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二百章 帮助


        六十个人没有顾及谷雨说的话,因为他们的目光和注意力都被她身后的巨兽吸引了。

        “谷雨!”

        女人喊了一声,大脑发懵的她冲过来抱住谷雨。谷雨是她最后活下去的希望,千万不能出事啊!

        “穷凌?”

        “我去和他谈谈!”

        穷凌升上天空,朝着怪石山洞而去,抱着谷雨的女人侧脸回首,第一次看到那个巨大的怪物。难道谷雨口中的计蒙一直都真实存在?

        “那是什么?”

        女人抱住谷雨的手紧了几分,在穷凌消失在天空时,巨人也消失了!

        “是计蒙啊,我给妈妈说过的。”

        女人抱着谷雨瘫坐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星则渊他们则仰着头等穷凌归来。

        “我们只能杀了它才能进入海底通道吗?”

        “杀了它?”

        凼蒂有些惊讶,骂道:

        “想啥呢?十首计蒙可是出了名的凶兽,有着七阶的实力,靠我们是杀不死它的。只要把它打败,让它帮我们就好。”

        “嗯!”

        星则渊不由看了一眼抱着女孩的女人,顿时起了恻隐之心。

        “团长?”

        背后的段琴指了指前面的两人,她们似乎有些懵,只瘫坐在原地。

        “等穷凌回来。”

        在通向大海的怪石窟里,穷凌靠在凹凸不平的石壁上,头顶有光照进来,他看着面前不到一米的人身龙首怪物,害怕他突然展开攻势。七阶的实力,可以秒杀几十个穷凌!

        后者率先说:

        “你的同伴不错!”

        “啊?别搞混了,我只有九个同伴,其他的都是路人。”

        穷凌没想到十首计蒙会以这样的话当开场白,他的实力降低了,不能维持人身,这个样子怎么看都有些奇怪,十个头像蛇一样扭动,不知道究竟是那个在说话。

        “你也是神兽吧?”

        “对!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的私生子!”

        和星则渊他们待在一起的时间越久,穷凌越不忌讳这些,他现在能很轻松的把它们说出来。

        “难怪你体内有至阴至阳之炁。”

        “不用管那些,我们得好好谈谈!”

        “谈什么?”

        “我们想让你为我们打开海底通道,让我们从这到南海。”

        “为什么找我?你应该知道吧?人类把我称为凶兽。”

        “我们都是神兽,我知道神兽是不会轻易杀人的。”

        穷凌这句话说到十首计蒙心里去了。

        “他们以长相来衡量一个人,也以长相衡量我们,甚至把我和八歧大蛇那种阴邪吃人的妖怪混为一谈!他们叫我凶兽,但我只杀那些欺负人的人。”

        “说重点!如果你答应我,我们就能坐下来好好聊聊!如果不答应,我们就只能采取强制手段了。”

        穷凌能看清十首计蒙的实力,这就是七阶神兽的实力吗?即便到一年一次的实力衰弱期都能将实力保持在五阶左右!

        “如果你不在我肯定不会答应,但你要记住,我是在帮你!不是别人。”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嗯!”

        十首计蒙的十个头都看着穷凌,令后者有些不舒服。

        “不过你们得等等?”

        “不急,会给你充足的时间准备的。”

        “得等到四月份。”

        “四月?”

        穷凌笑道:

        “四月你的实力恢复,可以轻而易举的干掉我们所有人。”

        “看来我们还缺乏信任,不过现在我施展不了‘海底通道’,你们要去南海,距离太远了,我必须恢复实力才能帮你们。我的削弱期在三月和四月,三月初实力开始减退,一直到现在三月中旬实力达到最低,等到四月中旬我的实力才能恢复正常。”

        “多谢!我相信你。”

        “这么容易就相信我吗?”

        “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会说谎!”

        穷凌笑了笑,坐下后看着它。它的声音有些像小男孩,只是多了点清脆!

        “你很可怜!”

        “可怜?”

        “对!你能活到现在真不容易!”

        穷凌失笑回答,十首计蒙这个样子是看不出它的表情了。

        “是挺不容易的,但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都不简单!”

        “没错,你可以回去告诉你的同伴,等到四月我会送你们走。”

        “好。”

        穷凌身体消失后,十首计蒙幽幽的说:

        “被恐惧笼罩的人既然还能笑出来,真是可悲!”

