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静心


        昨晚穷凌和甘索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所以没去佣兵之家退任务,今天一早,在大家开始往码头搬行李时,星则渊和穷凌一起去了佣兵之家。顺便寄了凡奥和罗天写的信!

        “没想到具有‘城市怨灵’凶名的人杀人夺财既然是为了这种事。”

        “是啊!那么多孩子,进孤儿院得花不少钱,必须要上下打理吧?人类做事就是用钱来衡量,要想把事办好,钱越多越好。”

        穷凌将关于火土的事都告诉了星则渊,他很赞同穷凌和甘索的做法,这个时候就得这么做,要是星则渊在场,做出的决定肯定和他们一样。

        穷凌的话有些讽刺,虽然星则渊也是人类,但他不得不承认。人有时候比野兽更刁钻,特别是对钱!

        “钱这东西,你说它不重要吧也不现实,但就怕有的人太过现实!”

        “没认识段琴前,我都不知道钱是什么。”

        “别说,要是没段琴,我们什么都不好干。”

        “也是!那个词叫什么……大富婆!”

        穷凌手臂搭在星则渊肩膀上,不由笑了几声。

        “就是那艘船吗?”

        在码头边停了一艘挂有红盾佣兵团旗帜的船,熟悉的旗帜像引路的灯塔。

        “嗯!段琴买下了一艘中型的帆船,凡奥看过船了,无论是桅杆还是其中配置的火炮都很不错,我们可以用它到东域界躲躲风头。”

        “感觉又到了逃亡期。”

        “没办法。”

        以前还没接触反政府军的时候,星则渊一直觉得政府军很正派,但现在看来,无论是哪个机构都有它的另一面。

        “不知道那两个人会不会追来?”

        “到了海上还能追啊?”

        “我们可以买船,他们就不会啊?”

        星则渊没好气的笑骂说:

        “咋一下子傻了?”

        “傻了也能把他们踢到海里去,还是那句话,要是他们敢来,小爷我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穷凌自信的让星则渊心安,穷凌停顿片刻,问:

        “要去哪啊?”

        “还没想好。”

        星则渊脑海里有星耀世界的地图,除了西域界之外的其他地域,他的认识程度都只停留在课本上。

        “不过段琴和小符对东域界比较了解,总之先离开这里再说。只要我们在一起,去哪都一样。”

        “这话说的好。”

        大家都站在甲板上,甘索皱着眉头走出船舱。

        “怎么了,甘索大哥?”

        辟宁问他时,甘索只是摇头看了看四周,感觉四周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有点头晕,或许是心理作用。辟宁伸手在甘索眼前晃了晃,在几道紫色的幽灵之光离开帆船时,甘索面色平淡的说:

        “没事儿。”

        “感觉你有些心不在焉的。”

        罗天站在辟宁身边,开玩笑的说:

        “甘索大哥年纪比我们大,总不能和我们一样每天都这么亢奋吧?”

        “怎么说话呢?”

        “就是就是!”

        娇小的小符捂着裙底,笑吟吟的说:

        “甘索大哥还年轻着呢。”

        “就是。”

        段琴一笑,生出百般娇媚。凡奥拉着幼幽,她们站在一起,笑的很开心。甘索用笑掩饰尴尬,内心却平静不下来。

        “我们回来了!”

        星则渊和穷凌跳上船,大家都聚到一起。

        “有些兴奋,这还是第一次离开西域界呢。”

        罗天看着大家笑了,星则渊说:

        “我也是第一次离开西域界,大家都差不多吧?”

        “嗯嗯!”

        啾啾点了点头。

        “我只去过光启州四周。”

        “我们三个都一样。”

        即便他们面临着未知的危险,但还是很开心,似乎毫无畏惧。有彼此陪伴,或许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无论是甘索、沫还是辟宁,在没遇到星则渊之前,他们都只待在自己出生的地方。这次离开,对他们来说更像是一次郊游!

        “看来就我们两个出过海。”

        段琴和小符像一对姐妹花,开朗的小符看着忙碌的码头,问团长:

        “我们现在就出发吗?”

        “这个还得问啾啾。”

        “航海这方面交给我好了!”

        她的玉颈上挂了一个指南针,细铁链很长,指南针一直拖到她的腹部,从腰包里拿出一快红色的三角形小布,绑在手指上举起手臂时,凡奥以最快的速度判断风向。

        “现在是西南风,我们在北海城港口,要往西北走一段,然后朝东北方向往极光州走。”

        “然后呢?”

        罗天地图只记得个大概,极光州……是能看到极光的方向吗?

        “过了极光州就是东域界了啊!”

        “极光州是龙泉山涧入海口。”

        自古以来,东、西域界被龙泉山涧一分为二,龙泉山涧危险,人们不敢随意穿行,所以才推动了航海业。段琴提醒一句,幼幽半张着嘴,她什么都听不懂,只能一直看大家的表情。

        “我们是不是应该把目标定一下?”

        星则渊问大家。

        “都可以啊。”

        段琴说:

        “东域界的话,有个国家我一直想去。”

        “哪儿?”

        “沃野国。”

        “一听就不在世界政府内。”

        东域界只有少数的五个国家在世界政府管辖范畴,而它们都是被人熟知的,星则渊更是熟背在心。但这个沃野国,他似乎只在偌大的地图上匆匆看过一眼。

        “嗯嗯!”

