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一百零九章 大胆的往前走


        “我们已经排队排到号了,为什么不让我们给两位老人检查身体?”

        在医院挂科前台,段琴拿着手中的号码问肥胖的护士长。

        “我已经说过了,你们要去那边,这边不适合你们,你们排错队了!”

        “为什么?”

        段琴生气了,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大医院人很多,但是她们也遵守规定了啊?排了一个小时的队,还不能做检查啊?这个扯着嗓门的女护士有些不耐烦,她仗着自己嗓门大,吼道:

        “因为你们穷。这边是有钱人来的,你看你们几个,这是你们父母?穿成这样,一看就是渔民吧?我们这里有最先进的医疗仪器,你们有哪个钱吗?”

        被咄咄逼人的护士说的低下眼睛的费歇斯和凡睦本来很开心的,但是突然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孩子,他们穿的已经是自己最好的衣服了,但还是给孩子们丢脸了。

        “干嘛呢?没钱就滚!”

        “就是!”

        “没钱还在这里排队,没看到这里写着‘最先进的仪器诊治’吗?”

        “就是就是!”

        富人们令一边的穷人不敢抬头,费歇斯怯怯的说:

        “要不我们不治了……”

        费歇斯说着,紧咬牙关的凡奥往前走了几步,却被段琴震撼到了。

        把一张存折和身份卡猛地拍在大理石柜台上,段琴大声说道:

        “我要见你们院长。”

        “院长,你她妈谁啊?守卫,把她们给我轰出去,*东西!”

        一脚把两个男人踹开,凡奥砸了一下舌,费歇斯和凡睦顿时震惊了,女儿既然可以一脚把两个壮汉踢开?他们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女儿出手。

        “你问我是谁?”

        段琴太厌恶这种人了,她气冲冲的说:

        “我姓段,段氏商行的段!”

        “你以为你说是就是!”

        大厅顿时吵闹起来,小符被气哭了,凡奥手持警棍,一棒子将柜台的透明玻璃打碎,巨大的哗然声震惊到每个人,凡奥站在柜台上,修长的她看起来很瘦,但是不知道怎么把这么大一块厚玻璃打碎,身体中的两颗大星团在旋转,避开所有玻璃渣,在费歇斯和凡睦退后一步时,玻璃渣落在他们身前十米。

        段琴和小符的咒文顶起玻璃渣,凡奥一脚踏翻圆球般的护士长,这个女人没有这层玻璃狼狈的像头肮脏的猪。而扎着高马尾的凡奥像带着怒火的女武神。

        “再说一遍,我要见你们的院长。”

        “好好!别动手别动手,快去!”

        一边的小护士见到护士长被打成这样,连忙跑上楼,段琴回过身吸了一口气,冷静的说:

        “叔叔阿姨,您们等一会。”

        “好好!”

        他们被震惊到了,虽说他们不是第一次遭受这种待遇。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他们很穷,但段琴不是!

        不过五分钟的时间,院长带着一群守卫围住了大厅。病人们很乱,穷人们却很解气,稍微有一点钱的人怨声四起。

        “安静!”

        院长是个胖男人,大肚子里不知道装了多少受贿的油水。

        “小姑娘,有话好好说。”

        “凡奥,松手!”

        肥胖女人脖子上的脚掌抬起,这个女人在地上打滚时不断叫唤,还强硬的说:

        “院长,打死他们。”

        “小姑娘,你说你姓什么?”

        段琴过来一巴掌扇在院长脸上,她从未这么生气过。还不等这个亚瑟城第一医院的院长说话,段琴就先说出了口。

        “我告诉你,我从来没见过医院里还有这样欺负人的,没问清现状就骂人的人是医生吗?医生不应该扶死救伤吗?”

        院长手掌一挡,守卫才没冲上来。

        “这是我的身份卡和存折,你自己看。”

        甩给他两张东西,段琴深吸两口气。院长顿时震惊了,存折上的钱有几个零?七个?十个?还是十几个?身份卡上的简单资料:燕国商人段金龙之女。

        “今天医院不营业,大家请回吧!”

        院长连忙对病人们拱手,段琴就不!

        “大家,你们不用走,今天你们将享受全额的免费医治,你们的费用都由我来出。”

        穷人们不敢发声,之前的富人们被请出医院,医院顿时安静了很多。

        “大家都来这边排队,都不要乱。”

        见到院长说这句话,穷人们高兴地欢呼。

        “大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我立马就开除她。”

        “院长,不要啊院长。”

        从地上爬过来的女人抱住院长的腿。

        “察言观色都不会,你怎么做工作?啊?”

        一脚把护士长踹开,院长点头哈腰的说:

        “您们是第一位,大叔大妈,请!”

        费歇斯和凡睦有些害怕,小符和凡奥扶着他们进了房间。还没消气的段琴呼了一口气,坐在就诊窗口边的铁椅上。

        “大小姐!”

        “嘘!”

        低头弯腰的院长舔了舔嘴,不敢说话。

        “谢谢姐姐!”

