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万恶的佣兵


        花朵盛开是有声音的,正如睁开的眸子,它慢慢打开,露出比平常人明亮的瞳孔。女孩猛地坐起,将身边的罗天吓了一跳。罗天身体退后,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你醒了?”

        “啊?”

        女孩似乎有些发懵,她看了看四周,被厚棉被裹住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她紧张的说:

        “你是谁?这是哪?”

        “哦!这里是码头,我们刚才在海上发现了你,当时你昏了,我们救了你……”

        罗天是西域界人,眼睛里带有一点天空的蓝色和一种抑郁的灰,和段琴、小符乌黑的眸子不一样。这个女孩两者都不像,她的瞳孔色是罗天从未见过的,那是一种明亮如昼,像启明星般的眸子。罗天可以看到她瞳孔中的黑色,但是那股明亮,怎么都掩盖不了。

        她的声音清脆,没有沾染任何污浊,她从罗天的话里寻找着信息。

        “你们?”

        “我和我的同伴。”

        凡奥和小符进来时,她们都很友善的对她打了个招呼,但很快也被她的眼睛所震惊。

        本来她们也要去购物的,毕竟人多力量大,每个人还得买点自己的东西。但是星则渊怕半途女孩醒了没有安全感,所以留下了她们。凡奥和罗天实力不错,这个女孩虽然有纹身,但看起来不是什么坏人,他也不用特别担心。

        “你好!”

        “你好。”

        女孩语气有些平淡,但她似乎在躲避她们的目光。她似乎隐瞒了什么,抿了抿嘴,她说:

        “咸咸的,海水吗?”

        “不是,刚才给你喂的粥,加了点盐,好唤醒你。”

        “哦~谢谢你们救了我。”

        罗天心想:团长眼光不错,这个女孩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你家在哪?”

        “巫谷城。”

        “巫谷城?”

        罗天断定,这是他第一次听闻这个名字。

        小符和凡奥坐在床边,面带微笑的问她:

        “在那个州啊?”

        “粥?”

        “就是问巫谷城在哪个地方?大的地名,我们没听说过巫谷城。”

        罗天有些尴尬,但很有耐心。

        “巫咸国!”

        “巫咸国?”

        小符吃惊的多看了女孩几眼,传说,在东域界有一个国家,她们掌管着人界和神界的道路,她们和星祭师一样,都是天与人的中介。

        “那你是星祭师吗?”

        “不是,我是巫医师!”

        “巫医师?”

        罗天眉头一挑,连忙说:

        “真巧!我也是巫医师。”

        “难怪你救了我。”

        她低着眸子,问罗天和小符她们:

        “这里离巫咸国远吗?”

        “估计还有半个月的路程。”

        “好远啊。”

        她的目光一下子暗淡,罗天捕捉到那一瞬间的失望:

        “你是在哪出的海难?”

        小符和凡奥对视,她显然没有失忆,只是不想说出过去的事。

        “我们不是坏人。”

        凡奥说:

        “我叫凡奥,她叫小符,他是罗天。我们经过巫咸国,可以送你回去,请你相信我们。”

        女孩子出门就要有些自我保护意识,但这个女孩支吾了半天,只说出自己的名字。

        “我叫绛旋。”

        “绛旋?”

        “嗯!”

        她看着两人,嘟囔着说:

        “我不想回巫咸国,你们要去哪?”

        “沃野国!”

        “那我也去那好了。”

        绛旋的目光有些暗淡,凡奥见她没有打开心窗,就说:

        “我们的房间在下面,要和我们住一起吗?顺便梳梳头发。”

        绛旋这才注意自己的头发,她点了点头,当她站起来时,小符忍不住说:

        “你好高啊。”

        “嗯!”

        一米九几的大高个往这一站,都快碰到门框了,罗天坐在原地一阵惊讶。这什么情况?她这身高比穷凌还高?见到这么高的女孩,罗天心中一万匹马奔过,这让他怎么活啊?一米六几的小矮子饱受打击。

        凡奥和她下去时,小符问罗天:

        “罗天哥哥,我们要带着她吗?”

        “等团长回来再问问她吧,她肯定隐瞒了什么。”

        “我也看出来了,而且穷凌说过,她的船初步判断是被炮弹击沉的。她身上没有伤,也没有同伴,肯定有背景。就算她不是坏人,我们也不能一直带个来历不明的人上路。”

        “有道理!”

        去了两个小时,他们拉了两马车的东西到码头。

        “就停这吧。”

        “好嘞!”

        驾车的两个汉子高兴的不得了,一个是卖水果的,一个是买日常用品和食物的,星则渊他们一买就是一大车,他们怎么可能不高兴。

        “罗天,下来帮忙!”

        “好嘞。”

        听到穷凌的声音,绛旋透过圆形的玻璃窗看到了很多人围在码头。

        “他们是谁?”

        “我们的同伴,我们也一起去搬东西吧?”

        “嗯!”

        绛旋有点胆小,因为她的眼睛一直低着看地,十分拘谨。

        “醒了?”

        星则渊说着,将一袋水果递给站在甲板上的她。

        “拿一下。”

        “嗯!”

