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战海盗


        海盗是一种血腥的存在,他们的到来意味着血和生命的丢失,当晴朗的白日有黑布骷髅旗飘动,海盗们在一百米开始开炮,轰出的火炮轰在战舰上,令船身剧烈晃动。

        这些没有经过各种训练的海盗炮手们用肮脏的嘴唇吻了一下黑色*弹,然后将它们射出去。亡命之徒们动作很快,第一波炮弹后便是无数的箭矢和捕鲸钢叉。

        “一级警备,右翼炮弹发射。”

        世界政府军做事总是要申请报告,受到攻击的第一刻他们就应该反击,但是他们没有命令。不知多少士兵死在这一规矩下,当少尉下命令后,一排子三十口火炮连环射出,甲板上的战士们齐射箭弩,整齐的战斗节奏令无数箭矢冲上天空,下一刻犹如遮天盖日的黑鸟将太阳遮蔽,旋即箭矢冲下,捕杀亡命之徒。

        “怎么了?”

        “待在里面,海盗来了。”

        一位士兵说完,拿着绑着绷带的箭矢冲上甲板。

        星则渊和甘索刚吃好饭走出来,穷凌看着他们耸了耸肩。

        “去帮帮忙?”

        穷凌问。

        “等一会吧!先看看敌方的首领是谁,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星则渊说着,走进穷凌他们的房间。

        “而且一会只有你能上。”

        “没事,几招的事情。”

        穷凌靠着墙,十分惬意。

        “伤势恢复好了?”

        “好了,你以为我像你啊,估计你没十天是恢复不了吧?”

        “十天之后还是好汉一条。”

        穷凌笑了一下,外面火炮连天,他们透着窗户看外面,海盗船开的很快,虽说受到了重创,但还是没沉。

        “满舵,转起来!”

        少尉抽出手中的白刃唐刀,唐刀刀身狭直,镡小柄长。

        双手握的唐刀被李晗抡动,旋即一道高速的气浪斩出,令还未冲到甲板上的黑色*弹停滞几分。只要不是高速移动的*,就不能直接炸开。速度一缓,就有人将其射下。在海中沾了水的*只能喷出几个大水泡。

        “左翼开炮!”

        右翼炮火一停,快速侧转的战舰迅速开炮,游走出扭曲蛇形的战舰躲过一些炮火,但是海盗船也越离越近了。缠上绷带的箭矢沾上油,然后燃烧射出。

        “确定身份了吗?”

        拿着望眼镜的人匆匆朗声汇报:

        “海盗赏金三十九万,沾血流星托菲!手下有五十多条人命,一艘政府军战舰和两艘大渔船。”

        “看来是个刺头,实力?”

        “两颗大星团,一颗小星团。”

        “还有点实力。”

        少尉说着,其实有些焦心。

        看了一眼侧边,少尉说:

        “集中火力,不能让他们上船。”

        “是!”

        少尉的实力是两颗大星团,他刚晋级于此,要是近战可能打不过托菲,所以只能在远处取得优势。

        “看来这些人不想让我们靠近啊!”

        空中射来的箭矢始终没有减少,箭矢点着一星寒光,慢慢的在空气中辗转。

        “上!”

        托菲一挥手,身边的海盗们加快海盗船的速度,海盗船和快速反应的战舰擦肩而过,托菲看着站在船侧的李晗,舔了舔舌头,然后猛地起跳。

        “锵!”

        手中的唐刀和锁链对撞,一米九五的李晗身体后退几步,满是肌肉的他脱掉身上的外套,只穿了一身短袖的他肌肉格外发达。

        目视托菲,身体下压,他的唐刀为“横”,长七十九厘米,双手握柄时,岔开马步的李琦重心下移。

        “看来那个就是他们的头儿!”

        星则渊站在甲板口说着,身边的穷凌脸色不变。

        “不急,一会再出手!”

        凡奥站在他们后面,腹黑的说:

        “等他受伤时你再去,等于救他一命,也等于一个人情。”

        穷凌和星则渊同时回头,凡奥以为他们会讨厌自己这么说,但是没想到他们俩兄弟倒是鬼魅一笑,极不正经的说:

        “好注意~”

        穷凌想看热闹,海盗们娴熟的扔鬼爪绳,锋利的三面鬼爪只要一抓到东西就能让他们荡过去。政府军怎么说都是被动守船,所以还算有力,只要海盗们一来就把他们踢下海。

        但是抡起拼命,政府军还是比不过这些海盗,他们抢到什么就是自己的,这样的规定让他们一个劲的往前冲,不过十几分钟,两百米长的战舰除了政府军外站满了海盗,海盗船上只剩下三四个人在开船,它一直紧跟着战舰前进。

        唐刀和锁链对碰后撤开,两人相隔数十米,托菲一转身将一位士兵的头打裂,李晗面色铁青,一拳将海盗砍为两截。

        “你的攻击距离,似乎没有我的远啊。炼狱之手!”

        舔了一下锁链上的血,手臂上和拳头上的锁链盘在地面,手臂一扬,数十米长的锁链朝着李晗而去,抡起来的锁链所蕴含的力量只要一打到人就非死即伤。

        李晗手过半月,手中横刀近乎压到地面,他在仔细感受钢铁的力量。

        “你以为你离我那么远我就打不到你吗?”

        “哈哈哈哈哈!难道你还会瞬间移动?”

