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爱自己该爱的人


        负责本项目的遗迹专家因为太专注研究,很多天没刮胡子了,他满脸憔悴,连续工作了好几个月,乱蓬蓬的头发里有不少石屑。

        “中将大人,要想彻底打开它,估计还要三十年!”

        “三十年?”

        “没错!”

        “这里面真的另有玄机吗?”

        第一个进入梦氏遗迹的是孤龙——赫莱米·罗米洛克斯,发现这个“蛋”的也是他,最先判断其中有东西的还是他。要是以前,他们肯定毫不质疑,但现在他已成了世界政府的敌人,他们不得不怀疑他当初的说辞。

        也许,这就是人类吧,因为一个人的缺点,他曾经所有的好都将受到怀疑。

        遗迹专家戴上时刻松弛在脖间的护目镜,走近这个巨蛋说:

        “嗯!当初赫莱米·罗米洛克斯亲眼见证内部的东西,不过因为他的闯入,遗迹开始变化,这些岩石才紧紧吸附在上面。”

        “这些岩石是什么结构?”

        梦氏遗迹是世界政府一大机密,很多细节都是不被公开的,就算凡萨尔多乃世界政府元老也不知道。但遗迹专家此时给出的结论,让他有些吃惊。

        “普通的岩石。”

        “那为什么打不开?”

        “因为时间!”

        遗迹专家摸了摸粗糙的“蛋”形表面,说:

        “中将大人,您可以打一拳试试!”

        凡萨尔多轻点头,山竹上前猛地轰出一拳。

        咔擦声中,蛋形表面开始破碎,裂痕蔓延半个蛋面,当破碎的岩甲还未落地时,就在一阵乳白色的光中紧贴回去。

        杨浦眼神略带惊奇,他一直以为专家们以考古石刷慢慢考察巨蛋是因为它十分脆弱珍贵,没想到,既是这种原因。

        遗迹专家注意到凡萨尔多四人的眼神,为他们解释说:

        “这应该是遗迹的自我保护方式,梦氏家族当年是四大家族之首,肯定有此实力。这个石蛋里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像极了梦氏以前拥有的控制时间之力。”

        “所以打碎它它就会恢复之前的状态?”

        “没错!”

        遗迹专家语重心长的说:

        “石蛋很特殊,所以我们只能慢慢将外层的岩石灰尘扫除,因为损失的少,石蛋才没有强烈的反应。”

        “如果一直攻击呢?让它来不及反应?”

        全世界只有这一处梦氏遗迹,里面出现的东西给凡萨尔多一股很重要的感觉。他大胆的提出破除石蛋的方式,但遗迹专家立即反驳说:

        “赫莱米曾经尝试过,但以他的力量做不到将岩层破除,他做不到就意味着只有首脑才能一试。”

        孤龙曾经是世界政府除了光启·望舒外最强的战力,他既然做不到,就只有肩负“世界四大罗神之一”的光启·望舒能一试。后者是个沉稳的人,他不喜欢冒险,若出手太重令石蛋中的东西破损,就得不偿失了!

        凡萨尔多深知这一点,他很了解光启·望舒。所以点了点头,问:

        “最近它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一如既往的死寂,充满了孤独。”

        浩大的地下满是横竖的钢架,里面潮湿且空无一物,只有矗立的石蛋立在里面,它孤独于世,甘愿和泥土为伴。白日这里会有很多专家,但现在夜已深了,只有几盏灯惨淡的亮着。

        白光洒下被压缩几百倍的岩石石蛋上,光滑的石蛋坚硬无比,即便光也无法穿透它的保护。它就这样孤独的存在于天地间,面对众人安然入睡,他一直在等待一个人,等待这世界上唯一能唤醒它的人。

        不管他绕世界几圈,不管他错过这里几遍,他终究会再次归来,因为孩子终究是要回家的,就像回巢的鸟儿一样。当鸟巢破了,落在地上散成一团,鸟儿也会将其衔起,然后重塑家园!

        凡萨尔多的双眼极其黯淡,被时间冲刷的眼睛睿智,但失去了年轻的活力。他沉思了一会,面对世界政府的时代英雄,在场的任何人都不敢打扰他。

        大概十分钟后,凡萨尔多摸了摸自己的秃头,苦笑着说:

        “首脑下令说一年之内想知道结果,现实吗?”

        “这……”

        专家想了想,大胆的说:

        “我们会拼尽全力,现在已进入*时期,虽然有一定风险,但我刚好有一些想法!”

        “别怕风险,大胆的去做,错了算我的!”

        专家激动的点头,只要不承担后果,他会尝试最疯狂的方式打开石蛋,谁生来都不是个听话的人。一直用刷子刷,估计得刷到下辈子!

        看到专家跃跃欲试的表情,凡萨尔多一笑,说:

        “让大家费心了,快回去休息吧,我都有些困了。”

        众人行礼,凡萨尔多和杨浦走在前面。他们距离石蛋越来越远,最后永远消失于此。

        “山竹,你先回去吧,我和杨浦少将有话要说。”

        “是!”

        “山竹上校,这边请!”

        杨欣木子年龄虽小,但官衔比他高,这么客气的她让山竹有些不好意思,但杨欣木子是主,他是客。后者跟着前者,去早已准备好的地方休息。

        “杨浦,辛苦你了,待在这荒凉之地!”

        凡萨尔多干枯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杨浦尊敬的说:

        “前辈,能为世界政府奉献一份力,我很满足!”

