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四十二章 争食的野兽


        “真的不和你哥哥道个别吗?”

        “不了!我们走吧!”

        沫看了一眼这座城,心里有些伤感,谁不喜欢和自己的亲人在一起呢?他的哥哥,四年没见的亲哥哥,匆匆见面了三天,现在又要分别。但是他替自己的哥哥高兴,他们所谓的“家”是个严实的城堡,里面的国王和王后是会吃人的。

        而能找到他认为对的事,就是最好的归宿。沫觉得哥哥今后一定会活得很充实,当时他离开的时候,对成年的沫说:

        与其被关在这里一辈子,经历沉寂的黑暗,还不如轰轰烈烈的像飞蛾一样扑进火里,那样就算死了,都是死在火和光里的,再无遗憾!

        听起来多么令人震撼,像是在背诵古代诗人的诗句,但其中隐藏的满满都是悲哀。为了追求火和光,他只能付出自己的生命。从佳科斯离开桓玛城那一刻开始,他就注定和那个“家”分开,从此,他再也不会回去。

        沫和佳科斯一样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事,这件听起来很简单,但是做起来却很难。很多人都没有那种你甘愿为它遍体鳞伤,但不言放弃的喜欢做的事。

        “今后你们会再见面的!”

        “嗯!那时候我一定会和哥哥一样,闯出些名气来。”

        “加油!”

        “加油!”

        一同上路,星则渊没有同意李琦的邀请,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一切就像是没发生过一样,他们只停留了三天就离开了。快的让他们只知道原来世界上是真的有反政府军的,而反政府军,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恐怖。

        穷凌走在最前面,他的感官超乎常人,是普通人的很多倍。

        穿过平原,大片的牛群在草原上吃草,罕见的狮子隐藏在隐秘的地方即将发动攻击。这片草原很广,动物很多,他们没有在这里过多停留。而是用最快的速度穿过了草原来到丛林,相比空旷的草原,丛林看似要安全一点,起码这里有不少遮蔽物,但实际上,要是你实力不够,在哪都不安全。

        “歇一会儿吧!天气太热了!”

        七月中旬是正热的时候,即便在树荫中都无法逃避这股烤人的温度,星则渊脱了软甲,和大家一起穿着短袖,但还是很热。热到他们都没有平时聊天的兴致,只有穷凌和辟宁还算习惯。

        “团长,我们为什么一直走偏路啊?要是走公共道路的话,不仅没有野兽,沿途还有旅店。”

        “对了!还没和你解释过这个事。”

        拍了一下大腿,星则渊焕然大悟。沫靠着大树,小憩一会,甘索双手抱胸,头放在背包上,闭目养神。

        “是这样的,我之前计算过,我们要在隐曜2020年六月到达黑水州,就算我们步行,四年的时间也足够到达那里了,但是去哪儿获得巨星的地位是需要实力的。这条路靠着龙泉山涧,特别是进入源州以后,我们会遇到很多野兽或者灵兽,对我们好处不少!”

        “用野兽和灵兽来锻炼自己吗?”

        “嗯!”

        “听起来有些疯狂,但感觉还不错。”

        辟宁从小在山村里长大,受过良好猎人教育的他在常人打瞌睡的时候很亢奋。平时午后这个时间,很多野兽和人一样都会犯困,而这个时候,猎人是最清醒的。野兽和灵兽的空挡,是他们下手的最好时机。

        “这几天我们把带的食物都吃完了,得去猎杀些野兽了。”

        “大热天的去哪猎杀啊?”

        穷凌脱下背包,坐在大树上,现在这个小佣兵团里只有他一个人可以轻松的跳上百米的高空。

        “其实这个时候最好猎杀野兽。”

        “先休息吧!这三儿都打瞌睡了。”

        星则渊刚还在说话,转头就像学府里不听课的学生一样点着头,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辟宁笑了一下,憨厚的成熟男人靠在树下,留意着四周的动静,他现在睡不着,没什么事干。

        休息了两个小时又开始继续赶路,直至他们遇到一头……鹿。

        头顶有七个岔角的雄鹿高傲的像军队的统领,带伤的雄鹿跑到这片丛林里,却不料遇到星则渊五人。冰火鹿像从图画中走出来的野兽,前蹄有些寒气,后蹄带着明亮的火星。但是这头鹿,怎么看都没精打采的。

        只有它身上的创伤可以证明它的受伤历史,后蹄的断箭像毒牙一样限制着他的行动,其中的药力让它近乎倒地。

        “这个你就不要插手了!”

        星则渊四人脱下背包,全丢给穷凌,然后摆开狩猎的驾驶。

        “好吧!要是你们连一头三阶的野兽都对付不了,可别说我认识你们。”

        既然被称之为三阶野兽,这头鹿就肯定和普通的鹿有所不同。

        “这是冰火鹿,它的蹄子一冷一热,小心被它踢到,不然会受重伤。”

        辟宁对这方面很了解,星则渊左手在前,右手拿着一把黑棱匕首,挥舞起来瑟瑟有力。

        “鹿皮、鹿茸、灵晶、猩唇,光是这四样东西,就能换上两千积分。”

        星则渊虽然没有甘索的阅历,没有穷凌的实力,也没有沫对政治事件那么了解,甚至没有辟宁关于狩猎的知识,但是他确实这里算全范围懂得最多的。一个成功者,从来都不是独立一枝,而是……遍地开花!

