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三百二十一章 醒来不见他


        “啧!这是……哪啊?”

        大脑一片模糊,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穷凌想起身,却发现自己动弹不了,他极力想睁开双眼,却只能看到一片虚无。他的脑海里慢慢浮现之前发生的事,沫的死让他心如刀割。

        在悲凉中,他的记忆慢慢恢复,他想起来了,他们进入了“任天”星阵,在风浪中,他失去了最后的意识。不知道现在大家怎么样了?

        小星受了重伤,不知道到了何处?甘索的心脏在战斗时便开始剧烈疼痛,现在的他估计已开始催动返生咒文。他还有机会活,相比之下,穷凌十分担心凡奥她们,一个个柔弱的女子,究竟会在何处?还是已月坠花折?

        “呸!”

        骂了自己一句,穷凌胸口的陨星玉佩发出一点光亮,他在疗伤,几天后才睁眼。

        在一个沙滩边站了起来,穷凌四顾,难怪觉得冷,原来靠着大海?但为什么一直没听到海浪声呢?穷凌看着这片没有流动的海,心生无比诧异。

        岛屿宽广,平坦且望不到尽头,灰色的小岛处处都是墓碑,穷凌孤单一人沿着岛屿走,他没有立即走上小岛,而是先观察四周。果真只有失去才知道有多依赖,穷凌以前是个比较鲁莽的人,认定了就去做,从不过多思考,因此常常吃亏。

        自从加入红盾,星则渊和大家会安排好所有事,他往往不用多想,四年了,久而久之成了习惯,现在和大家分开,他竟有些不习惯,他在脑海中学着星则渊观察四周地形的模样,然后才从沙滩上岸。

        四周有些诡异,海洋和岛都是灰色的,连云和土都是,穷凌的伤势没有痊愈,他踱步在岛上,似乎与四周融为一体。黑色的身体显得悲悯,他摸了摸自己手腕处的手链,这是他全身上下唯一有价值的东西,他相信大家可以重聚。

        “你醒了?”

        洪亮的声音犹如莽荒巨兽,穷凌半蹲马步,眼看四周,一个简单的动作令其身体剧烈疼痛。虽然不知道那场战役过去了多久,但他的伤势依旧铭记悲惨的战斗。

        “你是谁?”

        “这里的主人!”

        穷凌面孔冷峻,斜眼看了看四周,他的实力是六阶,既然察觉不出这道声音的源泉在哪?

        “这是哪片海域?”

        “元初界的死海!”

        “元初界?”

        “没错。”

        世界生前之气乃混沌,天开之后诞元气,元气在物,此生不可缺分。传说世界上所有生物都来源于这个界域,元初界和东西域界不同,它不是大陆,而是一片宽广的海域。这片海域变化末端,且有远古巨兽出没,其中的奥秘被探索数万年也没有结果。

        元初界是危险和死亡的代言词,穷凌觉得四周很奇怪,怎么也不像元初界,特别是那片海,没有一点生气。

        “我儿时在元初界边缘的小岛上生活过,那里的大海可没这么平静。”

        穷凌没有立即相信一个陌生人,况且他还不知道说话之物究竟是不是人。

        “所以说,这是死海!”

        穷凌没有耐心,他怒冲冲的问:

        “那你是谁?”

        “我是这片海的主人,你的前辈!”

        “前辈?抱歉,我不认识你。”

        穷凌语气轻蔑,他会有前辈?他是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的罪子,哪来的前辈?

        “小伙子,别着急,我看得出来,你身体里有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的血脉,更能掌握混沌之炁。”

        “哦!”

        穷凌坐在地上,不想听这个震耳欲聋的声音。

        “告诉我怎么离开这?”

        “虽然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你去外界肯定会引来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的注意,你这样的人活到现在很不容易,真的要离开?”

        “难道我留在这就可以躲开他们?”

        “当然不能,不管你躲到哪,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都可以找到你,他们能力很强。”

        “那你废什么话?”

        虽然星则渊说过三年后再会,但穷凌担心大家,他想去找大家,特别是凡奥,他只有一年的时间了,一年后他就要开始逃亡,沉默已久的两仪圣兽一动手估计就可以找到他,所以在此之前,他想再见大家一面。

        他心急如焚,那道声音也没好气。

        “以你这样的实力,出去又如何?等着被他们带回神兽之园?”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只用告诉我出路。”

        灰色的死海和岛屿一样无边无沿,穷凌不想胡乱在海上跑。他虽然有很强的滞空能力,但还不能飞,若走错方向就会一直待在海上,那样会很危险。

        “死海无边,没有出路。”

        “你是不是成心刁难我?没有路的话我是怎么过来的?”

        “沙滩上少了一粒沙,你便来了。”

        穷凌心乱如麻,觉得一切都很烦,他身体中的混沌之炁慢慢涌出体内,像无声的威胁。

        “当然!我可以告诉你出去的方法,但前提是你得打败我。”

        “出来!”

        应声出现的是一个和穷凌丝毫不差的人,只不过他面色阴翳,全为灰色。

        “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好奇我是谁吗?我现在告诉你,我是九阶神兽创世龟。”

        “啥玩意?九阶?”

        穷凌不以为然的大笑:

        “谁不知道世界上只有夔王是真正的九阶神兽?”

        “我只是不想出去争名夺利,况且这里需要我守护。”

        “说的真好听!”

