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僧


  静海此时射出的箭矢形同金刚杵,两侧隆起,中段连接,为握手!断坏二边契于中道,中有十六大菩萨位,亦表十六空为中,两边各有五股,五佛五智义,亦表十波罗  蜜能催十种烦恼。
原本静海不信仰大佛,其实现在也不信仰,只是在过去几年里逐渐了解那些,所以应对焚净制造出了这个特殊的金刚杵。金刚杵在佛中广为使用,千手观音四十手为金刚杵,它有金、银、铜、铁、石、水晶等多种质料,长八指、十指、十二指等偶数不等。
此时的金刚杵为骨,长二十指,射出时带起的气浪足有百米之长。金刚杵是帝释的一种电光称呼,此时射速快的惊人,仿佛有佛驱使,若其一指。
咻——
地面的泥土被带起,猛地扬上天空。
焚净和曦和对碰,打得不可开交,他们这种级别的战斗不容有任何闪失。不过他们战斗经验丰富,甚至可以做到一心两用。若是庸才,一心二意便是贬义,但他们不同!
很快察觉到背后异样的焚净眯起眼,随即扯下脖间的佛珠,一百零八颗珠在空中飘动,出现在焚净身后。它们和十八罗汉珠一样有着经文之光,此时围成一个大圈,将金刚杵挡住。
圆形的大圈中密布经文,以此化作大网,佛光大网被不断顶出,有着被突破之势。
“这位女施主施展的招式既然是佛门之法!”
“我的同伴一向很强。”
曦和的脸上出现一些自豪,这种表情,只有提到同伴时他才会有。曦和是罗神,也是佣兵团团长,一个团长最自豪的就是自己的团员。
“看来,老朽可能会输。”
曦和眼视八方,一脚上踢,压下的佛手被拦在半空,随即,他一拳打在焚净的侧脸上。即便外有无形的宏气,但这一拳还是让焚净眉须皆掉。
禅杖从侧面而来,以力救苍生之势顶在曦和腹部。其上射出的宏光令曦和身体暴退,但他现在无法继续发动攻击,因为焚净要注意身后的金刚杵。
经文大网被拉出一米左右,这等顶势仍在继续,且不断加强,马上就要钻出大网,击中焚净。后者手持禅杖,不顾侧脸的炽痛,只是手掌一捏,令佛珠猛地收缩。一百零八颗拉出大网的佛珠聚在一起,以镇压妖魔之势将其锁住。
“落!”
禅杖下移,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金刚杵逐渐落到地上,但七千米外的静海嘴角微微上勾。修行这么多年得来的招式经过静海的不断改良,不会就此止步。
“诸神黄昏!”
跳起的曦和朝焚净轰出一拳,其上之力将空气打爆,焚净释放力量去挡,在他的力量出现移动时,骨质的金刚杵慢慢破开佛珠。
“只要你使用的是佛的力量,就会指引它去攻击,受死吧,谁让你挡在曦和面前。”
静海的脸上闪过一丝恨色,她的眼睛盯着焚净,看他双向受难。
此时前方是曦和,后方是金刚杵,双方力量都强的吓人。位于其中的焚净只能双臂撑开,禅杖顶住曦和的星拳,手掌令金刚杵固定在空中。
曦和皱眉,辗转拳时,其上的力量不断增强。霸气携风,形成风龙,在曦和身边呼啸,似乎在给他助威。
“收!”
此时之势非长久之计,焚净双手一合,天空中的大佛收于体内。收佛瞬间,一推山大手将金刚杵握在手中,一手则将曦和推开。
金刚杵令大手破碎,它顺着佛之手臂朝向焚净而去,后者望之,怒吼:
“够了!即便老朽为佛,也有动怒之时。”
巨手破碎,随之,焚净残眉一横,巧活的手指转动禅杖,击向朝自己命门而来的金刚杵。从上至下的招式令金刚杵破碎,随后,焚净张嘴激喝。
一声长喝乃佛动之音,经过百倍放大后以五公里的覆盖面冲向静海,同时,焚净脚步辗转,禅杖划过之时,带起一道金光。
金光瞬时扩大,呈千米之长,犹如宝剑之气,朝向另一侧的魁克和薛宝宝。
“曦和,老朽不忍杀生,但此时,我要动怒了!”
焚净用此等直白之语警告曦和四人,收佛于体的他双目通金,浑身布满经文。袈裟破,开杀戒,上身之衣撕碎,焚净之势如虹巨大。
“换!”
同时进行换位,魁克、薛宝宝和静海三人聚于一地。静海望向先前所在之地,细眉不由皱到一起。
之前的丛林被炸开,又是一次以公里计数的灭杀生灵之招。
“要是被击中,恐怕就没了!”
在两声訇然爆炸中,正说话的魁克眼瞳一凝,他看到一尊佛像,佛像在眼前不断扩大,和他对眸以视。神思停滞时,焚净的气息化作实象,出现在三人眼前,他们动作一瞬间呆滞,只有薛宝宝一人率先挣脱。她是仙乐师,有自己的主旋律。
“佛之震怒!”
宏气扩大,化作卷积的天间双拳,砸向薛宝宝三人。
她奏乐时偶尔会沉浸到忘记自我,那时,她会闭上眼,细心感受每一个音符。这个习惯很多仙乐师都有,但现在她是睁着眼的,不过看到眼前的宏气双拳丝毫没有畏惧。
仙乐师一生都在寻找拥有心之回音的人,薛宝宝的那个人是曦和,他的回响声清晰且大。因此,她可以感觉到曦和的方位,很近了,马上就要到自己身前了。
轰隆隆!
