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六十四章 承诺


        佣兵一般会在傍晚出发,但是现在红盾佣兵团有了段琴和小符两位女性,为了照顾她们,他们选择清晨就走。

        天蒙蒙亮的时候,繁华的丝城已经开始忙碌,在段府里吃过丰盛的早餐,他们也准备上路了。在段府大院里,他们背着各自的背包,和段金龙他们告别。

        女孩的东西会比男孩多,换上一身中衣褶裙的段琴和小符显得轻巧便捷,她们都背着一个小背包,额……还有两个大背包由甘索和穷凌背着。背了两个背包的他们显得有些笨重,但是没办法,段琴说她带的东西已经算少了,衣服只带了三件。衣物嘛,到处都可以买,她又不缺钱,但是女孩还会有其他需要的东西。

        段金龙看着准备妥当的七人,有些肥胖的面孔上挤出一些皱纹。

        “我就在段府内送你们,要是去外面,恐怕会引来风波!”

        “嗯!”

        段琴看着自己的父亲,上前和他轻轻一抱。

        “今后你们得靠自己了,若是有什么需要的,给家中写信,我会第一时间全力支持你!”

        “嗯!谢谢父亲大人!”

        琴抿着红唇,小时候父亲从外地做生意回来,她总会可爱的蹦蹦哒哒的翻父亲的行囊,希望能找到一些好吃的。现在她早已不那样,但是离别,总会让人潸然泪下。

        “小符,你也是,在外面……可要照顾好自己!”

        符伊尹对小符点了点头,她只有一米六高,背三十厘米高的背包让符伊尹有些心疼。她算是提前感受嫁女儿的感觉了,真不好受啊!自己可爱的女儿,就要离开自己了。下次见面,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嗯嗯!我知道了。”

        小符哭了,落下的泪像珍珠一样明亮,当你要离开自己的亲人,当他们与你分别,每一句叮嘱都敲在心上,让人心酸不已。这一刻,你能发现平时发现不了的事,段金龙有些胖,但双目疲倦,眼袋红肿,眼沟纹像被劈开的山。符伊尹身形消瘦,鱼尾纹和木偶纹都很重,呈“八”字的法令纹如刻在脸上的时光烙印。

        拿出纸巾给小符擦泪,星则渊他们紧张的走了过来。

        星则渊没有父母,从小这个词都只和花昔·一郎与天美·美晶有关,当他看到段金龙和符伊尹送别,就感觉一股电流穿过他的身体,让他有些想哭。

        “段行长,符大人,大家!我向你们保证,只要红盾佣兵团还有一个人还在,就永远不会让段琴和小符受到任何伤害!”

        段金龙其实想笑,他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哭的样子,但是他还是没忍住,眼睛红红的,泪水就要落下来了。

        “好了好了!都快走吧!”

        段金龙催了两句,段琴和小符抽噎着点了点头,他们相序走出院门,在她们转身的那一刹那,段金龙连忙擦掉眼眶的泪水。段琴和小符走在最后,久久不想离开宽广的大红门。

        “琴儿,小符!记住,无论你们身处怎样的困境,无论你们面临怎样的危险,燕国和段氏商行永远都是你们坚强的后盾。若是有人要欺负你们,先问问我同不同意!”

        “鳄神”秦云天的称呼取决于燕国和韩国的“海港战役”,那一战,只能召唤一颗星神的他杀尽敌人五万人,像恐鳄一样的秦云天战无不败。因此得此凶名!

        他底气十足,要是有人欺负她们,他不介意让他们尝尝什么叫绝望。

        “嗯!”

        泪水落下,和跳起的发梢触碰在一起,发丝粘着泪珠,开出女子芳华。鼻头微红,东域界喜欢用女子这个词,而不是女人,因为这略带诗意的名词更能突出女性的柔美。段琴回头,哭着笑了,像一朵被人捧在手里不忍放下的高贵百合。

        “再见了,父亲大人!”

        这一回头,像把时间定格在这里。段琴看了一眼父亲,转而信步往前走,红盾佣兵团里有她的位置,她因此不用担心。她要作出世界上最美妙的乐章,因此,她得付出很多代价。这条路,是命运使然,但她不会完全任其摆布。

        “父亲~”

        小符抿笑,和段琴一起离开了,嘴角的笑容带着一点失落,她和段琴都是第一次离开亲人身边。其实他们都差不多,这一次离开,都代表着一次成长。

        “想哭就哭吧,放心没人会笑你的。”

        星则渊说着,嘴角抿了一下,穷凌和甘索让出半个身体,段琴和小符走到星则渊右侧,朝西门而去。以前段琴问过她们的位置,现在星则渊在中间,右边是段琴和小符,最强的穷凌站在她们身边保护她们。而星则渊的左边,站着甘索、沫和辟宁。

        “好多了。”

        眼泪在一瞬间流完,他们就这样排成一排走在街道上。

        “按照我们的地图,不应该去北门吗?怎么从西门出去?”