        遁着稚嫩的声音而去,小女孩露出两颗小兔牙,开心的对段琴笑。她有些瘦,显然营养不良。小女孩手里握着一张被报纸包裹起来的水果糖,这是最廉价的糖。她的母亲慌忙的跑过来,但是段琴已经抱起她了。

        “段小姐,孩子身上脏,别弄脏您的衣服。”

        “没事!”

        段琴笑了笑,在母亲担忧的目光下吃下那颗糖。

        小女孩有些脏的小手捂住段琴的脸,轻轻的吻了她一下。段琴的泪水往下滴,女孩咿呀咿呀的说:

        “妈妈说,要是有人帮我,我就要说谢谢,还要吻她的额头,这是感谢的意思!谢谢姐姐!”

        “嗯嗯!”

        “姐姐,你为什么哭啊?”

        “因为……你很乖啊!”

        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女孩被妈妈接过去,段琴走向洗手间洗掉脸上的泪痕。

        “大小姐,今天一切按您的意思走,钱就不收了!”

        “我会付钱的,带我去叔叔阿姨哪!”

        “好好好!”

        一边走一边嘻嘻的笑,院长的行为把其他人都看呆了,昔日他何曾这样?

        “在里面检查!”

        “谢谢!”

        凡奥望着她的眼睛,她其实有些钱,家里的钱都带来了,但是比起段琴,她的钱连零头都不是。

        段琴摇了摇头,小符说:

        “琴姐姐,别生气了。”

        “嗯!”

        点了点头,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有点难受。穷人的世界总是富人无法想象的,就像你不知道三个馒头怎么熬过一天,你或许能怀着好奇心尝试一次,但是你的尝试,就是别人一直过着的生活。

        最穷苦的人定义生活就是生下来,活下去!其他什么爱情、幸福,都是生活中奢侈的添色笔!

        “我们也去吧!”

        小符拉着段琴。

        “一起来吧?”

        段琴说。

        凡奥有些纠结,但是没反对。

        “好!”

        “怎么了?”

        前面的路被围的水泄不通,人群中只露出一个豪华的马车宝座。星则渊他们挤进去,里面一个正装革履的男人下了车,粗里粗气的对一边两个人吼着:

        “没看到本少爷的车要从这里路过吗?啊?”

        “对不起少爷,小人眼拙,刚才没看到。”

        “少爷,怎么处置?”

        “给我剑!”

        握着骑士的佩剑,发出桀桀笑声的少爷慢步向前。

        倒在地上的两个人擦破了点皮,流出鲜血。

        胸前口袋里的手帕呈隆起式花型,边角掩于袋内,边露一部分,带着博雅的标志,但这个少爷却摆出杀人的驾驶。

        “这是路易·羌摩。”

        “路易?这不是那个大家族吗?”

        “对啊,世界上一共有四大家族,除了新世界的两个,就是西域界的‘帝’之一族和‘路易’家族了。听说这个路易·羌摩不是什么善茬,还滥杀成性,我们还是快走吧!”

        “你说的是!”

        面前的人离开时,背着背包的星则渊看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

        “那不是范叔和王叔吗?”

        罗天说着,看着那个叫路易·羌摩手提着剑,一边向前一边玩昧的说:

        “我给你们个机会吧?”

        “谢谢少爷,谢谢少爷!”

        跋扈的样子让星则渊想冲出去,他最看不惯这种欺负别人的人,但是在他向前几步后,脚步却停了下来。

        “但是机会不是白给的,你们有两个人,死一个!活一个!”

        老范和老王坐在地上,腿若簸箕,他们彼此看了一眼,有些不甘心。他们一直小心翼翼的,但明明是路易·羌摩的马车速度过快才撞到他们的,这个拐弯口他们没能避过去,现在他们受了伤,还要他们以生命谢罪。

        “路易少爷,明明是……”

        老王说着,老范充满血性的吼道:

        “杀了我!来啊!来!”

        “老范!”

        老王连忙拉住站起来的他,路易·羌摩啧啧连声。

        “给我跪下!”

        一脚踩在老范头顶,他们声嘶力竭时,身边十位全副武装的骑士冲上前来。

        “去吧!不用害怕!”

        甘索说着,脱下自己的背包。

        “你是团长,不管你做什么,我们都会跟随着你,因为我们相信你。”

        星则渊停下来是在想后果,但是在甘索说出这句话时,罗天、沫、辟宁,还有双手抱头展开手臂的穷凌已经做好准备。星则渊心脏的每一次砰然跳动都是因为他们的存在,而他每一次回眸,都是因为他们在身后。

        “走!”

        怒发冲冠的星则渊往前冲,身体沸腾的血液让他全身颤抖。他可以看到路易·羌摩的正脸,他这辈子,最讨厌这种跋扈的人。

        大家都跟着他跑出去,造成反差逆向的他们动作迅速。抽出冷光,清脆的刀滑动刀鞘的声音像一曲有力的战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