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海军


        “别睡着了,不然被少尉大人看到你就死定了。”

        穿着外套的下士站在甲板上,一边的战友摇摇欲坠,像是要睡着似得。

        “太困了。”

        “站好站好。”

        两个人开始走动巡逻,突然间,从海面升起一道火焰,火光虽然不算特别大,却在黑暗中格外突出,令人一眼就可以看到它从何而来。

        “那是什么?”

        战舰上三百六十度旋转的灯光在海面旋转,突然间晃过一只小小的木筏。

        “快,好像是人,去找少尉大人。”

        “是!”

        现在是凌晨一点,少尉还没休息,而是埋头写着申请报告。

        听闻消息的他没有像下士那么焦急,将手中的笔帽扣上,顺手带上外套的他起身往甲板上走。

        “去准备食物和房间,瞬间叫十名战士在五分钟内于前甲板集合。”

        “是!”

        下士转身跑开,少尉走到甲板上。

        “少尉大人,就是哪!”

        指着海上一个位置,漆黑的夜晚里看不清人,他们在呼喊着求救,但是他们的声音被海水冲拍舰身的声音淹没。

        “把灯光调过来!”

        不到五分钟,十名战士在甲板上集合,随后灯光也焦距过来。刺眼的白光令他们眯起眼,却像是找到了希望。

        星则渊站在木筏最前方挥手,少尉见之,冷静说道:

        “救人。”

        “是!”

        救生船放出,十名战士架五艘救生船将十人带上船。

        “打听身份。”

        “是!”

        一边的战士跑下甲板,少尉看着被遗弃的木筏,不禁有些好奇,这些人真是勇敢,既然敢用这么小的木筏在海上漂流。

        上船的时候,他们的腿已经麻了,大家都是被驾进救护室的。八张病床被摆满了。罗天和星则渊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在海上漂久了又突然回到大船的感觉就像重力重新回来了,之前他们不敢随意乱动,生怕木筏会翻,但现在他们乘坐的是庞大的战舰。

        “我们需要确定你们的身份才能对你们进行医治?”

        罗天白了他们一眼,双眼布满血丝的星则渊如实说:

        “我们是群星——红盾佣兵团!”

        “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

        脸色苍白,颧骨上的皮异常干燥,星则渊皱了一下眉,因为害怕意外,所以他出门时没带任何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现在这个士兵明显是刁难人,难道经历海难后的人还能拿出自己的身份卡说这个可以证明我是哪里哪里人吗?

        “抱歉,我们没带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

        头发乱成一团的罗天起身,他说:

        “给我所有缝合伤口要用的工具和麻醉药,我自己动手。”

        “抱歉!”

        少尉走来,一巴掌拍在之前问话的士兵头上。

        “第二代佣兵团的红盾佣兵团团长都不认识吗?”

        少尉是个不苟言笑的男人,走过来给人一种安静肃杀的感觉。

        “下达命令,迅速开始对红盾佣兵团全体进行医治!”

        少尉对四周人说着,他们迅速传播命令。

        “抱歉,星则渊团长,我是本艘战舰副船长,世界政府军少尉——李晗。”

        伸手与其握手,星则渊说:

        “少尉大人,谢谢你们的帮助。”

        “团长也受了伤,先不要说话了,等伤养好了,我们再说。”

        “多谢。”

        说完,临时的两张床位上躺着星则渊和罗天。

        全舰只有三位巫医师,但是因为很多人没什么大伤,经过检查后,就被送回房间休息了。段琴四女是第一波回到房间的,她们住在一个大房间里,一进去桌子上就有很多做好的饭菜。

        “吃吧,大家会没事的。”

        “嗯嗯!”

        大家都开始用餐时,幼幽一个人回头望了一眼,像是有些牵挂。

        “幼幽,来吃饭吧。”

        “好哒!”

        “就这两个人受伤最重。”

        一位一边戴手套的巫医师说:

        “其他几个呢?”

        “已经回去了,三个打了麻药,还有一个只贴了药膏。”

        躺在病床上的星则渊和甘索浑身是伤,伤口因为沾满脏东西而发了炎,所以没有完好愈合。特别是星则渊,他除了右臂有一道伤疤后,整个背部也千疮百孔的。两位巫医师不知道他是怎么挺过来的,他很痛,只是一直咬牙坚持着。

        “消炎缝针。”

        “好。”

        躺在床上的星则渊和甘索闭着眼睛,打过麻药的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哪,全靠身体的愈合力。过去的两天已经把他们累垮了,食物中缺少身体必要的元素,因此他们没有力气,但还要一直坚持。

        手术灯下,精巧的医用镊子和手术刀不断移动,看起来有些惊悚。但一直忙到太阳即将出现时,两位巫医师才走出手术室。因为伤势严重,所以他们没有立即住进房间。

        第二天一早,已经恢复一些气色的段琴穿着一身蓝白色的世界政府军女兵制服,和穷凌一起走到船长室前。

        “你穿这身衣服还挺好看的嘛!”

        因为没有自己的衣服,所以他们穿的都是船员的衣服。战舰上一共有一千个人,大小号码都有。

        “你也是!”

