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一百七十章 痛哭流涕


        一个人的力量很多时候都不足以完成一些伟大的事,这个时候就需要身边的同伴来帮忙!

        尘埃慢慢落下,穷凌一脚让弗洛萨尔·萨拉齐把内脏都吐了出来,而后彻底断气!据说,所有人死的时候都会看到自己最想念的人,那他的脑海里为何还会出现自己父母的样子?乱飞的乌鸦习惯了喧嚣,一下子恢复平静的天地令它们觉得很反常。

        四处乱飞的乌鸦不敢靠近红盾佣兵团所在的岛屿北部,之前激烈的令岛屿都颤动的战斗就是从哪里发出来的。给人一种惊悚感的乌鸦慢慢失去神秘和恐怖的外衣,在月亮回到它该回去的高空,这里又恢复淡淡的昏暗。

        四周的一切都变得安静,十人起身站在三十二人面前,他们蜂拥而上,却不知结果。

        崔尔德看了看铁剑,难以置信的问:

        “弗洛萨尔·萨拉齐呢?”

        “死了!”

        穷凌站在远处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声,在他走过来时,三十一人不约而同的跑向弗洛萨尔·萨拉齐所在之地。他突出的眼球看着天空,眉心插中一箭,烂泥般的身体瘫在地上动弹不了丝毫。

        手指碰了碰他的大动脉,一脚踢在他身上,崔尔德失神的说:

        “真的死了!”

        崔尔德一个两米高的大老爷们突然哭了,哭的格外无助,他高兴的对天大吼,他抱住身边的兄弟,抱住赵明!

        “四年了!四年了!”

        他们吼叫着,捏着拳头高兴的捶打面前的空气,他们高兴的拥抱在一起,又一起痛哭流涕。四年了!四年的奴隶生活终于结束了!四年来的他们一直笼罩在死亡的黑暗里,四年来的他们受够了威胁,他们连最后一丝尊严都败给了死亡。

        他们对躺在地上的这个人跪过,也被他像牲畜一样驱使过,但是从今天开始,他们解放了!

        崔尔德从兴奋中走出,他带着大家走到星则渊他们面前。十一个人除了段琴五女和穷凌,其余五个男人都晕倒在她们怀里。

        “怎么了这是?”

        “你说呢?受伤晕倒了看不出来?”

        穷凌没好气的问:

        “有药品吗?”

        “有!有!”

        踏过三阶黑猴的尸体,他们快速跑进城堡,崔尔德说:

        “兄弟们,把二楼好吃的都拿出来,给我们的救命恩人做顿好的!”

        “好!”

        厨艺好的几个弟兄去做饭,这种盛宴是他们在梦中才会发生的事,他们一直以为这一天会发生在他们准备齐全后,却没想到外来人拯救了他们。城堡摇摇欲坠的,但不会倒塌,在一楼房间里布置了五张病床,这些干瘦的大老爷们给伤员治病。

        这次战斗崔尔德只受了点小伤,相比之下,星则渊、甘索、沫、辟宁、罗天都受伤严重。

        “这些人都这么坚持下来的?”

        赵明看着浑身是伤的星则渊,右手绑着绷带的崔尔德问:

        “他没事吧?”

        “光是外伤就有十几处,还不说擦伤!”

        “其他人呢?”

        “都差不多!活下来都是奇迹!”

        绛旋来帮他们,她是巫医师,她帮他们上药包扎,十分用心。

        星则渊因为实力太低,所以使用元魂剑会有一定反馈伤害。穷凌身上的三处砍伤格外严重,再加上之前的老伤,估计得好好恢复一段时间!

        沫和辟宁之前收到了不小的火焰冲击,全身大面积烧伤,要是没有城堡里品质还算不错的药膏,很有可能会留下一辈子都不会消失的伤疤。

        沫和穷凌一样,他们身上有刀刃留下的伤,战斗时一心专注不敢放松,再加上段琴的琴音,他们一直没什么特殊感觉!但现在一放松,所有伤痛一同前来,这种感觉可不好受!

        罗天外伤比较少,但右臂骨折,左手受伤,他们连连弄了几个小时才给他们上好药。

        段琴她们坐在楼道里,等待着他们醒来。在他们醒来之前,她们轮流守候。

        “段琴,我来替你!”

        “嗯!你没事了吧?”

        半边烫伤的凡奥也涂了药膏,她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

        “放心吧!只是被烫红了,没他们厉害。快去吃饭,我都吃好了。”

        “嗯嗯。”

        她们似乎忘了时间,二楼的人因为害怕吵到星则渊五人,所以去四楼准备了盛宴,幼幽她们在哪里等段琴。

        这些人有些可悲,本来参加世界政府是件好事,算得上是各自家乡的正义英雄,但到了这儿死的死伤的伤,一千多个人就只剩下这些了。他们此刻欢呼,段琴五人坐在一起安静的吃东西,偶尔因为他们的怪诞舞蹈微微一笑。

        他们唱歌跳舞,崔尔德一再表达谢意,不知什么着,他们既忘了现在将至黎明。战斗是在夜晚进行的,现在应该是白日,她们也有些累了,穷凌送吃过饭的她们回去睡觉,然后一个人走回一楼,坐到凡奥身边。

        打着瞌睡的凡奥头一偏,自然惊醒的她怕自己栽到地上,睁开眼时却看到穷凌英俊帅气的侧脸。他算是受伤最少的,衣服只有几处破损的地方!

        “困了?”

        “嗯,有点!”

        “睡吧,二十多个小时没睡觉了!”

