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一百六十章 躲起来


        幼幽知道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但跑了几步还是停住了步伐。因为在黑色的雾气下似乎是一个悬崖,下面有很多船的船骸,说不定还有人的尸体。

        “啊……”

        星则渊冲过来的身体将其推下悬崖,两人一起坠落。

        当身体感受到夏日的寒风,幼幽即便反应慢了一点,但还是尖叫出声。她闭上眼,一直没有感受到疼痛,身体一颤后,星则渊说:

        “嘘!”

        睁开眼,他们滑进一个狭小的空间,幼幽之所以没有感受到下坠的疼痛是因为星则渊垫在她下面。看着他的眼睛,幼幽一下子不害怕了,贴着他的脸,星则渊的耳朵一下子红了起来。

        “嗯~”

        她娇呼一声,以此回应星则渊。四周湿臭的船骸传出一股恶臭,追来的刀刃沿着悬崖插入废船,星则渊在狭小的空间里张开双手抱住幼幽,他看着泛着寒光的刀刃轻松的切开木板,但它没有逗留,而是砰的一声陷进船下的朽木中。

        不知道外面还有没有刀刃,星则渊一直保持冷静没有支声,在背部疼了十几分钟最后开始麻木时,他往旁边爬了一会儿,看了一眼外面的世界。外面依旧很暗,但没有任何刀刃,陷进朽木里的刀刃也失去动力。

        “跟我来。”

        “我们去哪?”

        十一个人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天公作美的机会本应该珍惜,但现在情况紧急,幼幽很担心其他人。

        “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们得观察观察情况!”

        星则渊拉着幼幽走出凹凸不平的废船,每艘废船都挤压在一起,空隙被泥沙和青苔占满。恶臭连连飘出,星则渊和幼幽尽量趴下身子,他们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往桅杆上赛了一块板子,仅有的一点光都消失在眼中。

        幼幽看着星则渊,她似乎会支持他的任何决定。

        “有穷凌和甘索大哥在,大家应该不会有事,我们得想想怎么找到大家。”

        表面依旧冷静,要是星则渊一个人在这儿,他或许会着急的抓耳挠腮,但他现在不能乱,因为幼幽还在,他要是乱了,幼幽也会着急。星则渊是一个很好的团长,团长需要照顾大家的感受,也要善于冷静。

        “点火吧,这里这么暗,要是我们点火,甘索大哥和穷凌他们或许就能知道我们的方向了!”

        “但我们现在是在低处啊,你忘了?我们是摔下来的。”

        “嗯……”

        幼幽似乎在绞尽脑汁的思考,她嘟着嘴,不满的说:

        “我老觉得有人在偷听我们说话。”

        黑暗中的眼睛一凝,有些慌张的想要逃跑,却被星则渊冲破木板的手掌抓住。

        将他拉到自己和幼幽面前,女人的直觉有时候是被男人准。没有光就看不到彼此的脸,那个被星则渊按在地上的人似乎是个孩子,他的声音里有一股未曾摆脱的稚气。

        星则渊带着呵斥的声音说:

        “你是谁?”

        他心想:这个地方不应该有人啊,但地上这个听起来还是孩子的小子是从哪来的?这满是坟墓的地方难道还能活人?

        昏暗的苍宇下,黢黑的墓碑上站着一只漆黑的乌鸦,乌鸦口里叼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烂肉,红色的眼睛打量着四周。

        想起这一幕,星则渊总觉得这里不会有活人,但被他按在地上的男孩一直在挣扎。星则渊不管怎么说他就是不说话,手掌一握,墨星闪耀起星辰之光,梦幻的颜色照在地上,一张满是灰尘的面孔出现在星则渊眼中。

        “星星?这是星星吗?”

        这是个男孩,男孩门牙掉了一颗,虎头虎脑的,全身只穿了一个短裤。他痴狂般的看着星则渊手中的东西,似乎从未见过。

        真的是个人?

        “你怎么到这儿的?这岛上还有别人吗?”

        “有啊,我爸爸妈妈都在这儿。”

        男孩终于开口说话。

        “你能带我们去找他们吗?”

        男孩犹豫了一会,随后点了点头。

        “跟我来!”

        星则渊有些惊讶的和幼幽一起在废墟中爬行,这里满是废船,但这个孩子似乎知道这里的每一个洞穴通向何处,来来回回走了很久,幼幽走在星则渊前面,因为他害怕身后会有危险,当幼幽停下来时,星则渊毫不知情的继续往前。因为是爬行,所以星则渊碰到了幼幽的……咳!

        “对不起!”

        虽然很软,但星则渊还是连忙道歉,在黑暗中泛起红晕的幼幽说没事,钻过最后一个通道,他们走进一个比较大的空间里。再也不用爬行,当他们直起腰时,两个中年人出现在星则渊和幼幽眼中。

        “来包子,他们是谁?”

        两个中年人一把将小男孩护在身后,十岁左右的孩子急忙说:

        “他们是我在废墟里发现的。”

        一米八的男人只有一条短裤穿,穿着短袖的女人在后面抱着孩子,打量着星则渊和幼幽。

        “你们是谁?谁派你们来的?”

        “爸爸,这个叔叔手里有星星,应该不是那个混蛋的手下。”

        “大人说话的时候,小孩别插嘴!”

