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六十七章 最后一千积分


        小雨抒情,细细飘落,令人安静的只想睡觉。而滂沱大雨铺在地面,只会让人心生忧郁,星则渊站在小符和段琴的穹庐门口,问小符:

        “可以占卜吗?这雨都下了两天了,还越下越大!”

        “当然可以啦,但是你得先进来,小符才可以占卜!”

        卷起毯子,把脱掉的鞋子放在地上,星则渊坐在一边。

        “衣服都湿了吧?”

        段琴温柔的问。

        “没……没事!”

        星则渊以为段琴让自己进来是因为占卜不能被太多人看到,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之前怕不方便所以没坐进来,站在门口的他后背被雨淋湿了,黑色的短袖皱成一团,贴在皮肤上。段琴不想让他淋雨。

        “下次团长直接进来就可以啦!”

        小符说着,拿出自己的木盒。她的背包里除了一些生活用品外,还有这个长方体的黑木盒,虽然有些重,但是她从来不会和它分开。因为她不放心。对于一个星祭师来说,这些东西是必备的。

        三层一层放牛骨,二层放龟甲铜钱,三层放纸牌手册。

        “这是我的工具,我就是用它们来占卜的。”

        小符笑了笑,拿出一个龟甲和四枚古朴的铜钱。

        “占卜的时候有外人在没事吧?”

        “没事啊!只要不打扰到我就好了。”

        穹庐里有一股幽幽的淡香,段琴和星则渊正坐在一起,看着慢慢正色的小符将四枚铜钱装进龟甲里。细滑的小手捂住龟甲两侧,慢慢晃动龟甲。半透明的中衣给人一种诱惑,相信无论是谁都无法抵抗这种诱惑吧?

        西域界祭祀自然,东域界唯顾天地。因地域不同,所以不同地域的星祭师的占卜方法也不同,小符是东域界人,一般喜欢用龟甲和牛骨占卜,但是纸牌她也有,虽然她还不会,但是她会学会的。

        “乾!坤!震!巽!坎!离!艮!兑!”

        在胸口位置,两颗大星团释放着橘红色的光芒,气浪在小符的脚下开始旋转,绘成一个八卦。难以置信的大张着嘴,这是星则渊第一次看到星祭师占卜,以前他一直以为玩弄八卦的人都是拖着八卦阵或拿着纸牌,带着小墨镜的老人,但是小符的头发在气浪中被掀起,青涩的面孔初显美人之气。

        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对应:天*风水火山泽,他们现在只需要知道风水天地,所以是四枚铜币。铜钱在龟甲中翻腾旋转,小符手臂一抛,四枚铜币飞出龟甲碰撞后向着四个方向落下。娇小的身体代表八卦阵眼,四枚铜钱同时落地,脚下的橙红色气浪在铜币的辉映下变成深深的橙色,鲜艳的八卦阵上,四枚铜钱安静摆放。

        小符睁眼,看过一眼。

        “乾数为四,坤量为三,一六为水,巽四消失。”

        “什么意思?”

        小符呢喃了两句,星则渊低声问段琴。

        “不知道,还是听小符说吧,我不懂!”

        “一共有四天,就是说明天晚上雨才会停。”

        小符说完,手指从地面拾起铜钱,当铜钱离开毯子的那一瞬间,即便小符还坐在上面,橙红色的八卦图还是顿时消失了。

        “太好了!有小符在,我们连雨什么时候停都知道,可以提前做做准备!”

        小符笑了笑,俏脸上抹上一点粉红。

        叆云满天,大雨像老天泼下的水,猛的淋在地上。

        “大家都在做什么啊?”

        小符问。

        “罗天和辟宁去做饭了,外面雨有点大,搭小棚子有些麻烦,今天恐怕只能吃两顿饭了。对了,你们饿吗?”

        现在已经是上午了,他们早上只吃了一些随身带的糕点,将其端了过来。段琴说:

        “这是我从家里带的,保质期很长,可以让大家先吃一点。”

        一般段琴给的东西,星则渊都不敢问价格,因为他知道不管是什么他都买不起,但现在大家既然已经是同伴了,他也没有客气,拿了一些给大家分了分。

        “在被窝里真是舒服。”

        断琴裹在被子里,舒服的转了两圈。

        星则渊关好门帘,给大家分了一些糕点,然后和罗天、辟宁一起蹲在小棚子里。

        “团长,需要我帮忙吗?”

        沫把头伸出穹庐,顿时受到暴雨冲击。

        “不用了,待在里面就好!”

        “好嘞!”

        选了一处高坡,穷凌的火焰令这里本来泥泞的土地龟裂,他们在上面用石头当支架做饭。沸腾的水冒起泡泡,罗天盖上盖子,和身边的星则渊和辟宁蹲在地上等着粥熬好。

        “熬的粥吗?”

