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前往巫咸国


        绛旋很害怕,她全身哆嗦眼前发黑,听到眼前的星则渊是佣兵的那一刻,她的身体就开始发冷。手掌上的温暖让她发黑的双眼迅速恢复正常,她抬头看到的是皱着眉头的星则渊,紧咬牙关的他还算轻松的拉住了绛旋,她没星则渊想象中的那么重,虽然她很高!

        拉住绛旋的星则渊连忙说:

        “或许你有什么误解?我们也是佣兵,到底发生什么了?”

        难以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恐惧,既然可以让一个人瞬间哭出来。

        “就是你们佣兵杀了我的朋友,囚禁了我的父亲和家人。佣兵都是混蛋!”

        “怎么了?”

        甘索一把将绛旋拉了上来,赶过来的穷凌接住她,绛旋却在反应过来后猛烈挣扎。鼻涕眼泪一起流的场景让人震撼,有些干燥的嘴唇间拉起一些水丝,绛旋悲伤地让人难以置信。

        段琴听到这边的喧哗声后,连忙和大家一起过来。扬起的帆布乘着风一直前行,他们暂时不用掌控方向。

        “放开我!放开我!可恶的佣兵!”

        绛旋嘶吼着,穷凌放开她时,她跪蹲在地上。穷凌一脸无奈,星则渊在大家围住她时径直上前,双手捧住绛旋的脸,星则渊的目光坚定。他看着绛旋,绛旋无论用多少劲,无论怎么拍打星则渊的手臂,他就是不松手。

        看到星则渊被打,幼幽生气的皱起眉头呼出一口长气,她气冲冲的上前,却被段琴和凡奥拉住。

        “别去!”

        “你看着我!”

        星则渊提高声音,他让绛旋明亮的眸子对准自己的眼睛。

        “绛旋,你听好了!”

        星则渊可以忍受很多事,但佣兵团就是他的逆鳞。

        “红盾佣兵团是我的荣耀,因为我是它的创始人!红盾佣兵团有十个人,他们都是我最可靠,最值得信赖,甚至值得让我付出自己生命的人!”

        这一句吼声令绛旋安静了,大家都看着星则渊,他似乎没有停下来的念头,因为他想说的话才刚刚开始。

        “我不管你经历了什么,你不能因为自己经历的事而评判所有人!更何况,你还没把自己的事情说清楚,你让我们怎么想,我告诉你,现在!在这艘船上,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哭了,我们安慰你!不是因为们欠你的,我们本来就是不曾相识的陌生人。”

        星则渊的每一句话都是吼出去的,他的声音因为太大而变得沙哑,甚至有些破音,但是他就是要说出来。即便语言组织的不顺,他也要说!他的语速越来越快,除了上一次小符被炎神佣兵团带走,他还没这么生气过。

        “我告诉你,你说我可以,你骂我也行!但你不能当着一个团长的面骂他的团员,我们什么都没做错,我们因为善良救了你,我们想了解你,想帮助你,你呢?你什么都不说,我怎么知道你经历了什么?”

        星则渊指着自己,这一刻,四周的九人都成了衬托,绛旋吃惊的看着星则渊,眼泪哗哗哗的往下淌。

        “你说佣兵混蛋,你知道西域界有多少佣兵吗?大到中子星、超新星佣兵团,小到获称佣兵团、编号佣兵团,西域界有超过一千万人是佣兵,甚至还有更多!如果佣兵都是混蛋,沫怎么会把它当成自己的梦想?我们怎么会聚在一起?世界上怎么会有佣兵界?你见过海盗有这么多人吗?啊?”

        星则渊说完转身就走,幼幽跟着他离开,其余人都站在原地看着被吓傻的绛旋。

        “别生气嘛,别生气。”

        幼幽都快哭出来了,她被吓坏了,星则渊第一声吼出来时,幼幽就愣住了。他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星则渊嘛?幼幽跟着星则渊一直走到前甲板,哽咽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

        星则渊的怒火一瞬间被浇灭,其实他也不想生气。

        “对不起幼幽,刚才情绪有些失控。”

        “没事没事。”

        手掌在他背后轻拍,星则渊靠着栏杆,风吹干之前因悸动而流出的汗。

        “其实就有些想不通,佣兵再怎么过分都不至于杀人啊?”

        “就是,但是她那个样子应该也有苦衷吧?或许是被别人骗了?”

        幼幽前面还说绛旋会是自己的情敌呢!绛旋又高又漂亮,说不定会和她抢星则渊,但她现在又开始帮她说话。因为绛旋后面哭的太伤心了,幼幽都忍不住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哎!不知道啊,回去看看吧?”

        “嗯!”

        站在穷凌高大的身体后,他能刚好挡住他们。

        罗天蹲在绛旋身前,沉默了一会才说:

        “团长其实平时很少发脾气,但是他不想让我们受委屈,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们,我们会帮你!”

        这一次,罗天说话的语气特别正经。和凡奥她们对视,罗天又说:

        “我去准备午饭了,今天中午要准备十一个人的饭,你也饿了吧?”

