性,这个青年显然不满足要求,但那满腔的情怀,让飞鸟雪亮沉默两秒。

        “有这等情怀是好事,但军规如山,不能违背!”

        雪亮说罢,摆手让他走。

        “将军,给我一次机会吧!”

        十九岁在雪亮眼中只是孩子,他单膝下跪,目光真挚。

        “将军,十六年了,我好不容易长大,让我奉献一份自己的力量吧!求将军!”

        老兵态度坚定,也想让自己的儿子留下来,普通父母都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上战场,怕他们受伤或死亡。但老兵不同,老兵想让儿子经历战争的洗礼,成为一个有担当的真男人!

        雪亮眼神一撇,道:

        “和你儿子来第一排!”

        “是!”

        一老一少走上前,青年看向星则渊,后者一直站在队伍外面,器宇不凡。

        将自己的苹果递给青年,飞鸟雪亮说:

        “诸位!这是户都百姓送给你们的礼物,把它吃了,准备出发!”

        “是!”

        整齐的回答后,是战士们张开的大嘴和苹果被咬动的清脆声。星则渊将手中苹果掰成两半,一半递给飞鸟雪亮。

        大家都很珍惜甘甜的苹果,这种代表“平安”的水果价格不菲,他们一口紧接一口,汁水在明媚的阳光下发出晶莹的光。星则渊和飞鸟雪亮站在一起,三百战士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乃此次角鹰小队的副队长,职位仅次飞鸟雪亮。

        他们都不懂为什么他能胜任这个位置,但没人问将军,也没人问他。

        战士们心情沉重,大和国没有送征的传统,只有迎兵返乡的习俗。果核被嚼碎咽下,他们不想浪费任何一点粮食,清晨天气微凉,苹果的清甜将他们的精神提到巅峰。

        “登船!”

        三百战士快速走上早已准备好的战船,两百人进入船舱,这种战船里安置了五十个大型木质划桨,每个都需要四名战士一起摇动。

        船按着计划好的航线出发,星则渊和飞鸟雪亮站在船头,吹着凉爽的海风。战船速度很快,两个时辰后,战船轻微转变方向,朝东北部的他们开始向西北方向全速前进。

        飞鸟至信对星则渊说:

        “以我们的速度,三个时辰就能到!”

        “挺快的!”

        “但我还是有些担心!”

        “没事儿,有我呢!”

        星则渊自信的说:

        “可以让大家休息休息了,不用全速前进,这么急也没有。”

        “好吧!”

        星则渊指挥时很沉稳,显得无比成熟,他以前是团长,这种事信手拈来。

        “让大家都出来休息休息吧!”

        战士们站在甲板上,满怀好奇心的青年站在栏杆边看手中的照片,星则渊注意到他,走过来说:

        “女友吗?”

        “是,副队长!”

        “别这么叫我,我就比你大一点!”

        青年挠了挠头,显得有些为难。

        “你叫什么?”

        “鹤落。”

        “真是个充满文艺的名字,我叫星则渊。”

        “星则渊大人,您今年多大啊?”

        “二十!”

        “您的实力呢?”

        “一颗星神两颗小星团。”

        “好强啊!”

        “多加修行,说不定你以后可以超越我。”

        鹤落把女友的照片放在胸口内的口袋里,这是他自己缝制的,专门用来装她的照片。

        “谢谢星则渊大人!”

        “如果不介意,叫我声哥吧,我不喜欢大人大人的叫,我和你没什么区别!”

        星则渊觉得自己还不及鹤落,因为他保护不了自己爱的人,就连她的下落在哪都不明。

        “哥,你真是我偶像,年少有为!”

        星则渊苦涩的笑了一下,什么年少有为,只是故作深沉。

        “星则渊,一直这么下去吗?”

        飞鸟雪亮下令,简单休息十分钟后,战士们在甲板上整齐站队。

        “缓慢前进,别让大家太累,现在不需要这么拼命!”

        飞鸟雪亮默默点了点头,星则渊总给他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觉,或许是他那天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强,让雪亮在心中自己说服自己,从而选择去相信星则渊!

        大家都很紧张,在船上握住巨弩的鹤落时不时看眼星则渊,他像平静的大海,很长时间独自一人,一句话也不说,只看着前方,身上没有任何武器的他毫不慌乱。

        “鹤落!集中精神注意四周!”

        “是,父亲!”

        “你刚才走神了?”

        “是的,父亲!”

        “你手握巨弩,保护的是大家的生命,如果因为你的疏忽让大家受难,后悔一辈子都没用!”

        “明白了,父亲!”

