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千思万想


        眼睛慢慢睁开,闯入眼帘的是较粗制的布料床帘,房间是木屋,饰品精致,还有几盆鲜花。刚睡醒的人和深夜发困的人一样双眼看不清东西,他揉了揉眼睛,一个简单的动作引得全身剧痛。

        “别动,你伤的太重了。”

        一道沧桑沉稳的男声发出,罗天不停眨眼,想看清眼前的人。但当他眼前的身影变得清晰时,罗天吓的跳了起来。

        他瞳孔缩成一豆,蛇……蛇!

        “啊……妈妈呀!别吃我,别吃我!”

        罗天双手挡在眼前,这什么蛇啊?咋这么大?天生怕蛇的罗天心脏一阵狂跳,恐怖啊恐怖。害怕!害怕!

        “罗天,好好看我!”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啊?我是不是已经死了,你是哪路死神啊?见到沫没啊?你把他叫过来,我和他走就行了,别动我,我害怕!”

        罗天的声音带着哭腔,二十米长的黑色蛇尾将他的手摆了下来,罗天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觉得眼前的大蛇有点眼熟。

        “你是……天?”

        “叫叔!”

        罗天没来得及叫,他高兴的走下床,之前那一跳让他的伤口绷开,血染湿衣服。但他依旧兴奋,坐在床上,罗天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高兴的嘴角上扬,他以为自己进入“任天”必死无疑,没想到还活着。

        “我没死?妈,我不算不孝子了,我没让你白发人送黑发人!小星,我没死,三年后,我一定回大佣兵城,陪你再战世界政府。那时的我,一定可以成为红盾中的超强战力。”

        罗天自言自语,急切的问:

        “天叔,我昏迷了多久?”

        “现在六月三号,自己算。”

        “才一个月?”

        罗天有些难以置信,天看到他的表情,笑说:

        “怎么,觉得自己昏迷的时间太短了?”

        “比我想象的短。”

        天是尘世墨蚺,等同巫咸国巫谷城守护兽的存在。虽然罗天怕蛇,但看到他还是觉得心安,起码他还活着,而且到了巫谷城,算一件很幸运的事。

        “因为给你用了很多珍贵的药膏。”

        摸了摸左手上的手链,罗天不算客气。他笑着问:

        “绛旋呢?”

        “她在回不死宫的路上!”

        “不死宫?”

        “你们离开后,她成功获得巫咸国巫女之职。”

        “听起来很厉害。”

        “当然!”

        天像一个沉稳的老男人,说起绛旋时面带骄傲。

        “为了这个位置,她经历重重选拔,又度过了两年艰辛的考核期。就是想让你们有个安身之所,现在整个巫咸国都可以被她调动,你在这里绝对安全。”

        “听来挺轻松的,实际上很难吧?”

        “嗯!”

        罗天坐在床上,语气略悲的说:

        “如果绛旋知道红盾的事,肯定会伤心的。”

        “她已经知道了,关于黑水战役。”

        “黑水战役?黑水州的大佣兵城吗?”

        “嗯!”

        “天叔你是怎么知道的?”

        “自从你们走后,绛旋一直很想你们,所以我和他父亲一直在关注你们的动态。再加上世界政府的报纸通过信鸽遍布各地,我们知道并不算难。”

        “不知道大家怎么样了?”

        “应该和你一样好运。”

        “如果那样就好了。”

        罗天不喜欢在熟悉的人面前流露自己的悲观情绪,他笑着说:

        “我们三年后还要聚集,希望那时候大家都在。”

        “这三年间你准备干什么?”

        “拜师学艺!”

        罗天捏紧双拳,他以习惯熟练的动作摸脖间的项链,却碰了个空。焦心的罗天皱起眉,难怪他一直觉得少了点什么,原来是神农鼎,估计是落在大佣兵城外的平原了。少了它罗天的战斗力会大幅度下降,所以他更要提升自己!

        “在那场战斗中,我的作用并不大,不然沫也不会死。这三年我们约定好了,各自修行,为了变强,我想拜无尘爷爷为师。”

        “没想到你还记得他。”

        那个疯疯癫癫的老男人还在火葬场工作,要是他知道有人愿拜他为师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离开巫谷城时无尘爷爷送了我一本手册,里面详细记载着各种珍贵药品的药性,他肯定是个学识深厚的人吧?”

        “算是吧。”

        天说:

        “先好好休息,等你伤势好了再说拜师的事。”

        “你要出去吗?”

        “嗯!我去给绛天汇报一声,说你醒了,不过不会打扰你休息的。”

        “谢谢你,天叔。”

        “不用谢,小旋千思万想的就是你们。”

        天离去,罗天躺在床上,他首先考虑的不是如何感谢绛天等人的救命之恩,而是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

        巫谷城

        西城墙

        天二十米的身躯盘在一侧,说:

        “他醒了。”

        绛天点了点头,而后惆怅的说:

        “小旋对他们太上心了,一听到消息既然私自跑了回来,不知道会不会受到不死宫长老们的惩罚。”

        “应该没事,她现在可是真正的巫女。”

        绛天摇头。

        “资质虽好,却没经验,她说不过那些长老的。”

        “那就看她自己了。”

        绛天长输一口气,眼中的白马早已消失,他还是不忍离去,这么久了,他依旧不放心自己的女儿。孩子在父母的眼中,永远都是孩子!

