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历代最强巫女


  神树有百米高,被大兴湖环绕,许多粗壮的树根露出水面,像一个个缩小般拱形的桥。树根上长有很多青苔和草,它们像自成一个世界,仿佛只承载一棵树的小小土地。不死树就这样静谧的处于天地间,不动声色的成长变强。
树根边,一块小小的青苔被平静湖水上的涟漪越冲越远,方向指向岸边。此时的涟漪以不死树为中心,向着四周散去,只是一秒,之前微弱的动静便变得剧烈。
涟漪呈数倍扩大,湖水不断起伏。这一动静很快吓到八位长老,这种情况他们从未见过。湖水和不死树相连,两者有着一定联系,它们百年如一日的平静,平时有些小小的涟漪他们都会洞察许久,而此时这般动静,让他们有些惊慌失措。
绛旋也有些诧异,她刚才闭上眼,冲向大兴湖,身前分明有大长老挡着,但她的身体犹如魂魄,突然透过大长老。
这种情况谁都无法道明,绛旋也没有多想,背着星则渊的她本能般的迈开步子,一步紧接一步。
她像奔向神明的少女,背负着她所信赖的全世界,冲向黎明和新生。
螺旋般的软草被脚掌踩踏,冲撞岸边的湖水迫不及待的等待着绛旋的到来,因为惯性,绛旋停不下来,她身体前跃,带着星则渊一起跳进水中。
这一刻,绛旋像所有爱情故事里的女主角,即将和星则渊在水里完成一次心的交织。落水的那一刻,空灵声贯彻整个大脑,绛旋被棕绳绑住的长发散开,在湖中犹如飘柔的水草。湖水将他们从边缘处挤向中部,同时恢复平静。
绛旋在水中寻找着星则渊,很快,她找到后者逐渐下沉的身体。她在水中移动,随后迎向星则渊,双手拉住他的手臂,和其漂在水中。绛旋特别希望星则渊睁开眼,看看她在水中的眼睛,但他始终沉默。
绛旋拉住星则渊的手,和他的面孔靠的很近,深情的模样似在举行远古的神圣仪式。双脚往身后轻浮,星则渊的面孔就着阳光,像她无数次在梦中见到的一样,坚毅而温柔。
“团长,星则渊,小星,我一定一定会复活你的!一定。”
透过湖面的阳光像蓝色的灵魂火焰,它照在绛旋脸上,令她白皙的皮肤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梦幻颜色。绛旋双臂上的赤青双蛇在她的运转下释放出两种不同颜色的光,随后,星则渊的额头出现双蛇印记。
印记若赤青双蛇缠绕,虽是简笔,但其中蕴含着庞大而神奇的力量。它让星则渊的肉体开始复苏,湖中的力量会配合星则渊的身体本能让他的伤势逐渐恢复。
慢慢松开手,绛旋看着星则渊上升,他安详的躺在湖面下,鼻尖碰着水,但没有露在空气中。
一水区生死,也像星则渊复活的隔阂。绛旋看了眼星则渊,他像躺在平静无声的世界等待着时机。
因为大兴湖和不死树有关,绛旋和不死树又有着一定感应,所以绛旋能感觉到大兴湖的力量正在慢慢涌向星则渊,现在就等团长的身体完全恢复了。
绛旋游向岸边,在心中对自己说:
“要面对八位长老了,加油,绛旋,你能行的!”
绛旋慢慢游向岸边,起身时,双手将头发捋到脑后。长睫毛上挂着水珠,它们悬挂在眼前,待眉梢承载不住,它们就像绛旋衣服上的水珠一样落下,随之将草地打湿。
岸边的八位长老看着绛旋,不等他们开口,这个和神灵通智的少女便低下头。
“各位长老,我错了,但恳请你们,让我做完这件事,等他复活,等新的巫女即位,我就离开不死宫!”
绛旋的态度十分诚恳,站在巫女的角度,她确实做得不对,所以等着长老们的呵斥。可她预想中的呵斥和责怪迟迟未来,大长老的声音发出,令绛旋心头一颤。
“绛旋,刚才怎么回事?”
“刚才?”
“直起腰!”
大长老的声音有些凶,令有些担心的绛旋乖乖照做。
“刚才湖水产生的涟漪都来自神树,说,你怎么做到的?”
绛旋的双手并在腹部,明亮的眼睛里全是迷惑,她偏头时,此动作让大长老身边的二长老连忙开口。
“不死树目前从未自己产生颤动,只有巫女与其沟通时才能引起它的反应,但之前神树的颤动程度很高,甚至令整个大兴湖都掀起涟漪,这和你有关吧?”
“我之前只是想将团长送入湖中,其他什么都没想。”
绛旋如实说时,诸位长老对视。
“大长老,您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若是别代巫女,此事可作巧合处理,但她是历代最强的巫女,之前神树的颤动肯定和她的情绪有关!”
“大长老,您的意思是,绛旋可用情绪影响神树?”
“不是不可能!”
和神树取得联系需要特定的工具,说白了就是物体媒介,如果直接用精神就可和神树联系,倒开拓出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先例!
