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孤独的游侠


        “你送走多少个孩子了?”

        “送走他们就满五十个了!”

        “这么多?”

        甘索不敢想象五十个孩子聚集在一起是怎样的场景。

        “嗯!”

        “我突然有些好奇,你是怎么把他们送出去的?”

        穷凌说话的语气像在面对一个老朋友,不骄不躁,也没有任何不良的目的,只是单纯的想知道答案。

        “他们刚才叫你妙哉叔叔?”

        甘索注意到了穷凌没注意到的点。

        “没有个化名,我怎么送他们进孤儿院?”

        火土桀桀的笑,他似乎在笑自己,也像是在笑穷凌和甘索。

        “若是想取我人头就动手吧,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甘索和穷凌几乎同时起身,甘索左手搭着刀柄,右手插在裤兜里。穷凌手臂撑着桌子,目光复杂的伸出一只手。

        “实不相瞒,我曾经也是一名孤儿。”

        他哼笑了一声。

        “你应该知道吧,我是红盾佣兵团的人?”

        “知道。”

        “把他们三儿送到孤儿院后就赶紧藏起来吧,想杀你的人不少,不是没有实力强的人。”

        “老子知道。”

        他一直把“老子”挂在嘴边,不知不觉中就成了口头禅。

        “你们不杀我,不怕你们团长怪罪于你们?”

        笑了一下,穷凌说:

        “就算我们团长来,也一样不会对你动手。”

        “你这么说,我都有些好奇他是个怎样的人了。”

        “好人!”

        穷凌和甘索准备离开。

        “和你不一样的好人!”

        “那我什么时候得拜访一下!”

        “近期是不可能了。”

        在他面具后的眼睛里,火土看着他们离开。

        “真是有趣的人。”

        他一直穿着连帽的衣服,般若就隐藏在黑暗里。

        “妙哉叔叔!”

        “怎么了,小鬼?”

        “我们明天就要去孤儿院吗?”

        “对!”

        坐在微弱的灯前,火土眼里闪着小小的光。

        “我们不想走,走了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小女孩有些想哭,火土看着他们,三个孩子没有因为般若面具而害怕。在他们饥寒交迫的时候,是妙哉叔叔救了他们。漆黑的夜晚让人心生凉意,火土看着三个热泪盈眶的孩子,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明天就要走了。

        在光中,他们闪着泪光的眼睛像宝珠一样富有光泽。

        三个小孩想来抱他,火土却略带严厉的说:

        “我说过什么?”

        为首的男孩胆子大一点,他颤颤巍巍的说:

        “你说要听你的话。”

        “那你们呢?还听我的话吗?”

        “听!”

        吃完烧鸡的油嘴巴上拖下一道鼻涕,三个孩子抽泣着,火土说:

        “滚回去睡觉,听话!”

        “嗯……嗯嗯!”

        他们转身时,火土一个人站在房檐上。按着自己般若面具的火土一直自言自语,似乎从不需要歇息。

        “还有三年的时间就结束了。”

        火土的声音突然从男声变成女声,嘶哑的声音犹如女鬼,她轻轻松开般若,下面干瘦的面孔分辨不出男女,只是很老很老。她的双眼布满血丝,干枯面孔下的骨骸清晰可见。额头处纹着一个黑色的咒术。

        “人生——真是短暂啊!”

        眨眼间回到三年前!

        “火土,现在正在闹灾荒,你家地里什么都没长出来,大家都缺粮食,你还想吃我们的?”

        “就是!不知道和哪个男人生的野种,滚吧!”

        “滚!”

        “找你自己男人去。”

        乡下的小村子里只有这么十户人家,大家都看她是个女人,又瘦又丑的,谁会帮她?当家里的最后一点粮食吃完,当山上的野菜挖完,这一刻,她无助的趴在地上大哭!

        她本来不是这个山村的人,他们家乡闹了灾荒,大家深处的他们没等到外界的支援就死完了,他的丈夫为了让她活下去将最后的食物给了她和孩子,她们走出大山,一路只要是没毒的东西都被她们吃了个遍。

        等进了城,这里很漂亮!

        邋遢而且衣衫褴褛的女人拉着自己的孩子站在路边,很脏的长发黏在一起,干巴巴的像坟头的杂草。

        四处都是豪华的房子,空气里飘动的都是食物的香味,他们向着路边的包子铺张望,却被店员赶开。

        “看什么看?一看就是死要饭的,等着吧!要是晚上有剩包子就给你们。”

        女人连连点头,点头哈腰的似乎在感谢这个时常被店长欺负的店员。

        他们坐在路口,刚来的喜悦一扫而空,她以为逃到一个地方就好了,她一直以为走出大山,走出那个闹饥荒的地方就能活。实际上她错了!逃过灾荒还有钱荒,大城市里最不缺的就是人。

        这里人山人海,四处人头攒动,穷人们为了活下去挥汗如雨,富人们颐指气使,似乎成了习惯。没办法,他们有钱啊!好人们会帮穷人,但只能帮一时,却不能帮一世。他们也会烦的,等哪天烦了,穷人又会回到起初的样子。

        都说穷人们穷是有原因的,确实!像现在的火土一样,这个女人又丑又脏,背后没有任何背景,全身散发着死老鼠的味道。她和自己的孩子坐在街边,有人给他们钱,她感觉好羞耻,她感觉自己受了委屈,她不是千金小姐,但她曾经可以靠自己种粮食吃饭,现在却要看人的心情活。

        “妈妈,我好饿!”

