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迷失方向


        绛旋身材匀称,没有因为一米九九的身高而驼背或高低肩。她当着大家的面,毫无预兆的猛地跪下,在大家正惊讶时,她憋着泪说:

        “你们救了我,谢谢你们,但你们还是不要去了!”

        绛旋的父亲,一位强大的星祭师!一个优秀的领导者!怎么也没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

        “那你呢?”

        星则渊没有立即反驳,但是他决定的事情一定会做。

        “我……”

        “你是巫医师,没有实力和他们对抗,但是我们有!”

        “你们的实力?”

        “一大一小。”

        说出来有些好玩,但星则渊还是将大家的实力说了出来。他的实力算是最低的,但是别忘了,他的手臂上还有一把“元魂剑”。

        “这是甘索大哥,实力为两大一小,穷凌为五阶灵兽,沫哥两颗大星团,辟宁两大一小,段琴两大两小,小符两颗大星团,罗天两大一小,凡奥两大一小,幼幽和我一样。”

        八个人站在绛旋身边,她有些疑惑的看着大家。这不是按照实力来排序的,但细心的他们发现,这是他们入团的顺序。

        绛旋被三女扶了起来,她担忧的说:

        “他们人多……”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们肯定会去的,穷凌,想去吗?”

        “当然想啊,我还好奇呢。究竟咋样的人,敢冒充佣兵?”

        穷凌靠着沫,目光简单明亮。

        “你们怎么知道是冒充的?”

        绛旋胆子有些小,但是坚持去巫咸国的大家,让她慢慢相信不是坏人,起码和巫谷城的那些“佣兵”不同!

        “佣兵界允许佣兵打斗,但要是佣兵团滥杀百姓,只有死路一条!”

        星则渊说着,和绛旋双眸对视。

        “你可以先选择相信我们。”

        “嗯~”

        绛旋看着星则渊的眸子,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一片星辰大海,深邃而广袤的大海沉稳没有浪花,却因为幼幽拉住他的衣角而散开涟漪。

        “都去做自己的事吧!”

        “嗯!”

        段琴三女带着绛旋回到船舱,她还需要好好休息。大闹一场的她一下子平静了很多,在船上安静的睡着时,段琴走出去和星则渊说:

        “睡着了。”

        “那就好!”

        “真的要去吗?”

        现在快中午了,辟宁和罗天在做饭,辟宁和凡奥捣鼓着弓弩,小符和幼幽到处乱转,穷凌坐在桅杆之顶看大海,星则渊和甘索、沫在之前绛旋大哭一场的后甲板上修行。

        “去!”

        星则渊语气坚定。

        “段琴,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这个我当然放心啦!但是我有些想不通,你说会是谁冒充佣兵呢?”

        “不知道,但不管是谁,我们去打败他们。”

        “这离巫咸国只有不到十天的路程吧?”

        “差不多,这个不急,重要的是我们得提前做好准备!”

        “要是过去没阻止别人反被别人灭了那就尴尬了。”

        沫说着,和甘索加大锻炼的劲儿。

        “不会的!”

        星则渊其实还是很有信心的,段琴回眸一笑。

        “那你们锻炼吧,注意休息一会儿,马上开饭了。”

        “好嘞。”

        段琴从船长室斜下方准备下船舱时,看到凡奥正在用望远镜眺望远方。她喜欢这种安静的生活,平静的大海没有汹涛骇浪。

        罗天和辟宁一起做饭,其实团里除了罗天厨艺最好,就属凡奥了,但她要开船,罗天熬了汤,辟宁在一边烤肉。独特的猎户烤肉令人垂涎,很快香味就飘了出去,幼幽和小符一脸坏笑的小跑过来。

        “吃一点。”

        “还没熟呢。”

        幼幽蹲在辟宁身边,伸出去的小爪子停在半空中。

        “那我再等一会吧。”

        她就真的一直坐在那里等,小符笑着问罗天。

        “罗天哥哥,你煲了什么啊?”

        “海鱼汤!我还准备煎点牛排,之后有今天刚买的点心,还有面条,不错吧?”

        “不错不错!好丰盛啊。”

        “那当然啦,因为今天去买了东西嘛,还有绛旋在,她应该饿了好几天了。”

        “罗天哥哥你真好。”

        罗天很少这么被女孩子夸,在他记忆里的那些女孩子嫌弃他又矮又丑,所以她们注定尝不到他做的美味佳肴。

        “哎呀~被你这么一说我开心的不得了。”

        罗天高兴的教小符怎么煎牛排。

        “要不中午蒸点米饭?”

        “没关系啦,晚上再吃也可以啊。”

        “行,你看啊,当它稍微变色时就该翻面了,不能烤焦,中火就行……”

        幼幽的小鼻子嗅着香味。

        “好像好了。”

        “你可以尝尝,小心烫!”

        “好嘞~”

        咬下一口烤肉,烫的眼泪都出来了,她一边往外呼气一边说:

        “好吃好吃。”

        “幼幽,可以叫大家来吃饭咯。”

        “好嘞~”

        她兴冲冲的跑出去,餐厅不算大,但能坐下十一个人。

        大家陆陆续续进来,绛旋跟在段琴身后,是最后一个进来的,面对大家她有些不知所措。

        “就做这儿吧!”

