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平静之冬


        穷凌一早就将一千万世界币摆在城主府大厅,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去,当他们醒来,看到这几大堆世界币肯定会心颤吧?

        四千积分成功收入囊中,现在他们只需要一万七千一的积分就可以达到目标了。这笔积分不算多,但红盾还是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才凑齐。

        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大任务,所以他们这次花的时间有点久,但在积分凑齐后,他们的身价也刚好达到。具备条件的他们已有成为巨星佣兵团的资格,接下来就是挑战巨星了!

        亚瑟城今年冬天一直在下雪,雪花飘落,星则渊回首。他没有急着带大家直接去挑战巨星佣兵团,毕竟现在也不急,所以他们准备先过了这个冬再说。从四月份经过“海底通道”回到西域界的他们就没好好休息过,这段时间就当休假了!

        今天是一月四号,他们攒够积分的第四天。红盾十人安稳的睡了个懒觉,星则渊也不例外。而后便是正常的作息,修行是必做的事!

        经过这三个月,星则渊再次晋级,这次晋级的他已有两大一小的实力。在全团惊愕时,幼幽的实力依旧和星则渊同步增长,像沫这种只有两颗大星团的人一下子成了全团最弱的存在!

        星则渊犹如敲响的警钟,提醒大家不能在平静的冬天放松。

        甘索像受到了打击,往加州清光那一钻就不出来了,除了每晚回来睡觉几乎都不待在家里,哪里才是他变强的最佳场所!他们准备三月份出发去黑水州,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他大胆的想冲击一下星神!

        穷凌待在家里,这几天一直窝在自己房间,他说他要晋级了,得抓准机会!

        沫和辟宁每天锻炼,罗天也一样,只要他的体力能赶上同等级战师,就能将自己的实力再提升一截!

        段琴谱曲,小符看书,凡奥练箭!每天只有幼幽一人闲的到处跑,但她却是大家最羡慕的一个,大家的实力都是拼命修行换来的,只有幼幽除外,只要星则渊一晋级她就晋级,虽然她看起来不强,但她货真价实的拥有两颗大星团和一颗小星团。

        “轰!”

        正坐在一起吃午饭的十一人被一声轰然巨响惊到,整个房子都摇晃了几下。八人进入战斗状态,但散发出的气息却是他们熟悉的波动!

        “穷凌?”

        被冲破的屋顶瓦片很多落在地上,瓦片落地难免引得清脆的碎裂声,但在其中夹杂的,是一道喜悦的狂笑声。

        冲出房间的穷凌看着大家会意一笑。

        “晋级了!现在是六阶灵兽的实力,等于两颗星神拥有者!”

        神兽晋级不会拥有别的能力,只会变得更强!穷凌看着大家开心的笑,就像星则渊说的,他们在不断变强,等下一次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的人再来,他们就该狠狠的反扑了!

        “继续吃饭吧!”

        星则渊一说,穷凌走到他身边把手臂搭在他肩膀上。

        “庆祝一下?”

        费歇斯看着给凡奥夹菜的穷凌,后者想了下说:

        “晚上我把甘索大哥叫回来再庆祝吧!”

        “好!”

        费歇斯高兴,扬言晚上得喝两杯才行!大家都说好。

        “晚上我来露两手,让叔叔阿姨好好休息休息。”

        琦婓说给罗天帮忙,后者一边说好一边问:

        “吃火锅怎么样?”

        “好啊好啊!”

        幼幽拍手,凡奥笑着问:

        “幼幽,你吃过吗?”

        “没有啊,所以才高兴!”

        她嗤嗤一笑,露出整齐的皓齿。

        下午大家把屋顶的洞补了,本来是想叫人来补的,结果费歇斯买了些瓦,说自己来。他是渔民,盖房子也是老手,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自己动动手。凡奥在一边帮他,父女很快将其处理好!

        在外面冰天雪地的时候,大家围在一起吃火锅是一种不错的享受,一吃火锅星则渊就想起罗米洛克斯,他说要给自己一个东西,他到现在都不知道那是什么。

        庆祝晚宴丰盛,这顿饭吃得很香!

        这段时间只有穷凌和星则渊、幼幽的实力有突破提升,大家羡慕归羡慕,不会上升到嫉妒那种境界。大家在一起很开心,罗天和沫收拾碗筷时,前者说:

        “沫,还不动手啊?”

        “什么?”

        “小符啊,你忘了?她满十八岁了,刚入团的时候十五岁,今年刚好是第三年。”

        “呃……”

        小符在沫的眼里一直没有长大,看起来还是老样子,她只有一米六七高,和罗天一样。脸上稚气不减,和以前一样活泼开朗。他似乎一直在等,现在等到她成年了,又不知道如何说起。

        “刚满十八岁,还小!”

        “还小啊?那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再等等吧!”

        罗天知道沫有些不敢,所以直言问他:

        “你是不是在担心啥?”

        迟疑了一下,沫如实点了点头。

        “罗天,你看我天赋一般,也不可能再回家,怎么配的上小符?她可是燕国宰相之女,相当于一国公主。”

        “那你喜欢小符还是喜欢公主?”