        想起来也是,昨天这个时候他们刚睡醒。在荒岛上饥寒交迫,还没有食物,穷凌和辟宁好不容易去抓了些鱼,回来又不好找柴,黑森林里的松树枝被穷凌用高温熏了很久才算干。然后他们就遇到了崔尔德五人,一直到现在天快亮了,大家都还没合眼!

        “段琴她们呢?”

        “在三楼睡了,幼幽也很困,不然早就过来找小星了!”

        “真羡慕幼幽。”

        “为什么?”

        说不累都是假的,凡奥不经意间靠在穷凌的肩膀上,她想着,说会话吧,一会再睡。

        “因为她有值得自己喜欢的人。”

        “是啊!真是令人羡慕。”

        穷凌再次准备说话时,凡奥已发出平稳微弱的呼吸声。

        “真是的,刚说完就睡着了!”

        他笑了一下,安静的将头靠在墙上,看着有点破碎的天花板。这一天就算过来了!真是累人。

        他笑着闭上眼小憩,幽灵般的城堡不再恐怖,四楼狂欢的三十一人很快也累了,他们就在宴会中的桌子椅子上睡觉。希望一觉睡醒,发现这并不是梦!

        安静的时光慢慢流逝,穷凌是所有人中第一个睁开眼的,他坐在原地看着还未睡醒的凡奥,又闭上眼不由的靠在她的头上。

        两人似乎互相依靠着睡觉,一直到耳边有嬉笑声响起。

        “讨厌~幼幽,你把他们笑醒了。”

        绛旋不好意思的和幼幽站在穷凌和凡奥身前,刚睡醒的凡奥还没反应过来,穷凌说:

        “两个小屁孩,一边去!”

        幼幽嗤嗤的笑,修长润滑的小指头灵活的指着他们。

        “哼~就知道做羞羞的事。”

        凡奥这才意识到她和穷凌互相依偎着。

        “没有啦!”

        “略略略!”

        吐了吐小舌头,幼幽拉着绛旋说:

        “我可都亲眼看到咯!”

        “咳咳!看来我要把某些人的小秘密说出来了!”

        “啊~我错了!”

        一鞠躬,幼幽拉着绛旋转身就走。走出几步,幼幽又回来轻轻打开病房的门,里面的五个人还在沉睡。

        “让他们再睡一会吧!”

        “嗯嗯!”

        小符和段琴来换班,凡奥和穷凌往四楼走。

        “恩人们,请问我们有什么可以帮你们的吗?”

        崔尔德问穷凌,后者可不会客气。

        “有!去之前那个洞穴把我们每个人的背包拿过来。还有,去西海岸把幸存的三个人叫过来,以我们团长的名义。”

        “好嘞!”

        崔尔德也是说到做到,既然现在摆脱了束缚,身体中的铁块也无所谓了,他们瞬间觉得干什么都格外有劲儿。

        “现在干嘛?”

        “休息啊!等小星起来再说,我不太喜欢想今后的事儿。”

        “看来我们没了团长还真不行。”

        “可能是习惯依赖他了!”

        平时这种事都是小星想,然后再征求大家意见,倒为他们省了不少时间!

        崔尔德亲自去山洞,赵明带着人往西海岸去了。

        在黑色大海旁边,赵明大声呼喊着有没有人,三个藏在船舱里的人探出头。他们之前在这儿看到了岛屿上有黑色的气浪,有月华和青色的光,还有一点火苗。他们算见证了无数战斗,却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想着,或许是刚来的人和刀刃冲击在一块儿了吧!

        他们已经习惯来者死亡的事实,再也不会心怀怜悯的给别人祈祷。但突然出现的呼唤声让他们心头大喜!

        “有!这儿,在这儿呢!”

        来包子的父亲叫来夫子,都是些奇怪的名字。来夫子高举着手臂,赵明看到他们拉他们爬上海岸。

        “这些年不太好过吧?”

        “哎!遇见你们还算好的,我们赶紧走吧,这岛上有刀刃,你们有船吗?”

        “我想你误会了。”

        赵明说:

        “我们也在岛上待了四年。你忘了?我们见过,我是世界政府官兵。”

        来夫子的脸一下子垮了下去,他准备带着老婆孩子重新回到潮湿的船舱里,赵明拉住他说:

        “岛上再也不会有刀刃了,那个人死了!”

        “死了?啥意思?”

        赵明他们走了大半个小时,眼前终于出现一把巨大的铁剑,听闻事情来由的来夫子心头一惊,在拉着孩子的女人面前,他高兴的大笑。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打败弗洛萨尔·萨拉齐的,是两天前他见到的星则渊。

        站在城堡前,来夫子闻到了一股肉味,他垂涎问:

        “有食物?”

        “上四楼,那里有饭!”

        “多谢多谢!”

        拉着老婆孩子,来夫子三人麻溜的冲上四楼,看着桌子上的食物和水果,三人都快哭出来了。六年了!六年没见过水果是什么样的了?这六年来他们只能吃烂海带和死鱼,现在终于……

        泣不成声的他们一直把食物往又黑又脏的嘴里塞,来包子习惯性的把一个油桃塞进自己破了的裤兜里。凡奥走过来蹲在他身边,耐心的对他说:

        “这里食物很多,不用担心不够。”

        “嗯……谢谢姐姐!”

        穷凌站在一边看着凡奥,来夫子将口中的鸡肉吞完,才注意到身后穷凌在。他一米九的个子很高,来夫子略带歉意的问:

        “不好意思,这里的食物……”

        “放开吃吧!”

        来夫子激动的转头就吃,很久很久没吃饱了,很久很久了!

        嘴边的果酱和油来不及擦,他们吃饱了才停下来坐在椅子上。来夫子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按道理不该轻易哭,但是现在,他还是抽噎的落泪。曾经他也有自己的野心和报复,却在这六年间彻底灰飞烟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