        段琴让她做在女生堆里,这样就不会尴尬了。

        “不要客气啊。”

        罗天用铁铲将一块牛排放在绛旋盘子里,一人一块牛排,还有一些煮好的花菜和胡萝卜。辟宁把几十串烤肉端了上来,然后是精细的糕点。

        摆在正中心的是一大盆鱼汤,还有几个装酱料的小碗,自己盛自己加调料,还有自己夹面条。

        绛旋看着大家都吃的很有劲儿。

        “怎么了?”

        段琴问她。

        “这是什么?”

        她的声音很低,似乎害怕因为自己不知道这是什么而被大家嘲笑。

        “牛排!罗天哥哥做的,可好吃了。”

        “嗯……”

        她似乎不会用刀叉,段琴帮她切开后给她配上一双筷子。

        “谢谢。”

        星则渊对段琴点了点头,一帮子人吃饭很开心,甘索大哥端着牛排和一大碗鱼汤去船长室值班了,凡奥还不忘给他送去一些糕点和烤肉。他们氛围很好,像在家一样,除了有些不习惯的绛旋,这样的饭她是第一顿吃,鱼汤很好喝,但她不好意思盛第二碗。

        段琴比较细心,似乎看出点什么,帮她盛汤后还不忘问。

        “需要调料吗?”

        “不用了。”

        “真好吃,吃饱啦,今天我来洗碗吧!”

        幼幽很满足的喝完最后一口汤。

        “算了吧,上次不知道是谁洗了十个碟子打碎了六个,喏!这些都是今天新买的。”

        穷凌毫不留情的说她,过来一只手盖在她的头上,大手揉捏幼幽像棉花糖一样的小脸。

        “那次只是个意外嘛!”

        “那今天在街上你还把别人的水果摊给弄倒了?”

        “我……谁知道那块砖是来支摊子的嘛。”

        “咳咳,那今天你给团长……”

        “我不准你说!”

        幼幽跳起来捂住穷凌的嘴,两个人打闹围着桌子转的样子为饭局增添了几分活泼。

        “还是我来洗碗吧。”

        星则渊说着,已开始收拾碗筷了。

        “吃饱了吗?”

        星则渊一走到绛旋身边,幼幽就不和穷凌闹了,她一步一步挪了过来,然后站在星则渊身后。

        “吃饱了。”

        绛旋羞涩的样子很招人喜欢,幼幽感觉自己有危险了。

        “幼幽,我们去拿水果,饭后吃点水果怎么样?”

        “我不去。”

        她撅了下小嘴,穷凌看到拍了下罗天。

        “还是我们去吧,你看她,看到小星就两眼放光!”

        穷凌的声音故意提高了很多,让幼幽恶狠狠的转过头瞪了她一眼,这个呆萌的女孩就怕他说漏嘴。

        “段琴,多照顾照顾她。”

        “放心吧。”

        大家都出去了,就星则渊和小符在厨房里洗碗。

        “你是不是给我买什么东西了?”

        “啊……没……没有啊……”

        呆萌的幼幽不太会撒谎,支支吾吾说出没有后双脸就开始发红。

        星则渊洗完碗午休了一会,然后出去继续锻炼,今天是阴天,凡奥站在船长室上测量风向。天空中的云越来越多,天越来越暗,海上的信天翁、鲣鸟都飞的很低。

        “暴风雨就要来了!”

        凡奥说着让大家做好防备的准备,收帆绑牢,甲板上的东西要么收回舱内,要么固定好,一切准备就绪后,大家一起站在前甲板看着阴暗的天。

        阴冷的风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星则渊招呼着大家先进船舱。暴风雨紧接降至,外面暴雨连天,随着还有巨大的波浪,船比平时颠,但是听着外面的暴风雷鸣在船舱里睡觉也是好事。

        大雨有些不合常理的下了两天还没停,这段时间绛旋倒把大家都辨别清了,但她还是很少说话。

        咚咚咚——

        星则渊开门的声音很轻。

        “怎么了?”

        敲门的是凡奥,她看起来有些心绪不宁。

        “团长,你看!”

        一直挂在脖子上的指南针此时四处乱晃,不管凡奥朝向那个位置它都没有规律的乱转。

        “是不是坏了?”

        “我房间的指南针也这样,船长室的也是!”

        “这个也一样。”

        将手中的指南针扔给星则渊,甘索趴在窗户前看外面。

        “看不清。”

        “我出去看看。”

        走上甲板,海上的雨防不胜防,从四面吹来的雨令人浑身一颤,星则渊没有让凡奥走出船舱。四周起了迷雾,他们不知道这是要去哪,也不知道现在要去的方向。

        扑来的雨水让人睁不开眼,大雨冲在甲板上像蒙上一层光,不断流淌的雨水回归大海。海雾犹如黑墨,像可以蒙蔽人的心,压抑的气氛似乎要他们面对死亡。星则渊看着四周,既然有一种畏惧感,在大海的迷雾里,不知道下一刻会冒出什么怪物。

        “可见度太低了!”

        星则渊回到船舱去找穷凌。

        “这雾有些奇怪!”

        穷凌闭上眼,确实有些玄乎!雨下了好几天还丝毫没有停的意思,现在不管是指南针还是怀表都不准,不止是方向,他们连时间都无法判断了!

        右眼太阳烛照之辰光,左眼太阴幽荧之寒目,无论隔绝多远,他都可以依据太阳之精和太阴之精精确的判断出白昼或黑夜。

        “现在是正午两点!”

        大家聚在船长室里,眼前的海面令人捉摸不透。虽然他很不想给大家说这件事,但在地图摊开时,星则渊还是说道:

        “我们迷失方向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