        穷凌的右腿迅速包裹混沌之炁,世界上有很多神兽拥有九阶神兽的血脉,但真正到达那个实力的只有一人。面对这种谎言家,他定要将其拆穿,他可不想将自己的时间花在这个没意义的地方。

        不过隐约间,他又觉得创世龟这个名字在哪听到过。

        “要来试试吗?只用打败我即可!”

        灰色的穷凌摊开手掌,穷凌准备出腿,霎时间动作暂停,背后踢来一脚,令其在满是灰色墓碑的岛屿上爆射出数千米。

        双脚插进岛里,将两排墓碑快速碰断,停下来时穷凌面露惊愕。这等攻击速度已超过当初在大佣兵城遇到的中将,难道他真的是九阶神兽?穷凌来不及多想,战斗的本能让他停下后迅速跳起,而后催动混沌之炁踢向灰色的自己。

        在灰色的天地里,穷凌不断向“自己”进攻,他爆发出的力量自以为没减弱,却被轻松挡下。

        “看到了吧?随便一个分身就能将你的攻击化解,你出去有什么用?”

        穷凌不服输,还想准备进攻,却被一只手反扣住,脸贴在地上,灰色的穷凌说:

        “我突然想做你师父,你意向如何?”

        “为什么?”

        “因为你能控制混沌之炁,这样的人不多,我不知道是谁把你送进来的,但既然你来了,我们就算有缘,这百年我一个人过的无趣,陪我在这玩玩?”

        “你能教我什么?”

        穷凌有些心动,如果他真的有九阶实力,如果他真的能让自己变强,他不介意拜他为师,他曾经的桀骜和冰冷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他只想变强。面对两仪圣兽,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如何保护红盾的其他人?

        “教你所有你想学的一切!”

        扣住他的手臂松开,灰色的穷凌绕着他转圈,老气横秋的说:

        “你体内有两种血脉,你虽然都使用过,但没完全开发,我可以教你如何一起使用它们。”

        男人在穷凌身边曲腿蹲下,穷凌躺在地上,看着这个全身灰色的男人。他总感觉这一幕有些诡异,像在梦里和自己想象的人对话,可能是因为上次战斗的后遗症,让他还没恢复精神。

        “需要多长时间?”

        “一年!”

        竖起一根指头,穷凌心中一紧,如果这一年他可以提升实力,或许可以逃过这个命运。强压住心头的念想,他很想去找凡奥,但她究竟在哪啊?他该去哪找?

        穷凌紧锁眉头,而后坚定的点头。

        “好,我拜你为师!”

        “好!”

        洪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宽广的死海,希望这一年自己能变强,然后回到大家身边。为了再次和大家相遇,他得先活下去,不被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抓住。

        在他下定决心时,灰色的“穷凌”化为一滩灰沙,随之出现的是一个魁梧的男人,男人光头,浑身都是纹身。灰色的纹身看不出模样,他慢慢走到穷凌面前,在后者还没看清他时,魁梧的男人说:

        “现在给你上第一课!”

        “内容是什么?”

        “养伤!”

        手掌带出一道柔和的光,光没有颜色,单调的像透明的水团。

        穷凌倒下,四周都是竖起的墓碑,让他像涅槃重生的凤凰。

        “真好奇你之前经历了什么,既然浑身是伤?”

        魁梧的男人是创世龟的化身,这片世界就是这样,只有灰色。一个人待了数百年,终于有人可以陪他一年了,即便没有拜师礼,他也愿意留下穷凌。之前他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情绪,实际上他心情无比激动,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终于有活物了!

        穷凌的伤势以一种夸张的速度恢复,他在昏阙中呼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真是有趣。”

        男人的肌肉犹如长满青苔的顽石,他鼓着胳膊,看着穷凌沉睡的侧颜。

        世界上的另一处,一对眼睛睁开,她看了看四周,一面旗帜挂在朴素的房间里。

        她想说话,却像哑巴一样开不了口,一直想坐起来的她身体剧痛,女人很快屈服,庆幸自己还活着。

        看着天花板,外面是一片蓝天,那天的大雨终于过去了,她在心中祝福,嘴唇微微呢喃。

        “穷凌,大家,你们肯定也还活着?”

        “醒了?先别乱动,你身上的伤势还没好!”

        躺在床上的女子点了点头,她侧脸如矢锋利,马尾散开披在枕上。

        她嗓子发哑,用很小的声音问了一句。

        “这是哪?”

        “百民国!”

        救他的青年暖心一笑,将头上的牛角帽往上揭了揭,他佩服的说:

        “不愧是红盾佣兵团,不管面对什么都能这么淡定。”

        “你知道?”

        躺在床上的女子本能的谨慎起来,青年察觉到她的尖锐目光,说:

        “嗯!我看到报纸了,你的团长是梦氏。虽然我们两方不算友军,但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我叫库里派尔,盖德军第五军第一队队长!”

        “盖德军……”

        红盾佣兵团和盖德军没什么交际,她想了想,忍着头疼问:

        “盗颜·佳科斯在吗?”

        “他还没回来,看到报纸的那一天便去黑水州了。”

        “哦!”

        女子偏着头,想到死去的沫。

        “呃……那你好好休息,饭点叫你。”

        库里派尔见她不想说话所以起身离开,凡奥躺在床上,幽幽的说:

        “谢谢!”

        “没关系,应该的!”

        库里派尔走出房间关上门,一滴泪划过凡奥的眼角,落在简陋的枕头上。她抽泣起来,苍白的手抓住薄被子。

        “穷凌,我好想你,你一定不能有事……”

        红盾将在三年后汇聚,凡奥担心穷凌挺不过这三年,一定别被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抓住,一定不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