        冲出石洞的穷凌落在凼蒂和星则渊身边,他说:

        “他答应了!”

        “答应了?”

        凼蒂大喜,他可从来没想过十首计蒙会直接答应他们,他们还准备恶战一场呢。

        “但我们得等到四月!”

        “啊?”

        顿时大喜到大悲。

        “那不扯淡吗?等到四月它都恢复实力了,那时候它再反悔我们不就完了!”

        “反正我不动手,要不你们自己去和他斗斗?”

        穷凌笑道:

        “他现在只有五阶的实力。”

        “哎!”

        凼蒂直言说:

        “本来就盼着你,你不动手我们实力根本不够,算了算了!等就等吧!大不了一起死!”

        “等着吧,不会死的。”

        穷凌笑了笑,深海佣兵团的人倒是有趣。

        “嗯?”

        星则渊朝着她们走去,既然穷凌已经和十首计蒙说好了,他就不多过问了!

        “我是红盾佣兵团团长星则渊,请问你的名字是?”

        “我叫山杉·云衣,这是我的女儿内田·谷雨。”

        “云衣大姐,我们要在这儿待到四月,可以住在你们家吗?”

        云衣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又看了看他身后手持武器的众人,一时间懵了。她要是不答应,他们会不会动杀心呢?

        “罗天,到午饭时间了!”

        “好嘞!”

        罗天和辟宁大概知道星则渊的意思,所以先去云衣家的院子架锅做饭去了。云衣头疼的厉害,见到星则渊已派人过去只能认命。她吞下口袋里的药丸,面如死灰的拉着谷雨走回家。

        “星则渊,你有病吧?回船上不就行了,你住别人家干嘛?看不出别人家境困难啊?”

        “正因为家境困难才要去,我想去帮帮她。”

        星则渊走到第一个,红盾七人跟着他。

        “我们也去,风头不能全被他们抢了!”

        “好!”

        大家都为凼蒂做的决定而欢呼,五十多个大老爷们走上田埂,其他几家看到后没有过来询问,只是心中暗嘲!

        云衣家的院子很大,只是空荡荡的,他们刚好在里面做饭!而云衣只能耷拉着脑袋牵着谷雨走进破旧的厨房。

        “妈妈别哭!有谷雨在呢!”

        “好!好!”

        云衣一打开麻袋,里面只有几根红薯了,外面飘来香味,谷雨很懂事的什么都不说,可是她越懂事,云衣越觉得自己不称职。这个年龄的孩子,不应该在母亲的怀里撒娇买好吃的吗?

        失神般的拿出红薯,段琴和小符进来说:

        “云衣大姐,可以借你们两个碗吗?”

        “谷雨,去拿!”

        “嗯嗯!”

        云衣低着头,什么都不说。

        段琴和小符看了看四周,这才是真正的家徒四壁吧?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不如粮食重要,土墙上除了筛粮的筐子之外什么都没有。

        段琴和小符拿着碗出去,不一会又走了进来,谷雨和云衣坐在长椅上,她摸着谷雨的头,一股香气突然闯进来。在云衣抬头时,两碗白花花的米饭和一盘子烤肉端到他们面前。

        “这……”

        “云衣大姐,吃吧!这是为你们准备的。”

        “给,谷雨,这是你的。”

        纯米饭是一种奢侈,她们私藏的那点粮食只够救命的时候熬锅粥。

        “吃吧!”

        云衣和谷雨拿起筷子。

        “妈妈?”

        “吃吧!”

        妈妈说能吃谷雨才开始吃,她很懂事,吃起香喷喷的米饭,她开心的笑了笑。云衣连忙说谢谢,星则渊端来一盘子菜,对她们说:

        “不用客气,不够的话外面还有,在四月之前你们的饭由我们做。”

        星则渊说完,拍了一下段琴的肩膀,然后出门喊道:

        “凼蒂,管好你的团员,声音这么大,要翻天啊?”

        “臭小子,声音小点,别给我丢人!”

        “好好!”

        不讲究的他们就地而坐,然后开始吃饭。

        凡奥和幼幽端着碗进来和他们坐在一起。

        “你干嘛去?”

        “吃饭啊!”

        罗天端着个有自己名字的大碗,样子有些滑稽。

        “里面只能坐她们,外面坐着!”

        “哦!”