        “罗天怎么办?他刚才说想拜绛无尘为师。”

        “拜师?哦……对,他们都是巫医师,拜师就拜师吧,反正都是自家人。怎么了?你害怕世界政府找上门?”

        绛天和天犹如亲兄弟,前者打趣,后者如人一般狡黠的笑,他随意的说:

        “怕是不怕,世界政府虽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组织,但我巫咸国的整体力量足以和神媲美。我就是担心罗天带来的坏消息会让绛旋伤心。”

        “小旋要是听到你说这话肯定感动。”

        绛天是绛旋的亲生父亲,除了他,天也把她当自己的女儿。

        “哎!她现在……应该在想星则渊吧。”

        绛天和天在很久之前就发现绛旋喜欢星则渊,但后者是天上的云,鸟儿是留不住云彩的。

        巫谷城坐落在海边,距离其他城市较远,自此上次“假佣兵事件”后,十个城邦间的联系皆加强。要是这种事多出几次,巫咸国会大乱!

        离开巫谷城,绛旋往西南方向走,她骑着马,奔驰在田间的小路上。

        绛旋的美眸依旧很亮,犹如蕴含一片浩瀚的星海,她变长的头发用白色的檀纸包着,外用麻线扎上。

        身上的白色肌襦袢和碰踝的红裙在风中向后飘,犹如带风的使者。白衣下的赤青双蛇若隐若现,绛旋骑着白色的骏马,跑过清醒的田地,跑过平坦的草原,跃过山,踏过河,所有春夏该见到的美景她都可以在回去的路上看见,唯独不见心中的少年。

        不善骑马的绛旋拉着松弛的缰绳,在星光闪耀时,她登上山峰。站在山峰之巅的绛旋是骑着天马的巫女,下一刻就要飞上苍穹。

        绛旋忧心忡忡,她知道沫死了,那其他人呢?她走的时候罗天还未苏醒,他伤的很重,手上依旧戴着十一节手链。两年多了,她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罗天和她一样还戴着那个手链,伤心他们两年没见,见面时罗天却躺在床上无法动弹。

        听父亲说,罗天是在田里被发现的。他躺在麦田里,压倒不少麦秆。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码头的士兵也没发现任何动静,他像两年前的红盾一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巫谷城,只不过两年前有十个人,现在他却单独一人。

        当初红盾前来这里拯救巫谷,现在巫谷城的百姓背着他狂奔回家。

        绛旋看向月亮,脸上没有丝毫笑容,天马跃下悬崖,在天空中滑翔,而后落在四面山峰的不死宫中。

        不死宫后不死树,不死树上不死果。月星隐曜的皎洁光辉洒过树枝,从参天大树上下落。绛旋牵着马,神秘宫殿中一位老者走了出来。老者面目祥和,他看了看马儿,为它脱掉缰绳和马鞍。白色天马离开,绛旋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站在佝偻矮小的老者身边。

        “回家了?”

        “嗯!”

        “出什么事了吗?”

        “红盾的人回来了,我回去看了看。”

        “别一副做错事的样子,现在你是不死巫女,谁都没法让你低头认错,除了你自己。”

        这个语气温柔的老爷爷是不死宫二长老,他的白发作圆髻,嘴里只剩两颗牙了。

        “谢谢你,二长老爷爷。”

        “不用谢,你是巫女,辅佐你是我的工作。”

        “大长老没生气吧?”

        一说到大长老,绛旋的语气就变得略微畏惧,比起二长老,大长老的脾气要差得多,作为巫咸国最长寿的人,绛旋平时很怕气到她。老人家气不得,那样对身体不好。

        “放心吧,没生气。她还说你称职,早上和不死树沟通完才走,不过下次可别这样,免得我们担心。”

        “好的,二长老爷爷!”

        “对了,你说红盾,是你以前说过拯救巫谷城的佣兵团吗?”

        绛旋点了点头,刚开始选拔的时候十个长老都很严肃,甚至还有些凶,时间越久,他们越和蔼。特别是确定绛旋为巫女后,十位长老格外照顾她。两年的考察期过去,他们曾欢快畅谈。

        除了巫谷城,绛旋说的最多的便是红盾佣兵团,还和十位长老一起分享过红盾在外界的事,这些年迈的长老都很喜欢年轻人。

        “我无意看到了你房间中的报纸……”

        “对不起,二长老爷爷,我不该把外界的报纸带进不死宫。”

        “没关系,就当给我开开眼好了,这还是老头子我第一次见呢。”

        “谢谢爷爷。”

        十位长老中,二长老对她最好,如待亲人。

        “报纸中说红盾进入‘任天’四分五散了,原来是到了我们这?”

        “只有一人来了。”

        “其他人呢?”

        望向天空,绛旋摇了摇头。

        “不知道,不过他们肯定不会有事……”

        绛旋眼中的光犹如星辰般闪亮,看的二长老微笑。

        “团长说了,说三年后再会,我相信他们!”

        俏脸坚定,犹如满怀信仰,二长老默默的点了点头。比起死气沉沉的老年人,年轻人才是真正的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