        鹤落不想给父亲丢人,始终盯着自己看管的一个方向。他脚步站稳,手指在扳机上摩擦。只有新手才会这么做,老手担心误射,追求精准,新手却担心自己反应迟钝。

        他们进入东海航行,速度缓慢,原本全速便可赶到的四个小时成了飘渺的无定期。

        星则渊靠在桅杆上,闭着眼睛似乎在睡觉。以前的他会在上午修行,现在却懒得那么做,他一点精神都没有,因为他们不在。

        “进入内海区了,都打起精神!”

        飞鸟雪亮说时,星则渊起身。

        “将军,让大家加快速度,令船冲上沙滩。”

        “为何?”

        “只有那样才能稳住船,要是停在海里会有风浪。”

        “好!”

        他们这么多人,将搁浅的战船推进海里不算困难。

        五十个巨型船桨加快摆动,随之而起的是梭形战船的速度,风帆胀满,五十架巨弩上好弩箭,随时可以射出。飞鸟雪亮抓住手中的“暴雪”,胸膛中的两颗星神慢慢催动,他们都很紧张,害怕不明的怪物伸来血腥的带刺头颅。

        “可以看到海岸了!”

        星则渊微微一笑,他就知道不会有事。不管那怪物有多强,都不可能无视十首计蒙的存在。

        战船冲上沙滩,船身猛地晃动,战士们脚步踉跄,栽倒在甲板上。

        “我说过,不会有事的。”

        飞鸟雪亮大喜,这六个小时他一直在担心会有意外产生,如果在奈良岛内海处遭受怪物袭击,他们的计划就会被打乱,精兵和自己可能都回不去。

        奈良岛和飞鸟岛只隔了一个大海峡,受到创伤还能在队伍的增援下游回去。但现在不行,因为他们是绕道前进,现在位于广阔的东海,没有援兵,根本游不回去。

        所幸他担心的都没有发生,在船靠岸的那一刻,飞鸟雪亮心中落下一块石头,看来星则渊说的都是对的!

        “上岸吗?”

        雪亮现在十分信任星则渊,后者摇了摇头,说:

        “不了!就在这里做饭吧!吃完好好休息。”

        “好!”

        飞鸟雪亮一挥手,立马有人开始准备午餐。

        船是战船,厨房小,要供应三百人的午餐有些困难,但沙滩大,各种材料他们都带了。

        “将军,与我上岸一趟。”

        “好!”

        “之前我给你说过的那户人家就在这,十首计蒙也在!”

        指了指田间的一所小房子,雪亮突发奇想。

        “可以让十首计蒙加入我们吗?”

        “不知道,但可以争取一下!”

        看了看四周,这里的田地荒芜了很多,远处是山林和大路。

        “会不会有人监视我们?这里毕竟是海岸!”

        “不会!十首计蒙的凶名已经传出去了,有不少不败军死在他手里。”

        “那就好!”

        见人走上田埂,云衣和谷雨都移来目光,虽然她们不认识雪亮,但看到星则渊便不担心。

        “大哥哥!”

        双手满是泥巴的谷雨朝星则渊跑来,她在星则渊面前停下,扬起自己的小手,星则渊蹲下抱了抱她,谷雨眯着笑,为了不碰到星则渊的衣服所以两手伸开。

        “谷雨在帮妈妈干活吗?”

        “对啊对啊。”

        “真听话。”

        可爱的谷雨笑盈盈的,却令雪亮心里一塞,男人被抓去当兵,不止女人要承担繁重的家务,连小孩儿也要吗?

        “叔叔好,你是大哥哥的朋友吗?”

        “对!”

        云衣站在谷雨身后拉住她的小手,他先对星则渊笑了笑,而后对飞鸟雪亮礼貌的微微弯腰。

        “屋里请!”

        星则渊对云衣说不必。

        “我们就在田埂下的沙滩上,上来看看。计蒙呢?”

        “去打水了!”

        谷雨蹦蹦跳跳的,跑去小河帮计蒙。

        “吃过午饭了吗?”

        “没呢!”

        云衣有些腼腆,完美诠释着农家女的卑微。

        “我去让他们多做一些,好分给大家!”

        雪亮走时,云衣看着他的背影问:

        “团长,他是?”

        “皇室军的大将军,我们此次前来,是为了结束这场战争。”

        云衣穿的和服打了很多补丁,她呆在原地,有些难以置信,她重新看向飞鸟雪亮伟岸的背影,这场战争,真的要结束了吗?她的丈夫还活着吗?她的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吗?

        星则渊帮云衣干农活,半个时辰后,一个士兵端着四人量的饭过来。

        “副队,饭做好了!”

        “好!你也去吃饭吧。”

        “是!”

        战士们的军粮不多,但有两袋白花花的大米,大米配干肉和野草,煮成一锅喷香扑鼻的咸粥。除了云衣家,她的邻居也可以享用一大碗稠粥。她们在胆怯中庆幸,皇室军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