        锁链快速而去,带起猛烈地破风声和气浪。

        “我不会,但是……我还是可以打到你!”

        手臂猛地膨胀,李晗闭上眼感触着唐刀刀身的锋芒,剑士闭上眼不是为了耍帅,而是为了片刻的安宁。托菲在笑,他的锁链只有不到五米就可以打到李晗的头了,粉碎吧,四分五裂——

        李晗铁青的面孔朝着自己的唐刀,躲开吗?剑士可不会躲开……接触甲板的唐刀猛地朝下划出,青色的气浪像彻夜作响的风,眼睛猛地睁开。

        “半月飞斩。”

        甲板被撕开一道裂缝,剑气穿透三十米,刷拉一声刺在托菲身上。

        “砰!”

        身体上升一点,锁链打在他的胸膛上,李晗的身体撞碎弩机,背部一阵疼痛时,海盗们的士气高涨。

        “哈哈哈!看来政府军的眼睛都不太好使啊,没看见老子身上都是锁链吗?”

        嘶——

        上前几步,猛然间有皮肉撕开的声音,脸上一道疤痕从眉心一直到鼻子,猛地裂开时,血液喷出,托菲大声喊疼。

        “混蛋!”

        舞着锁链,要是这一下再被击中,李晗就有生命危险了。

        “少尉大人!”

        “副船长!”

        士兵们大喊着,但是抽不开身,一千名船员中只有六百名战士可以战斗,他们此时都在浴血奋战。

        “真是的,才过了这么几招就打不了了。”

        穷凌一脚将锁链踢碎,托菲大骂:

        “你他妈谁啊?”

        海盗们看着政府军士兵们哭丧着脸高兴的不行。

        “女兵都躲在房间里吧?等到你们这些人死了,整艘船都是我们的了。”

        “红盾佣兵团。”

        “佣兵团?”

        托菲哼了一声,乱鸡窝似的头发抖动了几下,锁链被拉回。

        “这是我们海盗和政府军的事,你凑什么热闹?”

        “啊~”

        穷凌双手插兜,然后弯腰向前凑脸。

        “我喜欢凑热闹啊。”

        旋即,穷凌一脚踢出。

        转眼而逝的速度一脚将其踢出战舰之外。

        “猝——”

        身体旋转,而后一脚将其踢向天空。

        “老大!”

        眨眼丧失生命的托菲像是一摊肉堆在甲板上,锁链尽碎的胸膛被碎铁扎穿,穷凌落下时,这些海盗们顿时开始流窜。

        “这些人杀了,没事吧?”

        咳出一口血,李晗说:

        “没事!都不是什么好人。”

        “那就好。”

        穷凌消失在原地,随后无论是跳下海的,还是依旧站在甲板上的海盗都被一脚毙命。

        “船也拆了吧?”

        自问自答了一句,穷凌以左脚为支柱,右脚靠在一个人的腰后,快速旋转后,猛地令其射出,高速的海盗犹如炮弹,猛地撞在海盗船上。

        “火焰之傷!”

        身体很不符合科学的在空中停留了三秒,右脚掌上弥漫火焰,穷凌右脚在前,身体飞出,脚掌猛地触碰船身,顿时断开的船被火焰包围,而后穷凌犹如暴走的野兽,疯狂的将战舰踢为残骸。

        三分钟的时间,在穿着政府军服装的红盾佣兵团走上甲板时,穷凌也回来了,一对军靴,一身蓝白色的短袖,一条有着几个大口袋的海军裤,穷凌一米九的身材和极好的面貌犹如天使出现在他们面前。

        “小菜一碟。”

        轻松的呼了一声,之前战斗的格外艰难的士兵们有些傻眼了,这么强?顿时,所有人都不敢招惹他们,少尉被扶起来,走过来想和穷凌握手,他却丝毫不给面子。

        “他是团长。”

        星则渊笑了一下,战士们不解,星则渊看起来还只是个孩子,这么能驾驭住这么强的人?

        “多谢红盾佣兵团出手相助。”

        “是少尉大人先救了我们,还答应把我们送回光启州,这点小忙也是应该的。”

        虽是这么说,但李晗为了彰显世界政府军的礼仪还是弯腰行礼,所有士兵也都如此。星则渊看后有些不好意思。

        “不用这样,少尉大人,赶紧休息休息,战舰需要整修吗?”

        “不用了。这只是艘运输舰,我们只要把物资送到就能换船回光启州了。”

        “好!”

        星则渊看了一眼沉船,战士们有些惊慌的看着他们,他们一直以为这个称自己进入海市蜃楼,然后又出来的佣兵团在说谎,因为从未有人出来过,但是看到可以以一人之力击沉战船的存在,或许是真的也说不定。

        十个身穿蓝白色制服的人站在船头,靠着桅杆看着海鸥从头顶飞过,他们一起仰起头看天空,又一起低下头看大海。

        身后收拾残局的海军战士们看到他们这样有些痴迷,穿着一步裙的女式海军服的四位女子各有各的魅力,煞是迷人。

        海风吹过他们的面孔,星则渊轻微向右一偏头,就看到幼幽脚踩着栏杆,大腿顶着栏杆对大海张开双手,风吹在她的脸上,张开双臂的她露出贝齿,很开心很开心。突然间,星则渊觉得世界上或许就是有这么一种人,她们纯洁的像是大自然的精灵,一笑,没有娇媚,却生出遍地的璀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