        星则渊将幼幽拉到自己身后,叔叔?我有这么老吗?这个想法在他脑海中一闪而逝,随后老气横秋的说:

        “我们经历了海难,然后逃到了这个岛上。”

        让一个男孩迅速成长为男人的秘方是责任,星则渊肩负着它,语气平淡,但让人不得不正视!

        “哼!”

        冷笑一声,浑身都是污垢的男人没好气的说:

        “那算你们倒霉,去哪不好非要来这儿。”

        “为什么岛上会有那么多刀刃?”

        “你们碰到过?”

        “嗯!”

        星则渊没有拐弯抹角,当然,他有信心在这样的环境下保护好幼幽。

        “我们的团队被冲散了,我想知道这岛上为什么有这么多坟墓?这个岛屿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人。”

        这片空间是支撑起的船舱,将一直不曾熄灭的木炭引出火,男人说:

        “你们来了就别想走了,乖乖的待着吧!”

        “抱歉,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

        男人显然不想理会,他看了一眼星则渊身后的幼幽,饱满的脸颊有点肉肉很是可爱。火焰发出的光打在她的半边脸上,尽显她的细嫩。

        “这个女孩还蛮俏的嘛……”

        男人眼露污秽之色,那种眼神似乎要把她的衣服尽数扒下。幼幽吓的躲在星则渊身后,后者上前一掌将其按在地上,后脑勺着地的男人一阵惨叫,一边的女人和孩子都吓懵了。对于他们来说,男人就是天,但现在,他被一个瘦一圈的陌生人按在了地上。

        “眼睛不想要了?”

        幼幽不喜欢星则渊生气的样子,但她感觉星则渊好帅。顿时犯花痴的幼幽用满是倾慕的目光看着星则渊,后者带着一点悻悻,冷言说:

        “回答我的问题!这里是哪?你们为什么在这?岸上的刀刃是什么?”

        “好好!”

        吃痛的男人挣扎不了,在星则渊抓住他的脖子时,他就失去了力量。

        “我也不知道这里哪,我是六年前来的,本来准备和我老婆一起回东域界,结果没想到半途在这儿翻了船。岸上的刀刃是一个人的武器,我一个人上去过,本来想找人帮忙,结果那些刀刃一到时间就会四处巡逻,像人一样。”

        “期间没人来过吗?”

        “有!有!但是都被杀了。”

        “被那些刀刃吗?”

        “对!”

        男人连忙说:

        “我刚来的时候一直想离开,所以连续观察了几个晚上,还被刀刃砍过一次。”

        说着,他偏了偏身子,露出一道恐怖的伤疤。

        “那些刀刃只会在晚上消失六个小时,第二天一早又会从最远的北部冲出来,然后开始巡视整个大岛。”

        “这个岛上还有人吗?”

        “不知道!”

        男人唉声叹气的,六年了,一直被困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

        “反正这西侧海岸是没人,有一次世界政府的船来过,结果刚上岸就被打的措手不及,整个战舰一千多个人只活了几百个。”

        “然后呢?”

        “他们和我们一起躲在这,后来闹分歧,一支队伍编木筏出海,没走千米就沉了,还有几百个人上岛去一探究竟,至今都没回来。”

        “几年前的事?”

        “四年前。”

        “老实说,我六年前到这儿的时候,这边只有几十艘废船,现在都有数千艘了!”

        “这个岛在地图上没显示?”

        “不知道,我们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我劝你们也躲在这儿。每天去海岸抓点鱼,勉强能活。”

        “然后呢?”

        星则渊之前和幼幽在躲,因为要避开那些弯月形刀刃,因为要保存实力!追究到底,还是为了安全和大家集合,然后离开这里!所有的停留,都是为了让下一步跑的很快,而不是停滞不前!

        “然后?”

        男人捏着拳头。

        “能活着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怎样?”

        星则渊直接无视他的话,他一直很倔强,他选定的事一定要做完!还有,他现在很担心大家!

        “刀刃会不会攻击海岸?”

        “不会,据我所知,整个岛屿都是在一个平面的,除了我们现在的西海岸和南部海岸,至于东部和北部我不知道。”

        “甘索大哥他们应该在南海岸。”

        “嗯!”

        “还需要麻烦您一件事,可否给我们指明去南部海岸的路?”

        “你们去干嘛?”

        “我们的队伍被打散了,当然是去找自己的同伴!”

        “别说笑了!你们能活下来已经是奇迹,说不定……你的同伴已经死了!”

        男人看了星则渊一眼,身体向后挪了几步。

        “我的同伴很强,不会那么脆弱!”

        星则渊说着和幼幽坐在一起,他们需要休息一小会……

        “我的通道可以让你去南部,但我为什么要带你去?让你去送死?”

        男人笑道:

        “老兄,就算你刚才打了我我也不得不说,活下来没什么不好的,别老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你觉得你能颠覆这个世界?这么久了,就算世界政府都没把这个地方搞清楚,船只也只有在雾气中才能到这儿,大自然就是这么神奇。”

        星则渊抬头看他,没有反驳。

        “或许你去找你的同伴,还没看到他们就死了。从这到南部还要自己游一段时间,你觉得自己能过去吗?”

        “能!”

        星则渊面容坚毅,如剑如盾。他要找到大家,他相信大家不会有事,他们的脚步,不会到此停止!

        “若你能带我过去,我日后肯定会来报答你。”

        男人当着女人和孩子的面大笑,他站起身,不屑的说:

        “在这地方,你能多给我找点食物就是最好的报答,但你非要送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