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四十三章 雨中大病


        “穷凌,下手轻点,别杀人!”

        甘索提醒着,穷凌旋转的身体像是旋风,一脚一个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

        “知道!知道!天天说,你不嫌烦我都烦了!”

        其实甘索也不想多啰嗦,但是穷凌一脚就能将一个人踢飞数十米,他不得不紧张啊!要是杀了人,就不是打架那么简单了。

        右手花剑收回,左手的佩剑由右手去抓,花剑是会杀人的,所以他用稍重的佩剑剑背拍击眼前朝着自己一哄而来的人。沫的实力不算弱,一颗大星团两颗小星团,比起这些佣兵要强一些,但是他只能一次和三个对战。第四个加进来,沫就有点手忙脚乱了。

        “小心点!”

        辟宁手中的弯刀替沫挡住一刀,他的经验比沫多,打起来下手快准狠,但是不会要人命,动手的姿势像是在打牲畜。战斗进行的很快,不过一分钟的时间,除了那个板寸男人外,其余人都横七竖八的倒着。卷席而过的场地一下子有些惊悚,四个人像是战神一样站在原地。

        “最强的就只有一颗大星团,没意思。”

        穷凌不屑的说了一声,看着星则渊被板寸男人踢出两米。

        “别动手,让他自己来。”

        沫和辟宁靠近甘索和穷凌,看着星则渊捂着肚子站了起来。

        “那个人也就是两颗大星团,不算特别强,刚好让团长练练手。”

        甘索以前不是这么叫他的,但是后来,他发现不好称呼星则渊,所以就这么叫了。像穷凌那样叫他小星,他有些做不到。

        “团长只有两颗小星团,能行吗?”

        沫有些担心。

        “没事!这个男人还没到召唤星神的程度,一切都有可能,更何况团长手里还有铭文器。”

        其实,甘索是想看看星则渊练拳的效果如何,穷凌在,星则渊肯定不会受伤。反而,这是一个锻炼他的机会,星则渊需要这样的机会。

        “看着就行!”

        穷凌双手插兜,扭了扭脖子,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星则渊慢慢抬起头,刚才那一脚让他额头冒汗。

        “上!把他们全杀了!”

        板寸男人之前被星则渊绊倒了,躺在地上踢了星则渊一脚,他起身忍着脸上的疼痛喊了几声,但是没人搭理他。仔细一看,他的兄弟们已经全部倒在地上了,横七竖八的像是尸横遍野的死尸。

        “别叫了,有本事就单挑!”

        星则渊不用去管别的事,因为他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已经有了这种默契。

        “看来你脾气不小啊!”

        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板寸男人捏着拳头,没有去捡身边的刀,而是赤手空拳就冲了上去。星则渊也赤手空拳的,穿着短袖的他们露出自己的精粹肌肉,这是很好证明实力的东西。

        胸膛中的星团浮动,即便脸上有些痛,男人还是笑出了声。

        “只不过两颗小星团,还敢叫我单挑?滚回去再练练吧!”

        “我告诉你,别老是狗眼看人低!”

        星则渊左拳挡住男人一拳,随之身体半蹲,轰出右拳。拳头打在男人肚子上,星则渊比他要矮一个头,只要技巧得当,这完全可以当成一种优势。全身的肌肉膨胀,男人没有去接星则渊的拳头,而是准备一拳换一拳。

        星则渊头脑发热,就想着打,全身血液流淌极快,让他每一次出拳都带着极强的力量,那个男人也一样。

        身体一躲,上勾拳打中男人下巴,但是那个男人紧咬牙关,保持面孔不上扬,目光直视星则渊,左手一把抓住星则渊,右手手肘猛地朝下砸去,令星则渊咳出一口血来。

        “啧啧啧!”

        穷凌叹了口气。

        “给指点一下?”

        “甘索大哥?”

        “团长的差距和他还有点大。”

        三人一见星则渊吐血,顿时紧张,他们时时都在照顾星则渊,而不是星则渊照顾他们,因为他们觉得星则渊现在还小,但是他做的事情让人找不出破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他们觉得,星则渊以后起码不会碌碌无为。

        点了一下头,甘索冷言开口。

        “拉开距离!”

        星则渊和男人纠缠了一会,然后拉开三米左右的距离,那个男人看着这边四人,没办法!他只能将星则渊击倒,虽说他像是一个被别人拿来陪练的靶子。

        “注意他的出拳!”

        星则渊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心脏每一次砰然跳动都会让他的力量增强,沾了血的拳头可以握的更紧,并且不会滑手。

        右边!星则渊朝着左边躲了一下,然后猛地低头,头顶的手臂带着风刮过,星则渊身体半蹲,顺势上前。

        “弓步冲拳!”

        甘索喊了一声,星则渊左手挡住了男人的拳头,并在腰间的右拳快速射出。

        空档!

        星则渊抓住了时间,连续打了两三拳。腹部就算有肌肉,但是也会很疼,它不像胸膛,结实的胸肌和胸骨、肋骨会卸力,但是腹部不同,腹部后就是内脏,连续几拳,让他脸色有些发白。

        “妈的!”