        “啊?”

        “你喜欢的是小符啊,管他那么多干嘛?你看不出小符对你有意思啊?小心错过,趁早表白!”

        “感觉太早了!”

        “都认识三年了,还早啊?”

        第一次在段氏商行府邸相遇,那日他们坐在白色的细腻纱布前听琴,他看到纱布后有两个女孩子,一个女孩倾国倾城,另一个年龄稍小的女孩也是个美人胚子。小女孩对段琴说:姐姐,我先出去一趟。

        她跑出去的样子有些急促,但活泼可爱,直接闯进他的心。即便事隔三年,沫依旧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也记着她当时的容颜!

        “我就算吃了七六定魂果都没晋级,还是算了,再等等吧,等时机成熟!”

        “行吧!”

        罗天劝不动他,这种事情也不该劝,只有等他自己慢慢去感悟。沫在等待一个时机,他肯定会表白的,但要等到一切合适时才行,他要让小符得到最好的幸福!在此之前,他得让自己变的更好!

        这个冬天实在是太平静了,不像他们相遇的第一年,小符被炎神佣兵团抢走,然后去十日之都拼斗。也不像第二年,他们去了巫咸国,和假佣兵作战!

        一切都快的吓人,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接任务吧,所以才觉得时间过的快!

        “沫说啥了?”

        星则渊是团长,平时更多充当的都是最理性的角色,但他毕竟才十九岁,偶尔八卦一下还是很正常的。

        “说再等等。”

        “他还是怕自己配不上小符?”

        “肯定呀!其实也理解。”

        “就是!”

        罗天瞥了眼星则渊,调侃他说:

        “团长,你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幼幽哟!”

        “咋啦?”

        从走廊走过来的幼幽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罗天耸肩一笑,真是地邪,说谁来谁!

        “没事儿,团长想和你说说话,我就不打扰了!”

        罗天从幼幽身边走过去,转头单挑眉,而后尬舞一段。自己恋爱哪有看别人恋爱爽啊?更何况星则渊还一直喜欢着禾乃,以后他的决定至关重要,不过红盾的大家都觉得他应该选幼幽,这个女孩实在是太好了,善良纯正!还有点小小的呆萌。

        “其实我没啥事。”

        “哦哦!那要早点睡哦!”

        幼幽没有特别烦他,所以快快走回自己的房间。她有一个小本子,上面记着所有人的生日。

        “啾啾姐姐的生日是在十一月,小符十二月,下一个就是三月二号的沫哥了,我应该给他准备个什么好呢?”

        幼幽拿着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

        “要不给沫哥做好吃的吧?算了算了,那是小符的事,我还是送个小礼物吧!”

        冬日的雪很冷,瓦片上的细雪融化成水滴滴答答的落在走廊外。星则渊写一篇文,甘索晚练后早早睡觉。穷凌在房间里适应自己的新力量,灵兽一阶相差很大,他还需要时间适应。

        沫一边锻炼一边沉思,辟宁似乎是最闲的,他没有特别喜欢的人,也没有特别要做的事,每天都过得有计划而充实!

        罗天看绛无尘爷爷送他的笔记本,很多东西都被他手写摘抄下来,但还有一些字句他就是看不懂,怎么看怎么奇怪?大师都这么写字?乱画?

        段琴撑着头,她有些想家了,三年没有回去了。

        小符手中的《星官图鉴》一合,她想写一封信。

        而后,七人不约而同的拿起笔和纸。

        凡奥和罗天没有写,他们的亲人都在这。不过凡奥还不知道,不知道她那姐姐现在在哪?而辟宁,他哪还有亲人?红盾佣兵团的人就是他的亲人!

        三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星则渊给乔木城的花昔家写了第一封信,他说不是之前不想写信,而是想给他们一个惊喜。他把和自己有关的所有报纸都留着,如今他把它们都塞到信封里,只要花昔家看到,禾乃也会知道的。

        甘索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想了很久,也起身给瑞德和布鲁写了一封信,他们是他以前的好兄弟,他现在慢慢从家人的死亡中走出来,也该写封信了,不过他的信很短很短,只有简单的两句话。

        穷凌的字体弯曲,他记得自己给大胡子比尔德寄过信,不知道到了没有。他写了很久,因为字写得不好看,所以想写的更好一些。

        沫给他的兄长写,还把自己的烦恼也写了进去。

        段琴一封《思亲书》,说尽心中无限事。三年前的小符十五岁,总觉得在家里不好,虽然想得到什么就有什么,但她向往自由。每个妙龄少女都憧憬自由和爱情,她现在正在拥有,但也学会了思念!

        幼幽拿着笔,一个一个门敲,她让大家写下想对绛旋的话,然后封到一起。虽然巫咸国是一个封闭的国家,但还是可以通过信鸽去送信的。世界政府的邮信局总是说:只要地址准确,没有我们送不到的信!

        希望他们可以送到吧!

        本来亚瑟城雪不多的,今年却变了样,像是在……悲哀落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