        绛旋依旧不说话,她抱着自己的膝盖,脸盖在上面大哭。她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她就是好生气,想起以前的事情,她好委屈,委屈的一直想哭,但又不敢回去报仇,她没有那个实力,他看到自己的伙伴被杀死,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被*。

        在被溅起来的海水里,在**的硝烟里,她一直划桨,小帆船跑的很快,但还是被击沉了。她还记得自己落水的时候,远处自称是佣兵的人在哈哈大笑,他们似乎完成了任务,将自己成功击落水了。轻松的语气就像玩躲猫猫游戏时找到一个藏起来的伙伴!

        “说出来,会好受一点。”

        罗天说着和辟宁一起去准备午饭,其余六人都围在这里。他们不知道怎么开口,穷凌叹了口气,有些不耐烦的说:

        “丫头,说吧!”

        甘索坐在她身边,对她说:

        “说吧!我们会听。”

        段琴说:

        “绛旋,你叫绛旋对吧?不管你有什么委屈都可以说出来,我们会听的。”

        “说出来吧?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凡奥坐在之前罗天坐的位置。

        “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不用害怕!”

        沫说:

        “你知道我的梦想为什么会是佣兵吗?”

        绛旋还没抬起头,大家倒都偏过头看他。

        “小时候啊,我一直被爸妈关在房子里,我爸妈是政治家,一直想培养我去搞政治,因为我哥离家出走了,我每天被严加看管,院子里都是守卫,房子里还有管家。我当时就特别烦!那时候我……啧!几乎连续几年都没笑过,一点都不夸张,记得有一次,我看到我家院子外有一帮人。

        他们拿着武器,互相搂着肩膀有说有笑的。我从来都没见过家里人那样。我就问管家,他们是什么人啊?为什么可以拿武器?管家说他们是佣兵,但他们的武器是为了在野外生存,或者用来对付野兽。管家还说,佣兵可以去很多地方,那时候我就想,今后一定要做个佣兵,在我心中,这两个字代表着自由!”

        绛旋抬头看他,她终于开口,站在穷凌身后的星则渊和幼幽一起听她说话。绛旋抹了抹眼泪,缓慢的说:

        “三个月前,我们巫谷城外出现了一帮人,一般人是进不了城的,而且他们一进入我们的国土就会被我们攻击,直到被我们赶出巫咸国。不过这帮人特别强,顶住了我们的攻击,他说他们是好人,是佣兵!”

        说到这两个字,她的拳头一下子握了起来。大家也听的格外认真!

        “我们照样攻击他们,想把他们赶走,因为我们巫咸国分为十个城邦,十个城邦非敌非友,都有自己管辖的地盘,不得越界!我们巫谷城不知道什么是佣兵,城主就问他们,他们说佣兵是负责考察地理的,想要看看巫咸国的风采,虽然我们只是其中一个城邦,但是关乎整个大国,就让他们进来了!”

        哽咽了一下,绛旋吸了吸鼻涕。

        “刚开始还好,但在一个月里,他们掌握了城中特别机密的防御要事,还花言巧语的取得我们的信任,然后给士兵们下毒。凡是反抗的人都被杀了,中毒的人必须要听他们的话,不然没有解药很快就会死,我本来有三个同伴的,结果出海的时候被发现了,他们都死了!我也被击沉了!”

        绛旋说完,大家都沉默了,绛旋又说:

        “他们已经杀了好多人了!”

        星则渊从穷凌身后走过来问。

        “他们说他们是佣兵?”

        “嗯!”

        “我们去会会他们!”

        星则渊将大家的眼光都吸引过来。

        “巫咸国在我们去沃野国的必经之路上,我们就去看看,这究竟是支怎样的队伍?”

        绛旋看着星则渊,她的眸子闪着并不刺眼的光,她很清楚的看到了星则渊额头暴起的青筋。

        “穷凌!”

        “啊?”

        “若有人敢冒充佣兵……你可以大开杀戒!”

        “这个决定明智。”

        星则渊说着看向大海。他用力拍了一下栏杆!

        “既然有这样的佣兵?真是耻辱——”

        扶起绛旋,凡奥说:

        “放心吧,我们会一起去帮你的。”

        “那个最强佣兵的实力是多少?”

        “一颗星神两颗大星团。”

        “简单!”

        穷凌突然笑了,他自信的甚至有点狂妄。

        “小事情!”

        “你为什么要出海呢?不能去别的城邦报信吗?”

        凡奥问的问题格外敏锐,这个女人不傻。

        “我们可乘骑的马都被关押了,而且他们有岗哨,我们巫谷城面朝大海背靠山脉,他们堵住了我们陆上的路。他们只有三百多个人,却把我们一个城邦的人都关押了。”

        “你们城邦有多少个人?”

        “五千。”

        “这么说来,我们还得好好准备准备。”

        星则渊顿时有点着急,十人对付三百人,或许有点牵强,但是这次不得不去。他们没有时间在佣兵之家颁布召集命令,更何况他们也在逃亡。他们可不知道世界政府取消了带回幼幽的命令!

        “就三百个?”

        穷凌不屑时,甘索无所谓的靠着栏杆。

        “人好多!”

        凡奥说着,段琴和小符拉着手,也下定决心。幼幽走过来站在星则渊身边,来多少人她都不怕,因为她根本没那个概念。

        “一个人对三十个人吗?”

        心悸的沫有些跃跃欲试,不冒险的佣兵,还算是佣兵吗?

        在他们各自思索时,绛旋做出了一个他们都意想不到的动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