        “对!你不是说想喝粥吗?我熬了滚烫的粟米粥,下雨天喝点热乎乎的粥不错,当是喝水。我还炒了四盘子野鸡肉,喏!”

        “给她们盛一些好肉,但是被盛太多。”

        “我懂!”

        罗天笑了一下,全团就这两个女孩,他们怎么可能不特殊照顾?他们可以吃肉少的骨架,但是她们不行,但是又不能盛太多,因为她们不想浪费,又吃不完的话会很为难。

        下雨天时,人会变的散漫,星则渊每天锻炼身体,他是那种将自己时间规划的很近的人,他最近想写一些东西了,拿起自己一直带着的禾乃送给自己的笔和本子,记下自己的心得。或许有一天,他会看到自己曾经写过的东西而有所感悟。

        为了练就“刀斩——明合”,甘索坚持连续三天在雨中挥刀,明晃晃的刀在空气中划出一个弧度,令四周的雨滴反射出和刀的寒光。脱掉上衣,雨滴打在结实的肌肉上,长长的头发湿漉漉的。这是和刀一刀流中的一种招式,关键在于快准狠!从拔剑出鞘,上划下斩,练至大成,只需一秒。

        穷凌每天颓废的像个混蛋,他躺在床上,像是在睡觉的,但是他的思想已经在雨滴声中穿越到另一个空间去了,那片空间中,有着巨大的日星居耀和月星隐留。

        沫每天除了锻炼就是练剑,在雨中也有他的身影,有甘索陪着,他也乐此不倦,像感受不到困苦似得练剑。一个动作重复数千遍,全身的肌肉就会产生一种记忆体,下次挥剑的时候,手臂会更自然的停在固定的位置。

        辟宁每天除了锻炼身体就是发呆,他迷茫的不知道应该干什么,身边人锻炼的越猛,他越害怕。

        段琴每天写着自己的琴谱,一首美妙的琴曲不可能一次就完成,一气呵成后还需要反复的修改,她现在就在进行这样的工作。小符每天都在钻研自己的厚书,每天也会写笔记,两个本子轮流写。

        “雨终于停了!”

        段琴面对天空中温柔的彩虹伸了一个懒腰,展现出惊人而又漫长的美妙弧线。

        他们又开始上路了,他们现在要去的城市是源州、光启州和阿斯加德州的交界处,这个叫做“三州城”的地方不小,他们或许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因为他们之前在源州用灵晶换了不少积分,得到了四千格分,现在只需要一千积分,再挑战一个群星佣兵团,他们就可以成为群星佣兵团了。

        他们因为目标不同所以没有像普通佣兵团那样长期留在一个地方,而是在各州间到处跑,这次是个改变身份的好机会。出远门的话,身份是很重要的!

        星则渊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要成为一个群星佣兵团了,这才出门四个月时间,现在刚到九月,他们就有着成为群星佣兵团的可能。

        “真的要在这里停一段时间吗?”

        星则渊也是考虑过的,所以在往旅馆走时,他说:

        “现在是九月一号,我们可能要一个月的时间来完成一个任务,然后挑战一支群星佣兵团,以我们的实力肯定可以挑战过,然后我们再往光启州走,大家觉得怎么样?”

        “没意见!”

        段琴和小符先表态。

        “好久没动手了,想打人了!”

        穷凌说着,罗天也热血沸腾,他最需要这样的机会提高自己的名声和力量。他相信,可以斩断一切的神剑需要非凡的淬火和猛烈的温度。人也一样!

        他们都没意见,星则渊笑了一下,说:

        “那就先住下,明天一早再去接任务!”

        走到一家旅馆前,段琴和小符看了看四周,这里的环境不算特别好,但是她们并没有说什么。

        “我们换一家!”

        门口有人在推泔水,恶臭四散,要是以前星则渊倒不介意,但是现在可不同了。段琴和小符在,他们可不能吝啬,更何况,钱还是她们出的。今后四年,他们都不会缺钱了。

        “就这家吧!”

        虽然有些贵,但是他们还是住进去了,不过他们没有交一个月的房租,而是交了三天的房租,他们接任务就不会住在这里,多余的钱没必要花。

        “现在天还早,罗天、段琴、小符,我们去佣兵之家一趟,把身份卡带上,我们去录信息,顺便看有没有什么任务。”

        “好嘞!”

        小符和段琴去房间换上一身靓丽的裙子,跟着星则渊往外走。

        罗天有些矮,在段琴面前有些滑稽,所有人都投来异样的目光,但是他已经习惯了,他甚至不会害羞,他已经在过去的岁月里习惯了所有冷眼。

        无论是哪里的佣兵之家,效率都非常快,比起政府的办事效率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十分钟就录好了信息,在佣兵们看着繁多的任务时,段琴看中了一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