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一百零二章 巧


        窗户外的雪花随意飘落,像盛日时盛开的花朵,星则渊木然的站在窗户边,神思诧异。这种感觉就像有个人突然给你个东西,然后郑重的告诉你你肩负了拯救世界的使命,但星则渊根本不想参与什么阴谋,也不想管政府军和反政府军的争斗,他只想变强,然后和禾乃来一场比试,言出即行,他一直这么觉得。

        星则渊的心有些乱,罗米洛克斯说要给他东西,但他似乎什么都没得到,窗外的罗米洛克斯彻底消失。这场雪像受到雪女控制,传说中这种妖精都是绝世美女,她们穿着白色的和服,一头淡蓝色的长发及臀,生性冷酷的她们多出现在深山,掌管冬季的雪。

        这是故事里才会出现的角色,现实中是没有雪女的,但是这场雪真的让人迷惘。

        “他人呢?”

        沫问。

        “走了!”

        指了指窗外,罗天也走了过来。

        “他给你啥东西了?”

        摇了摇头,星则渊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突然有些烦,很多事情没有思路,但是又不得不想。

        “我去大厅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新闻。”

        “好。”

        “我也去!”

        “怎么了?”

        “没事!”

        沫接过段琴端的一盆水。

        “团长他们去看看有没有新的新闻,罗米洛克斯已经走了。”

        “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段琴左手托着右手,一指戳着玉泽小脸。

        “团长,别烦。船到桥头自然直对不对?”

        “就是搞不清究竟怎么回事。”

        大厅里轮流有人值班,今天是两个普通的工作人员,现在是闲暇时间,他们吃着饭,看着新刊报纸。

        “过去几天都没什么新鲜事。”

        “是啊!星则渊团长,吃饭了吗?”

        “吃过了!谢谢!”

        星则渊含着一丝笑,待人友善是他从小就学会的。

        “这个人是不是有些眼熟?”

        指了指报纸上的一个画像。

        “撒切尔·凡奥!这不是追杀过我的杀手吗?”

        坐在沙发上摊开报纸,冬天的报纸有些冷,但上面的内容绝对够热。

        “一个非法杀手集团被政府军围剿了?”

        “好事。”

        星则渊说着,看着撒切尔·凡奥画像下的介绍,是集团里实力前五?挺不错嘛?

        “他们被捕了,今后或许都出不来了,杀人的代价可是很高的。”

        星则渊有些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去做这个职业,还有,撒切尔·凡奥为什么会在这里被抓?她不应该在罗兰罗那州和源州活动吗?

        “算她活该!”

        罗天还记得当时的场景,拼命的奔跑,无论是踩进水坑还是跌倒,他都会继续往前跑,因为不跑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锋利的箭矢会像刀划豆腐那样刺穿他的心脏。

        “哦?押运车会在后天经过我们这。”

        “真巧,到时候可以去看看。”

        万人空巷的次数在这个不知名的小镇不算多,后天下午三点,东西大道上站满了人,星则渊他们也在这儿。

        站成一堆的八个人护着段琴和小符,穿的很暖和的他们看着伤痕累累的囚犯们被关在通风的囚笼马车里。

        一共有二十多个人,装了三辆马车,这些人奄奄一息的躺在马车里,四周太冷了,冻的身穿囚犯衣的他们瑟瑟发抖。

        “这些是杀手集团的人,于五天前被我世界政府军围剿,经过一天的时间,杀手集团全部被逮。希望大家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们应严格按照世界政府的法律做事,杀人是违法的,希望大家知道,而未经过法律做事,就是这样的下场,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上士扯着嗓子喊着,冷空气从他嘴巴传到脑袋里,固定的条令他倒背如流。在洪亮的声音下,两个把头靠在一起的人悄悄说着。

        “可以吗?”

        “可以!前面有个中校,我们得抓紧时间。”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目光尖锐的男人看了看四周,他的嘴唇干裂的犹如龟裂的土地,发白的嘴皮翘了起来,耳朵生了冻疮,眼角的伤也化脓了。

        “嗯!过了这个城镇就要进监狱了,这里人多,是最后一次机会。”

        没有再惨的词语来形容这两个男人,他们在嘀咕时,背对着他们的一个拴着脚铐和手铐的女人看着囚笼外的人群。

        女人看着人群,目光淡然,这就是下场吗?突然间,她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八个人穿着好看的衣服站在人群里,像夺目的耀眼宝珠。蜷缩起身体,膝盖碰着额头,撒切尔·凡奥颤抖的身体不敢乱动,这个动作让他背后的伤口裂开,但她依旧如此,她第一次感觉如此羞涩,也是第一次这么害怕,好丢人!她怕被看到。

        抽泣了一下,眼泪混着血流了下来,她当初就应该回家的,就应该听父亲劝的。事到如今,她唯独剩下哭,星则渊他们辨别不出这些人,也不知道哪一个是切米尔·凡奥,他们就平淡的看着。

        “你看,要是你以后做坏事也会这样!”

        母亲和父亲告诫着年幼的孩子。

        “孩子,千万不能做坏事!”

        年老的父亲劝解着自己成年的子嗣。

        “活该啊!都是杀手,不知道杀了多少人?”

        “就是就是!活该!”

        “直接就地处刑不行吗?”

        “真是烦人,好臭啊!”

        车辙慢慢移动。

        人类总喜欢评判他人,却永远认识不到自己错误的动物。他们对眼前的人指指点点,尽露丑恶的嘴脸。说出去的话就像射出去的箭,格外伤人,却一点都不得知事情的重要,依旧咒骂着这些和他们无关的人。

        三辆囚车的四周都是全副武装的政府军士兵,他们手持武器,以防万一。

        两对眼睛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

        “去死吧!”