        “不用担心啦,我们只是想帮你们。”

        “为什么?我们只是普通百姓,没有什么可报答的。”

        “没事啊!”

        幼幽傻傻的,甜美的招人喜欢。

        “这是团长说的,我们要在这待到四月,也没什么事,就来帮你们种种地吧!”

        “多谢多谢!不过……还是算了吧!”

        凡奥从身后拍了一下段琴,她顿时明白。

        “先吃饭吧!”

        “好!”

        尽管忧心忡忡,但饭还是得吃的,更何况是顿这么好的饭。

        “云衣大姐,药丸吃了吗?”

        “啊……吃了。”

        “那就好。”

        她现在才后知后觉,吃了那颗药丸后头也不疼了,全身舒服多了。

        男人们吃饭快,星则渊和凼蒂站在田头。

        “凼蒂,种过地吗?”

        “没!你呢?”

        “我也没有!”

        “这么大一片地,一个人要干到什么时候去啊?”

        “要不我们把地平分,看谁干得快?”

        “哟呵!”

        凼蒂把兄弟们都叫过来。

        “兄弟们,都吃饱饭了吗?”

        “吃饱了!”

        他们都高兴的不得了,五十个人往他身后一站,人数的差距瞬间拉开。

        “来,这一行是我们的,那边是你们的!”

        凼蒂分好后,兄弟们大声吆喝跃跃欲试的。

        “把她们叫出来给我们计个时。”

        云衣看到大家真的要帮忙,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是算了吧。”

        “不能算了!”

        凼蒂声音大,让云衣无法拒绝。

        “你先给我们教教。”

        云衣示范了一遍,讲了几个秘诀,大家齐声说简单。是挺简单的,就是田太多了!

        “今天不干多的,就这一片啊兄弟们!”

        “好!”

        星则渊是那种:

        “大家都用点心,别光比拼速度,一会还要检查质量的。”

        “没问题!”

        “我来计时!”

        幼幽蹦蹦跳跳的出来,凼蒂调侃道:

        “妹子,要不一起?”

        她退了一步,还是算了。她还要一会给星则渊递毛巾送水呢!

        “预备!”

        段琴说预备时,谷雨拉着妈妈的手高兴的不行!

        “开始!”

        一颗药丸入口,罗天和穷凌速度很快,星则渊、甘索、辟宁和沫紧追其后。深海佣兵团那边也很快,他们体力好,干这些活就能玩一样,那等速度把云衣和谷雨都看呆了,虽说他们都是第一次干,但下种埋土都很用心,云衣看了几排,都很标准,不过这也太快了吧?平时她七天的量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干完了。

        这可是将近六十个大老爷们!

        深海佣兵团站在田的那边高兴的大吼。

        “我们赢了!哈哈哈哈!”

        不管他们怎么笑,星则渊弄完手头的最后一个,跨上田埂说:

        “辛苦了!”

        “小菜一碟!”

        “我在和我的团员说,没和你说话。”

        凼蒂说着一拳打在他肩膀上。

        “这干干活还挺新鲜。”

        其他几个地里的女人看到后立马色变,这些人怎么帮起忙种起地来了?

        “谢谢大家,我去浇水,你们快速歇着吧!”

        “这有河吗?”

        “在那边!”

        提起的两个桶一把被凼蒂抢了过来,扔出几百米后,大沝一把接住。

        “快走,别让红盾抢了先。”

        “呀哈哈哈,我们先走一步啦!”

        穷凌跟过去,随后用腿风卷起大量河水,令它们冲向天空。

        拔刀斩出几道气浪,水团被打散,化为雨滴洒在田里。云衣和谷雨看着落下的水滴,顿时高兴的笑了出来。

        “我靠!这也行?”

        深海佣兵团采用接力式,排成一排快速接住水桶浇水,完成的也很快。

        “算是平手!”

        凼蒂召回兄弟们,看着远方还有地。

        “那些明天再干,没问题吧?”

        凼蒂问云衣,后者连忙说:

        “没问题,没问题!谢谢!”

        “谢啥谢,跟玩一样!”

        凼蒂豪气,云衣和星则渊对视时,感激的鞠躬。

        “妈妈,我下午可以去海滩那边玩吗?”

        “那边不是有……”

        “我陪她去。”

        凡奥看穷凌和谷雨走向海滩,拍了下星则渊的肩膀,然后也跟着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