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越战越勇


        冻结的声音原本很小,但几百米的站台一同结冰的声音却很大。

        一百米高的冰刺集中在黄高松身边,犹如朝天的冰矛。

        偌大的观众席顿时沸腾,之前七场战斗也很激烈,但没有此等星神来的刺激。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的观众皆感觉到一丝冰凉,夏日的凉爽被人格外珍惜,整个观众席睁大眼睛,看着冰刺开始破碎。

        “怎么碎了?”

        “不知道啊!”

        “好帅啊!”

        “这种变态能力也太强了吧?”

        “是啊!”

        “难怪叫北极狐佣兵团,原来真的和冰有关!”

        男主持人看着很多人惊讶站起,立马说:

        “北极狐佣兵团团长黄高松施展了自己的强悍技能——寒冰纪元和狡狐杀,据说黄高松团长曾经在冰岛州以此招跨级打败了五阶灵兽。众所皆知,红盾佣兵团团员穷凌乃神兽家族的人,目前实力为六阶灵兽,不知现在是穷凌更胜一筹,还是这越级战斗的技能能创造奇迹?”

        穷凌右脚高高抬起,无数火焰在上凝聚,他的火焰和炎神佣兵团泛亚的火焰不同,后者只是普通的火焰,但他的是——阳火!

        火焰熊熊燃烧,将他整个脚掌包裹在内,穷凌身体旋转,有着落下之势。

        在此途中,黄高松已感觉到强悍的压力。百米冰刺破碎,随后化为千道冰碴,冰碴外有冰气凝为狡狐,龇着牙就要向前撕咬。

        霎时,天地寒光一颤,千道冰狐朝着穷凌冲去,犹如万千士兵,气势强悍!卷起的气浪在空气中留下猎猎的破风声,穷凌身体卷动,化为风暴之眼,燃烧熊熊阳火倾斜朝下。

        “这穷凌,果真凶猛!”

        空气中散发的寒冰之气带着强悍的气浪冲上站台,犹如星耀世界双极地域末日般的暴风雪,大家战斗稍缓,皆显狼狈。在黄高松流下一滴汗水时,穷凌的火焰慢慢展现出优势。

        火焰中的穷凌嘴角一咧,实力比他弱的人,根本不可能战胜他。但这黄高松还算有些实力,战斗起来从不拖泥带水,攻击力也很强。

        “黄高松的第一星神色星神——寒冰气星强光大盛,这种行为,典型是在拼命啊!”

        女主持和男主持总一唱一和,虽然他们有时候说话不好听的,但能用最客观的角度为更多观众讲明目前的战斗情况。

        “北极狐和红盾佣兵团都是巨星佣兵团,排名相近,即便现在有挑战赛,也没有消磨他们的战斗意识,赢和输是他们自己对自己定下的目标!不管最终赢者是谁,北极狐!红盾!加油!”

        在主持人的声音中,天空中的冰与火开始摧枯拉朽般的碰撞,火焰被拉扯着扑灭,冰狐被火焰蒸发,滋滋声犹如一首强大的战歌!

        段琴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手中音乐激扬,犹如少年立誓,万人齐吼。

        天空中的双色照耀大地,阳光相比格外黯淡,星则渊在两色光芒之下以一对二。

        “闪开!”

        阿诺手持三尺铁剑,快速挽动,救夫心切。

        黄高松的实力是斗不过穷凌的,她深知这一点,也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不服输的硬气汉子,所以必须得去帮他,否则他会被穷凌大伤。但星则渊挡在她面前,像一头恼人的苍鹰!

        见她焦急,星则渊淡然说:

        “穷凌和你女儿的关系很好,不管他现在下手多狠,都会把握有度!”

        “让开!”

        心情躁动的人无论说什么都劝不住,阿诺长发飘动,用一窄细的毛绒绸带缠着。

        “拦住你是我的任务,除非打败我,否则我是不会让你去打扰穷凌的。”

        “滚开!”

        阿诺急的面色发红,手中铁剑刺出,旋即气浪若真实的刀刃。

        第一星神色星神“刀岚”亮起强盛的青色之光,星则渊以前见过这颗梭形的星神,在狼山的时候,有个名为“温大卯”的山贼拥有过它。它的能力是释放强横的气浪,气浪所过之处,万物皆被轻易斩断。

        面对剑气,星则渊右臂闪出惊鸿一器。八带铭文器释放出的气浪让阿诺吃惊,她的实力为一颗星神一颗大星团,这样的实力不算弱,而且她的第一星神色星神还是强攻类的星神,但此时释放出的剑气,却和星则渊释放出的白色气浪持了个平。

        两道剑气互相消磨,星则渊背后突然冒出一个男人,后者轰出猛烈一拳。

        “只和你差了一小步,应该可以让你受伤吧?”

        男人一拳打在星则渊的后心窝上,让其眉头一皱,转身将其轰飞时,背后的剑气被咒文——钢铁城堡挡住。

        “冰之极,冻乾坤!”

        手中铁剑挽过一个满月弧度,冰气在剑过空气时释放。

        “既然可以通过剑划空气产生寒冰之气,北极狐佣兵团副团长阿诺不愧是用剑高手!”

        沫可以使用花剑释放幽冥火焰,但星则渊知道,那是因为花剑上留下了狱犬兽的火种,但阿诺此刻使用的招数,才是真正的超强剑术!