苍穹中宏气下落,犹如引动的天雷,倒下的丛林树躯被压进土壤,在魁克和静海呆滞两秒,缓过神时,眼前的招式已临近。
“王——”
未到千钧一发,但曦和已现,招式名还未说全,他已轰出一拳。拳风连同霸气,形成巨大的风浪,大至千米,犹如大口将焚净的招式吞没。
招式爆炸,一如既往的产生巨大的气浪,在气浪中,焚净升至苍穹。
无名指松开笛孔,薛宝宝吹时,心想:
“团长,起——”
千米外,曦和迈出一步,在略显尖锐的笛音中踏在空气上,而后,他每一步都有所垫脚,犹如走上帝王的登基台阶。路的尽头,像神的宝座!
曦和双拳上的墨星有些松,但它们自己能绑。
背对着太阳,曦和像一个世界的光,他的金发在风中轻轻飘动,碧眼中亮起一个光环,霸气的模样令无数人旁观。他和焚净对视,准备着下一次的招式,而后者看着他,眼中出现一些难以言喻的……感情。
佛非无情,而是看透了情,此时的曦和,勾起焚净的极深回忆!
数十年前,那是几十年呢?焚净不太在意时间,所以忘了。他只记得,那时的自己还没到师傅的腰,很矮很矮。
他们的寺庙坐北朝南,每天都有明媚的太阳普照,每当天边出现第一缕光,他就在师傅的呼唤中起床。
“徒儿,徒儿,起床了!”
焚净的师父是个未曾修行星神星团之力的老僧,若按世俗的辈分,他得叫爷爷。在一场战争中,焚净失去了亲人,那个穷乡僻壤的小村没人照顾他,他就要饿死了,结果被老僧看到,他佛心一动,将他带上了山。
“徒儿,这座山只有一庙,什么都为单数,以后呀,就有咱们两个人啦~”
老僧温柔如佛前莲池,焚净当时不懂,后来才明白,师父在其中沉淀了多少真心。
他小时爱哭闹,凡遇不顺之事总爱哭,一边哭,一边喊着要爸爸妈妈。所以老僧给他取名,为焚净,其意为——愿焚天下痴迷事,只留一颗向佛心!
天亮时,焚净总会双手提着水桶,站在庙前,单腿鹤立。这是每天的必修课,师父说,这叫练习定力。
师父提着一天的生活用水,从水塘跨上台阶,慢慢走上寺庙。他就像此时的曦和一样,犹如太阳般耀眼,给焚净留下极深的印象。
等师父下山取水,焚净就开始如鹤般独立,等他上来,便可以休息。所以焚净总是期待师父能早点回来,老僧每日回来的时间都相差无几,焚净却感受不同。
有一天,师父回来时,焚净说:
“师父师父,你今天回来的好早啊!”
“徒儿,不是师父回来的早,而是你的定力变强了。”
“师父,那我还需要练习定力吗?”
“当然要练,因为你心还躁。”
师父喜欢摸他的头,这是他亲手剃度的。
“师父,师父,为什么我们要住山上啊?因为站得高,看的远吗?”
“当然不是,徒儿,你记住,就算站在坑里,也能看得远。站在高处,也并非目光长。”
“师父,师父,那为什么我们要诵经呢?因为让佛祖听吗?”
“当然不是,徒儿,你记住,佛祖在心里,每个人都能是佛,你以后也是。”
焚净似懂非懂的,问他:
“师父,师父,那为什么我要学这么多的道理啊?我以后也能成佛。”
“我相信你以后能成佛,但必须教你道理。”
“师父,师父,为什么要教我道理啊?”
“因为有一天,你也会成为别人的师父。只做不说,或只说不做,都不行,必须言行一致,且能道出,这才算师父。”
“我可做不成师父。”
“徒儿,记住,凡事皆有可能!”
焚净对老僧笑,老僧就摸他的头。
“摸头摸头,感悟多多!”
老僧肩担双桶,手提焚净一桶,慢慢朝寺庙走去,犹如散步。
时光一晃,焚净越来越大,师父越来越老。在焚净成年这天,师父即将圆寂,焚净问:
“师父,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了?”
“当然不是,徒儿,你记住,凡是经文诵响的地方,就会有我。”
那天恰好有风,传来极远处的诵经声。
“师父,你听,这是你的声音吗?”
“当然,徒儿,你记住,师父永远陪在你身边。你在乎的人,都会活在你心里,永远不会离开。”
焚净双手合十,老僧圆寂,化作漫屋的烛火光点,顺着窗外的风,不断飘散,不断离开,去往每一个有经文诵读的地方。
后来,老僧说过的每句话都成了焚净教导众人的禅言。每当有百姓叫他师父,焚净总格外有耐心,儿时的他什么都问,一天几百个问题,师父从未厌烦,而是一一回答。他现在也成了师父,所以所有话也都回答,无论大小,无论深浅。
“师父,人活着是为了功利吗?”
“当然不是,徒儿,你记住,人活着,什么都不为,就是为了自己的心。”
焚净看着三千米外的曦和,当眉须被吹动,他呢喃着说:
“师父,我终于明白了,我会遵循自己的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