        孩子哭了,她连最后一丝尊严都可以不要!她也好饿,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好好吃饭是什么时候了,也想不起来那顿吃的是什么。所有穷人变富人的方式都要在吃饱饭的前提下才能成功,她什么都没有,别人给的零钱只够买个包子。

        她带着自己的孩子四处乞讨,尊严?在死亡面前,尊严都只是笑话。要活下去啊,她可以不活,但自己的孩子怎么办?

        讨了很久的钱,有时候运气好,可以在今天吃饱饭的前提上解决明天的三顿饭,但有时又要连饿好几天。

        政府官兵心善,虽然没有特殊机构,但还是给他们租了房子。女人四处找工作,她借钱买最廉价的衣服,垃圾桶里别人不要的衣服缝缝补补就能穿,她一跑就是一天,好几天下来,她发现自己找不到工作。她会什么?种地?

        她没有学历,没有相貌,只有身材还算高挑,但她连最基本的身份卡都没有,她怎么被别人任用?

        在一个好心人的帮助下,她打了一段时间的工,可以挣一些钱让孩子吃饱饭了。过节的时候,所有的孩子都在院子里放鞭炮玩,她的孩子却裹着烂棉絮趴在窗口等妈妈回家吃饭。那一年,她的孩子才八岁,打了半年的工,他们终于能吃饱饭了!

        但是房租呢?政府官兵帮她付了半年的,接下来就要她自己付钱了。

        她给那名政府士兵送了一块手表和几朵鲜花,她知道政府士兵的俸禄很低,老婆每天还埋怨他。带着自己仅有的几千块钱,她离开了这儿,毕竟不能一直给别人带来麻烦,她也于心不忍!

        当他们离开繁华的城市,高楼大厦都不会记住她。

        距离城市越远的地方钱越值钱,她又进入大山,这里只有十几户人家。她用自己的钱买了一间小房子,又买了把锄头。

        对农民来说,没什么比锄头和土壤更让人安心。第一年,她种的水稻、玉米、马铃薯和红薯大丰收,这是世界上最高产的农作物,这边气候适宜,啥都能种。

        当粮食摆满房子,女人觉得自己累到脊椎变形都是值得的,但是第二年,粮食收入慢慢下降。不过有孩子帮自己干活,她就觉得很开心。第三年再一次灾荒!

        “大哥,求求你了,给点吃的吧!求求你了,我会帮你干活,什么活我都会干,求求你了大哥!”

        “妹子,不是老哥我说,你要是个男人还好,你一个瘦巴巴的女人能干啥活啊?走吧走吧,正闹饥荒呢,谁家有多的粮食啊?”

        要是个男人还好……

        一句话让她瘫在地上,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家,他的孩子躺在床上睡了,永久的睡过去了,桌子上还摆着他从山上找来的野菜。

        他想着睡一会吧,睡一会妈回来了就用野菜做饭吃,结果一睡,就再也醒不过来了。瘦弱的女人开始哭,他坐在地上痛哭流涕,喉咙哑了,眼睛哭肿了。背着自己的孩子到后山,她连棺材钱都没有,坐在坟地里,她也睡了。

        一觉睡醒,孩子已在墓地长眠,她却活了过来。

        她额头上多了一个黑色的不知是什么字的咒术,她感觉自己没心跳了,身体冰冷,一点温度都没有。四周的鬼魂呼喊着她的名字,急忙钻进她的身体,于是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个人活着总需要些支柱,她戴上鬼神般若的面具,不想再让孩子饿死了。

        “甘索……”

        坐在房檐上的火土叫了一声这个名字,他可以感受到一股气息,将死之人的气息。

        他看着升起的太阳,他是孤独的游侠,火土终于如愿成了男人,但他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身体一闪而逝,火土化为紫色的怨灵,出现在甘索的船舱里。

        “我找你有个事。”

        “什么事?”

        “我要帮你铭刻一道咒文。”

        “我身上已经有一道咒文了,不是说一个人只能铭刻一道咒文吗?”

        “对!但是我给你铭刻的咒文比较特殊,它是远古的咒术。”

        “什么意思?”

        “别多问,它只会对你有好处!你现在也许不懂,但以后会明白的。”

        见甘索还有些犹豫,火土便将其全部说了出来。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