大长老望向绛旋,后者一副毫无所知的模样。
“跟我来!”
绛旋走了两步,有些不放心的回头看了眼大兴湖。二长老见之,说:
“放心好了,我会帮你看着星则渊的!”
“谢谢二长老!”
“走!”
大长老说时,弯腰鞠躬的绛旋立即跟上她的脚步。
其余六位长老没有立即散去,十长老问:
“二长老,此事就这么了解了?”
“还得看大长老的想法,她都不说话,我们自然不好开口。”
“神树和大兴湖如此神圣,既然被星则渊这种外界凡人所用,真是一种玷污!”
“九长老,这么说可不对,我们守护神树,为的就是让其成长变强,从而培养成神之人,以此完成自己的使命。现在绛旋潜力很大,若我们强行将星则渊拉出去,和其闹红了眼,对谁都不好。”
二长老维护绛旋时,三长老不以为然。
“二长老,你就别说了,谁不知你和绛旋交往最多,事到如今,既然还袒护她,你以为这是对她好?你只是在害她,这样的宠溺,能惯出什么神?无非令其丧失天赋,沦为中庸之辈!”
呼出一口气,二长老淡淡微笑。
“别着急,我的眼光很好!”
“二长老,现在可不是讨论这种问题的时候,我们还是把他捞出来吧,别浪费不死树的力量。”
几位长老朝大兴湖而去,但被二长老拦住。
“我答应绛旋要看着星则渊,人无信则不立,不能让大家过去了!”
“这……”
六位长老有些无奈,道:
“二长老,有必要吗?”
“当然!”
见二长老张开双臂,六位长老只能无奈离开,二长老都这么说了,他们只有去找大长老再议。
见大家离开,二长老坐到宫后的木榻上,看着这片绿色的草原和平静的大兴湖。
“绛旋啊绛旋,你个小丫头,会整出怎样的大风浪呢?”
此时,绛旋跟在大长老身后,前往她从未去过的宫室。两侧的走廊逐渐从熟悉的模样变得陌生,绛旋好奇的左右望之。
“这里还没有来过。”
绛旋不像以前那么娇滴滴的,但性格还是偏内向,所以呢喃的声音有些小。大长老实力超凡,直接将其捕捉。
“不死宫真正的主人不是巫女,而是长老团,巫咸国所有秘密都隐藏于此,整天都在长老团的眼皮底下。”
“大长老,你要带我去哪?”
“去你该去的地方,那里有巫咸国的远古石画,等你看到便会明白长老团所做的一切。”
“那我的事……”
“如果你能真正明白自己的使命,这次的事,我还是能原谅你!”
大长老突然停下脚步,随之扭头看绛旋,后者有些不知所措,也就是说自己能救团长,还能守住自己巫女的身份和地位?之前大长老都恼羞成怒了,现在怎么这样?这个反差,让绛旋生起戒备的心。
“使命?不是守护不死树吗?”
“不!那只是普通巫女的任务,作为历代最强巫女,你有其他要做的事,百年的希望,或许都会被你担在肩上。”
越说绛旋越迷糊,这些事她之前从未听说。
“大长老,这和之前的事有关系吗?”
大长老推开一扇石门,语气隐约变回以前。
“能有什么关系?”
石门呈半个椭圆形,十分笨重,其中乃一幽暗走廊。随着大长老脚掌的踏入,封闭式的走廊两侧连续亮起烛灯。
烛灯下是没有色彩的壁画,这些刻在石头上的画无比抽象,真因为如此,才显得它历史悠久。
绛旋四处看,从未想到不死宫中还有这种地方。烛灯照亮下面的壁画,这些壁画十分吸引人的眼球,绛旋倾目的那一刻,便被深深吸引,她明亮的眸子在这个如同山洞的走廊里像一盏明灯。
人为最简画,大致讲述从诞生到繁衍的过程,他们围成一圈,朝着神树跪拜。这些画面便用了十米距离,随后是一个拐角,拐角上的壁画为天降怪物,那些张牙舞爪的兽朝地面袭来,但被神树释放的光挡住。
“大长老,这里讲述的是巫咸国国人的故事吧?”
绛旋问后,继续往下看,她拐过一个弯,朝向石门的方向慢慢移动。神秘古老的壁画上,怪物被挡在神树外,它的翅膀被拆坏,但躲在黑云里窥探着这个世界,似乎会随时归来,但会是何时呢?谁也不知道。
人们手持释放光的树苗,从原本巫咸国国人待在的地方来到现在这方沃土,从此看着神树一点点成长。释放出光的树苗不断变大,但黑云中的怪物翅膀也在逐渐恢复。等它再次复苏,将会划破星耀世界的苍穹,将这个世界的一切吞入口中。
最后一句话来自绛旋的想象,随后,被壁画吸引的她撞到大长老的身体。前者在惊吓中后退,后者却说:
“听好了,绛旋!你是历代最强的巫女,我必须把这件事告诉你!”
在封闭的山洞般的走廊里,烛光不断闪烁,令其下两人身影极长。老者指着壁画上的那个有着双翼的獠牙怪物,语气严肃的说:
“它!是真实存在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