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一跪谢恩情


        橘黄色的星阵释放出微弱的光,光辉在雨中变成氤氲,像迷雾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小符的眼眶被橘黄色的光充满,无色的瞳孔慢慢恢复正常,她看着大家,身边的大家都准备跟着星则渊的决定走。

        他们都很信赖他,一路走来,星则渊从未让他们失望,如果说细心可以用一时的热情伪装,那年复一年的付出让他们相信星则渊的为人。若不是还有幼幽,星则渊说不定会舍弃自己的生命保佑大家。

        他对同伴太好了,好到夜晚盖上被子,好到用生命去保护他们。无论是在十日之都,在死亡岛或者在巫咸国,星则渊都无时不刻证明着自己,他的无心举动都十分暖心。

        团里的女孩们一致觉得星则渊是个完美的人,他用自己的温和将所有的性格融合在一起。可以在朋友面前真挚,可以在敌人面前冷峻,也可以在坏人面前狡猾。

        在小符的眸子中,星则渊站在大家身前,他矗立在天地间,犹如一面真正的红色盾牌。红色是他向阳的心,盾牌是他要保护大家的誓言。

        双脚踩在泥泞里,脚步与肩同宽,这是最稳定的站姿,星则渊担心自己会倒下,他的大脑已混乱。经历过无数炮火和攻击的他看到的人都是模糊带重影的。

        他面对北辰·曦和,面对焚净,面对明日梦和鹦鹉通讯器中的光启·望舒,他站在大家身前,替大家承受所有的压力,他拥有一个伟大的人该有的勇敢。

        “我们选择……”

        “等一下!”

        在燕双惊讶的目光中,小符说:

        “我们选择‘任天’!”

        “小符?”

        星则渊转身,小符的裤子上全是塞满杂草的泥,她目光坚定,虽然身上和脸上都染上污泥,但依旧遮掩不住小脸倾城的轮廓。

        “团长,相信我,我已经在占卜中遇见过了!”

        眼泪和雨水融合,小符现在终于知道消失的人是谁了。

        “好!”

        星则渊毫不犹豫的伸出可一拳捶飞百人的手臂,他指了指四十米外的“任天”,说:

        “我们选择它!”

        “你确定?”

        焚净本来是想让红盾知难而退,没想到他会迎难而上。

        “确定!”

        “就因为她的一句话,你就选择带领自己的团员陷入危险的境地?”

        “小符是红盾的星祭师,她比你们的流言蜚语更可靠!”

        星则渊坚定的扶起罗天和甘索,而后走到“任天”前。

        “星则渊,你不能带殿下和段琴小姐进‘任天’星阵!”

        燕双上前,却被焚净拦住。

        虽然燕国是东域界最强的实力之一,段氏商行的实力也十分强横,只要段金龙一不开心,便可以垄断商行,让东西域界的联系就此间断,那样损失的便是西域界,间接损失的是新世界和世界政府。但于整个西域界前,焚净不能让燕双上前。

        都说法不责众,那是在众人犯法皆轻的前提下!

        燕双的声音闯入段琴和小符耳中,她们像喝醉的汉子,转身猛地说:

        “不!今生我们一定要追随团长。”

        段琴已没有原本的无底蕉叶,但还紧跟着星则渊,她性本倔强,未曾半分低头。她拉着小符,跟着星则渊走向“任天”,这一刻,她们变得痴情。凡事都需要理由,星则渊相信她们,她们便相信他!

        “段琴小姐,这一去便九死一生,你难道不想想你的父母?他们还在等你回家。”

        段琴脚步一停,星则渊缓缓说:

        “段琴,你和小符最没理由进入星阵,回家吧!”

        “不!”

        段琴扭头面向燕双,她长发飘飘,心中格外坚定。

        “我会回家的,但不会这么狼狈的回去。我会带着荣光,带着足以让父亲骄傲的荣誉回去。我并非生来就高人一等,父亲的段氏商行也是他一步步打拼出来的,而我,也会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辉煌!”

        “段琴小姐……殿下?”

        “燕双叔叔,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回燕国的,我会活下去,因为还有一些事等着我去做。”

        段琴拉着小符,在数万世界政府军面前走向“任天”,在一郎和燕双眼中,她们是劝不住的真情女子,在红盾团里,她们格外坦然。这个时候,他们该唱出一首安慰自己的歌,大义凌然,勇往直前。

        小符确实还有事要做,沫死了,死在世界政府军手下。他是小符的爱人,是小符一生第一个喜欢上的人,他的死,将会令红盾的仇恨升华。

        挺过明日梦“幻梦斩”的燕双和一郎以为自己取得了胜利,因为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摆脱了那种晕迷的状态,没想到这样的他们依旧拯救不了红盾。

        燕双劝说不了大家,红盾走到星阵面前,红盾的十人变成九人,沫的尸体被拦下。焚净说:

        “亡命之体无法通过‘任天’,还是把他留下吧!”

        背着他的小符将其放在地上,雨还在下,苍穹的眼泪注定他们今天会有一个悲惨的结局。

        “燕双叔叔,我有一事相求!”

        “说吧,殿下!”

        燕双单膝下跪,犹如臣子面对君王。

        “把沫带回燕国,安葬在王城的百花岗。”

        “小将遵命!战前我已让一天和七天将诸位的行李尽数存放起来,也需要带回燕国吗?”

        “嗯!”

        小符深情的看着沫,她坚信自己不管到何处都不会死,因为她还有自己未完成的事。

        “我们还会回来的,任何事都阻挡不了我们的脚步!”