        穷凌没有穿外套,但是蓝白色的政府军短袖让他看起来很有精神,敲了一下门,段琴绝美的身段不管穿什么都好看。

        “请进。”

        “少尉大人。”

        微微弯腰,穷凌双手抱胸直接坐在李晗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

        “段琴小姐,你大可和穷凌小哥一样不拘小节,你这一礼,我可受不住。”

        习惯性黑着脸的李晗连忙解释,随之弯腰至九十度。他们在出海前见过通告,红盾佣兵团可是二代佣兵团之一,团员的身世更一个比一个惊人,他一个普通的少尉可惹不起。他不苟言笑,不代表他不懂得待人之道,就算不点头哈腰,他也知道自己的定位。

        “少尉大人客气了,请问我们现在是在哪啊?”

        “回小姐的话,我们现在正要通过月牙岛州的扭曲海峡,前往西海海域。”

        “西海?”

        “没错!我们是政府军中的海军分支,此行是有任务在身,不知贵团是要去?”

        “我们之前去探索了五月初的‘海市蜃楼’,准备回光启州的亚瑟城。”

        段琴看着李晗的眼睛,人的心跳和音乐一样可以和他人产生共鸣,虽然段琴现在还不能洞察的那么仔细,但是他和李晗对视时,无形释放出的气质还是她占上风。

        想要震住别人,自身就要有强大的气质。

        李晗在心里说道:不愧是段氏商行段金龙之女,一来就给了我个下马威。

        “我们这次之后也要回去,或许可以同行。”

        穷凌打了个哈切,说:

        “他们没事吧?一晚上都没见到人。”

        “请穷凌小哥放心,贵团长他们因为伤势比较重,所以明天才能出重病诊断室。”

        “哦~”

        李晗觉得自己和他们说话很累,有实力的人都这么与众不同吗?

        “我此行只是想问问这些事,还请少尉大人不要见怪。”

        “哪里话!”

        李晗起身说:

        “段琴小姐,您放心,我们此行去西海用不了多少时间,会很快返航。目前贵团团长伤势还没好,若是换船,一是有安全隐患,二是不方便,四周的岛屿都没有什么好船。”

        “知道了,辛苦了少尉大人。”

        “小姐若是有什么吩咐随时可以说。”

        “知道了。”

        段琴轻轻关上门,和穷凌走在笔直的走廊里。

        “怎么了?”

        一个人的性格只要经历几件事就可以显露,穷凌知道段琴不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这次来找少尉肯定是有事情。

        “我很敬畏军人,但不管我问什么他们都不说,只要来找他问了。”

        “这样啊!”

        手掌插在口袋里,穷凌问:

        “真的要和他们一起进入西海海域吗?”

        “怎么了嘛?现在团长他们有伤在身,坐他们的船挺好的,没人敢招惹。”

        “不是还有反政府……”

        “嘘!”

        段琴修长若削葱根的食指并在唇珠前。

        “他们还不敢这么明目张胆。”

        “哦哦!”

        “沫他们好些了吗?”

        “还行!过个两三天就能拆线了。”

        “那就好,我们就不去打扰他们了,让他们好好养伤。”

        穷凌瞥了一眼,目光中露出一点狡黠。一大早他们就去甲板上了,吃过早饭的他们精神倍爽,想要看看蓝天白云,站在甲板上的他们就像征服了大海。

        “养伤肯定是要养伤,但是好好养伤估计是不太可能。”

        “幼幽?”

        走廊两侧都是房间,他们的房间在船舱最里面,非常安静。幼幽一个人四处张望,像在找什么东西。

        “怎么了?”

        关切的过去拉住她冰冷的小手,这个女孩就是手冷,也不知为什么,明明看起来很健康。

        “我想找他。”

        “团长吗?”

        “嗯嗯!”

        幼幽嘟着小嘴,像受了委屈,她看了看四周,似乎感受到了点什么。

        “在那边。”

        “幼幽!”

        段琴拉着她的手,温声细语的说:

        “团长现在受伤了,他要好好养伤才行,要听话,等他伤养好了,你就可以见到他了。”

        “那要多久啊?”

        看着幼幽的瑰宝之眸,淡魄蓝色的眼眸大小是黄金比例,给人一种完美无瑕的感觉,不能大或小,即便一纳米也不行。段琴不希望自己说的时间太短,那样团长休息不好,说的时间太长又怕幼幽不开心,所以她说:

        “三天。三天后你就可以见他了!”

        “真的吗?”

        “真的!我不会骗你的。”

        “好哒,幼幽回去等他。”

        幼幽走在前面,身高一米七的她蹦蹦跳跳的,格外可爱,也穿了一身女式政府军士兵服装的她转身,令段琴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不能让她现在去找团长啊?”

        “团长需要安静的养两天伤。”

        “好吧。”

        “你也快回去休息吧。”

        “好,有事情找我们。”

        其实他们住的位置离得不远,穷凌进去时,三个人都在。

        “怎么回来了?”

        “那些海军士兵不让我们随意上甲板。”

        罗天说着,透过圆形窗户看外面的海面,有些无聊的他只能用看海鸥和信天翁消磨时间。而辟宁很享受这片刻的安宁,他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至于沫,这个充满文艺的男人既然在。

        “你不是不喜欢吗?”

        “只是不喜欢政治书籍,这是讲海军的书,挺有意思的,一起看吗?”

        侧过来给穷凌看的书上有名字,叫《爱的牺牲》

        “算了算了!我一就头大!”

        躺在床上,穷凌闭上眼。

        “休息休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