        手中的烂白菜被过激的人群扔向囚车,孩子们正经的看着他们,不敢多说一句话。在喧闹的人堆里,一道声音突兀发出。

        “大雁切!”

        全身伤痕累累的男人猛地起身挥动手臂,顿时囚车被毁,三辆囚车都被当中切开,青色的气浪沿着眼前坐有中校的马车而去。气浪嘶吼,几个驾着囚车的士兵被腰斩,见血的群众慌张不已,四下散开。

        人群喧叫着救命,躺在囚车里的囚犯们一哄而散,撒切尔·凡奥僵硬的身体跑下车,拿着武器的士兵抓住了另一名囚犯,她见机拖着沉重的脚铐,匆忙的朝着人多的地方跑去,惊慌失措的路人们看着囚犯没人敢阻拦。亡命的囚犯敢以命换命,他们不敢!他们只敢说。

        “追!”

        中校的马车被砍断一般,接下来的一般被抽剑的中校自己砍断。受惊的骏马乱成一团,他站在地上,手掌如芒,眨眼间跑到百米之外,手掌刺穿犯人的胸膛。张开大嘴的囚犯呼吸着最后的空气,胸膛的血汹涌流出,龟裂的眼眶里充满恐惧。

        “一个不留,若有反抗,就地处罚!”

        “是!”

        人群散开,星则渊他们朝着佣兵之家走去。这场屠杀他们阻止不了,也不该说谁对谁错。他们没有评论,只是慢慢回到自己的住所。

        “突然想到了自己。”

        佣兵之家和政府都在小镇中心,距离之前的位置很近,现在街道上的人已经很少了,只有政府军士兵们在到处跑,被抓回来的囚犯没几个人,对于杀人犯,正义的政府军士兵没有义务手下留情。

        穷凌自嘲了一句,星则渊没好气的打了他一拳。

        “你不一样,谁都不能杀你。”

        他严肃的和大家走过大厅。

        “血?”

        楼梯上全是血迹,应该是有人来过。段琴和小符躲在他们后面,从墙壁处开始流的血十分多。

        “我靠!”

        这种出血量异常惊恐,房间的门敞开着,女人躺在门口,没有力气进去。

        “怎么办?”

        罗天将其翻过身,有些惊讶的说:

        “是撒切尔·凡奥。”

        “以为到这里就没事了吗?”

        “佣兵之家毕竟不归世界政府管!”

        沫说着,他们彼此望了望,不知道该怎么下决定。

        “她怎么样了?”

        “还有呼吸,腹部被划开一道口子,正在大量失血。”

        “能止血吗?”

        “前几天刚买了麻醉剂,可以做手术。”

        “好!”

        星则渊点了点头。

        “先救她,把这里的血迹处理干净。甘索大哥、沫哥来帮忙。”

        “好!”

        本来有些犹豫,但是星则渊说完后,他们将其抬到里屋。

        “怎么了?”

        搓了搓手,罗天身体微颤。

        “甘索大哥,沫,这还是我第一次做手术。”

        “被废话,人要死了。”

        甘索特别想救她,那天她的妻子和撒切尔·凡奥一样无助。无论如何,先救人,再做事。罗天是巫医师,从小就开始学医,他第一堂课就学“医者之心”。虽然他曾经被撒切尔·凡奥追杀过,但是站在巫医师的角度上,他没有丝毫犹豫。

        人总忘不了自己的使命,就像休假的政府军士兵,遇到意外或者暴徒都会亮出自己的身份向前。

        段琴和小符不太会清理血迹,所以有些笨拙,穷凌和星则渊、辟宁一起搞定后,罗天有些着急的说。

        “他缺血,需要同等血型。”

        “我是全能血。”

        星则渊撸起袖子,坐在桌子上,他示意罗天不要犹豫,自己抽血,胶管里的血倒流,星则渊毫不吝啬。

        “外面有人来了?”

        有时候所有的事情都会聚集在一起发生,段琴和小符看了一眼,对星则渊示意没事。

        “我们去!”

        “我也行!”

        对着穷凌,段琴晃了晃如同削葱根的纤细手指。

        “这种时候女孩子可比男孩子好说话,绅士们不会对女士动手。”

        走到楼下,段琴将头发捋到耳后,露出精致的侧脸。

        “请问,见到外人了吗?”

        “大厅的值班人员没有告诉你吗?”

        拉着小符,段琴没有可以挡住楼梯,但却有阻拦的意思,穷凌坐在楼梯上,看着她们的好戏。

        “他们说没有,但是我担心有人会翻墙进来。”

        段琴的一瞥一笑都美丽至极,面对漂亮的人,很多人会因为心生自卑而抬不起头,也不好意思拒绝或者顶撞她。光从气质上,段琴就已占据先锋。

        “放心吧!我们这里没人来过,我们一直都在这里,要是有人来我们肯定会告诉你们的。”

        “有劳了!”

        士兵面色泛红,段琴只是单纯的站在这儿,就足够他们想入非非。

        “没事儿,辛苦啦!”

        发出一个俏皮的音节,段琴就像一个乖乖女,她含着笑,和小符一起对士兵们挥手送别。

        “漂亮!”

        段琴和小符转过头对靠着的穷凌比了一个剪刀手,他说的漂亮不知道是指她们这一瞬间灿烂的笑,还是她们的行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