        小符正经的说出这句话,感觉一切都显得莫名其妙,她低头亲吻沫冰冷的面颊,而后走到大家身边。雨还在下,荒谬的九人走到星阵前,早已昏阙的他们精神恍惚,他们的动作只出于本能。

        星则渊带着大家,于心不忍的说:

        “大家,这次劫难是我和幼幽导致的……!”

        牵着幼幽的手,星则渊义愤填膺,在焚净和明日梦面前他们根本无法逃跑,但他真的不想让大家陷入水深火热的危险。

        “你就算说再多遍也没用,我们是一个团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是你们人类的话!”

        穷凌神思模糊,他头晕目眩不再说话。

        “小符,我们活下来的机率有多少?”

        小符还未说话时,北辰·曦和说:

        “很大!”

        星则渊看着他,现在任何一个人的话都成了他的救命稻草,星则渊转身面向“任天”,光启·望舒释然,以为通过“任天”就可以活下去吗?作为世界政府首脑,光启·望舒知道“任天”的危险性,这是焚净第三次使用它,以往两次进入其中的人都已不在世上。

        星则渊有一瞬间疑惑的感觉,但他已不能过多思考,现在的他被小符指出一条路,他会沿着这条路走,即便有千辛万险也在所不惜。

        站在任天前,星则渊站在中间,身边两侧各有四人,沫被留在原地,他已承受够多,应该享受安宁。小符拜托燕双带沫去的地方开满鲜花,那里常年气候温暖,是她曾经最向往的居住之所。

        星则渊转身,这次大闹就要结束了吗?

        “这是你们自己选择的路,不要后悔!”

        “不会的!光启·望舒,你记住,我们只是中场休息,并不代表我们投降!”

        甘索、罗天和辟宁被扶着,其余人都竭尽全力站的笔直,即便要经历生死,面对敌人都要站直。挺直的腰杆,是他们最后的尊严!

        士兵们皆望向星则渊,他难道不害怕吗?还有燕双,他真的任由符冬妹和段琴进入“任天”?他们疑心重重,但燕双和一郎只站在原地,看似不慌。

        燕双不可能腆着脸求世界政府放过段琴和小符,后者做出的决定他也愿意去相信,符伊尹是燕国国师,是有名的星祭师,他的女儿肯定不会差。

        一郎无能为力,这一刻天地出奇平静,雨滴犹如苍穹送下的葬礼。头重脚轻的星则渊脑中快速闪过一句话,他锤住自己的胸膛,对身边的同伴说:

        “两年太短,难以变强,四年太长,怕遗忘这份伤痛。三年!我们约定三年,三年后,我们都必须活着回到这!”

        星则渊看着明日梦,也像是在盯着光启·望舒。

        “一定可以回来的。”

        “一定!”

        “一定!”

        红盾九人都希望回来,他们看着彼此的面孔,眼眸中的情思并没有被越来越大的雨幕冲散。在肃静的天地中,星则渊像是在下达命令,在心脏无序的跳动下,星则渊扬声对光启·望舒说:

        “我们会回来报仇的!”

        “报仇?莫非你觉得你团员的命能抵过数千战士?”

        “他在我们心中的位置是你这种冷血的人无法衡量的。”

        星则渊猛地跪下,膝盖上的护具和裤子早已破碎,地上的新水冰凉,他却感觉不到,疲倦的身体只有心脏在毫无缓解的疼!

        “这一跪不是给你们的,世界政府!”

        星则渊双手碰地,而后猛地栽下头,额头将地面的水潭撞出一片水花。在一郎、禾乃、乞拉朋齐伸手虚扶时,星则渊仰起头。泪水和雨已经没有区别,星则渊已成大雨下的悲剧,似乎每场悲惨的戏剧都要以这样的结局结束才算完美!悲伤的结局毕竟让人记忆深刻。

        “一郎叔叔!燕双前辈!多谢你们的帮助,还有那些为红盾付出的人,多谢你们,星则渊难以回报,只有……谢谢!”

        星则渊又磕下头,一跪谢恩情,一跪感人心,还有一跪,代表他的愧疚和自责!

        当额头撞在地上的水潭,当水被溅起,当星则渊的身体弯曲,当雨滴从他背后流下化为血水,一郎的心早已破碎,他以为自己能让星则渊安然无恙,但三跪后,穷凌和甘索对他伸出手,他在两人的搀扶下站起,纵使世界与他为敌,他都有人陪在身边。

        背对众人,星则渊没有念出禾乃的名字,因为不想耽误前途无量的她!

        转身,星则渊拉住幼幽,他们只要跨出一步便会消失在这片天地。在焚净的注目下,在明日梦皱眉时,在北辰·曦和急切的想让他们踏出这一步时,星则渊带头先跨出一步。

        “还有很多话没对大家说,三年后再会!”

        “嗯!”

        穷凌点了点头,星则渊和幼幽一同进入“任天”,而后他拉过凡奥,一起消失在雨中。甘索斜目看向诸多战士,旋即进入星阵。段琴毫不回头,小符看了一眼躺在水泊中的沫,他双手放在腹部,显得格外安详。

        辟宁和罗天紧随大家。

        凝固的天地顷刻间大雨滂沱,雨更大了,没有雨伞的人们有点冷,但都在忍。

        (这章是喝醉时写的,发布之前我改了两遍,比其他章节多改了一遍,然后发现自己对这本小说真的付出了很多,希望有人看到我的留言。给自己加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