        看了一眼跟着凡奥去放东西的绛旋,小符告诉大家。

        “她叫绛旋。”

        星则渊暂时没管她的事,反而有些仓促。

        “赶紧把东西放到仓库,我们马上准备开船。”

        “好!”

        大家都搬东西时,小符拿着段琴买的衣服,问他:

        “团长,怎么了啊?为什么这么着急?”

        “怕他们追过来。”

        幼幽依靠大长腿跳上甲板,然后抱着一纸袋紫薯下了船舱。

        “团长,她是巫咸国的人。”

        “巫咸国?”

        星则渊第一反应是:

        “灵枫等待的石安以前的国家?”

        “嗯!”

        “她没说自己为什么经历海难,看起来又不像失忆,我说我们要去沃野国,她说把她也带上。团长,我们怎么办?”

        “我去问问,别担心。”

        星则渊叫了一声绛旋,然后对甘索说:

        “甘索大哥,准备妥当就走。”

        “好!”

        星则渊第一次和绛旋站在同一个平面,一站就尴尬。她实在是太高了,一米九九的身高,即将突破两米,女生具有这等身高实在是打击人。

        其实也不知从何时开始,男性的要强心和社会审美观念让所有人都觉得男人一定要高大,这种思想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所有人,星则渊和绛旋靠着后甲板的栏杆。她双手握着栏杆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整理洗漱后的她肌肤润滑如玉,头发也梳的很整齐。

        幼幽偷偷的蹲在船长室后面看着她们,嘟着小嘴的她带着哭腔自言自语。

        “除了禾乃外,幼幽又有一个轻敌了。”

        “嗯……”

        星则渊不知怎么开头,其实他没什么特别的聊天技巧,就是耐心和细心。特别是对女孩子,一定要细心。

        “我们要去沃野国,你也要去吗?”

        “嗯!”

        “你不回家吗?”

        一提到“家”,绛旋显然有情绪变化,她双手紧抓着栏杆,整齐的白齿咬着下唇。用棕布绑住的头发从耳边顺下,星则渊仰头时看不清她的脸,也不知道她的表情。

        “如果不回家的话,父母会担心的哦。”

        “回不去。”

        “为什么?”

        绛旋开口了,开口就要继续问下去,但是星则渊不会逼问,那样只会让她产生反感。

        “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我不会逼你,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回家,不会像我一样吧?我连父母都没有,只是个孤儿!”

        星则渊一提到父母心里就会有些触动,但也习惯了,世界上无论什么都可以习惯,起码他现在这么认为。

        “团长!”

        远远的喊了一声,从船舱上来的罗天真准备找他,却被甘索拦住了。

        船开始驶行,破开海面的帆船晃动了一下,星则渊一手抓住栏杆,一手扶住绛旋。

        “团长?你是?”

        绛旋神经一下子紧张到了顶端,她内心一直在祈祷,千万不要是她想象的那样啊。

        “哦——还没告诉你呢,我们是红盾佣兵团,我是团长星则渊。”

        绛旋的瞳孔一下子凝缩,家乡的火和光渲染一片,凶恶的人在里面为所欲为。

        “怎么了?绛旋?”

        用手轻触她手肘的时候,绛旋像触电一样跌倒在地,一滴汗从绛旋的额头流下,她看着星则渊嘶吼着大喊:

        “别碰我!”

        绛旋不同常人的眼睛里满是惊慌,他一直退后,一直退后。她没有勇气跳海,情急之下泪水犹如山泉般喷涌。

        星则渊是最见不得人哭的,更何况还是女孩儿。

        “绛旋,怎么了?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我们都会。”

        “才不会!”

        绛旋吼了一声,慌张的她声音颤抖。

        “要是你会帮我怎么会对我穷追不舍,你们都是坏人,都是混蛋!”

        她嘴唇颤抖,她伤心的哭泣,她为什么这么倒霉?她以为自己逃出来了,以为被人救了就能到一个地方重新生活了,她害怕,但也窃喜,她没有实力回去,但她起码还活着,没有死。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刚逃过一劫又遇到新的劫难?

        “什么意思?绛旋,你慢慢说怎么了?你别担心,我们真的不会伤害你。”

        腿部绑着匕首,星则渊看到她的眼神瞥了它一样,立马就将其扔到海里,星则渊双手摊开对她说:

        “我发誓!你别紧张,行吗?”

        “发誓?”

        哼!冷笑了一声,绛旋泪水从脸颊冲刷流下,她哭的让人心酸,勉强站了起来,她看着星则渊的目光像是在诅咒他。

        “我诅咒你们这些佣兵都不得好死,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这么坏的人,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你们*的。”

        她咬着牙,撑着栏杆往海里跳。

        她哭了,泪花里映射出本来要和自己一起逃出海的同伴。有两个男性同伴死在了佣兵的刀下,还有一个女孩,她本来已经和自己上船了,却在对抗爬上船的佣兵时跌入水中,在冰冷的海水和沙滩上,她被万恶的佣兵*了!

        “我来陪你们了!”

        绛旋说着,豆大的珍珠一直往下落,她的目光如同看到了死国,但是突然间,却有一股温暖触碰到她的手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