        段琴似乎很向往那个国家,她说:

        “相传,沃野国是一个世外桃源,那里的人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一起,除了人类还有很多奇珍异兽,都与大自然相处的很融洽。”

        “听起来像传说中的青丘之国。”

        “这么说那里也是物产丰富,四季如春的国家咯?”

        “嗯!”

        段琴点了点头,倾国倾城的面孔因为要出海没有化妆,但有一种漂亮叫天生丽质!

        “我虽然没去过,但听父亲说还不错。”

        “好,那就去哪吧,有个目标还是好的。”

        星则渊站在大家身前。

        “收锚。”

        “好嘞!”

        穷凌将其拉上来,在海水的流动中,还未扬帆的帆船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摇曳至远方。

        下午时节,他们收了旗帜,一开始挂它是为了吉利,现在是为了预防。船扬帆去了远方。女孩子们没事干坐在船长室里聊天,这艘船虽然不算特别大的船,但也长四十米。在船的后甲板上,星则渊一手拉着绳子一手举哑铃,海面有浪,但也阻止不了他锻炼。

        他和甘索成了锻炼狂魔,每天上午和下午都要锻炼,闲的时候也和大家一起聊聊天,看看海上的风景,或者钓钓鱼。

        星则渊其实心里挺烦的,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实力,他的一颗大星团一颗小星团给予他的力量有限,他必须得好好提升!

        幼幽常常在他锻炼后给他送来切好的水果,但每次星则渊一转身就和甘索一起分享,每每这时,躲在船侧的幼幽就抓着凡奥的手直跳。好笨!

        烦躁的时候安静一会就好了,如果这样还烦,就把安静的时间调长一些。一走就是一个星期,有一次他们举行钓鱼比赛,锻炼完有些困的星则渊和穷凌坐着坐着就一头栽到了海里。

        傻傻的幼幽几乎同时跳了下去,结果后来还是星则渊将她抱上来的,虽然她有些“呆”,但总是让星则渊开心。

        海上航行的途中有时会遇到其他船只,幼幽挥着自己修长纤细的手臂,像是在给他们打招呼。船慢慢前进,他们的心也安静了许多,特别是下海的时候,船停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他们一头扎进水里,顿时四周没了声音,心里的烦躁也一下消失。

        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一个星期后,罗天钻出厨房。

        “船里没水果和蔬菜了,晚上就吃米饭,喝鱼汤吧?”

        “好。”

        罗天负责做饭,洗碗本来是辟宁和沫的活儿,活生生被四女抢了过来。幼幽想把手里的泡泡抹在大家脸上,但是这个反映迟钝的女孩刚伸出手,脚一滑就摔在了地上。

        “看来我们得找个时间上岸一次!”

        甘索淡淡的说:

        “在海上虽然不缺食物,但没有蔬菜水果可不行。”

        “明天上午停在岸边,我们去买点,小事情!”

        “不知道岸边有没有城市?”

        “应该会有!”

        “要是在明天找到个码头就好了。”

        船头坐着三人,是星则渊、穷凌和甘索!沫在船长室里打趣道:

        “三巨头啊……”

        “那是~”

        捧着小脸,幼幽鼓着腮帮子摸着袖子里一个圆滚滚的东西。

        海上有些冷,他们穿着很薄的长袖运动衣,在海上穿裙子是很不明智的选择。

        他们每天都有苹果吃,要么就是柑橘,但是今天吃完晚饭没有水果。因为时间充裕,除了每天轮流要掌舵值班的人外,他们总会坐在一起等到最后一个人吃完。

        “比起面包,还是米饭好吃。”

        “我也这么觉得。”

        小符说时,穷凌将手中的碗放下。

        “吃饱了,都吃了三碗了。”

        他平时本来不喜欢吃饭的,结果这次吃的很香。

        在辟宁和沫准备收碗时,段琴和小符也起身了。幼幽坐在座位上,一直低着头,时常凉凉的手掌包着一个苹果。她低着头,像是怕星则渊拒绝,用手指蜻蜓点水般一点一点的把它推向星则渊身前。

        气氛似乎一下甜蜜,辟宁和沫舔了舔舌头。

        “我们去看看风景!”

        段琴和小符转身开始洗碗,甘索起身抱着两把和刀回船舱,穷凌咳了两声拉着段琴和小符走出小餐厅。

        他们走时留下笑声,凡奥跟在他们后面,很好心的关上了门。

        今天值班的是罗天,空碗放在旁边,他本来挺无聊的,结果下一刻大家都一哄而上的冲了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这么开心?”

        “我说我说。”

        小符高兴的跳了起来。

        “刚才吃完饭的时候,幼幽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苹果,一点一点推给了团长。”

        “我去,这么劲爆?”

        “是啊是啊!”

        “可带劲了。”

        辟宁憨厚的笑了笑,那个场面实在令人想笑,女孩低着头一点一点的将红彤彤的苹果推向星则渊,后者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咽下一口唾沫。

        “可惜看不到了,我把门关了!”

        啾啾有些后悔。

        “有通风口啊,跟我来!”

        罗天正准备跟着穷凌走时,却想到一个问题。

        “那船长室……”

        “我来。”

        甘索坐在固定的转椅上,面带一点笑容说:

        “别忘了一会告诉我结果。”

        “好嘞甘索大哥!”

        七个人挤在三个通风口外偷看餐厅,罗天扭着屁股,嘴都咧到眼角边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