        段琴秀手擦泪,双眼泛红。星则渊他们现在最不会的就是哄女孩子,五个大老爷们除了甘索曾经有妻子,其余人都没有女友,虽然星则渊喜欢禾乃,但还是有本质差距的。

        “我们之前不是获得了一卷藏宝图吗?我们准备去看一下。”

        星则渊已经告诉段琴自己组建佣兵团的目的,还有将近四年的时间,足够他们去找一次宝藏。虽然说这种藏宝图多数都是假的,但无不有真的藏有宝藏的先例,他们花了二十五万世界币买的藏宝图,不可能只拿来当摆设。

        “宝藏在哪?”

        沫的记忆力很好,政治条令都可以背下来,这些又算什么呢?他说∶

        “光启州和群星州、月牙岛州的交界处。”

        段琴知道西域界二十三州的大概位置,她柔声问:

        “群星州和月牙岛州都是海上之州吧?”

        “嗯!光启州在源州西部,也被称为大原州,那里有西域界最大的瓦斯特大平原,光启州以西是西海,宝藏的位置就在两个岛州和光启州的交界海域。”

        “在海上?”

        “嗯!到时候要坐船去,这张藏宝图描绘的很准确,一看就出自名家之手。”

        其实,这是科斯漫·帝·塞尔维奇画的。他是王者佣兵团的舵手,也是一个精准的的绘图人。

        “我们往西走,估计要到十月中旬才能到光启州,这个州的面积是我们经过的卡兰罗那州和罗兰罗那州的七八倍,估计到十二月月底或17年初才能抵达海岸”

        “既然出来了,就只管往前走!”

        百褶裙像挽出的花儿,段琴不管走在哪,永远都是靓丽的景色,今天她没有扑粉染唇,但是往西门走的她依旧引来很多人的眼球。

        “段琴啊!下次出门我给你脸上糊点泥巴吧!”

        “为什么?”

        段琴明眸微动,刚哭过的女孩有些小委屈。

        “因为你太好看了,小心什么时候被人贩子抓走!”

        穷凌双手抱在脑后,背后两个包对他来说不是负担。他可是亲眼见过人贩子的。这些人动作麻利,下手干净利索,一不小心就会让人中招。在他具有四阶灵兽实力的时候,就被一帮人贩子拐走了,后来……那个人贩子的老巢就被烧成了木炭。

        “才不会呢!不还有你们嘛!”

        嘟了嘟嘴,委屈巴巴的样子令星则渊看后都起了生理反应,段琴身上淡淡的体香代表纯白的芙洛狄忒花,并不鲜艳,却散发着令人痴迷的香气。星则渊趔趄的将目光移到一边,走出西门,那里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他们。

        “嘿!”

        星则渊打了个招呼。

        坐在公共长椅上的小矮子连忙背起背包跑了过来,现在刚好六点,他们的时间概念一直很强。

        “大家好!”

        罗天低着头,已经知道他的来历的段琴和小符面带微笑,看着他站在星则渊面前,这个场面或许有些尴尬。一米六七个子的罗天比段琴矮一些,显得他有些……无能!谁都喜欢说自己不喜欢以貌取人,以显自己的清高,但外貌的重要就像互换身体的天使与恶魔。

        不知道真相的你,只会想和更美的天使作伴!人因欲望而强大,又因欲望而死亡。

        “我们商量过了,可以带上你,我们佣兵团现在有战师、狙击手、仙乐师、星祭师,还差一个巫医师。你跑了这么远,我们就不让你回去了,站进来吧,从今以后,你是我们的一员了!这是段琴和小符!”

        不用尊称,直呼姓名也是一种亲切,对她们弯腰鞠躬,以示尊敬。罗天站在左边最外侧,其他地方似乎没他的位置。

        “罗天,你站到左边第二个,甘索大哥第一,你第二,辟宁第三,沫第四。”

        星则渊想了想,调整了一下队形,要是未知的敌人前来,除了战师外,其余人都会有危险,其中,星祭师、仙乐师和巫医师是最柔弱的。所以只能让沫站在最外面,不然罗天根本挡不住未知的危险。

        “这个队形真不错!”

        罗天知道星则渊的意思,他说的话引得大家转过目光,显得有些尴尬,无论是她右边的甘索还是他左边的辟宁,都比他高差不多二十厘米,这种差距让他显得更矮了,但是没办法,这种缺陷不好弥补。

        “我希望大家记住,我们都是男人,要保护好身边的女孩。”

        把男性称为男人,是一种成熟和认可!把女性称为女孩,是因为她们依旧纯洁。男人们有责任守护女孩的那份曼烂!

        星则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让让段琴和小符一惊,她们看着这个越来越成熟的男孩,有些感动。星则渊似乎每天都在成长。这是必然的,身边的人越多,他的责任越大,他是一个佣兵团的团长,要保护好所有人。

        站在岔字路口,穷凌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