        “其他我都知道,但是猩唇是什么?”

        甘索问。

        “很多人都知道鹿身上有个叫做鹿茸的好东西,却忘了另一个更为奢侈的东西,它就是猩唇。它比鹿茸还要昂贵,是鹿侧脸上屈指可数的肉。”

        “好吧!”

        甘索还是第一个冲上去的,两颗大星团的实力在这两个月里没什么进步,但是他前进的速度很快,同时奔出的还有沫和星则渊,而辟宁,只负责在原地放箭。他可是整个佣兵团里的狙击手,是五人中最会耍箭的。

        弓弦发出的霹雳声犹如九天雷霆劈打着空气,没等星则渊和沫动手,甘索的身体已经一刀砍断它的大动脉,对不是同一物种的生物,人类的仁慈心不会那么重。在雄壮的公鹿倒下时,跑过来的二十多人快速围了上来,还没动手的沫和星则渊走近甘索,和辟宁汇集在一起。

        “干得不错!这头雄鹿实在是弱爆了。”

        穷凌提着五个背包,和他们隔了二十米的距离。围上来的人快速将他们包围,让他们在短短的二十米内被隔开。星则渊四人连同肩高一米的雄壮公鹿被二十多个人围在人圈里。为首的是一个拿着朴刀的男人,男人理着板寸,一脸凶样,像是受过严厉的训练。他走出人群,站在所有人一步之前。

        当他走出来的时候,星则渊突然感觉他们就像争食的野兽,他们的食物,就是眼前的雄鹿。

        “哟!你们也是佣兵吧?”

        “嗯!”

        穷凌被几个人围了起来,他坐在五个背包上,像是在看一场好戏。

        “那你们得懂佣兵的规矩,这头鹿是我们先看到的,他的后蹄也是被我们射伤的,不然你们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杀死它。”

        “大哥,他们把冰火鹿的脖子划开了。”

        倒在地上的冰火鹿脖子处有一道血痕,里面的血还在往外涌。

        手拿朴刀的板寸男人叹了口气。

        “我们和它盘旋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得到它全身的东西,包括鹿皮,你们一刀下去,这鹿皮就毁了,买不了好价钱,换的积分也少了。你们说怎么办?”

        被人包围的感觉并不好,但是他们又怎会胆怯?

        “我们有错在先,咱们都是同僚,你说条件,我们补偿!”

        都说退一步海阔天空,星则渊先退了一步,但是那个理板寸的男人似乎没有退步的意思。他看着砍刀上还带着血的甘索,又看了一眼发声的星则渊,说道:

        “可以,这样最好,但是我需要一个有权力的人和我说话。”

        星则渊知道他的意思,他态度坚定的上前一步,说:

        “我就是团长!”

        哼笑了一下,全场二十多个人都在笑。

        “一个小孩还来当团长?”

        “是不是搞错了?”

        “还是回家吧!小心晚上遇到狼。”

        老佣兵们嘲笑起人来毫不留情,就像老兵在训练时会对新兵吼:

        你是家里来的小少爷吗?哪来的回哪去吧!瞧你那熊样。

        “听到了吧?我的兄弟们都在笑你,我就不多说了,你赔我们两千块钱,这事就算了。”

        显然,他仗着人多欺负他们,这五个人看起来不算特别强,所以他手下的兄弟们也都跟着起哄。

        星则渊转身看了一眼在场二十五个人,全由汉子组成的佣兵团实力应该不错,但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佣兵团。

        “赔钱可以赔,两千也可以。但是我们杀了这头鹿,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们点东西,况且,你手下的人还取笑我。”

        星则渊上前一步,甘索他们有些紧张,始终盯着星则渊,他怕星则渊被别人打,要是那样,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沫双手握剑,辟宁把弓收了起来,手里拿着弯刀。

        “哈哈哈!”

        短寸男人狂笑上前两步,比星则渊高的身体低头俯视他,然后一巴掌就扇在了星则渊脸上。

        手臂往后伸,星则渊摊开手掌,示意他们不要动手。清脆的耳光毫不留情,紧咬牙关的星则渊的侧脸上肌肉疼痛,穷凌立马从背包上起身,但是却被甘索一声吼制止了。

        “别动!”

        甘索说着,包围他们的佣兵像是在嘲笑乞丐。他们以为甘索叫穷凌不要动是因为他们害怕,但其实并不是那样的。

        手拿朴刀的板寸男人离星则渊很近,呼出的气拍在脸上,令星则渊的身体慢慢颤抖,这是打架前的前兆,担心和怒火冲撞在一起,让他的身体微微抖动,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烧。

        “臭小子,别给脸不要脸,把钱掏出来,和你的人赶紧滚。”

        “啪!”

        伸到后面示意的手掌猛地拍了回来,左手上的墨星带着三带铭文器的力量,一巴掌抽在短寸男人的侧脸上。星则渊一开始忍让,是因为自己不想惹麻烦,但是这个男人显然在欺负自己,他就没有理由继续忍让下去。

        世界政府的法律不会管谁先动的手,只管谁动手动的重,因为语言攻击也会算在里面。但是佣兵不管,你要动手,我为什么不可以?

        板寸男人似乎没想到看似还有些稚气的星则渊会动手,所以有些发懵。但是从星则渊抽出那一巴掌后,就没想着留手。和那句话一样,面对一群习惯咬人的凶狗,只有把它们打怕了,他们下次才不会咬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