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二百三十章【爆15】让


        当黑瞳干尸尽数倒下,战马等四支佣兵团和世界政府军所面对的漆黑一片的干尸既于原地倒落,犹如被人握在手中的石子突然落地。

        做着激烈战斗准备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吃惊,木西用手中的剑拨了拨干尸,后者并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回事?”

        副官好奇的问了一句,不过没人回答。就连风暴也不知究竟为何,这时,苏眉走出来说:

        “之前我们发现黑瞳干尸体内具有大量药物,他们通过肉体撕裂的方式将自身药力传输给普通人,这些普通干尸应该和他们的存亡有着直接关系!”

        风暴皱眉,说道:

        “不管如何,先把他们头打爆再说,免得留下隐患!”

        “好!”

        木西下令,战士们动作很快,四位团长和苏眉站在一起,后者将之前半小时里他们的对话转述给大家。

        “不知幕后的人是谁?”

        正在风暴疑惑时,山后亮起刺眼的信号箭光。

        “糟糕!”

        木西欲走,风暴说:

        “你还是留在这指挥大局吧。”

        风暴语气很淡,看了一眼星则渊说:

        “红盾要来吗?”

        “当然!”

        柳忆天和吴念海看了一眼风暴,既然后者没有让他们去他们就不去了,鬼知道还有什么破事?这一切发生的都太诡异的。

        风暴和其部分团员骑马前进,红盾五人跟在后面。

        “要是累了就不用来了,啾啾?”

        凡奥迅捷上马,摇了摇头后双脚轻夹马腹。虽然甘索大哥、穷凌、辟宁和凡奥都还跟着自己一起去山后,但大家已经很疲惫了,包括他自己。

        有底牌的他们战斗力很高,爆发力如同火炮,但持久力还很欠缺!

        甘索左手拉缰绳,右手捂住腹部,他的身体……似乎不行了!甘索咬着牙看了眼星则渊,后者面色坚毅,在黎明之前,他们冲向山后。他觉得,自己当初做那个决定是对的!

        在黑暗中,环山的路空荡荡的,星则渊他们以前方战马的火光为指引一直前进。

        “怎么了?”

        拉住缰绳令马慢下来,路边的世界政府军大多受伤,不过伤得不重。

        “有人刚才从山洞里跑出来了!”

        刚说完,穷凌急道:

        “我感觉到气息了,距离我们越来越远!”

        “去追,这个机会让给你们!很有可能是这次幕后的人!”

        “多谢前辈!”

        星则渊快马加鞭,一路狂奔,穷凌弃马而飞,脚尖在地面点过后,其身形犹如雨中飞燕。他冲在第一个,随后是骑马的星则渊和凡奥,辟宁和甘索并排,猛然间,甘索倒下了马。

        “甘索大哥!”

        辟宁看了眼团长,没有叫住他们,而是跳下了马。背后的弓弩咯的人背疼,但他还是踉跄着跑到甘索身边。

        “甘索大哥,没事吧?”

        “没……没事!”

        坐在地上缓了一会,甘索说:

        “你去帮小星吧!”

        “团长他们已经走远了!”

        甘索被扶了起来,腹部的疼痛钻心般令其落下冷汗,千米之外,凡奥大声道:

        “穷凌,给个坐标!”

        月华降落,星则渊终于看清那个不到一千米的目标。那是一个马队,约有百人,骏马脚蹄轻健,速度极快。当月华落到马队中最大的马车上时,凡奥用尽全力。

        “指箭——蓝枪鱼!”

        凡奥不喜欢将自己创造的招式名说出来,但她还是在心中默念,蓝枪鱼速度极快,手中的箭矢一直在蓄力,她已经瞄准了!但是距离太远!

        “一定要射到!一定要射到!”

        凡奥站在马上,而后前冲扣动扳机,蓝色的箭带着浪花般的氤氲雾气射出。箭矢在空气中掠过一个弧度,犹如水中闪电般的蓝枪鱼,这种恐怖的大鱼会用它的鳍和健壮的身体搅动海水,然后以时速一百一千米的惊人速度前进。

        “一定要打中啊!”

        凡奥在箭矢射出的那一刻落下马,身后坚硬的马蹄朝着她压下,她闭上眼,准备承受沉痛,却被一个怀抱抱住。

        凡奥睁眸,穷凌的大手捋起挡在她眼前的长发,千钧一发之时,凡奥被穷凌抱着冲上天空。被公主抱的感觉很好,那种感觉让凡奥清楚的知道她是个有人关心的女人!

        偏过头,箭矢在最后一段距离失速,却还是射在快速摆动的马腿上,四匹拉车的马因为一匹马而动乱,马车颠倒,惊的所有人连忙下马。

        “谁干的?”

        “那边?”

        “怎么可能,这么远的距离怎么可能打中?”

        众人齐心将马车翻过来,正准备走时,白色剑气冲到马队之前,地面被撕开一道裂痕,星则渊喝道:

        “停下!”