        男人双手抓住星则渊肩膀上的衣服,膝盖猛地顶上去,带起劲风和“气”的膝盖令挡在腹部的星则渊的双手一阵发疼。但是还好,没有特别重的伤。

        两个人有些摇摇晃晃的,星则渊比较矮,一米七的个子让他稍微一俯身就捡到了一块石头。扔出石头当做诱饵,星则渊跳起来,男人手掌打开石头,此时星则渊中指顶在拳前,朝着下男人的颌关节打了过去。

        可以催动的三带铭文闪耀出金光,将星则渊和男人的脸照亮一半。

        “还不够!”

        甘索站在一边不说话,但是星则渊还在不断出拳。慢慢闷热的天气像是要下雨了,犹豫的老天爷似乎都看不下去这场战斗,一个坚毅的像是烂泥一样难缠,而另一个满脸怒气,就是不能将眼前的人打倒。

        “完了!这没完没了了!”

        穷凌看着两个人你一拳我一拳的,实在看不下去了。

        “还是有点差距的,我上去一拳解决了吧?”

        “等一下!”

        甘索说完,星则渊侧脸挨了一拳,却像没感觉一样,一拳还从正面打在了那个不知道叫什么玩意儿的男人脸上。

        “啊……”

        双臂发麻,脚步不稳,大脑反应着疼痛,还一片空白。大吼一声后,星则渊加快挥拳的速度,每当他的左拳轰出去的时候,男人的脸上就会多出一条红印子。世界上最强的铭文器就是九带铭文器,他的墨星,刚好是九带!

        星则渊喘着大气,上气不接下气。发麻的左手掌按住男人脸上,不顾他的侧面锤击,星则渊被蹭破皮的右掌朝着男人泛红的侧脸快速打了上去。骨骼碰撞的声音比较小,但是男人却跪在地上,然后往前砰的倒了下去。

        “不错嘛!小星!”

        穷凌跑过来扶住星则渊,对他竖了个大拇指。

        “也算是越级战斗了!不错!”

        虽然他们都知道星则渊能战胜这个男人和他们有莫大的关系,要是你的队友全部倒地生死不明,对手的队友都站在他身后,估计你也会心生忌惮。但无论如何,他都赢了,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

        “缓一会儿!”

        星则渊说完,沫拿着消毒水给他消毒,他发热的脑子慢慢恢复正常,满脸狰狞的他也慢慢恢复平时的样子。

        “我还是太弱了!”

        “世界上可没有一口吃成胖子的原理。”

        甘索说着,把一块膏药贴在他消过毒的侧脸上,那里被打肿了,还被锋利的锐器划开了一道伤口。

        大约半个小时后,星则渊在沉闷的空气中恢复了一点体力。

        “我们走吧!这头鹿留给他们。”

        “好!”

        看了一眼鹿,大家一起上路。

        “你这样子能走远吗?”

        星则渊一笑脸上就疼,说话也有些虚弱,他的背包都是穷凌背着的。

        “走不远,我们加快点速度,找点食物,然后把穹庐搭起来,今天估计要下雨。”

        “好!”

        “要不我和甘索大哥先去打猎吧!天气越来越阴沉了,我们得节省一点时间。”

        辟宁说着。

        “也好!去吧!”

        “我也想去,为什么不带上我啊?”

        “负责通讯!”

        甘索把自己的背包递给穷凌,他前后一个,手里还提了一个。沫左右手各提了一个背包,他感觉之前战斗完后流了不少汗,现在汗干了,嗓子却有点不舒服了。

        “行吧唉!”

        穷凌在佣兵团中的位置特别重要,除了战斗之外,还有通讯的作用,他的实力最强,可以轻易的找到出去打猎的他们,不用担心会迷失方向。

        “我们继续往前走吧!得和之前那些人拉开差距,不然会很烦!”

        星则渊说着,缓了一口气,他从来没和别人打过架,算起来,这才是他第一次真正赢得战斗。虽说他受了伤,但内心还是很高兴的。但是他内心期待的,是再一次的变强。

        “真的下雨了!”

        头顶有几滴落下,这里虽然是丛林,但也比较平坦,不是山地,也没有大洞穴。所以当他们感觉到下雨后,星则渊和沫拿出穹庐开始搭建穹庐。

        “去找他们!”

        “没问题!”

        时间不长,又没有陷阱,所以辟宁只打到了两只大野雉。这是他自己说的,虽然他们觉得都够了,但是辟宁还是感觉不够,所以冒着小雨采了不少桃子回来。

        虽然受了伤,但是星则渊和沫动作还是很快,他们淋着小雨搭好两个穹庐,还用一大块油布搭了一个小棚。小穹庐里不能做饭,只能在外面做

        辟宁做饭很拿手,很快就处理好了野鸡,本来一开始没有很好地干柴让他们很烦,但是穷凌直接用自己太阳烛照的温度将湿木头烤干了,虽然时间稍微长一点,但是他们还是喝上了鲜美的野鸡汤。

        “下次得买调料了,我们的调料用完了。”

        “我买了,在那个包里。”

        沫本来想起身,但是蹲在棚下的他感觉有点头晕。

        头顶的油布被雨打的啪啪作响,沫的脑子里也一片混沌,这不是他们出来第一次下雨,却是他们最措不及防的一次。四周有些寒气,他们也不喊热了,而是喝冒着热气的汤,说着闲话。

        吃过饭,收拾完东西,他们就脱了鞋子进穹庐,品质不错的穹庐不会漏水,在里面睡觉很安稳。但是一觉起来,总会发生意料不到的事情。

        “团长,团长!”

        推了推星则渊,他隐约听到耳边有声音在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