        “瞎说!”

        凡萨尔多直接把他拆穿,道:

        “我已经和首脑说了,最多再有一年,你就可以从这出去。”

        听到此消息的杨浦顿时大喜,凡萨尔多一直很照顾他,当初就是他把自己介绍给罗米洛克斯的。后者本来说不收徒弟,被凡萨尔多劝了好久才收下他,那段时间罗米洛克斯为了躲凡萨尔多,将近几个月不敢回总部。

        凡萨尔多很看好杨浦,他从后者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谢谢前辈,谢谢前辈!”

        杨浦激动的下跪,却被老者扶住。他以为自己要一辈子待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他厌倦这里,他想离开,但他没办法,谁让他怒发冲冠为罗米洛克斯辩解,还公然顶撞自己的上司。

        而现在,他终于听到这些年来最好的一个消息。

        “杨浦,你是个好孩子,从这里出去后不要回总部,那里人很多,你回去会遭到同僚的排挤,去东域界或者西域界吧!”

        同行间的竞争或许比常人想的更恐怖,即便在世界政府也一样!因为杨浦有罗米洛克斯徒弟的身份,这个身份,以前是让别人眼红的荣誉。

        “是!只要能离开,只要能继续为光明和正义效力,我不在乎去哪!”

        “好,果真没让我失望,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到时候你去冰岛州,那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引领,刚好那片滋生海盗山贼,你可以在那里建功立业,保一方安康!”

        “是!”

        杨浦高兴的跟在凡萨尔多身边,后者看着杨浦笑也很开心,一路笑盈盈的。他很久没见到杨浦了,这次总算不负期待。

        “其实首脑也很无奈,你应该懂,把你发配到这只是想做个样子,现在局势紧张。这次我帮你提议他是最先赞同的!”

        “嗯,前辈,我懂!”

        “你和那个小丫头怎么样?”

        “啊?”

        杨浦有些吃惊,小丫头,杨欣木子吗?

        “杨欣木子啊!她可是世界政府史上最年轻的少将,你不会看不出来她对你有意思吧?”

        凡萨尔多总喜欢和大家说感情问题,这话说的杨浦没法接,但凡萨尔多没有停止。

        “别辜负她的一番好意,如果可以继续交往就告诉她,要是不行就打消她的念头。不要给她留念想,又给不了她未来。”

        “知道了,前辈!”

        “好了,不用送我,我知道在哪休息。去吧,去找你该找的人,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这个糟老头子身上。”

        “这次的事……”

        凡萨尔多把手掌压在杨浦的肩上。

        “杨浦,时代的脚步是阻挡不住的。不管我们要面临什么,尽管让它来好了,一切都能迎刃而解,最不济经历一场战争,守护我们坚信的正义。在此之前,去爱你该爱的人吧。世界不管怎么变,只要有彼此,不照样可以活得好吗?”

        “前辈……”

        “无需多言!”

        凡萨尔多说完,身体猛一下消失。他站在自己的住所,门房上写有他的名字和官衔。他认为,不管是谁,都应深情的爱一个人,在爱中,人最容易成长,不管有没有走到一起,都要感谢那个人,教会自己很多很多!

        杨浦苦笑,像凡萨尔多这么大年纪的人,既然还能跑这么快?不愧是时代英雄,传闻说他具有上将的实力,看来也是有可能的。杨浦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现在应该去找杨欣木子吗?

        脚步踌躇,但杨浦还是慢慢走向杨欣木子的住所。虽然他觉得应该先顾天下,再想个人,但凡萨尔多前辈说的肯定没错。

        时代肯定会改变,他们要做的,不是阻拦,而是适应!

        “哥~”

        神思一晃,杨浦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走到她面前的。

        “我把上校送去休息了。”

        “嗯!”

        “怎么了,哥?”

        两人的住所只隔了百米左右,杨浦站在杨欣木子房间的路旁,将之前凡萨尔多对他说的话讲给了杨欣木子。

        “所以……哥~你是想告诉我你的想法吗?”

        杨欣木子低着头,抚了抚眼镜,她觉得这一刻好紧张。哥究竟会对自己说什么呢?是选择和自己相处下去,还是对自己说:我们不可能!她当然希望是前者。

        杨浦和她一样紧张,他很久没这么紧张过了,他激动的浑身发抖,原来对女孩表达心意的时候是这种感觉。杨浦看着低着头的杨欣木子,到自己鼻尖的女孩和大多数文学院女孩一样羞涩的低头。

        “没事儿的,哥~等你想好了再说!”

        杨欣木子说话的那一刻,杨浦深吸一口气,鼓起全部的勇气。

        “我想好了!”

        杨浦看着杨欣木子,她动人的美眸在房间温润的光中格外晶莹,她像文学院里收藏的无数典籍,她像安静趟在书架上的书,藏着无数箴言,记录着无数情话。墨水的味道里,是一个女孩应有的温柔惬意!

        杨浦想起过去的两年,这个犹如诗歌的女孩总带着清新和押韵的旋律生活,而他,便是她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杨欣木子偶尔会备上一份水果沙拉送给他,会在他值班时给他送伞倒水。无论他在什么地方,她都跟在身后,像一个小跟屁虫。

        但越是这样,杨浦越担心自己给不了她未来。一瞬间似乎过去了很久很久,他和杨欣木子的眼眸相对,杨浦知道自己要给她一个答案!

        在杨欣木子的眸子里,杨浦嘴唇微动,同时单膝下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