        穷凌和凡奥站在星则渊身后,凡奥慢慢知道为什么幼幽喜欢站在星则渊身后拉他的衣角了,当眼前的人帮你挡住未知的一切,他就是你最安全的依靠。

        手持弩箭,射中欲动的人,凡奥不动声色,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吧。自己这是怎么了?

        百人在三人之下不敢乱动,为首的人喊道:

        “你们是谁?劝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我们护送的是世界……”

        星则渊从正面一拳头上去,令其鼻血四溅。

        “他刚才说啥?”

        星则渊问一边的战士,那个脱下世界政府军装的男人高大魁梧,世界政府不缺少这样的士兵,但在其准备开口时,穷凌一脚将其踢飞。

        “再问一遍,他刚才说啥?”

        星则渊皱着眉,即便在黑夜,世界政府军的战士们都能看到他眼中的恨意。要是这些人真的是狂兽之灾的幕后人,星则渊不建议让他们体验一下什么叫死亡。

        九十多个战士看到先后两人的遭遇顿时不敢说话,但从马车中出来的男人一边用纸巾擦额头的血,一边骂道:

        “一群笨蛋,怎么驾车的?啊?”

        佝偻的干瘦男人满头黑丝带雪,他看到大家的目光都盯着星则渊和穷凌,立马冲到他们面前喝道:

        “你们谁啊?”

        “红盾佣兵团。”

        星则渊说罢,那佝偻男人破口大骂:

        “佣兵团?死东西,你知道我是谁吗?老子是世界政府少将迈德·桑提斯,赶紧给我滚开,在这吓唬谁呢?啊?”

        九十多个士兵中有强者存在,战胜穷凌都不是问题,但他们之前做的事令他们不好意思出手。听到迈德·桑提斯说出“世界政府”这四个字,他们都觉得羞耻,他们参加世界政府可不是为了做这些丧尽天良的事!

        “世界政府?”

        星则渊冰寒着脸,问他:

        “这次南岗的事情是?”

        “哦~”

        迈德·桑提斯哼了一声。

        “原来你们就是清理失败品的佣兵呀~”

        迈德·桑提斯语气轻松,似乎那十几万人在他眼里可以简单的一笔带过。

        穷凌凑到凡奥耳边说:

        “小星要发飙了!”

        “你们做的不错,那些试验失败品留着也没有,我还愁着不好处理呢,刚好你们来了。怎么,堵在这儿是想要奖励?自己去世界政府拿,报我的名字!穷佣兵!”

        不屑的一句后,迈德·桑提斯转身欲走。但星则渊抓住了他的肩膀,迈德·桑提斯准备上前的身体被扯停,虽然他也一米七几,但佝偻的身体怎能和强壮的星则渊比?

        “什么意思?找死吗?你们都干站着干嘛?赶紧杀了他!本少将还急着去宣布实验结果呢!”

        战士们没人动手,也没人说话,星则渊手上的力气令迈德·桑提斯转过身来,随后不等他开口,星则渊就一拳打在他脸上。

        “你……”

        星则渊又轰了一拳,当其晕倒倒地时,九十多个战士齐声欢呼。

        “爽!”

        士兵中最强的战士走出来,在凡奥和穷凌一愣的目光中,他单膝下跪在星则渊面前。

        “我等是世界政府军人,无奈奉命执行任务,迈德·桑提斯是少将,即便我们心有不爽也只能听命于他……”

        “南岗的事情都是他做的?”

        “没错,这里是他找的地方,他说南岗就是天然的试验场,他需要活人!”

        “把他抬上,跟我们走!”

        星则渊上马,带着这支队伍原路返回。

        “甘索大哥呢?”

        “应该没跟上。”

        点了点头,星则渊心情沉重,他走到起初的地方,却只看到辟宁一人。

        “甘索大哥呢?”

        “受了伤,被抬回去做手术了!”

        呼出一口重气,风暴立马走来,星则渊下马行礼。

        “前辈,人已经带回来了。”

        “问了吗,什么人?”

        “世界政府。”

        看了眼星则渊身后的百人队伍,风暴怎么都没料到。

        “把他们带回去,让木西自己瞧瞧。”

        “嗯!”

        红盾和战马佣兵团并排走。

        “打了半天,原来都是自己人?”

        “听他们说,这次是迈德·桑提斯做实验引起的。”

        “迈德·桑提斯?”

        “前辈,你听说过?”

        “嗯!那是个疯子,他发现了很多新型病种,但因为用活人做医学实验而臭名远扬!”

        “世界政府不管吗?他还是少将?”

        “管又如何?他只不过换个地方做实验。上次他的事情被曝光后,世界政府剥夺了他少将的所有权力,并把他曾经的功劳归零。世界政府肯定也闭一只眼睁一只眼,毕竟他每次研究出的药品也很有效。”

        “不管怎样,都不能用十几万人的姓名去换啊!”

        星则渊咬着牙,这就是世界政府吗?要是他的权力被剥夺,怎么得到的这一百世界政府士兵?还有做实验的种种药材和资金?一切都说的好听,不过这次,星则渊定要将此事公布,不然以何告慰南岗死去的十几万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