        满月弧度中的剑气携着寒冰之意突破星则渊的咒文,钢铁城堡破开的一瞬间,阿诺上前。

        “寒武纪元!”

        女声长喝,没有任何装饰纹路的铁剑破出几道幽冷的光,一道剑气犹如火炮炮膛中冲出的*炮弹,猛地朝向星则渊。后者丝毫不敢小觑,面对泛亚的“释火炎神”,他的钢铁城堡都能坚持住,现在却被破开,泛亚的实力可比阿诺要强得多!

        全面而来的火焰和主攻一点的剑气不同,后类的攻击更能突破他的防御。

        再次直射的气浪让星则渊不好躲闪,因为身后百米处还有甘索在战斗。所以星则渊脚步跨开,手中的元魂剑不断刺出。

        “剑刃——狂潮!”

        阿诺的实力比星则渊强,随着实力的提升,每颗小星团带来的力量差距也会越来越大,所以星则渊直接使用了剑刃狂潮。

        这项技能是需要元魂剑沉淀蓄力的,猛地一下释放不了。短短的三秒沉淀时间变得漫长,因为眼前的寒武剑气已冲破他元魂剑上的光球。光球消磨了不少剑气,但它依旧强横,径直射穿星则渊的腹部。

        眉头拧成一团,面孔近乎扭曲,他腹部出现一个血洞,剑气将四周的衣服撕碎。只有两根手指粗的光刺过他的身体,化为漫天的寒气在星则渊背后散开。

        星则渊跪地,阿诺转身冲向穷凌,那里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黄高松已处下风,穷凌一脚踢向他的身体,他以风雪制造自己的替身,但他制造替身的速度,已慢慢被穷凌追上。

        “星则渊倒地了?”

        观众开始质疑。

        “有的观众在说,能硬扛住炎神佣兵团泛亚绝杀一招的星则渊怎么倒下了?事实是,他还没有倒下!”

        男主持人的声音提醒了阿诺,她转身以剑气护身,之前跪在地上的星则渊消失不见!红盾的团员皆嘴角一笑,倒下?不存在的,现在星则渊每一次倒下,都是为了下一次站起时更强。

        锵!

        锵!

        护在身体四周的剑气被冲散,一道身体将阿诺冲翻,一起攻击星则渊的男人过来扶她。抬头时,看到百米外的星则渊,他腹部的衣服破碎,其下的伤口有着愈合的倾向。

        “那是……”

        阿诺看到星则渊胸口的星神了,但那颗散发着魄蓝色的星神该不会是?

        在主持人解说这颗星神时,坐在有遮阳棚的特殊观众席上的卡其面带一丝惊讶,他极力保持平静,但还是不由自问:

        “这是星神……战囚?”

        “没错!”

        坐在他身后的燕双说:

        “色星神极多,有七万颗之余,但其中也分三六九等,而这战囚,占据前百之一!”

        没有绝对强悍的星神,因为要看拥有者如何使用,但这颗魄蓝色球状的“战囚”,只要拥有者神智清晰,就能在其承受伤害后吸收一部分力量,随之让拥有者变得更强!

        卡其虽然和燕双未曾相识,但拥有权力的强者就是这样,从不冷落任何一个有价值的人。

        “看来她们选择的队伍不错!”

        “多谢!”

        卡其看着胸膛中冒起魄蓝色氤氲的星则渊,他快速移动,战斗力格外强横。卡其突然意识到魁克对他说的话,他一开始很好奇,虽然他很相信王者佣兵团,但他还是好奇为何北辰·曦和会看中这样一支佣兵团!

        就算红盾冲进了巨星,但排名巨星前四的南宇、凌冰、狂之怒熊和飞星四支佣兵团比他们强了太多,但慢慢的,他终于明白!北辰·曦和看中星则渊的不是实力,而是潜力,因为他提升实力的速度快过历史上任何人。

        星则渊的战斗风格从这颗星神开始稳定,他越来越偏向硬战,变得和穷凌一样,为了打对手一拳,他甘愿承受同等的伤痛!

        第一次主动催动星神的星则渊身体快若气厘,承受的伤害越大,吸收的力量越强,前提是,他能保持自己的意识清醒!

        星则渊脑海里想起如上那段话,而后一拳轰出,令阿诺身边的男人不断退后。

        “可恶!”

        阿诺的手臂带动破开寒光的铁剑,和星则渊战成一团。

        “这家伙真的越战越勇?”

        阿诺觉得星则渊的实力已经和自己不分上下了,这是何等恐怖的能力?

        看到猛然发力的星则渊,红盾九人就像被同一条细绳拉动的木偶,他们的进攻越来越强,让北极狐佣兵团有些怀疑人生!

        观众们都很诧异,红盾的战斗风格实在太过强硬,没有偷奸耍滑,只有每一招强悍的对碰!

        张云卿看着这场战斗,不由说:

        “这些家伙都是疯子吗?之后还有挑战赛,按道理说挑战赛比现在这种战斗更容易赢。但他们就是咬住北极狐不放,现在赢了又如何?要是受伤,过几天在挑战赛中输了怎么办?”

        他的声音不算大,但一旁的尤·博尔金还是听到了。后者怪里怪气的一笑,说的话让张云卿偏过坚毅的侧脸。

        “你没发现吗?他们根本就不允许输,他们在强迫自己赢。这些怪物有超乎常人数倍不止的自律,就像寺中的苦行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